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四十九章 莫名其妙的教训

第四十九章 莫名其妙的教训

叶信回到叶家,天色已经放亮了,他倒头就睡,一口气睡到下午,或许是因为平时喜欢琢磨事情的缘故,用脑过度,他对睡眠的要求是很高的,不管是在千里奔波的战场,还是在仇家遍地的天缘城,他都会抓紧一些可以利用的时间多休息。

    睁开双眼,正看到小紫貂正在床头玩弄着一个水晶茶杯,发现叶信睡醒了,小紫貂抬起前身,好奇的看着叶信。

    叶信伸出手,在小紫貂的额头轻轻抚摸了几下,小紫貂看起来很享受,微微眯起眼睛。

    以前叶信对小紫貂态度绝对算不上友好,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但自从经历过双架山的再难之后,叶信的态度就变了,因为小紫貂都立下了大功,虽然暂时不清楚元府精神海中那些无计其数的光点是怎么回事,但叶信知道,一位极其强横的修士被他的精神海吞噬了,这对他而言肯定有大好处,只是现在没办法研究。

    何况小紫貂对蕴藏元力的东西有着无法理解的洞察力,以后会提供不小的帮助。

    这时,叶玲从外面匆匆走进来,看到叶信已经睡醒,她叹了口气:“哥,你总算是醒了!”

    “你来找过我很多次了吧。”叶信笑道。

    “你怎么知道的?”叶玲一愣,她此刻还无法适应叶信的敏捷思维。

    “几率问题,要不然不会这么巧啊,我刚睡醒你就找过来了。”叶信笑道:“而且你刚才好像有些怨气。”

    “你也明白我不高兴呀?!”叶玲撅起嘴:“哥,昨天晚上那么好玩的事情,你怎么不带我去?”

    “好玩……”叶信咧了咧嘴:“我知道宗家有死士,但不知道他们的能力,还有具体人数,带你过去,我怕没办法照顾到你,还有……你真觉得好玩?”

    “我……”叶玲迟疑了一下:“我修习武技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血,连一只凶兽都没杀过,谢教习说,象我这样的还没有资格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

    “那货还和说什么了?”叶信揉了揉眉心。

    “他说血光是战士最美好的洗礼,当你带走第一条生命时,就会发现自己变得截然不同,当……”

    “别信他胡说八道。”叶信摇头道,谢恩外表随和可亲,但骨子里是充满阴暗的,如果去了他那个世界,最适合谢恩的职业是搞出一个丑恶、残忍的邪教。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天罪营那帮货有一多半是不正常的,甚至一些人拥有反社会心理,正常人屈指可数,他一定要让薛白骑进入叶家,正因为薛白骑是天罪营中正常人的典范,有他坐镇、控制,郝飞等人做事会有些分寸,否则天知道他们会闹出什么祸事来。

    叶信经常为此头疼,他必须掌握郝飞、谢恩等人的心理动向,并在他们不知觉的情况下进行微调,有时候他要动用自己的权威强行压制,有时候要让两个相互对立的人合作完成一个任务,有时候要创造合适的场景,让他们去发泄。

    在天罪营中苟延残喘的,都是死囚犯,人格出现扭曲是一种必然,反过来说,天罪营里居然有薛白骑那种相信正能量的人,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譬如说郝飞,他本是大卫国治下秋夕城的人,父母为商,家道还算不错,有一天郝家翻修宅院,从宅基地里挖出一块金黄色的玉岩,玉岩周围附着百余颗元石,郝飞的父母欣喜若狂,认为是祖宗保佑郝家大富大贵,结果却是引来了一场横祸。

    秋夕城的军镇宋子丹一口咬定郝家偷窃军资,不管有多少人给郝家作证也没有用,郝飞的父母被处斩,姐妹被送入妓寨任人凌辱,兄弟则被打入天罪营。

    郝飞有兄弟四人,他们在天罪营只熬了几个月,便先后一命呜呼了,毕竟出身富户,没吃过什么苦,只有郝飞咬着牙挺了下来。

    叶信经常给天罪营的人灌输心灵鸡汤,问题在于,效果不大好,象郝飞这种人,亲眼看到父母被砍了头,姐妹成为**,兄弟一个个惨死,想让他相信人间有大爱,纯粹是扯淡。

    不过郝飞也有一定的优点,他受尽苦难,几乎没得到过别人的帮助,因为缺少,自然把恩义看的极重,只要认为有谁是真的对他好,他可以全无保留的信任对方,把对方当成自己的亲兄弟。

    只是叶信发现,心理不正常的人,在修行的速度上竟然能占据一定的优势,或许是因为死囚们不但对别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能吃寻常人无法吃的苦。

