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四十六章 亲自出手

第四十六章 亲自出手

叶信喝多了,酩酊大醉,把王猛家的马车搞得一塌糊涂,当王猛把叶信送回家时,叶信已不能自己走路了。

    王猛和叶玲把叶信抬回到床上,王猛刚刚告辞,叶玲正在帮叶信整理衣服,却突然发现叶信已睁开了眼睛。

    “哥……你是装醉?!”叶玲立即反应过来。

    “小玲,花了多少钱?”叶信笑道。

    一提到这个,叶玲便感到阵阵肉痛,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整整三千呢……真是的……”

    “天香小苑内的元气那么充沛,值这个价。”叶信笑道。

    “值什么呀?!”叶玲尖叫起来:“一颗元石才多少钱?我们只不过随便吃了点酒菜,哪里值这许多?!”

    “整整三千?你给打赏了?”叶信说道。

    “我知道你是想给三哥挣个面子,打赏自然免不了了。”叶玲咬牙切齿的说道:“看那些妖女的样子,就差举着求打赏的牌子了!还有你们这些男人,死要面子活受罪!到什么地方吃饭不好?非得去天香小苑!”

    “赚钱就是为了花的。”叶信说道。

    “胡说!”叶玲怒容满面:“你知不知道家里花销有多大?三天后就是你大婚的日子了,你给我那点钱够不够还不好说呢!”

    “大婚啊……”说到婚事,叶信不由皱起了眉:“小玲,你先回去休息吧。”

    “哥,看你心情好像不太好……”叶玲的眼珠转了转:“我陪你说一会话吧。”

    “不用不用,你先回去,我静一静。”叶信说道。

    “那……好吧。”叶玲站起身:“天已经黑了,哥你也要早点休息。”

    说完,叶玲离开了房间,叶信把身上的脏衣服都脱掉,缓缓坐在书桌前,片刻,房门被人敲响了。

    “进来吧。”叶信低声说道。

    郝飞和墨衍先后走了进来,叶信抬手看了看两人:“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了魏家正在修理破损的大门,你们进去过?有没有发现什么?”

    “进去的时候没发现有不妥的地方。”墨衍低声道:“但……过了差不多有百息的时间,有两个人匆匆离开了魏家,他们……”

    叶信突然抬手,示意墨衍闭嘴,接着他站起身,悄无声息的走到窗边,慢慢推开窗户,叶玲正匍匐在墙根下,侧头听着屋内的动静。

    叶信探手抓住叶玲的耳朵,把叶玲拎了起来,叶玲被抓了个措手不及,一边用手抓住叶信的腕子一边叫道:“哎呀……哥你松手……弄痛我了……”

    “你跑到这里做什么?”叶信面无表情的问道。

    “小宝跑进来了,我在找它呢!”叶玲故作镇定,四下看了看,随后叫道:“小宝,你在哪里呢?快出来!快点出来!”

    听到叶玲的叫声,那小紫貂窜上墙头,蹦跳着向叶玲这边跑来。

    叶玲弯下腰,把小紫貂抱在怀中,随后示威一样瞪了叶信一眼。

    叶玲认为小紫貂也是有救命之恩的,要不然等谢恩把碎石扒开,或许他们已经被憋死了。在双架山的灾难里,十一个死掉的学生,只有两个是当场身亡,其余九个都是因为救援不及时,最后活活憋死的。

    其实幸存者们都在努力救人,忽略了彼此的不同阵营,但泥沙碎石太过厚重,有的甚至被埋了五、六米深,加上重伤晕迷的也不可能发出求救声,而且救援是有先后顺序的,不可能同时施救,结果有九个人白白死掉了。

    “你是要回去呢还是进来听?”叶信依然面无表情的说道。

    “回去就回去呗,那么凶!”叶玲气呼呼的说道,等她转身走出两步,才意识到不对,猛地转回来,一脸惊喜的看着叶信:“哥,你是说……”

    叶信关上了窗户,又走回到自己的座位旁,片刻,叶玲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了进来,一直走到书桌旁,故意轻轻踢了下椅子,见几个人似乎没有反感或者反对,便在叶信对面坐下了,她极力控制着喜不自胜的心情,偷眼看向墨衍。

    一场凶猛的风暴来临了,经验老道的船夫会感到恐惧,但拥有某种人格的生命,却会为产生巨大变化的天象而好奇,甚至是兴奋,叶玲就属于这种人。

    “你继续说吧。”叶信说道。

    “他们离开之后,我一直用妖眼跟着他们。”墨衍低声说道:“最后他们进入了城西八眼井巷的双香豆腐坊,我派人查过了,双香豆腐坊的主人姓马,叫马春住,女主人姓张,叫张佳姿,张佳姿有一个妹妹,叫张可青,和他们住在一起,下面还有一个老仆,好像叫熊炳光。从魏家走出去的,应该就是马春住和张佳姿!”

