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四十三章 炫耀

第四十三章 炫耀

前面就是天香小苑了,天香小苑是一座专门针对高端进行服务的酒店,这里有九鼎城一流的厨师、一流的侍女、一流的环境,别的不说,单单正厅中悬挂着的巨型长明灯,就足以让寻常武士目瞪口呆了。

    巨型长明灯足有五、六米宽,上百根犹如婴儿胳膊粗的大蜡烛在缓缓燃烧着,长明灯周围探出八根吊臂,吊臂的尾端悬着由白玉制成的盏,一股股若隐若现的雾气从玉盏中升腾起来,缓缓向四周弥漫着。

    玉盏中竟然放着元石!算下来一共有八颗,这绝对是大手笔了,怪不得人们都说天香小苑酒菜的价格贵得离谱,却又趋之若鹜,因为物有所值。

    叶信以前就是天香小苑的常客,只是已隔了四年,感觉稍有些陌生。

    “这边走。”王猛说道,随后他当先走进了秋园。

    天香小苑只有四个院子,分为春夏秋冬,每日能招待的客人是有限的,必须要提前预定,当然,尊贵也会分三六九等,铁书灯来天香小苑,从来不需要预定。

    秋园门口站着四个穿着白色纱裙的侍女,看到王猛走过来,巧笑盈盈分向两边。

    进了秋园,叶信的脚步不由顿了顿,秋园中有两张酒桌,都坐上了人,以院子正中的金黄色桂花树为界,铁书灯和两个年轻人坐在院前,而院后则坐着铁人豪、铁卉真、魏轻帆、邓多洁几个人。

    “真是巧啊……”叶信笑了起来,铁书灯和铁人豪一直相互敌对,通常都会避免在同一个地方出现,否则很容易闹出不愉快的事情,今天居然都在天香小苑的秋园里出现,让人无法理解。

    秋园中的气氛有些冷寂,铁书灯和铁人豪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事实上他们也没想到能在天香小苑中碰到对方,但已经来了,转身走人意味着退让,谁都不愿意走,那只能耗着了。

    “小信,这边来。”铁书灯看到叶信,精神稍微振作了一些,向叶信招了招手。

    叶信和叶玲走了过去,缓缓落座,坐在铁书灯左侧的年轻人向着叶信笑道:“叶少,好久不见了。”

    那年轻人是太宰韩三昧的嫡长孙,名字叫韩元子,坐在铁书灯右侧的叫韩云子,他们两个是亲兄弟。

    “叶少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韩云子慢条斯理的说道:“听学院第一营的朋友说,半月前在双架山,如果不是叶少及时示警,估计他们一个都别想回来了。”

    “我这个人最怕死了。”叶信笑着说道:“所以每次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反应都会比别人快一些。”

    “小信,你有这本事,不如下一次和我一起走吧。”铁书灯大笑道。

    “不去。”叶信摇了摇头:“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

    “叶少,云子说得没错,如果不是你,我们估计都要死在双架山了,这样……我敬你一杯。”院后的魏轻帆站起身,对着叶信端起酒杯:“我不好过去,多多见谅,就在这边先干为敬了。”说完,魏轻帆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魏少客气了。”叶信拿起一只新酒杯,王猛抓起酒壶,为叶信倒满酒,随后叶信也是一饮而尽。

    魏轻帆向着叶信亮了亮杯底,随后微笑着坐下了。

    铁书灯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魏卷是他和铁人豪必争的一环,本以为自己去了前线,在魏卷帐下听令,已经占据了先机,没想到魏轻帆和铁人豪走得如此之近,更明言不能过来,让他有一种被冷落感。

    叶信视线一转,把每个人的神色都尽收眼底,心中暗自摇头,铁书灯太过急迫了!大卫国太宰韩三昧是铁书灯的姥爷,韩家是全力支持铁书灯的,从某种角度说,只要铁书灯真的敢,他甚至可以调动九鼎城的城防军,如果再把魏家拉过来,先不说能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有一个人肯定要如坐针毡了,那个人就是铁心圣。

    天家无亲情,对铁心圣而言,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维护自己的地位和权柄,其他一切都为这件事让路。

    只能说,铁书灯还是太年轻了,而韩三昧,似乎又显得太过年迈,年轻易于冲突,而苍老会导致糊涂。

    铁书灯的名望很高,是立为王储的最佳人选,但铁心圣迟迟不做决定,应该有自己的顾虑,或许,铁书灯正是因为得不到父王的肯定,心中焦躁难安,才决定继续给铁心圣施加压力。

    所以,铁书灯很在乎魏家的态度,见魏轻帆故意与他保持距离,感觉自己受到了打击。

    这是取死之道!

