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四十四章 杀意

第四十四章 杀意

“我受不了了!”叶信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吃这个入口即化、吃那个还是入口即化,我真他吗为她以后的男人担心!”

    铁书灯、王猛几个人呆了呆,才突然明白叶信的意思,接着便哄堂大笑。

    韩元子笑得向后跌倒,不过他毕竟是个武士,翻了个跟头,蹲在地上继续笑,王猛笑得一手捂着肚子,一手不停拍着桌面,铁书灯甚至笑出了眼泪,一边笑一边擦着溢出的泪水。

    那边的魏轻帆开始还憋着,几息的时间后,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而铁人豪的脸颊不停抽搐着,笑一下,又绷住,然后再笑一下。

    叶信在说什么,是男人都明白,这边的叶玲还有那边的铁卉真却显得萌萌哒,满脸狐疑看着周围的同伴们,想破脑袋也不懂他们为什么突然这般疯笑。

    邓多洁的脸色阵青阵白,她已到了成婚的年纪,只是一时找不到何时的人选,所以才待嫁闺阁中,世家大族都有专门的侍女,负责传授这方面的经验,见周围男人们笑得那么诡异,她略一沉吟,便明白了叶信的用意。

    邓多洁想发飙,但没有理由,叶信的用词根本找不到把柄,真的说开了,反而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她拿着筷子的手不停颤抖着,夹在筷子中的食材掉在了桌面上,可她已失去了吃东西的欲望,就算真的是龙肝凤髓,她也吃不下去了。

    好一会儿,笑声才慢慢停歇,双方的气氛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铁书灯这边变得热闹了,而铁人豪那边都陷入了沉默。

    魏轻帆随便吃了几口,站起身形:“五殿下,七公主,家里还有些事情要我去处理,我就先走一步了。”

    “也好。”铁人豪勉强笑了笑。

    魏轻帆快步向外走去,经过铁书灯这边时,他犹豫了一下,突然停下脚步,向叶信伸出大拇指:“叶少,你是个妙人,如果有可能,真想和你交个朋友……”说完,魏轻帆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快步向院外走去。

    魏轻帆走了,铁人豪也有些坐不住,一张桌子上唯一没有被影响食欲的就是铁卉真,一盘龙吼兽的灵肝、一盘九尾鸾的心髓,几乎有大半进了她的肚子。

    又过了片刻,铁人豪等人全部离开了,铁书灯长长松了一口气,看向叶信:“小信,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你啊……心怀剑、口藏刃,厉害!你真厉害!”

    “是啊,叶少两句话就让我们找回了场子。”韩元子笑道:“不服不行!”

    “幸亏我把信哥带过来了。”王猛说道:“要不然这一顿酒会喝得很郁闷的。”

    “让她在我面前装!”叶信撇嘴道:“当我叶信是好惹的?!”

    “可惜,你没办法凝聚元力……”铁书灯叹道:“天妒其才!”

    “就算信哥没办法凝聚元力,总归是狼帅的嫡子!”王猛叫道:“信哥,我就不明白了,宗家那小娘们哪个地方入你眼了?!”

    “宗家的人和我有毛关系?!”叶信愣住了。

    “小玲,他不知道?”铁书灯看向叶玲。

    “哥一直昏迷不醒,怎么可能知道……”叶玲苦笑道。

    “喂喂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叶信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哥,我求修士来为你治伤,娘听到那修士说你有可能一直醒不过来,急得不行。”叶玲一边说一边偷眼看着叶信:“所以……所以想马上给你说一门亲事,冲一冲喜,或许你就好了,可是……娘跑了很多家,不知道承受了很多羞辱,后来……宗家人听说了这件事,主动找上门,想和叶家结亲,娘喜出望外,当场就答应了。”

    叶信双眼发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邓巧莹早就张罗着要给他找老婆了,幸好他的名声太臭,到处碰壁,本以为邓巧莹会暂时忘了这件事,结果因为自己受伤晕迷,搞到这种地步!

