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四十七章 死士

第四十七章 死士

“我有三个问题。”叶信淡淡说道:“如果你能给我合理的答案,我转身就走,再不会打扰你们。”

    “呵呵……”那身材结实的中年人笑了,不置可否的看着叶信。

    “第一个问题,我知道宗别离帐下有三十八死士,不过听说在泽山一战中,为了宗家的人逃离大陈国,三十八死士有不少战死了。”叶信说道:“算上你,宗别离的死士还剩多少个?”

    那身材结实的中年人脸色已变得铁青,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黑袍人竟然能知道他们的来历。

    “第二个问题,宗别离没死吧?他就在九鼎城?!”叶信一字一句的问道。

    那身材结实的中年人已不敢继续听下去了,叶信说出的每一个字,对他来说都是催命的魔音。

    “杀了他!”那身材结实的中年人发出怒吼声,随后身形冲向叶信,不过他只冲出了几米,身形突然又缓了缓,等那老者的长袖中荡起剑光,已卷向叶信的后背时,他才蓦然加速。

    “我知道答案了。”叶信笑了,这时冲荡的剑光已从背后袭至,距离他不足一尺了,叶信的身形突然向前方栽倒,不管是选择的时机还是栽倒的速度,都恰到好处,看起来就像是被剑光吹倒的,只差一点点,他的身形便有可能被剑光洞穿,但就是没办法真正碰到他。

    那老者的手腕快速翻动着,两柄软剑荡起的剑光越来越密,突然之间,叶信向前栽倒,他的眼前失去了目标,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叶信一只手撑住地面,双腿如铁鞭般交剪着向后抽了出去。

    砰砰……叶信的双脚闪电般击中那老者的膝盖,那老者的双膝同时变得扭曲了,失去控制的身形也不由自主向前倾倒。

    下一刻,叶信的右腿向上飞起,穿着已变得凌乱的剑光,正击中那老者的胸膛。

    轰……那老者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身形倒飞出去,撞进豆腐坊,随后再无声息了。

    “死!”那中年人已纵身扑至,一道淡淡的光影从他身体上逸散出来,凝成一只隐约可见的巨熊。

    叶信撑着地面的手微一用力,身形已然跃起,此刻,那中年人的右拳已裹挟着恐怖的呼啸声,击向叶信的前胸。

    能淬炼出熊类的本命技,不管是哪一种熊,必然是以力量取胜的,以叶信的经验,应该避实就虚才对,只是他嘴角露出一抹邪笑,挥拳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轰……震荡的气息以双拳的撞击点为中心,向四周卷去,叶信就像在冰面上滑行一般,连着退出十余米,而那中年人也是踉踉跄跄接连向后退却着,他想再次发动攻击,但蓦然发现体内的元力已不受他控制了,元力也产生了一种犹如刀割般的痛感。

    “你……天狼劲?!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中年人顿了顿,旋即怒吼道。

    “第三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监视叶家?为什么要把宗樱嫁进来?”叶信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过,这个问题我也知道答案了……几年来死在天狼劲下的武士有不少,可他们从来都没辨认出我的本命技,只以为是我的拳劲太过凶猛,唯独你,一眼就看穿了。”

    那中年人没有做声,只是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你们的目标是天狼诀吧?否则也不可能了解天狼劲。”叶信露出笑意:“想法很好,只可惜……你们选错了对手。”

    那中年人再次怒吼声,纵身扑向叶信,偌大的拳头闪电般砸向叶信的面门。

    “还是不死心么?”叶信笑道,叶家天狼劲就能让元力发生一种奇异的振荡,可以对目标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

    如果目标是朋友,天狼劲能淬炼元脉,让目标的修炼事半功倍,如果目标是敌人,天狼劲冲击元脉,能让元脉产生一种类似麻痹一样的效果,没办法运转元力,虽然时间非常短暂,也会受到种种约束,但对同级武士来说,已经足以决定生死了。

    不过,世间没有完美无缺的本命技,天狼诀也一样,叶信必须用自己的拳锋击中对手的身体,才能把天狼劲送出去,对抗同样的高级先天武士,叶信几乎可算是没有对手,可一旦遇到淬炼出杀招的上柱国级武士,天狼劲的威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当年的叶观海也是上柱国级武士,可他对上萧魔指,丝毫不占优势,甚至只能被动挨打,因为萧魔指的杀招攻击范围达到几十米,知道叶观海天狼劲的厉害,从不给叶观海近身缠斗的机会。

