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六十七章 圈套

第六十七章 圈套

跑到近前,叶信纵身从无界天狼上跳了下来,前后观察了片刻,点头说道:“不错,你找的地方很不错。”

    “上下二百里,只有这一个渡口,他们想过河,只能从这里走。”墨衍死板的脸上露出微笑,能得到叶信的亲口夸奖是莫大的荣耀:“而且这片水域水流很缓和,有大批鼠齿鱼聚集在附近,所以这片水域从来不会有人敢下去戏水,如果把一头活牛扔下去,不到半个小时,就会只剩下一付骨架,正是杀人毁尸的好地方啊。”

    叶信走进草棚,草棚中有一个年纪在二十左右、相貌娇美的女子正在煮茶,她抬头看到叶信,露出惊愕之色,直到叶信摘掉了斗篷,她才恍然,随后略微躬了躬腰:“见过大人。”

    “素影,你的小模样是越来越俊俏了。”叶信笑道。

    “大人过奖了。”那女子抿嘴一笑,随后端着茶壶走过来。

    就在这时,草棚外的水面上,突然喷出了一道数米高的水花,一条人影从水花中冲了出来。

    叶信回头看了一眼:“墨衍,你不是说没人敢在这里戏水么?”

    “我从来没把他当成过人。”墨衍撇嘴说道。

    从水中跃出的人外貌很年轻,看起来比墨衍还要小,赤身裸体,只在腰间围了个兽皮裙,肌肤呈古铜色,非常结实健壮,他口中还咬着一只大鲫鱼,鲫鱼是活的,不停的挣扎甩动着头尾。

    那个年轻人走进草棚随手接过女子递过来的手巾,胡乱擦了擦,坐在叶信对面,笑嘻嘻的说道:“大人,好久没见到过你了。”

    “林童,现在你们小两口过得怎么样?”叶信说道。

    “天天闲得蛋疼。”那年轻人苦笑道。

    “怎么是蛋疼?是鸟疼吧?天天有人陪着呢。”墨衍插嘴说道:“话要说清楚点,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意思可是绝对不一样的。”

    “墨衍,在大人面前,你能不能留点口德?!”那女子脸孔涨得通红,抓起一个杯子,作势要砸墨衍,不过叶信在这里,那女子顿了顿,又把杯子放下了。

    “行啊,墨衍,半年不见,居然都会说冷笑话了?”那年轻人斜了墨衍一眼,随后他转移了话题,把手中的鲫鱼扔给女子:“去把鱼洗洗炖汤喝,大人到这边来,我们没什么好招待啊,唉……附近的鱼群几乎都被那些鼠齿鱼吃光了,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这一条鱼。”

    “连鼠齿鱼都奈何不了你,看起来你的修为大有进境啊。”叶信说道。

    “还好吧。”那年轻人说道:“我现在更愿意在水里呆着,好像那里才是我的家,回到陆上反而有些不舒服。”

    那年轻人叫林童,女子叫周素影,周素影是犯官之后,被送进天罪营充当营妓,不过那时叶信已经成了天罪营的统领,他一直试图在天罪营建立一定的规则,并创造团结向上的氛围,便把周素影保了下来。

    而林童是和周素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知道周素影被送进天罪营之后,他故意犯事,打伤了十几个衙役,随后也被送入了天罪营。

    天罪营不是谁都能进来的,在大卫国内,武士犯下重罪,通常不会被判处死刑,而是被送进天罪营,戴罪立功,但实力必须在中级武士以上,初级武士就不行了,利用价值太低。

    至于当初的叶信,纯粹是个意外,整个大召国上下,只有国主才可能不按照律法行事,铁心圣要让叶信进天罪营,那他只能乖乖进来。

    林童进入天罪营之后,和周素影一起把实情坦白告诉了叶信,叶信就在天罪营内给他们举行了婚礼。

    其实叶信这个当家人做得非常不容易,在一群穷凶极恶的囚犯当中建立规则,困难重重,他一方面要用人头来维护自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意志,另一方面还要想方设法种下善果,以化解深重的戾气,亡命徒和战士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前者在战场上只能充当炮灰,没什么用处。

    一直到今天,叶信做得还算不错,他的权威无人可以撼动,还培养出了不少人才。

    当然,天罪营中有不少积重难返的人,在一次次战斗中,被叶信故意送出去牺牲掉了。

    片刻,炖好的鱼汤送上来了,周素影面带歉意,低声说道:“大人,我们没准备那么多干柴,火候差了不少,您将就着吃一点吧。”

