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五十九章 退货

第五十九章 退货

“叶少,我家樱小姐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好,至于您刚才说的好处……还要看您以后自己慢慢调教了。”一个管事低声说道。

    他们从骨子里看不起叶信,只以为叶信是个废物,全然没把叶信当回事,早失去了应有的警惕,现在又说出了‘调教’两个字,证明他们也是看不起宗樱的,想来宗樱在宗家的地位已不比寻常侍女强多少了。

    “这不对吧?”叶信皱起眉:“你们也太不负责了,应该是你们早早把她调教好了,然后送入我叶家的门,哪里有我费心劳神去调教的道理?”

    因为眼前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包括那些婚婆、包括看热闹的行人,都保持着安静,他们想听到这里在说什么。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露出了不屑之色,这也太轻贱自己家的女孩了?!为了与叶家联姻,就可以彻底不要脸么?

    “叶少,就不要难为我们了……”其中一个管事哀求道,他的视线始终跟着叶信手中的天狼诀转动着,双手也摆出欲扑的架势。

    “既然你们说不出好处,就是没有好处了?”叶信的手突然顿住了,他的语气转冷:“既然如此……我要退货!”说完,叶信转过向回走来。

    “什么?!”两个宗家管事完全跟不上叶信的节奏,被唬得目瞪口呆,等叶信走出了五、六步,其中一个管事才缓过神,怒吼道:“叶信,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叶信停下脚步,冷笑道:“你们也承认这是一笔交易,既然是交易,我为什么不能退货?”

    “你……你你……”两个宗家管事急得张口结舌,其实事前上面已经嘱咐过了,如果叶家不愿意交出天狼诀,把宗樱带回来就是,但他们已做足了姿态,只希望能得到叶信手中的天狼诀,眼前只差一步就能成功,希望却破灭了,对他们而言是巨大的伤害。

    叶信探手摘下了一只红色的灯笼,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还真以为我叶信是傻瓜?你们费尽心机,不过是想夺去我叶家的武诀罢了,呵呵呵呵……”

    就在下一刻,叶信突然做出了令所有人震惊的疯狂举动,他把手中的天狼诀探入到灯笼中,天狼诀被烛火灼烧,很快便熊熊燃了起来。

    “既然我不能修炼天狼诀,那天狼诀就没有用了!”叶信发出疯狂的笑声:“我得不到,你们所有人都休想得到!想占我叶家的便宜?做梦!哈哈哈……”

    天狼诀已变成了一颗火球,叶信把天狼诀扔到地上,继续放声狂笑。

    不管是宗家人,还是叶家这边的,都炸开了!

    “信儿你……”邓巧莹尖叫一声,她本已身心俱疲,眼见叶家的传家宝被叶信毁掉,她再承受不住了,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身形向地面栽倒。

    “娘……”叶玲探手搀扶住邓巧莹,她的那充满惊恐的目光死死盯着叶信,这不是在演戏,她做梦都没想到,一直信任的哥哥居然把天狼诀给毁掉了!

    “小信!你疯了?!”铁书灯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只是他还是晚了一点,等他冲到叶信身边,天狼诀的火焰已逐渐减弱,近乎彻底变成灰烬了。

    “信哥,你你……”王猛手足无措,身体呆若木鸡。

    温容等人也同样目瞪口呆,眼前的变化远远超出了她们的预料。

    “少帅?!”秋戒察身形巨震,他冲上前几步,又慢慢退了回去,天狼军团的老将们都知道叶信已经修成了天狼诀,虽然天狼诀的孤本被毁掉,但传承并没有中断,所以他们受到的冲击没有其他人那么强烈。

    宗家那两个管事也傻眼了,眼睁睁的看着天狼诀在燃烧,他们的心也跟着天狼诀化作了灰烬。

    只要天狼诀还在,宗家以后未必就没有机会,他们的咄咄逼人,让叶信选择了玉石俱焚,回去之后,上面肯定会把怒火发泄到他们头上,虽然他们只是按命行事,但世上有一种东西,叫替罪羊。

    “小信!你好糊涂!”铁书灯探手抓住叶信的肩膀,痛心疾首的叫道。

    “三哥,你错了,我很清醒,我这辈子从没象现在这样清醒过。”叶信冷笑道:“宗家这一次讨要天狼诀没有得逞,以后还会有下一次,接着下下一次,不拿到天狼诀他们不会罢休!我叶家已经败落了,惹不起他们宗家,与其一次次被刁难、被欺负,我不如堂堂正正告诉他们,叶家就算再不堪,还是有血气的!”