    至于叶信,差点死在庄不朽手里,那一战有些冤枉,他不敢动用天狼劲,如果暴露自己的底细,那么庄不朽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追杀他。

    仅仅是天罪营的统领,庄不朽发现自己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有可能缩手,反正天罪营的武士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只有不到百人的漏网之鱼逃出包围圈,没必要追着不放,但叶信拥有叶观海的传承,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叶信握拳,轰向迎面扑来的巨熊,从那中年人身上浮现出的巨熊影像已达到三米余高,叶信与之相比显得很渺小,但他的气势一点不输于对方。

    轰……巨熊的影像瞬间溃灭了,那中年人再次踉踉跄跄向后退去,而叶信只是向后退了半步,接着身形向前扑起,扬起双拳,击向那中年人的胸膛。

    那中年人的功底很扎实,天狼劲并不是无敌的,效果如何,取决于目标的元力、以及元脉的强弱,那中年人只是僵硬了不到半秒钟,便恢复了行动力,至少要比天缘城的毒寡妇厉害得多,那毒寡妇在叶信拳下一直被动挨打,始终没办法还手。

    当叶信的拳头再次挥出去时,那中年人看似依然要与叶信硬碰硬,但就在双拳将撞击在一起的瞬间,身形突然向下一矮,张开双臂抱向叶信的腰。

    只是他完全低估了叶信的反应,拳头将要击空,叶信立即变招,右膝如炮弹般飞了起来,正撞向那中年人的脸。

    叶信的变招速度奇快无比,动作浑然天成,如果有人在附近观战,会产生一种错觉,似乎那中年人根本就是用自己的脸去撞叶信的膝盖。

    轰……那中年人的脖颈发出刺耳的断裂声,身体象破麻袋一般向后飞跌出去,撞在凉亭的石柱,滚落在地。

    那中年人口鼻已被撞烂了,血肉模糊,耳中喷溅出鲜血,一只眼睛已鼓出来,似乎随时都能掉落,剩下的那只眼睛看向一边,眼神有些怪,有迷惑、有愤怒还有不甘。

    叶信如一只猎豹般从空中扑下,一拳轰击在那中年人的胸腹间,那中年人的脑袋还有双腿猛地扬起来,好像要脱离自己的身体飞出去,接着又重重落在地面上,身体开始激烈的抽搐起来。

    叶信探手从那中年人身上扯下一块布,慢慢直起身,用布条擦拭着拳锋上的鲜血,低头盯着那中年人看了片刻,转身向屋中走去。

    院后的正房,还有两侧的厢房,包括前面制作豆腐的工坊,甚至连茅房都找过了,没有人影,看来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叶信确定这里没有密室和密道,他的表情有些疑惑,又缓缓走到院中。

    夜风袭来,金桂树上的金黄色桂花被吹落了,随着夜风纷纷扬扬的飘动着。

    叶信探手接住一朵桂花,这种金色桂花有些怪,除了独有的桂花香之外,还有一种玫瑰的芳香。

    “好香……”叶信笑了,抬手扔掉桂花,缓步向外走去。

    也是不巧,叶信刚刚走出双香豆腐坊的大门,正看到几个巡捕从长街另一端走来,看到叶信蒙在斗篷中的身影,那几个巡捕立即产生了警觉,其中一个为首的喝道:“喂……给我站住!现在是宵禁时间!”

    叶信向那几个巡捕扫了一眼,转身沿着长街缓缓走去。

    “你还敢走?!”那为首的巡捕大喝一声,反手拔出腰刀,举步追向叶信。

    追出了七、八步,那为首的巡捕突然感觉到什么,身形变得僵硬了,接着一点点转过身,在他们的后方,不知何时多出了十几个身影。

    巡捕们最先注意的,是一匹匹比野牛还要雄壮的巨狼,狼头几乎和磨盘一般大,嘴边竟然有獠牙,那是真正的血盆大嘴,巡捕们毫不怀疑,如果那些巨狼要攻击他们,可以轻松自如的把他们活活吞下去。

    巨狼开始向前移动了,它们恍若是一个整体,步伐出奇的一致,每一匹巨狼身上都端坐着一个骑士,一动不动,如同雕像一般。

    几个巡捕身不由己的颤抖起来,巨狼逼得越近,他们抖得就越厉害,就在他们以为今天必死无疑的时候,为首的骑士突然伸出手,竖在唇前,接着向长街的另一端指了指。

    几个巡捕陡然明白了什么,转身匆匆向着那骑士所指的方向奔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