    “信哥,你们家早就开始布置了,张灯结彩的,难道你没看到?”王猛说道。

    “我没注意……”叶信用干涩的声音回道。

    “小信,你要受委屈了。”铁书灯叹道:“如果宗家嫁过来的是宗云秀,还算和你般配,那宗樱是庶出,而且和你一样,没办法凝聚元力,唉……”

    “不过……听说那宗樱的相貌倒是一等一的。”韩元子说道。

    “那有个屁用。”铁书灯说道:“现在叶家需要的是助力,区区一个庶女而已,宗家不可能为了一个庶女力挺叶家的。”

    叶信变得格外安静,他慢慢低下头,双瞳凝视着酒杯,似乎想用视线把酒杯洞穿,如果天罪营的将士在这里,会立即明白,叶信已动了杀意,一旦走到这一步,让叶信变得出奇的安静,再没有谁能阻止流血。

    叶玲偷偷看着叶信,心中懊恼无比,她知道叶信的实力非常强大,也明白那宗樱的身份、地位和实力都和哥哥不般配,但那时叶信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中,又被那修士的话吓到了,六神无主,只得听从邓巧莹的安排,如果早知道哥哥能这么快醒过来,她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的,可现在已经晚了。

    “算了,不说这些。”铁书灯说道:“喝酒喝酒……”

    “小猛,和你说一件事。”叶信突然抬起头。

    “什么?”王猛看向叶信。

    “我二叔在天牢里受到了刁难,几个狱卒故意不给我二叔送饭,我托人打听过,可能是典狱长暗地里安排的。”叶信说道。

    “还有这种事?!”王猛大怒:“他们狗胆包天!信哥,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了!别的我不管说,区区一个典狱长,我有的是办法搞死他!”

    王猛的父亲是太令,掌控九鼎城所有的巡捕以及相关机构,天牢也归他管,虽然王猛和他父亲闹僵了,但身份摆在那里,太令的公子出马对付一个小小的典狱长,自是手到擒来。

    叶信笑了笑,拿起酒杯和王猛轻轻撞了一下,一饮而尽之后又随便夹了口菜,他在等,等铁书灯的反应。

    在少年时,铁书灯一直在利用叶信去对付铁人豪,只是他并不在意,如果铁书灯连这种优势都不知道利用,他现在也不会顺势和铁书灯亲近,因为一个笨蛋是无法给他提供帮助的。

    王猛不知道内幕,铁书灯肯定明白,天牢的典狱长不可能自作主张去对付叶随风,没有必要,所作所为肯定出自上面的授意。

    “这件事有些不简单。”铁书灯皱起眉头:“小猛,你不要乱来,明天我陪你一起到天牢走一趟。”

    “一个典狱长罢了,还值得你亲自出面?”王猛瞪起了眼睛。

    “如果牵扯的是别人,我当然不会管,关系到叶二叔……”铁书灯顿了顿:“我必须要去,你不行。”

    叶信还是什么都没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来和铁书灯的酒杯碰了碰,他心中有数,铁书灯这是决定去背锅了。

    铁书灯笑着把杯中的酒喝光,随后看向叶玲:“小玲,三哥求你件事。”

    “三哥,和我们客气什么,你直说好了。”叶玲急忙说道。

    “还有四个月学院就要大比了吧?”铁书灯缓缓说道。

    “嗯。”叶玲点头应道。

    “我已经进了军队,没办法参加大比了。”铁书灯说道:“这几个月你收收心,什么都不要做,一心修炼,到大比那一天,如果能碰上铁人豪的话,替我狠狠教训他一顿!”

    “三哥……我未必是铁人豪的对手啊……”叶玲吃力的说道,铁书灯刚刚决定要去天牢,替她父亲叶随风说话,她无论如何也得答应铁书灯的要求,但铁人豪的实力不弱,她真的没有把握。

    “放心,你这一年所损耗的元石都包在我身上了。”铁书灯说道。

    “这……”叶玲大吃一惊,眼眶突然变得有些发红了,铁书灯哪里是有事要求她?根本就是故意帮助她修行!

    “小信没办法凝聚元力,叶家以后还要靠你了。”铁书灯轻声说道。

    “我明白。”叶玲轻轻咬了下嘴唇。

    这时,韩元子在底下悄悄拽了下铁书灯的衣袖,铁书灯转头不悦的说道:“你拽我做什么?”

    “三哥,我们的私例都用得差不多了。”韩元子苦笑道:“叶少五天后就要成亲了,家里的份子是家里的,我们做朋友也要尽心,总不能让叶少丢人啊?这笔钱还没地方出呢……”

    “扯淡!我带回来……”

    “三哥,五千多个弟兄呢,你带回来的那点东西,打了个水花也就没了。”韩云子截道。

    “没了??”铁书灯的表情变得僵硬了。

    “都没了……”韩元子说道:“三哥,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去做的……”

    叶信心中暗笑,铁书灯当然不是想赖下份子钱,不过,居然偷偷赏赐城防军的武士,这种收买人心的举动太危险了。

    “我……草……”铁书灯大急,随后低声道:“没了还敢来天香小苑?”

    “这个可以记在账上,他们不敢催的。”韩元子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