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五十八章 引诱

第五十八章 引诱

叶玲一边走一边思索着,之前叶信已经大概猜出了宗家的目标是天狼诀,和邓家一样,只是不知道宗家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所以和叶玲制定了很多计划,让叶玲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虽然不理解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她还是选择了信任。

    叶玲走到邓巧莹身边,轻声说道:“如果我们把天狼诀借给你们,宗家能想办法把我爹救出来么?”

    “小玲?!”邓巧莹大惊。

    “娘,我自有分寸。”叶玲摇头道。

    宗家两个管事大喜过望,连连点头:“叶小姐放心,宗家在九鼎城立足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极得国主信重,我家老爷肯定会向国主求情的。”

    铁书灯咬着牙低声说道:“胡说八道!我向父王求过多次了,父王一直没有应允,他宗家又算是什么东西?”

    “娘,那就把天狼诀借他们一次吧。”叶玲转头看向邓巧莹:“反正就在这里,他们绝不敢把天狼诀拿走的。”

    邓巧莹的脸色阵青阵白,她知道自己有些很笨,但叶玲一向是非常机灵的,平时没少给她出谋划策,叶玲破天荒的坚持,可能有自己的理由。

    “如果不把天狼诀借给他们,嫂子不会进叶家的门,我们……”叶玲悠悠叹了口气。

    邓巧莹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她慢慢转过头看向叶信,叶信脸色很平静,看不出是喜是怒,再转头看向叶玲,叶玲微微点了点头。

    邓巧莹终于转过身,低声说道:“白骑,你跟我来。”只是短短的时间,她的嗓音已变得沙哑了,显得异常疲惫。

    接着,邓巧莹缓步向正厅走去,薛白骑紧紧跟在邓巧莹身后。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邓巧莹才走了出来,她就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样,似乎连路都走不稳了,走到叶玲身侧,慢慢把手中的东西交给了叶玲,随后哀声说道:“小玲儿……”

    “娘,相信我!”叶玲狠下心不去看邓巧莹的脸色,探手接过了天狼诀。

    名动天下的天狼诀其实就是一本小册子,只有巴掌大小,从外表上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叶玲紧紧抓着天狼诀,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说话算数?能把我爹从天牢里救出来?”

    “当然、当然……”宗家的两个管事呼吸已变得急促了,死死的盯着天狼诀。

    叶玲慢慢把天狼诀递了过去,其中一个管事急忙伸手去接,就在这时,传来一声大喝:“慢着……”

    叶玲立即缩手,并且向后退了几步。

    宗家两个管事心中恨极,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看到叶信慢慢走了出来。

    叶信走到叶玲身边,伸出手,轻声说道:“给我。”

    叶玲很乖巧的把天狼诀放在叶信的掌心中。

    “你回去吧。”叶信又道。

    叶玲退了回去,叶信把天狼诀当成了扇子,慢慢扇动着,同时用好整以暇的目光看着宗家的两个管事。

    “叶少,您这是什么意思?”一个管事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聊得明白一些。”叶信用抓着天狼诀的手向那蒙着盖头的女子点了点:“这就是我媳妇?”

    宗家两个管事的目光紧紧盯着天狼诀,就好像两只饿到极点的小狗在看着主人手中的食物,叶信的手伸到哪里,他们的视线便会追到哪里,那样子有些滑稽。

    “叶少,进了叶家的门槛才算是叶家的媳妇,现在还不是。”一个管事陪笑道。

    “我得把天狼诀交给你们,她才会进我家的门,否则就不会进?”叶信问道。

    “我们宗家没有嫌弃叶家,愿意把宝贝女儿嫁进来,叶家也总该表示一下诚意的,您说是不是?”那管事说道。

    “有道理……”叶信点了点头,他似乎在思索什么,随后又道:“不过,我什么都看不见啊,万一是个丑八怪怎么办?那我不是赔大了?”

    “怎么可能?”那管事叫道:“我家小姐虽不能说是倾国倾城,但……”

    “口说无凭。”叶信说道:“我先验货,把她的盖头摘掉吧。”

    如果放在正常的婚礼场合,听到这种无礼之至的要求,女方家一定会怒火冲天的,但宗家两个管事的注意力完全被近在咫尺的天狼诀吸引了,不及细想,连声应道:“应该的、应该的……”

    “哈哈哈……”叶信放声大笑,接着猛然转身,大红色的战袍被气流鼓动,猎猎作响,必须要说,叶信转身的造型帅气到了极点,而铁书灯等人都被叶信英姿勃发的气势和大笑声吸引了,后方的视线则被飘舞的战袍阻断,叶信的手已如闪电般把天狼诀收到腰间,接着又抽出另一个仿制的天狼诀:“三哥,你听到他们说什么了么?”

