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三十八章 活埋

第三十八章 活埋

轰……天空中骤然出现了万千道激射的流光,所有仰面看着天空的人都不由自主发出惨叫声,瞬间绽放的光芒耀眼无比,他们只感觉双眼传来无法忍受的刺痛,有的以为自己瞎了,想伸出手去保护眼睛,但磅礴浩瀚而又无处不在的压力,让他们动弹不得,这种处境和正在受刑的囚犯没什么区别。

    叶信虽然不敢运转元力,但他的体质要比其他人强悍得多,挣扎着把眼睛眯成一条缝,隐隐看到那颗光球已被轰得粉碎,刚才悬停在光球内部的人影也消失了,天空变得五彩斑斓,无数颗象小流星般的东西向四下飞射,彩光就是从那些东西上散发出来的。

    大红色的人影挥动袍袖,袍袖在急速放大,叶信蓦然产生了一种错觉,恍若这片天地都会被那袍袖卷进去。

    五彩霞光都落在袍袖中,接着那大红色的人影晃了晃,消失在空气中,无所不至的压力也随时逸散,在场的人都恢复了自由。

    “我的眼睛……啊啊啊……”

    “好痛啊!帮帮我!!”

    “到底出了什么事?!”

    第一营和第五营的学生们挣扎着爬起身,他们的样子异常凄惨,身形踉踉跄跄,还伸出双手,向瞎子一样胡乱摸索着。

    在大卫国,这些学生都是年轻的精英,他们有着超人一等的机智和力量,有着广阔的前景,可现在,他们大多数都被惊变打垮了,至少在心理上已经垮了。

    几息的时间后,不少学生已经恢复了视力,他们慢慢着看向天空,试图寻找到答案,那老者的样子不比学生强多少,一样的灰头土脸,当他的视线转向旗坛的方向时,脸上突然露出惊骇之色:“那是……”

    一朵若隐若现的莲花正慢慢飘落,已接近了旗坛,刚才出现的那朵莲花足有千余米方圆,在粉碎了光球之后,似乎是因为力量消耗殆尽了,莲花已变得只有几十米宽,颜色也由灿金色转为透明,不认真根本看不到。

    下一刻,若隐若现的莲花沉入到旗坛下,整座山头竟然莫名其妙的膨胀起来,呈馒头形向外扩散开。

    “趴下!”叶信目眦欲裂,发出一声怒吼,接着便扑向了叶玲。

    叶玲措手不及,身形随着叶信的冲势跌倒,而叶信死死抱住叶玲,把叶玲压在自己身下。

    这里每个人都处在茫然之中,他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而叶信的吼声成了命令,学生们立即模仿叶信仆倒在地上。

    轰……轰轰轰轰……整座山头都炸开了,学生们尚没有从惊慌中恢复过来,又遭遇了一场劫难。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天地,学生们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要撕碎了,与之相比,从耳朵内传来的痛楚几乎可以忽略,地面在剧烈抖动着,震得人气血翻腾,似乎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幸好他们所处的地点在山腰上端,距离山头还有很远的距离,如果是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卷飞,没人可以幸存。

    空气中到处都是尘土,接着又响起了无数雨点般的撞击声。

    大大小小的石块纷纷扬扬砸落在地面上,现在是考验运气的时候了,砸落的石块有的达到了数吨重,甚至是十几吨,被这样的石头击中,肯定会被碾成齑粉。

    所有的人都在拼命运转元力,试图保护自己的身体,叶信也不例外,他宁愿暴露身份,也不想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

    一边运转元力,一边把腰后的布囊拽掉,塞到叶玲肩下,小紫貂挣扎着探出头,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里满是恐怖。

    幸好,周围到处都是飞沙走石,加上每个人都在运转元力,叶信所引发的波动被遮盖住了,几乎没人能注意到叶信,他们也不可能分神。

    唯有一个人例外,那正是叶玲,两个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她能感受那种强横的波动。

    叶玲不由瞪大眼睛,脑海中乱成一团,叶信不是没办法凝聚元力么?怎么会……

    嗵嗵嗵……嗵嗵嗵嗵……石块还在不停的砸落着,叶信只感觉周围变得越来越黑暗,他知道,落下的泥沙和石块,已经快把他和叶玲埋起来了。

    突然,叶信的脑袋猛地向下一沉,正撞在叶玲的后脑上,叶玲立即发出痛楚的呼声。

    一块足有篮球大小的石块击中了叶信的脑袋,把叶信砸得皮开肉绽。

    叶信的运道一直不太好,但他的判断始终是正确的,如果没有运转元力,这一击足以把他脑袋砸裂了。

    鲜血从叶信的后脑潺潺流出,他鼻梁骨被撞断了,也在流血,正巧洒在叶玲的耳侧,叶玲察觉到什么,努力探出手摸了一把,看到满手的鲜血,急忙低呼道:“哥?哥你说话呀……”

