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三十六章 邪门的胜利

第三十六章 邪门的胜利

叶信皱起眉头,他感觉有些不妙,时间还早,太阳尚没有出山,自从魏轻帆站出来之后,第五营的士气被瞬间打落谷底,说不定下一刻温容等人就要认输,那他的布置都白费了。

    温容和沈妙、邵雪相互交换着眼色,还打么?她们确实感到灰心丧气了,面对铁卉真,或许还能搏一次,但面对从沙场归来的魏轻帆,努力将变得毫无意义。

    前方明明是一堵墙,难道一定要往上撞么?!

    “这位就是魏少吧?”叶信缓步走上前来:“久仰久仰。”

    “阁下是……”那魏轻帆看向叶信,魏卷隐居近二十年,魏轻帆一直和乃父在一起,从没见过叶信,自然也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在下叶信。”叶信笑呵呵的说道。

    “原来是叶大少!”魏轻帆也笑了。

    “舍妹经常和我提起,说你魏少为人有谦谦君子之风,行事有礼有节,又急公好义,当得上是年青一代的楷模。”叶信缓缓说道。

    叶玲的神色变得有些奇怪,她什么说过?就在这时,邵雪在身侧拽了下她的衣袖,叶玲反应过来,立即垂下头。

    “哦?”魏轻帆一愣,视线不由转向了叶玲,只是叶玲已低下头,看不到叶玲的表情,他顿了顿,又笑道:“叶小姐谬赞了,魏某可不敢当。”

    邓多洁眼中的憎恶之色更浓重了,她是明白人,叶信刚刚返回九鼎城,兄妹两人已四年没有相见,叶玲经常提起魏轻帆?怎么提?只是这个时候她不能站出来公开指责叶信胡说八道。

    “不然,舍妹很少这般称赞一个人,想来魏少是得了魏帅的真传啊。”叶信说道。

    “叶大少客气了。”魏轻帆说道,他一边说一边扭头看向铁卉真。

    叶信口若悬河,继续吹捧着魏轻帆,当魏轻帆微微表现出不耐烦时,便又立即把话题转移到魏卷身上,毕竟魏轻帆是做儿子的,人家在不遗余力的称赞他老爹,总不能不假颜色的驳斥,只得暂且应付着。

    两边的人神色各异,叶信以前一直以顽劣出名,甚至同伴中有人提起国主铁心圣,他都敢胡说八道,从没有这般尊敬过谁。

    温容等人感到奇怪,而邓多洁则认为,叶信在害怕,害怕夺得大胜的魏卷,害怕魏家,以前叶信就是靠着叶观海横行霸道的,那么现在的魏轻帆自然有资格象当初的叶信一样目无余子。

    魏轻帆开始还能应付几句,他的笑容越来越假,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截断了叶信的话:“叶大少,现在夺旗战已经开始了,你还是稍稍往后退一些吧,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回头再聊。”

    “也好。”叶信不以为意,抬头看看天空,太阳已经冒出了一点点,云彩都被蒙上了霞光:“不过……魏少,我叶信虽然无能,但也想为我第五营出些力气的。”

    “哦?”魏轻帆显得有些吃惊,上下打量了叶信几眼:“好啊,看在狼帅的面子上,我可以让你三招。”

    “九鼎城的人谁不知道我叶信没办法凝聚元力。”叶信苦笑道:“别说是我,第五营的学生,单个站出来谁能是你魏少的对手?!”

    “那你的意思是……”魏轻帆说道。

    “来场文斗,比一比谁的才思更敏捷。”叶信说道。

    “魏少,这废物根本是在拖延时间!”铁人豪突然接道。

    “五哥,我们早看出来了。”铁卉真淡淡说道:“只是,他们拖延时间有用么?”

    “魏少是想看看他到底想玩出什么来。”邓多洁接道,此时此刻,她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叶大少,我们比的是夺旗,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儿戏了?”魏轻帆摇头说道。

    “本来就是游戏。”叶信笑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终于照了过来,洒落在山林间,那么李崇楼也应该苏醒了,他一边说话一边向后退去:“请听题……两个人同时掉进陷阱里,一个摔死了,一个安然无事,死了的叫死人,活着的叫什么?”

    叶信也不管魏轻帆几个人同意不同意文斗,直接把问题扔了出来,得不到回答也没关系,他已经听到了密林中传来的声响,李崇楼要出来了。

    “这叫什么文斗?”魏轻帆哂然一笑。

    “蠢货!这种问题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铁人豪冷冷说道道:“活着的自然叫活人。”

    “错,叫救命。”叶信笑了:“铁人豪啊铁人豪,你不止贱,又蠢到极点,能活到今天真是个奇迹了!你看魏少还有你妹妹,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知道问题不会这么简单,只有你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以展现你的愚蠢!”