    叶信一边说话一边侧转身举起手,用天狼诀指点着那两个管事,他的眼角在悄悄观察着那两个管事的神色,魔术这东西好久没玩过了,而且他不是专业的,学习魔术只是为了泡妞用,如果那两个管事看出破绽,他就要另想办法了,见那两个管事的眼神依然是一往情深,他暗自松了口气。

    “当然听到了!”铁书灯大声回道,他在给叶信捧场。

    “我说我要验货,他们说应该的,哈哈……”叶信再次大笑:“什么宝贝女儿,原本只是个货而已。”

    铁书灯等人都哄笑起来,只有温弘任隐隐露出狐疑之色。

    “叶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两个管事的这时才反应过来,怒声喝道。

    “急什么?”叶信撇嘴道:“天下万事,说到底都是一种交易,其实交易最公平,至少是你情我愿的,还愣着干嘛?把盖头摘掉!”

    那两个管事的有点吃不准叶信的想法了,不过叶信坚决要求,为了完成交易,他们没办法拒绝,其中一个管事走上前把侍女推开,接着一把摘掉了新娘的盖头。

    盖头下是一张苍白的、毫无表情的脸,双眼木然,直勾勾的看着脚下的泥土。

    叶信盯着宗樱看了半晌,终于露出笑意,点头道:“不错、不错啊……”

    两个管事的总算是松了口气,心中颇为不耻,这叶信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样,是色中饿鬼!这样最好不过了,天大的功劳,就要落在他们身上了。

    “怎么样,叶少?我们没有虚言吧?”一个管事笑道。

    “确实漂亮。”叶信的眼睛似乎都要冒出红心了,有一见钟情的趋势,随后又道:“介绍一下吧。”

    “什么?介绍什么?”那两个管事愣住了。

    “你们他吗的是猪么?”叶信喝道:“你看那卖包子的,总要介绍自己的包子大不大、有多少肉馅,卖鲜果的,也要介绍鲜果是否新鲜,是甜还是酸,你们什么都说,我怎么知道她哪里好?只凭这一张脸皮,就想换我的天狼诀?”

    “这样啊……”其中一个管事顿了顿:“我家小姐知书达理、性格温良纯善,可谓……”

    “你这说了等于没说,具体点!”叶信截断了对方的话。

    铁书灯等人全明白了,叶信根本没想让宗樱进叶家的门,否则不会这般羞辱宗家的人。温弘任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叶信真是狠到了极点,利用宗家人的贪心,引诱得他们丑态百出,今日之后,宗家会多出一个大笑柄,如果有心人再操作一番,甚至可能影响到魏轻帆和宗云秀的婚事,宗家嫁女儿原来是卖货啊……

    而那两个宗家的管事,完全被叶信牵着鼻子走,周围的人都在看笑话,就连宗家的武士也露出不忍之色,唯独他们毫无所觉,因为他们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根本没有精力想别的,却不知道,很多个一步之遥就是永远。

    “什么是……具体……”宗家两个管事显得很迷惑。

    “说你们是猪你们还真是猪!”叶信扭了扭腰,在自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譬如说,她这里大不大?是不是利于生养?性格好不好?能不能满足我所有的要求?腰腿够不够软,能不能变化多种姿势,嘿嘿嘿……都是男人,你们懂的!”说到最后,叶信露出淫笑。

    “这样不妥当吧……”其中一个管事吞吞吐吐的说道。

    站在人群后方的沈妙,突然轻叹一口气:“厉害!果真厉害……”

    “哦?”温容笑了笑。

    “如果叶家不愿意拿出天狼诀,宗樱拒绝进叶家的门,人们只会笑话叶家,连区区一个庶女都不愿嫁给叶家啊……”沈妙低声说道:“现在呢?如果叶信这个时候把宗樱赶出去,人们要笑话的是宗家!短短几句话,就能把局势整个翻转过来……他真的是那个叶信?!”

    “有什么不妥当的?如果你们不把她的好处全都说出来,我怎么能放心交易?”叶信把天狼诀递了过去:“你看,天狼诀就在这里,只要你们的回答让我满意,天狼诀就是你们的了。”

    宗家两个管事本就不是卓绝之辈,心中又藏着太多的贪欲,叶信可以轻松的引着他们的思维走,把他们的心蒙上厚厚的猪油,智商几乎降低到零点。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