    “还查到别的了么?”叶信说道,他扫了叶玲一眼,反正叶玲已知道了他的秘密,没必要再隐瞒了,最重要的地方在于,他实在是怕了婶娘邓巧莹,叶玲知道了他的秘密,那么在邓巧莹又要做出什么莫名其妙的决定时,叶玲肯定会出面反对的。

    在外面,他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可是在叶家,他需要叶玲……

    “他们是在一年半以前进入九鼎城的,以前做什么、在哪里谋生,我的人还在查。”墨衍说道:“豆腐坊的生意还算不错,他们夫妻为人很低调,从来不和外人交往,周围的邻居也没注意到有谁探访过他们。”

    “现在对门那边可有什么动静?”叶信又问道。

    “自从他们离开之后,妖眼的压迫感就消失了,魏家那边剩下的都是寻常的仆从,闹不出什么花样来。”墨衍说道,随后他看了看叶信:“少爷,我去豆腐坊那边转一转,把他们抓过来?但我自己恐怕是不行的,白骑和郝飞要和我一起去,最好是把子车灰和……”

    “不用。”叶信摇了摇头:“你们去恐怕会有伤亡,我亲自出手。”

    “少爷,就凭那四个人,不需要您……”

    “你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叶信说道。

    “莫非……少爷已知道了他们的来历?”郝飞很吃惊,其实这在天罪营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叶信经常做出一些当时看起来匪夷所思的判断,可事后总能证明叶信是正确的。

    “如果不知道,我还会让他们多活几天。”叶信冷笑道:“这种祸害绝不能留!”

    随后叶信抓起笔墨,匆匆写了几行字,随后递给墨衍:“你派人把信交给秋戒察,我需要有人替我背这口黑锅。”

    “明白。”墨衍接过信,转身匆匆离开了。

    叶信侧头看向叶玲,叶玲惊喜的站起身:“哥,我也要去!”

    “去什么去,你给我老实呆在家里。”叶信说道:“如果我来不及回来,或许有人来找我,还需要你帮我遮掩呢。”

    叶信没有理会叶玲,盯着跳动的烛火,喃喃自语着:“原来你也在九鼎城……好啊……很好……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能力吧……”

    ****

    子夜,街道已变得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只是偶尔能听到极远处传来的谈笑声,那是巡捕们在值夜,不过九鼎城太大了,人口超过百万,百十个值夜巡捕最多是做做样子,不可能照顾到九鼎城的每一个角落。

    一条黑影慢慢从巷尾走了出来,走向双香豆腐坊,天缘城凶名昭著的黑袍,此刻在九鼎城出现了。

    叶信走到双香豆腐坊门前,豆腐坊早就打烊了,略显破败的大门紧紧关闭着,叶信站了片刻,探手抓起门环,轻轻叩响。

    叶信并没有用力气,不过门环与房门的撞击声还是在夜色中传出了很远。

    良久,豆腐坊内一点回应都没有,叶信显得有些失望,略微顿了顿,继续敲打起房门来。

    又过了片刻,豆腐坊内终于传出了沙哑的声音:“谁啊?”

    “马掌柜在么?”叶信轻声问道。

    “掌柜已经歇下了,客官明天再来说。”那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有大事,人命关天的大事。”叶信说道。

    里面迟疑了一下,大门缓缓打开了,里面站着一个身材枯瘦的老者,用无神的双眼上下打量着叶信。

    叶信笑了笑,迈步走了进去,那老者以一种与年纪不相吻合的速度避到一边,和叶信保持距离。

    叶信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继续向里走,那老者关在大门,目光闪烁着跟在叶信身后。

    前面是做豆腐卖豆腐的地方,空无一人,穿过前堂,是一座面积不小的院子,有凉亭,有假山,还有用花岗岩围起来的水池,池里有鱼,只是夜色很暗,看不出是什么鱼种,九鼎城的地价并不便宜,豆腐坊的老板住在这种地方,多少有种奢侈的感觉。

    一个身材结实的中年人从厢房中走了出来,他略微皱着眉,不客气的问道:“客官,这么晚了有事么?”

    “只有你们两个?”叶信说道。

    “是啊,就我们两个。”那身材结实的中年人漫声应道。

    站在叶信后背的老者,双手慢慢缩到袖子里,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