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六十二章 激将法

第六十二章 激将法

或许是因为想起了死难的同学,今天寒武殿中的气氛有些冷清,学习的态度也变得格外认真。

    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要学习的知识涵盖很广,大体分为军阵、技击、杂学三大类,二十多个课种。

    教习就是班主任,负责把新生接进来,最后又把学成的老生送出去,自从进入龙腾讲武学院的第一天开始,就由教习全权负责了。

    一个好的教习,要了解每一个学生的进境,随时指点,所以每个营的学生都不多,通常都在二十个人左右,多了教习是忙不过来的。

    整个学院里,只有第一营的人数多了一些,吴曼名声在外,各个世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专业的辅导,当然要想方设法让孩子进去第一营,其中有些人,吴曼不能拒绝,也不敢拒绝。

    在叶信看来,这种体系很不规范,经常要重复教学,就说现在,谢恩叫来一个专修制药的课师,由这个课师传授药草方面的知识。

    制药对提升实力没有什么帮助,但必须要有所涉猎,至少应该知道一些珍贵药草的形状、特征、功用、价值,以及生长环境等等,就算不准备去做生意,偶然遇到了,不会傻傻的错过。

    龙腾讲武学院还有山川地理学,各个公国的城市、山川、河流等都会有介绍,以及一些宗门的所在地。

    器学告诉学生怎么样辨别武器和铠甲的品质,这个很重要,因为拥有一套极品铠甲,几乎就是多了一条命,拥有一柄好的兵刃,也会大幅提高自己的战力。

    学校是知识的摇篮,这句话虽然被无数人重复了无数遍,但阐释的是真理,大卫国绝大多数精英,都是从龙腾讲武学院走出去的,因为他们经受过系统化的教育。

    自学成才的,或许能在某一方面有出众的表现,不过,绝无可能做到在各个方面都有所了解。

    也许是因为经常出现重复教学的缘故,这里的学习风气很自由,那课师一开口,有些已经听过这门课的学生,便离开高台,走到寒武殿的角落里,准备静心修行,谢恩和课师都没有干涉。

    当然,想再听一遍也可以。

    一个小时之后,课师已经讲完了,向谢恩告辞,谢恩到外面转了一圈,带着两个护卫走进寒武殿,两个护卫抬着一只沉重的拳靶,在谢恩的吩咐下,把拳靶摆放在一边。

    “叶信,这个拳靶是你的。”谢恩朗声说道:“你什么时候把拳靶打坏,什么时候才能走。”

    叶信目瞪口呆,他盯着拳靶看了一会,又转头看向谢恩,直言不讳的说道:“谢教习,你有毛病吧?还是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你是自己过去呢,还是我把你扔过去?”谢恩淡淡的说道。

    “真他吗的……”叶信低声骂了一声,随后说道:“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说完,叶信起身向寒武殿的大门走去。

    谢恩探手一甩,一条鞭子象灵蛇一般卷了出来,正缠在叶信腰间,接着谢恩手腕一翻,叶信已被拽得双脚离开地面,手舞足蹈的飞向了拳靶,下一刻,他重重撞在拳靶上,又跌倒在地,口中发出痛楚的痛楚的哀叫声。

    叶信和谢恩的争持,吸引了学生们的注意,他们纷纷直起身,向这边看来。

    “谢教习是怎么了?”温容低声说道。

    “奇怪啊……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认真。”沈妙也感到大惑不解。

    “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这么折腾我?!”叶信大叫着。

    “没办法,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已经答应过别人了,一定要让你练出了样子来,说不得要在你身上耗费些精力了。”谢恩朗声说道。

