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六十八章 全歼

第六十八章 全歼

那中年人脸上的狞笑逐渐散去,表情越来越严肃,他确实发现这座草棚有些古怪,但只发现了两点,至于那口一点油腥都没沾过的新锅,还有刚好够数的矮凳,都是听到了对方的话,他才看出来的。

    “你到底是谁?找吴某有什么事?”那中年人沉声说道。

    “吴总捕这一次是要去忘海城吧?”叶信说道:“去查军镇大人被害的案子?”

    那中年人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皮也快速跳动几下,他沉声道:“不错。”

    “能不能不去?”叶信的声音很轻柔,但有一股肃杀之气以他身体为中心,向四周弥漫着,那是将军百战所凝练出的杀意,竟然让草棚内温度瞬间降低了许多。

    那为首的中年人还好说,至于周围的精壮汉子,都露出了惊惶之色,因为那股弥漫的杀意太浓烈、太森冷了,他们的实力虽然不堪重任,但毕竟做了十几年的巡捕,见多识广,这种强大的杀意只有在那些实力异常恐怖的大人物身上才能感应得到。

    “我说不去了,你信么?”那为首的中年人缓缓说道。

    “信不信还要看吴总捕能做出什么样的承诺了。”叶信笑道。

    “阁下能在这里等我们,想来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那为首的中年人说道:“我不懂……既然已稳操胜券,还有必要瓦解我们的斗志么?呵呵……象阁下这般小心谨慎的人,可算是吴某平生仅见的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这些人是不可能再活着离开了,对吧?”

    叶信沉默了,随后轻叹一口气,果然不能小瞧天下人,区区一个总捕,也有这般急智,他刚才循循诱导,确实是为了消减那些巡捕的斗志。

    下一刻,那为首的中年人突然发出炸雷般的吼声:“走!能走一个是一个!!”

    吼声刚落,远方隐隐传来马蹄声,那为首的中年人脸色再变:“从河里走,快!”

    紧接着,那为首的中年人已向叶信扑去,在拳劲爆发的瞬间,从他身体中游离出的光影凝聚成一只巨大的犀牛,而他的拳锋卷动,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把整只犀牛都吸了进来。

    犀牛的光影破灭了,而那中年人的拳劲莫名膨胀了几十倍,以摧枯拉朽之势轰向叶信。

    那些精壮汉子拼力冲到草棚外,向缓缓流动的河水奔去。

    “好。”叶信双瞳中露出赞赏之色,随后长身而起,抬手一拳,毫无花俏的迎了上去。

    事实上叶信有很多办法避重就轻展开反击,如果动用封魂刺,正是这种重拳的致命克星,不过叶信想增加自己的阅历,见识更多的本命技,所以他选择了硬碰硬。

    轰……双拳重重撞击在一起,叶信的身形陡然化作一根无力的稻草,向后倒飞出去,撞开草棚,足足飞出去十余米开外,才落到地上,而那中年人的身形只是原地晃了晃。

    单纯从拳力上评价,叶信是完败的,但这一拳并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是那中年人脸色陡然变得铁青,随后发出带着颤抖的吼声:“天狼劲……”

    天狼诀是一种非常古怪的战斗技巧,能对敌人身体内的元力运转构成干扰,甚至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让敌人彻底丧失战斗力,在九国之内,这种战斗技巧是独一份的。

    那中年人感觉自己如堕冰窟,对方的背景太过恐怖,意味着他现在接触到的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在短短的身体僵直的时间内,那中年人想了很多很多,他一向是不接受外案的,只负责九鼎城内的案件,这桩案子本不会落到他头上,应由朱总捕负责,而朱总捕是太令大人最得力的心腹。

    后来,太令的公子到太令府转了一趟,朱总捕的案子便莫名其妙落到了他头上,他开始还很高兴,因为外案的油水很大很足,身为太令大人指定的主案,他能从地方榨取到无数好处,可现在才明白,原来是致命的圈套。

