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五十四章 厄运之花

第五十四章 厄运之花

转眼又过了一天,明天就是叶信的大婚之日了,邓巧莹上一次受了教训,再不敢大操大办了,她想尽可能低调一些,但叶家还是显得非常热闹。

    铁书灯肯定要来的,他成了王族的代表,王猛干脆赖在叶家了,他是太令的独子,分量仅次于铁书灯,韩家兄弟也来了,加上明天要担当主婚人的温弘任温大人,叶家的面子是被撑起来了。

    秋戒察带着天狼军团的七位老将军在黄昏时走进了叶家,天狼军团下面分为八大营,所有的统领都在了,原本应该来九个,但有一个叫毛存量的老将军前日在夜市被人刺杀,秋戒察得知消息后勃然大怒,当即要带着人去宗家讨要说法,最后是叶信强行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压是压下来了,但秋戒察等人心中很不好受,如果狼帅还活着,绝对不会象叶信这般懦弱可欺!只不过,叶信毕竟是狼帅的嫡子,又得到了狼帅的传承,他们只能忍耐。

    饶是如此,秋戒察也演出了一场狼群冲街的大戏,不知道让多少人当场吓尿了裤子,宗家的家主宗振堂原本每天都要去太令府闹几次,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知道躲到了哪里,连朝会都没去。

    狼帅叶观海死得不明不白,天狼军团的老将们冤恨滔天,像被吹得如车轮大的猪尿泡,轻轻一碰就有可能爆开,如果再火上添油,谁都不敢保证秋戒察会不会带着天狼军团的将士们冲到宗家去。

    宗家逃离大陈国,已经搞得损失惨重了,没必要和一群疯子较劲。

    叶信根本没有做新郎官的觉悟,他坐在后院的草地上,正逗弄着小紫貂。

    叶玲从外面匆匆走进来,笑着说道:“哥,我按你说的去做了,娘亲本来是想准备一支迎亲轿队的,我说宗樱不过是个庶女,让她进我们叶家的门,已经够抬举她的了,显得太在乎那宗樱,反而是打叶家的脸,我们吵吵了半天,娘亲没争过我,也就算了。”

    “不错。”叶信点头道:“小玲越来越能说会道了。”

    “嘻嘻……因为我知道娘亲最在乎什么。”叶玲笑嘻嘻的坐在叶信身边:“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我说这样有可能伤到叶家的脸面,娘亲马上就会变得犹豫不决。”

    “看样子你抓到婶娘的命脉了?”叶信大笑:“但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我知道。”叶玲娇嗔的说道:“哥,你不是说你在想事情么?想出来了吗?和我说说,兴许我也能帮你出些主意呢。”

    “我在想宗家要玩什么花样。”叶信顿了顿:“十有八九是离不开那天狼诀的,小玲,你知不知道婶娘把天狼诀藏到哪里了?”

    “不知道。”叶玲说道:“几年前我问过,挨了好一顿打,以后再不敢问了。”

    叶信刚想说话,薛白骑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他的脸色很凝重,甚至来不及和叶玲打招呼,径直说道:“少爷,我发现了一些事情,很古怪……”

    “什么事情?”叶信问道。

    薛白骑从怀中掏出厚厚的纸卷,就在叶信身边一张张铺开,接着用手在纸页上点动着:“看这里,还有这里……这里,宗别离还有萧魔指,好像都加入了一个神秘的组织。”

    叶信皱着眉头,一张张拿起被薛白骑点过的纸,认真看了起来。

    “我把所有的书信密卷都整理了一遍。”薛白骑说道:“原本我是想按照时间列出来,但很多密卷和书信并没有注明时间,我只能从纸页的质量和笔墨的痕迹大概整理一下。”

    “哦?”

    “纸页的时间,颜色会变得发黄,内部也会变得破败。”薛白骑说道:“象这些密卷用的纸,至少已经有五、六年了,以这个时间段为分水岭,前面的密卷没有太大价值,记录得都是一些琐事,无关重要,至少对我们没用,也就是说在五、六年前,宗家卷入了一件大事。”

    “所有的变化,都是从这两封信开始的。”薛白骑续道:“不知道是谁的来信,信里的内容好像也没什么,但宗家开始关注的东西,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叶信拿起薛白骑极为重视的两封信,仔细观察起来。

    “少爷,你看出了什么吗?”薛白骑轻声问道,

    “你看出了什么?”叶信反问道。

    “这些人的笔迹很古怪,而且前后变化有些大,但又各有特色,可以清晰的把他们分辨出来。”薛白骑说道。

    “因为他们都是用左手写的。”叶信笑了笑:“有点意思……白骑,还有这个人的信么?”