    学生们都明白了,谢教习是得到了别人的请托,所以才这般照看叶信。

    温容等人的疑问找到了答案,她们都松了口气,只不过,这样有用么?叶信天生就没办法凝聚元力啊。

    “把嘴张开。”谢恩缓步走到了叶信身边,从怀中取出一瓶药剂,瓶子是透明的,药剂也是透明的,不过药剂中有无数蓝色的星点在闪烁着,给人一种充满神秘的感觉。

    叶信挣扎着爬起身,低头就要往外跑,谢恩探手抓住叶信的脖颈,竟然硬生生把叶信拎起在半空中,叶信呼吸不通畅,不得不努力张开嘴,双手双脚乱踢乱打着。

    谢恩直接把药瓶的瓶口塞到叶信嘴里,把药剂都灌了进去。

    “唔……唔唔……”叶信拼命挣扎着,只是他的力量与谢恩相差太过悬殊,根本没办法挣脱出去。

    谢恩把叶信扔到地上,笑眯眯的看着叶信,而叶信只剩下了大口喘息的份,样子显得极为狼狈。

    “想不到谢教习居然是炼药大师……”邵雪双瞳突然闪烁一缕精光。

    “不会吧?”温容持怀疑态度,以前的谢恩从来没有制药产生过兴趣。

    “前几天我闲着没事,就跑到图书馆看书,发现谢教习也在。”邵雪低声道:“我很好奇,借着和他打招呼的机会,过去瞄了几眼,发现谢教习拿出来的都是介绍元灵之体的书,而且我还听到几个教习闲聊,说谢教习不知道怎么,突然对元灵之体感兴趣了,还向他们请教过。”

    “如果……如果真的能破开阴阳壁垒,那就有意思了……”沈妙喃喃的说道。

    “动手吧!”下方的谢恩缓缓说道:“一直到把拳靶打坏为止!”

    叶信坐在地上,犹在大口喘息着,根本没有理会谢恩。

    “叶信!难道你真想一辈子做一个废物么?”谢恩发出大吼声:“想想你父亲,披坚执锐、纵横沙场,那是何等荣耀?而你呢?整天醉生梦死,他们表面上一口一个叶少的叫着,可心里能瞧得起你?你又有什么值得他们瞧得起的地方?!”

    “听说你小时候经常欺负铁人豪?现在呢?每次看到铁人豪,你都要寻求保护,如果没有人保护你,他可以随时把你打翻在地,用各种办法羞辱你!”

    “你今天可以寻求保护,明天呢?你今年可以寻求保护,明年呢?难道你一辈子都能及时找到人来帮你么?”

    “听说你把天狼诀毁掉了?我知道你是不甘心的,如果你有狼帅那样的战力,宗家又怎么敢欺负到你头上?不是他们无耻,是你无能!你甚至不配做一个人!!!”

    “看看你身后的人,他们活得远比你有尊严!不要怪什么不公平,也不要怪什么世态炎凉,他们在刻苦修行的时候,你在什么?他们在这里努力学习的时候,你又在做什么?他们付出了无数心血和汗水,如果你却和他们拥有同样的尊严,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谢恩的咆哮声在寒武殿中震荡着,周围的学生们都变了脸色。

    “谢教习……有些过分了吧?怎么可以这样说?”沈妙有些不忍了。

    “重症需用猛药!如果这样做能让叶少真的振作起来,也是好事。”温容说道。

    “叶信,我给你一个机会!这也应该是你生命中最后的一个机会了!”谢恩指向拳靶:“他就是宗家的宗振堂,他就是逼得你毁掉叶家传世之宝的敌人!去吧,攻击他!摧毁他!碾碎他!”

    叶信陡然发出狼嚎般的叫声,身形陡然而起,扑向了拳靶。

    砰……叶信一拳重重击打在拳靶上,只是他的动作有些笨拙,而且力道似乎过大了,身体居然被向后弹出了半步。

    砰砰砰……叶信又扑了上去,双拳交替挥出,如暴风骤雨般卷向拳靶。

    在这些学生们眼中,叶信的动作有些惨不忍睹,明显没经历过锻炼,但拥有一股莫名的气势。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转眼过了半个多小时,有一个学生受不了了,迈步向叶信这边走来,走到谢恩身边,他怯怯的叫道:“教习……”

    “什么事?”谢恩喝道。

    “教习,叶少这么样,我们都没办法修炼了啊,根本静不下心。”那学生说道。

    “放屁!”谢恩勃然大怒:“你以为战场是安静的么?敌我双方的飞哨在往来奔驰,传递信号的响箭时不时的划破夜空,有人在说梦话,有人在打呼噜,有人在放屁,巡夜的人在敲梆子,马儿在嘶叫,猎犬在乱吠,如果连这点动静都受不了,在战场上你又怎么可能安心修炼?”

    那学生被喷得哑口无言,呆呆的看着谢恩。

    “下去!如果你真的认为没办法修炼,那就滚回家、滚回你的被窝里去!”谢恩喝道。

    那学生灰溜溜的退了下去,温容几个人相互交换着眼色,邵雪低声道:“有多久了?叶信能受得了?换成我这么长时间不停挥拳,也会感到疲惫的。”

    “谢教习自有分寸。”沈妙摇头道:“要不然怎么样?你敢上去劝么?谁上去谁挨骂。”

    “我总感觉……这对叶信来说是好事。”温容缓缓说道:“谢教习似乎非常有把握,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