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六十五章 人要自强

第六十五章 人要自强

“如果铁心圣干脆向青元宗求援,那事情就会更麻烦。”叶信又道:“到那时候,我们不敢没有赢的希望,恐怕连逃都逃不掉了。”

    薛白骑三人都变得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叶信。

    “吓唬你们呢。”叶信突然笑了起来:“何况,我早就想到了,自然有应对的办法。”

    “大人,如果真的惊动了青元宗,我们该怎么办?”薛白骑说道。

    “这里面有一个时间差的问题,如果铁心圣事先就向青元宗求援,那就完了。”叶信说道:“如果等大事已定,青元宗才过来兴师问罪,我们就有了周旋的机会,只要他们给我张嘴的时间,让我和他们谈谈,问题不会太大。”

    薛白骑三个人面面相觑,说到叶信的口才,他们是心服口服的,想当初在天罪营,他们也都是被叶信说服的,尤其是郝飞,曾经张牙舞爪的叫嚣着要砍死叶信,后来和叶信到营地外谈了一个多小时,回来之后就变成了叶信的铁杆拥趸。

    还有天罪营的二当家、鬼先生,那么阴狠毒辣的一个人,每次和叶信有不同意见,然后叶信说:“老十三,我们出去谈谈吧。”接着鬼先生就会放弃原来的阵营,转而投靠到叶信这一边,根本用不着去谈,他知道自己会被说服。

    至于叶信要用什么方法对付青元宗的修士,他们真的想象不出来,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好了,还有一些事情,等晚上我回去再给你们讲。”叶信说道:“没别的事你们先走吧,让那些学生们看到了有些不好。”

    “大人,你还记得天狼军团里的那个奸细么?”薛白骑说道。

    “记得,怎么了?”叶信问道。

    “和他接头的那个妇人,我们一直在盯着她。”薛白骑说道:“后来,她进入了一处府邸,我找附近的邻居探问府邸的主人……呵呵,大人当初还嘱咐过我去查他呢!”

    “哦?是谁?”叶信有些感兴趣了。

    “就是龙腾讲武学院的冯启山冯院长。”薛白骑说道:“那妇人进去之后已经有两天了,始终没有露过面,或许是冯启山察觉到不对,已经把那妇人干掉了,或许是墨衍的人没能发现那妇人离开。”

    “那冯启山是什么来历?”叶信问道。

    “冯启山不是九鼎城的人,他十五年前才进入九鼎城,那时龙腾讲武学院的总院是沈忘机,冯启山很有能力,深得沈忘机赏识,所以让冯启山进入龙腾讲武学院,担任第三十三营的教习,沈忘机出任太阁时,提拔冯启山做了副院长,三年前,他又因给学院立下大功,成为了院长。”薛白骑说道:“就算到了今天,冯启山也被人视为太阁大人的嫡系。”

    “冯启山……”叶信沉吟起来,良久,他摆了摆手:“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先让墨衍的人盯着,如果再过三、五天,还是没找到那个女人,也就算了,反正她也不知道天狼军团的奸细传出来的是什么消息。”

    “明白。”薛白骑和郝飞直起身:“大人,那我们就先走了。”

    “嗯。”叶信应了一声。

    当第五营的学生们再一次走进寒武殿,发现叶信依旧在不停的攻击着拳靶,只不过经历了一上午的震惊,他们已经变得麻木了,仅仅瞄了叶信几眼,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转眼到了黄昏,叶信终于撑不住了,象一滩烂泥般软倒在拳靶旁,谢恩出去叫了几个护卫,又带来了一辆学院的马车,让几个护卫把叶信送回家。

    叶信回到家不久,叶玲也回来了,他们在家里自然不用装模作样,叶玲先是笑嘻嘻的夸奖叶信太勤奋了,不知道有多少都为叶信目瞪口呆,叶信很无奈,他只能用变态一样的疯狂刻苦来给自己突然间的进步而做铺垫。

    兄妹正聊着,郝飞从外面进来了,说铁书灯和王猛、还有韩家兄弟,都来探望叶信。

    显然,他们也听说今天的事情,心中关心叶信,自然要过来看一看。

    叶玲急忙离开了叶信的房间,他们兄妹现在还不能重归于好,那样太儿戏了。

    片刻,铁书灯等人大步走进了叶信的房间,正看到叶信仰面朝天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气若游丝,双眼无神,如果不是胸膛还在起伏,简直和死人没什么区别。

    “叶信,你今天发什么疯?”铁书灯叫了起来。

    “不是信哥发疯,是那谢恩没事找事!难道他不知道信哥没办法积聚元力么?别算他,就算是先天武士这么拼,也受不了啊!”王猛真急眼了,他怒吼道:“草他奶奶的,我这就去找他要个说法!”