    铁书灯沉默片刻,长长叹了一口气。

    宗家的两个管事面如死灰,眼中充满了绝望,他们慢慢转过身,踉踉跄跄向着来的方向走去,甚至忘了把宗樱带走。

    一直如石像般站在叶家门槛前的宗樱终于动弹了一下,她抬起头看向叶信,良久,突然吐出一句话:“我不恨你……”说完她转过身走向花轿。

    叶家的婚事散场了,那些婚婆倒是有职业操守,她们没有去找叶家的账房结算,婚事只进行了一半,反正事前接到了定金,剩下了也就算了吧,出了这种事,谁的心情都不会好,没看叶家的女主人都被气得吐血了么?将心比心,没必要再去给人添堵了。

    叶家的客人们也先后离场,他们的心情各异,非常复杂,这场闹剧通过一张张嘴,迅速在九鼎城传播开来。

    王城内,铁心圣正端坐在龙案前,审阅着今天的奏章,他的身材高大而魁梧,脸孔方正、浓眉大眼,有人主之相,也有人主之气。

    一个年纪在十八、九左右,相貌清秀的小监官走了进来,他本想说什么,见铁心圣正忙着审阅奏章,他闭上嘴,安静的站在一边,只是又不知道想起什么,脸色露出窃笑之色。

    铁心圣若有所觉,他抬起头看了那小监官一眼,漫声说道:“小福子,什么事情这么开心?说来听听。”

    “回禀主上,今天可是叶家的叶信和宗家的宗樱大喜之日啊。”那小监官说道。

    “这事情有什么好高兴的?”铁心圣皱起眉。

    “嘻嘻……最后叶家和宗家闹掰了。”那小监官眉飞色舞的把叶家发生了的事情一五一十讲了一遍,他讲得很是绘声绘色,好似自己亲眼目睹了一样。

    “哦?”铁心圣有些吃惊,他把手中的奏章放在一旁,闭上双眼,沉吟了良久,才缓缓问道:“天狼诀被叶信毁掉了?此事当真?”

    “肯定是真的。”那小监官说道:“我派出去的布衣卫亲眼所见,哈哈哈……说起来叶家那小家伙还是有点骨气的,那宗家贪心太重,活该遭报!”

    “天狼诀对叶家而言,是根本!”铁心圣沉声说道:“那叶信就算再顽劣,也不该把天狼诀毁掉的,其中会不会有古怪?”

    “宗家太过咄咄逼人,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何况是那纨绔?”那小监官笑道:“而且叶家二夫人邓巧莹当场气得口吐鲜血,此事做不得假,我手下的一个布衣卫是巡捕出身,他后来借故进入了叶家,把混入泥土中的残血带了回来,经过他的检验,那确实是人血,做不得假。”

    “小福子,你做事越来越仔细了。”铁心圣颌首说道。

    “主上把布衣卫交给我,职责重大,岂敢不用心?!”那小监官急忙说道:“如果奴才把假消息报给主上,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主上身边服侍?!”

    “你用心就好。”铁心圣说道。

    “邓巧莹心性很简单,如果其中有鬼,她不可能做得那么周到。”小监官说道:“而且,那叶信吃喝玩乐倒是精通,别的就没什么优点了,他有这等城府么?”

    铁心圣沉默了好一会:“宗家可有什么反应?”

    “出去探听的布衣卫尚没有回来,奴才现在还不知道。”那小监官说道。

    “天狼诀被毁了……可惜……”铁心圣发出长叹声:“如果叶观海能活过来,恐怕也要被那叶信活活气死的!”

    “叶家是完了,一代不如一代。”那小监官说道。

    “想当初孤与叶观海在龙腾讲武学院高谈阔论、指点江山时,恍若就是昨天。”铁心圣再次发出长叹声:“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便已物是人非,谁能想得到啊……”

    “不过……叶家还有一个叶随风呢。”那小监官说道:“天牢的事情,奴才已经打探明白了,又是宗家在搞鬼,前两天,三殿下到天牢走了一趟,估计那些狱卒不会再乱来了。”

    “以后你让人盯着点,绝对不能让叶随风死在天牢里。”铁心圣沉声说道:“如果孤要杀叶随风,自当明令法典,把他押送刑场处决,这是国法,岂容儿戏?!”

    “主上请放心。”那小监官笑嘻嘻的说道:“如果主上想让谁死,就算他长着翅膀,我也要把他拽下来按到铡刀上;如果主上想让谁活,就算全天下人都要杀他,我也要保得他平安无事。”

    “你这张嘴啊……”铁心圣大笑:“比老官强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