    叶信脸上露出了玩味之色,盯着手中的酒杯,铁书灯这边还好说,只要有人提点,可能马上就能醒悟过来,而韩家有大问题。

    韩家的传承出现了断层,韩三昧的独子韩俊明曾经是魏卷的副将,二十多年前战死在太岁原,也正是这个原因,当初的韩三昧才全力推荐叶观海,叶观海能顺顺当当的成为大军统帅,韩三昧起到了最重要的作用,包括后来魏卷被贬出九鼎城,也是因为韩三昧在其中做手脚。

    其实那个时候的魏卷是无辜的,他再疯狂也不会故意害死太宰的独子,一切都是意外,两军攻伐之中,意外因素太多,根本不可能做到完美的防范,但韩三昧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魏卷头上,处处针对。

    与韩三昧相比,魏卷的对策要明智得多,他拒绝和铁书灯走得太近,魏轻帆故意亲近铁人豪,肯定出自魏卷的授意。

    “来,小信,我们兄弟很久没聚过了!”铁书灯对着叶信举起了酒杯。

    韩家兄弟和王猛也跟着端起酒杯,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在短短的时间里,叶信心中已经思索过了这么多问题。

    又一杯酒下肚,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韩三昧在太宰的位置上坐了三十余年,稳如泰山,真的是因为老糊涂,才能看到眼前的危机么?还是说……

    韩进的指尖突然抖动了一下,他的思维模式是呈系统化的,有自己独特的流程,每当得出一个结论之后,他习惯从各个角度推翻自己的结论,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如果怎么也没办法推翻,证明判断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在韩俊明死后,韩三昧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培养两个孙子上,更拒绝韩家旁系真正进入权力核心,宁愿一力支撑局面。现在变得这么急迫,铁书灯如此明显的错误,他也视若不见,至少没有去纠正,或许……韩三昧的身体已经开始衰败了?

    这是一个石破天惊的想法,也代表一个绝妙的机会!

    叶信脸上逐渐露出笑意,就在这时,那边铁人豪把什么东西重重放在桌子上,随后大声说道:“把我的食材交给你们最好的大厨,小心些,如果出了事情,把你们天香小苑卖了你们也赔不起!”

    铁人豪明显在示威,不过也成功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五殿下,里面是什么东西?”魏轻帆好奇的问道。

    “看到这个没有?这个是龙吼兽的灵肝!”铁人豪打开匣子,指点着里面的东西:“这几条金黄色的东西,是九尾鸾的心髓!哈哈哈哈……你们今天算走了大运了,如果没有我,恐怕你们一辈子都没机会品尝到这种极品食材的!”

    “你从哪里搞来的?!”魏轻帆大吃一惊。

    “那些修士来我们九鼎城,总要给父王一点面子。”铁人豪得意洋洋的说道:“母后知道我受了伤,便把这些送给我了。”

    “好东西啊好东西!”邓多洁拍掌笑道:“就算不是真正的龙肝凤髓,但也差不多了。”

    铁书灯的举止还算正常,只是他的脸色已经有些发青了,而韩家兄弟沉默不语,能把这种珍贵的东西送给铁人豪,证明铁心圣偏心偏得厉害,至少铁书灯心里明白,别说品尝,他连看都没机会看。

    这边的气氛变得沉寂了,相反铁人豪那边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八个穿着白色纱裙的侍女端着锦盒,慢慢向铁人豪那边走去。

    锦盒并不大,动用这么多侍女,应该只是为了衬托隆重感,毕竟铁人豪拿出来的食材确实珍贵无比。

    “来来来,大家别客气。”铁人豪笑道:“父王那里还有一些好东西,现在拿不出来,等过些日子,再让你们开开眼界!”

    铁书灯这边的气氛越低沉,铁人豪那边自然就越兴高采烈,面对珍贵无比的食材,连魏轻帆也不想故作矜持了。

    “不止是食材好,天香小苑大厨的手艺也很不错!”邓多洁的眼睛眯成月牙状:“这是龙吼兽的肝吧……嗯嗯……酥香滑爽、油而不腻、入口即化……好吃好吃……”

    “哈哈……邓姐说话总是一套一套的,再尝尝这凤髓!”铁人豪大笑道。

    “这凤髓……元气四溢、软嫩饱满、入口即化、唇齿留香,妙!绝妙!”邓多洁的笑容更娇艳了,还向叶信这边扫了一眼,意思很明显,你们几个恐怕根本没机会品尝到这种美味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