    温容几个人略一沉吟,都转过了弯,不由露出笑意,铁人豪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他怒吼一声,就要向叶信这边冲过来。

    “文斗已经结束,我赢了,你们打你们的,与我无关,谁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去太尉府告他谋杀!”叶信早已躲到了最后面。这时,李崇楼从密林中钻了出来,他的样子狼狈到了极点,头发、还有衣襟上沾满了泥土,第五营的学生们都是在帐篷内休憩的,而李崇楼却被蚊虫叮咬了一夜,脸上布满了发红的小肿块。

    看到这边在对峙,李崇楼呆了呆,下意识的伸手摸向腰间,接着他双瞳中陡然闪射出精光。

    “打啊,你们倒是打啊……”叶信一点不嫌事大,伸手打了个响指。

    “叶信,你往哪里走?!”铁人豪再次发出怒吼声,大踏步向前冲来,他压根不在乎什么太尉府,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狠狠教训叶信一顿!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李崇楼突然发生大笑,他的笑声非常有特点,每一声都比前面的高一些、重一些,最后已变成狂笑。

    今天真是邪门,本来早就应该爆发战斗的,可叶信出来搅局,等叶信退了下去,李崇楼又站了出来,让魏轻帆几个人感到有些焦躁,尤其是铁人豪,如果不是极度痛恨叶信,他说不定会马上改变方向。

    “你们输了!”笑够了的李崇楼缓缓说道,接着探手从腰间扯出营旗,用力抖开。

    看到在风中飘扬的营旗,魏轻帆、铁人豪几个人当即变得目瞪口呆,这边第五营的学生们也愣住了,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回事?李崇楼从哪里得来的营旗?!

    沈妙突然越众而出,快步接近李崇楼,仔细辨认着谢恩的签字,没错,肯定是谢恩的笔迹。

    沈妙的表情变得非常怪异,转身向温容等人点了点头,示意确实是第五营的营旗。

    “这么说,我们赢了?”谢恩缓缓走了过来,随后打了一声呼哨。

    一条人影出现在远方,他的身形如猿猴般于枝叶中跳跃前行,很快便来到近前,纵身跃入场中。

    紧接着,吴曼的身形也出现了,她快步接近,随后喝道:“怎么回事?还没开始打就结束了?他们认输了吧?!”

    “不好意思,吴教习。”李崇楼不卑不亢的说道,他的身形挺得笔直,气势逼人,叶信的响指让他进入了一种状态,他是大英雄,力挽狂澜的大英雄!接着李崇楼加重了语气:“我们赢了,你们输了。”说完,李崇楼晃了晃手中的营旗。

    吴曼原本一直没注意李崇楼,看到李崇楼手中的营旗,她的眼睛蓦然瞪得溜圆,随后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身向后看去。

    在左山的山巅上,一面红旗迎风飘扬着,虽然距离很远,但她看得清清楚楚。

    “混账!居然敢使诈?!”吴曼怒喝道。

    “吴教习,莫非你们第一营输不起么?”李崇楼从容自若的回道:“我有没有使诈,你们去把那面营旗拿过来不就知道了?坦白告诉你们吧,那面营旗是我换上去的,真正的营旗在这里!”

    “把营旗拿过来我看看。”那老者突然说道。

    “李崇楼,还不快点把营旗交给张副院长。”谢恩说道。

    李崇楼拿着营旗向那老者走去,走到近前,弯腰鞠了一躬,随后双手捧起营旗。

    那老者端详着手中的营旗,点点头,又看向吴曼:“吴教习,让人去把左山的营旗带过来吧。”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人制定规矩,自然也会有人想方设法钻规矩的空子,然后规矩会变得完善一些,接着再被人找到可以利用的空子。

    龙腾讲武学院从来没出现过叶信这样的学生,比赛的规章制度对付寻常学生很管用,但在叶信眼中,那些规章制度是支离破碎的。

    如果吴曼就是不服,官司打到几位院长那里,会怎么样处理尚不好判断,但肯定要让规章制度变得更完善一些,譬如说,以后营旗不但需要教习签字,监督比赛的学院负责人也要签字。

    不过,对叶信来说依然没有卵用,只要他想,肯定能找到可以利用的地方。

    “邓多洁,你去,把营旗带过来。”吴曼阴沉沉的说道。

    ;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