    “无妨,有吃的就不错了。”叶信笑道。

    三个人一边喝着鱼汤一边闲聊着,墨衍缓缓说道:“摆渡的艄公让我赶回去了,今天不会露面,他们经过路口之后,我的人会把这条路封死,不会有人闯进来的。”

    “嗯。”叶信点了点头,说实话,在天罪营的时候,墨衍做事经常会出现漏洞,可是自从他进入九鼎城,开始在九鼎城的地下世界打拼之后,行事风格越来越缜密、成熟了,现在叶信用得非常顺手的人只有那么几个,墨衍就是其中之一。

    又过了半晌,墨衍突然愣了愣:“他们来了。”

    “也不需要再准备什么了。”叶信站起身,走到草棚外,伸手在无界天狼的脑袋上拍了拍,随后向远方的密林一指,无界天狼便展动身形,向那片密林奔去,很快消失在密林中。

    叶信又走进草棚,周素影已经沏上了新的茶水,端到叶信桌前。

    转眼这一壶茶也快要喝光了,远方已隐隐传来马蹄声,时间不大,十几个骑士冲到草棚前,他们先是向远方张望片刻,随后掉下马儿,鱼贯走进草棚中。

    草棚并不大,一下子进来十几个精壮汉子,已把草棚挤得满满登登。

    为首的是个中年人,他的身材很魁梧,方正脸,一双豹子眼,炯炯有神,他扫视了一圈,在一张方桌旁坐下,接着用手向下虚按,那些精壮汉子也都坐下了。

    “几位大哥要点什么?”周素影巧笑盈盈的说道。

    “随便来点茶水吧。”那为首的中年人说道:“店家,摆渡的艄公去哪里了?怎么看不到?”

    “他的船坏了,回家补船去了,估计怎么也要正午才能赶回来。”周素影说道。

    “哦……”那为首的中年人皱了皱眉,他的视线在草棚中扫动着,先是从一袭黑袍的叶信身上扫过,接过看到了墨衍,最后是那已穿好了裤子、但依然赤裸上身的林童。

    片刻,那为首的中年人眼中露出狐疑之色,他抽了抽鼻子,似乎在嗅了什么,随后视线便转向了灶台处,发现灶台旁放置柴火的地方只剩下了几根树枝。

    有个巡捕凑到周素影身后,突然伸手在周素影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周素影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随后急忙转过身。

    那些巡捕们放声大笑,看向周素影的目光中充满了淫亵。

    其实官与吏应该是分开的,官员大多数时候不会和寻常百姓发生接触,接触往往要通过吏为媒介,而且官员多少会顾忌名声等等,做事不会太没有底线。吏就不一样了,他们人数众多,在民间游走,手中掌握着权力,可以瞒上、可以欺下,自由度高。

    他们这次出来办案子,抱着发大财的目标,欲望膨胀,而周素影相貌很娇媚,让他们有些无法自控,幸好现在还是白天,周围还有其他客人,否则就不是摸一下那么简单了。

    叶信头上盖着斗篷,看不到他的神色变化,而墨衍和林童都显得很安静,他们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武士,心中自然有火气,但脸上是看不出来的。

    那中年人突然站起身,喝道:“我们走!”随后大步向草棚外走去。

    那些精壮汉子不明所以,匆匆站起身。

    “吴总捕,您一路奔波而来,真的不再歇一歇了?”叶信淡淡说道。

    那为首的中年人身形陡然变得僵硬了,他慢慢转过身,眯起眼盯着叶信。

    刚才他只是发现这座草棚有些不妥,但没想到是冲着自己来的,匆匆忙忙要离开,仅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江湖中能人异士很多,或许这里是一些人针对另一些人设下的圈套,他没必要涉足其间。

    但,现在明白居然是针对自己而来的,那中年人反而不紧张了,他逐渐露出狞笑,一字一句的对叶信说道:“你是谁?”

    “做巡捕的眼睛就是厉害。”叶信笑了笑,随后他看向墨衍:“你知道这草棚里有多少破绽么?”

    “怎么……”墨衍愣住了。

    “棚子里弥漫着新草的香气,这座草棚顶多搭建了三天,还不到正午,店家准备的柴火居然用完了,看那边两口锅,都是新锅,左边的刚才做了鱼汤,右边的连一丁点油都没沾过。最可气的是,你们居然只准备了十四张矮凳。”叶信叹道:“我们占了三个矮凳,他们十一个人,正好一人一个,哪有如此巧的事?你们在告诉他们,我们不但知道他们会来,也知道他们的人数啊。”

    墨衍有些笑不出来了,他吃力的说道:“大人,那你刚才……怎么没说?”

    “因为这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并不能影响到什么。”叶信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