    “一共只有四封,然后这个人好像突然消失了。”薛白骑说道,接着从草地上拿起两封信,递给了叶信。

    叶信把四封信一字一句的看完,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写第一封信之前,他们应该见过面,而且写信的人得到了宗别离的高度信任。嗯……你辨认出来的一共有几个人?”

    “算上这封信的主人,一共有六个人。”薛白骑说道:“萧魔指应该是两年前加入的,因为他第一封信写了一个‘萧某’,而且注明了日期,后来的信就没有日期了,应该是宗家回信提醒了萧魔指。姓萧的人虽然不少,但能和宗别离同等对话的,我想来想去,九国之中也只有一个萧魔指了。”

    “把所有相关的密信都找出来让我看一遍。”叶信说道。

    薛白骑把一封封密信递给叶信,叶信仔细观察着,良久,他终于把所有的密信都看了一遍,随后眯起双眼,长长吐了一口气。

    “名将……这个组织叫名将……”叶信喃喃的说道:“发起人应该就是写第一封信的人,不对……发起人应该是两个。”

    “怎么可能?”薛白骑愣住了。

    “你只注意了笔迹,却忽略了逻辑。”叶信说道:“两个发起人一共给宗家写了五封信,你自己看一看,第四封信和第五封信有承上启下的关系。”说完,叶信拿起一封信递给了薛白骑。

    薛白骑接过第五封信看了一遍,又拿起第四封信,随后叹道:“还是少爷仔细,我当时真没看出来。”

    “宗家受到了很大影响。”叶信说道:“宗别离对大陈国国主的态度,一直在变化着,以至于这个人……不得不提醒宗别离要小心行事,他应该是出现的第四个人了,笔迹很小,这纸……还残留着一点点香气,太讲究了吧?”叶信又拿起了一封信。

    薛白骑接过信嗅了一下:“没有啊……”

    “我的鼻子比你灵。”叶信笑了笑:“结果,真被这个人说中了,宗家仓皇逃出大陈国,应该就是因为引起了大陈国国主的警惕,只不过……宗家为什么要来大卫国呢?”

    “少爷,从第一封信开始,宗家就一直在全力搜寻厄运之花。”薛白骑说道。

    “嗯,我看出来了。”叶信低声说道:“萧别离已经找到了两棵厄运之花。”

    “厄运之花是一种蕴藏着极强元气的药草。”薛白骑说道:“非常罕见,我也只是听过名字,从来没见过。据说,所有得到厄运之花的人,都会惨遭横祸,久而久之,人们就把这种药草叫做厄运之花了,有的武士发现了厄运之花,会选择远远避开,元石也可以补充元力,没必要触碰这种不吉的东西。”

    “厄运之花是关键。”叶信说道:“想探知他们的秘密……或许我们也应该搞到一棵厄运之花。”

    “哥!”一直保持沉默的叶玲突然叫了起来,她双眼中充满忧色。

    “放心,小玲儿,这里面肯定有古怪。”叶信笑了笑:“如果厄运之花真的那么厉害,现在萧魔指应该是个死人了,可我知道,他一直活得很好。”

    “少年,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薛白骑说道:“好像九国之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漩涡,只是别人都看不到,一旦漩涡发作了,或许会把所有的人都吞进去。”

    叶信沉默良久,他的双瞳越来越明亮:“事有轻重缓急,这件事先放一放,不要让他们去找厄运之花,我倒是不怕,但他们……”

    “少爷,要不然我去天缘城转一转?”薛白骑主动请缨了。

    “这里离不开你。”叶信断然摇头:“如果没有你坐镇,我真不敢想象九鼎城会被他们闹成什么样子,一个阴损狠辣毒的老十三,带着一帮疯子、强盗,天都要被他们戳出一个窟窿!”

    “少爷,如果他们知道你这样说他们,一定会很伤心的。”薛白骑忍不住笑了起来。

    “少扯,我一直都这样说他们好吧?”叶信说道。

    “哥,你们……你们到底有多少人呀?”叶玲实在忍不住了。

    “快了,你很快就会看到他们的。”叶信笑道。

    就在这时,院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少帅,秋戒察请见。”

    叶信向薛白骑使了个眼色:“秋叔,进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