    叶信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晕沉沉的,似乎有几千个交响乐团在他的脑海里演奏乐章,他根本听不到叶玲在说什么。

    叶玲又动了一动,发现泥土立即把她的胳膊裹住,她不敢再动了,越动他们的活动空间就会越小,到时候他们将窒息而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动静似乎停息了,狭小的空间逐渐热了起来,叶玲不顾泥土不停的往嘴里灌入,拼命呼吸着,却怎么呼吸不到她所需要的空气。

    这时,那小紫貂突然努力从叶玲身下钻了出来,拼命挠动前爪,在泥土中挖出一个洞。

    叶玲的意识慢慢变得模糊了,这时小紫貂又退了回来,在相反的方向又挖出了一个洞。

    就在叶玲的神智接近晕厥的时候,一股凉风让她立即醒转,空气中蕴藏着的气息,让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为之欢欣鼓舞。

    唧唧……小紫貂在外面不停叫着,接着叶玲听到了谢恩的声音:“叶信?叶信你在哪里?叶信?!”

    “谢教习,救救我哥!救救我哥!”叶玲立即发出尖叫声:“我们在这里!哥!哥你倒是说话啊!呜呜……”最后叶玲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不管别人怎么看叶信,在叶玲心目中,叶信始终是那个哄她开心、领她玩耍、为她打架、给她带来无数快乐的亲哥哥,没什么可以改变!

    叶信回家了,她非常开心,也在心底里发誓,该轮到她保护哥哥了,却没想到,当真正的灾难来临时,她依然是那么的脆弱、无能,最后还要靠哥哥的保护。

    外面传来翻动石块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玲突然感觉到身上一轻,她转过身,看到叶信已被谢恩拎了出去。

    “叶信,你有没有事?!”谢恩把叶信轻轻放在地上,口中不停叫着,其实他内心和叶玲同样紧张,对天罪营的将士们来说,叶信不止是他们的统领,还是他们的方向、希望!

    “哥!”叶玲用尽浑身力气跳起身,扑到叶信身侧,仔细的观察着叶信的伤势。

    叶信的口鼻间全是鲜血,大半张脸也被鲜血染红,身上布满了泥沙碎石,样子凄惨到了极点。

    “哥?哥……”叶玲拼力摇晃着叶信的身体。

    “别摇了……再摇我更晕了……”叶信有气无力的说道。

    “哥!”叶玲破涕为笑,双手紧紧抱紧了叶信。

    叶信艰难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现在脑袋已经有些麻木了,入手处感觉一片湿润,等他把手收回来时,看到手掌已变成了血红色。

    “脑袋差一点被砸碎啊……”叶信露出苦笑:“扶我起来……”

    谢恩和叶玲一左一右,小心的把叶信搀扶起来,叶信的目光扫向四周,这片天地完全换了个模样,周围的密林消失不见,眨眼之间已变成荒岭。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石块,第一营和第五营加一起有五十多个学生,可是他所看到的人影还不到十个,应该是都被石头埋到地下了。

    那老者的状况看起来没问题,正努力援救着学生,吴曼教习靠着一块石块喘息着,她的一条腿应该是断了,只是神色还算平静,叶信又看到了温容和邵雪,她们跪在地上,而沈妙就在她们身下,只有脑袋和脖颈露出在外面,她的相貌是娇媚入骨的,现在气若游丝的样子显得分外可怜。

    温容和邵雪竟然没受伤,只能说她们是非常幸运的。

    这时,小紫貂冲着叶信叫了一声,随后便向山下冲去。

    “你们去救人,能救出几个是几个。”叶信推开了叶玲和谢恩。

    “哥,那你……”叶玲显得有些犹豫。

    “快去。”叶信低声喝道。

    叶玲转身向着沈妙的方向冲去,她有一肚子话想问叶信,但现在绝对不是时候,谢恩轻声道:“你自己小心些。”

    “我没事。”叶信踉踉跄跄向着小紫貂消失的方向走去。

    现在已经不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火辣辣的灼烧感,而且每走出一步,因脑袋受到震动,都让他感觉自己恍若被人用锤子砸了一下似的。

    好半天,叶信终于到了小紫貂不停的叫声,循着叫声走去,在一个石块后发现了洞口,他有气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