    但,叶信不想让死囚们的戾气变得越来越浓厚,那样迟早会出现问题,所以最后选择了从迂回的角度去引导,比如,他反反复复的强调,战斗是最后的手段、战斗是最后的手段……就是希望他们能学会用脑子去思考问题,而不是稍微承受一点刺激,就拔刀相见。

    “可我觉得谢教导说得没错啊。”叶玲回道。

    叶信忍不住深深的看了叶玲一眼,人格和身体一样,是慢慢成长起来的,一旦成熟,便再难以改变。

    叶家破落了,叶观海败亡,叶随风被关入天牢,叶信失踪,只剩下叶玲一个,她不得不让自己变得强硬起来,而且这是身体上、还有心理上的全面强硬,叶信不清楚,在每一次为叶家的未来而感到惶恐、甚至是恐惧的时候,在每一次承受他人的轻蔑、嘲讽的时候,叶玲给她自己下达了什么样的心理暗示。

    叶玲的心态和寻常十五、六的女孩是截然不同的,她渴望战斗、并不惧怕杀戮生命,双眼是那么明亮,或许在昭显着她的向往,在温容等人面前总是显得很腼腆,就应该属于一种伪装了,能博得更多的同情和信任,当然,不代表叶玲想去坑害谁,只是为了妥善保护自己而已。

    叶信有些懊恼,叶玲被谢恩带坏了,当初应该让薛白骑去龙腾讲武学院的,但,如果薛白骑忙于学院的事情,叶家就没有人管了……

    算了,以后再慢慢矫正也不晚,叶信把小紫貂抱在一边,接着站了起来。

    “哥,先别吃东西了,去客厅吧,再不去娘亲真的要发火了。”叶玲说道。

    “怎么?”叶信问道。

    “有客人,娘亲一直在等着你呢。”叶玲说道。

    “什么客人?”

    “你去了就知道了。”叶玲吐了吐舌头。

    稍微收拾一下,叶信和叶玲并肩向客厅走去,接近客厅时,叶信听到了客厅中传来一男一女的说笑声,看起来里面的气氛很和睦,女人自然是邓巧莹了,男人的声音他没听过,有些黯哑,语速不快,吐字很清晰。

    走进客厅,看到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和邓巧莹坐在正中的主座上,桌子上摆着一盘瓜果,客厅两侧站着几个侍女,肯定不是叶家的人,叶随风被关进天牢之后,邓巧莹为了节省家用,已经把年轻的侍女和家丁遣散了,跟着叶家是没有出路的,趁着年轻找一个新主家才是正事,而留下的都是老家丁和老妈子。

    “信儿,怎么才起来?”邓巧莹看到叶信,眼神有些闪烁,随后喝道:“还不快点过来拜见温大人?!”

    叶信的视线落在那中年人身上,那中年人身材不算高,相貌清瘦,留着几缕短髯,目光炯炯有神,他也在看着叶信。

    “见过温大人。”叶信老老实实的躬身说道。

    “听说你昨晚饮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那中年人慢腾腾的说道。

    “朋友好久不见,所以喝得多了一些。”叶信陪笑道。

    “胡闹!”那中年人猛地一拍桌子:“你已满十八岁,正是鹏程万里的好时候,不刻苦进修、反而醉生梦死,真让人失望!”

    叶信愣住了,不由翻了翻白眼,心中暗叫,他吗的你是谁啊?

    “当年狼帅是何等英武?!”那中年人叹道:“叶信,如果你再这般放纵自己,狼帅在九泉之下也会被你蒙羞!”

    “温大人教训得是。”邓巧莹低声说道

    叶信呆呆站在那里,暗叫晦气,对方毕竟是自己的长辈,而且看起来很得婶娘邓巧莹尊重,他没办法反驳,这顿骂是白挨了。

    “二夫人,你也要勤加管教啊。”那中年人的视线转向邓巧莹:“所谓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现在他痛改前非还来得及,如果还象以前那样胡作非为,就算国主能忍得他,恐怕他在九鼎城也再无立锥之地了。”

    “是是是……我一定多加管教。”邓巧莹显得很小心。

    “今天就先这样吧。”那中年人话锋一转:“温某还要到王城去一趟……”

    “温大人,我刚才说的事……”邓巧莹急忙问道。

    “就包在温某身上,二夫人放心。”那中年人说道。

    “多谢温大人!”邓巧莹激动的站起身。

    “二夫人不必客气,我与狼帅相交笃厚,只可惜,唉……”那中年人叹了口气,随后站起身:“温某先告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