    “王猛……”叶信低低的叫道:“别胡闹……是我自愿的……”

    “什么自愿?事情早就传开了,大家都明白是谢恩故意逼你的!”王猛叫道。

    “真的是我自愿……”叶信叹了口气:“小猛啊,你能保护我一辈子吗?你……和三哥,迟早还要回战场的,那时候我怎么办?”

    “我就不信铁人豪真敢害你!”王猛两只眼睛都红了:“他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

    “是,他不敢真的杀了我。”叶信勉强露出苦笑:“可他……今天踢我一脚,明天给我一个耳光,变着花样不停的折辱我,我该怎么办……”

    王猛愣住了,良久吞吞吐吐的说道:“不是还有……小玲么?”

    “人啊……还是要自强的。”叶信叹道:“有些事情,谁都没办法帮你,必须要自己去面对。”

    “可你没办法凝聚元力,这样拼命,除了能折磨自己之外还有什么用?”王猛叫道:“这样,信哥,你和我走吧,我尽可能把你安顿在万岖山附近,也好就近照看你。”

    “谢教习说,他有办法能让我凝聚元力!”叶信双瞳散发出精光:“否则我也坚持不到一天的,你们还不知道我的禀性么?”

    “当真?”王猛急忙问道。

    “是秋叔找到他的,但我不知道秋叔给了他什么,能让他这般尽心,咳咳……”叶信咳嗽了几声。

    “我的意见……还是让叶少坚持一段时间吧。”韩元子突然插道:“我让家将去查过了,谢教习昨天确实在元气堂买了大批药草。”

    叶信心中略微有些吃惊,如果是铁书灯让人去查,倒是没什么可说的,韩元子也有这样的头脑吗?果真没有傻子啊……不过有一个人属于例外,铁人豪。

    “嗯,看得出来,谢教习不是在胡闹,好像真有把握。”铁书灯低声说道:“我的几个家将看到谢教习去了信义楼,好像还见到了墨衍,他去的时候双手空空,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个大包袱,居然十余米开外就能嗅到扑鼻的药香,应该是找墨衍换一些非常珍贵的药材去了。”

    叶信心中有数,肯定不是无意中看到的,幸亏他早有预料,事先嘱咐过谢恩,一定要把所有的细节补足。

    “难道……让信哥就这么撑下去?”王猛急得抓耳挠腮,他是真担心叶信:“仅仅是一天,信哥就已经剩半条命了啊!”

    “我没事……”叶信低声说道:“长这么大,也应该为自己的未来拼一次了……”

    气氛显得有些沉重,铁书灯和韩家兄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见叶信这种有气无力的样子,安慰了叶信几句,便起身告辞。

    叶信向王猛使了个眼色,王猛心中会意,对铁书灯说道:“三哥,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信哥在聊一会。”

    “我知道你关心小信,不过他明天还要被谢教习折腾呢,过一会你就走吧,让小信多休息。”铁书灯有些不放心,特意嘱咐着王猛。

    “我知道。”王猛点了点头。

    等铁书灯三个人离开了,王猛坐在叶信床头:“信哥,有什么事?”

    “太令府这一段时间有没有外放的案子?”叶信低声问道。

    “这种事应该去问老头子,问我?我怎么知道?”王猛叫道。

    “你帮我打听一下。”叶信说道。

    “唔……”王猛沉吟片刻,随后点了点头:“好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不过,信哥,为什么要打听外放的案子?”

    “说起来话就长了。”叶信缓缓说道:“我不想编瞎话骗你,你就信我一次吧,过段时间,我再给你一个解释。”

    “好吧,那我就不问了。”王猛说道。

    “小猛,你去探听消息的时候,千万要注意分寸,讲究点技巧,懂不懂?”叶信说道。

    “信哥,你以为我缺心眼么?”王猛说道:“从小到大,你也没干过几件好事,我可是一直盯着你呢,休想瞒我,这一次你想做什么,我不问,但我也会提防被你连累到,所以这件事我不会自己去的,家里养着那么些人,挑一个最机灵最可靠,把事情交给他就好,到时候查到我身上,我可是坚决不认的。”

    “这样就好了。”叶信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