    难道连太令大人也卷入阴谋之中了么?这个想法几乎把他吓得魂飞魄散,在体内的元脉恢复过来的同时,他猛然转过身,双拳齐出,一拳击向一侧的墨衍,一拳击向另一侧的林童,这是虚招,他只想立即冲出草棚,在这里逗留的时间越长,他的生机就会越渺茫。

    墨衍和林童都是老于战阵的武士,当然看得出那是虚招,他们没有闪避,也没有出手阻拦,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中年人冲了出去。

    那中年人毫不犹豫的向河水飞射,接着一个箭步飞临河水上空,在下落的短短时间里,他侧头向后观察着,发现被自己击退的黑袍人一边摇晃着手腕一边缓缓走过来,另外两个武士也是不紧不慢的走到草棚外,一点没有动手的意思。

    不对……有陷阱!那中年人凭借自己做了几十年巡捕而凝聚的经验立即作出判断,只可惜他已身在半空中,无处借力,只能悲哀的看着自己跌落向水面。

    噗通……那中年人落入水中,立即挣扎着浮起来,同时极力扭转头,再次看向河岸,正看到墨衍缓缓摘下了长弓。

    他这才意识到对方拥有一个箭手!太阴险了、太狠毒了……他几乎可以断定,刚才听到的马蹄声是故意布置下的,就是为了把他们逼入河水,然后让箭手一个个射杀他们!

    虽然处境危险,但至少弄清了对方算盘,不是没有逃生的余地,那中年人拼力呼喊道:“游啊……游到河对岸去!只要我们能逃掉一个,我们就赢了!”

    这些从九鼎城来的巡捕倒是都会游泳,他们拼力向河对岸游去。

    墨衍抽出一支箭矢,搭在弦上,接着拉开长弓,他看都不看,抬手就把箭了出去。

    嗖……箭矢射中一个汉子的耳朵,强大的劲道,把那只耳朵彻底撕了下来,被射中的汉子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身体失控,蓦然沉到了水里。

    “这样就行了?”墨衍侧头看向林童。

    “这片水域的水流虽然很缓慢,但毕竟是流动的。”林童摇了摇头:“这点血液不可能把附近的鼠齿鱼都引过来,还要再来几箭。”

    下一刻,刚才被射中的汉子又浮上水面,他拼力向对面游去,速度比中箭前要快了一些。

    那为首的中年人心中再次升起疑团,他本以为对方的箭手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居然射偏了?只射中了耳朵?

    那中年人的判断倒是很敏锐,只可惜,他的见识有限,如果来的朱总捕,绝无可能往河水里跳,常年在外奔波,朱总捕对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大都有些了解,而这条河水中的鼠齿鱼是非常出名的,下水无异于找死。

    似乎是为了给那中年人一个验证,墨衍接连发箭,每一箭都射中一个汉子的耳朵,不停发出的惨叫声,让那些巡捕们恐慌到了极点。

    突然,一个汉子如触电般抽搐了几下,身体直挺挺沉下去,差不多有一息的时间,他又猛然穿了出来,甚至差一点就要脱离水面了。

    他的身体上挂着数百条拇指大小的小银鱼,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下一刻,他发出凄厉到极点的惨叫声,身形开始向下跌落,只是短短的时间,那些挂在他身上的小银鱼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

    那是什么?为首的中年人目瞪口呆。

    “是鼠齿鱼!是鼠齿鱼!!”一个汉子怪叫起来。

    一听到是鼠齿鱼,所有的巡捕们都炸窝了,他们四下散开,试图脱离那片已经变得发红的水域,但这个时候再走已经晚了,顺着血腥气聚集的鱼群早已把他们团团包围。

    第一个被咬的汉子再次升出水面,他的一条胳膊只剩下了骨头,另一条也变得残缺不全了,他周围的水已被染成了红色。

    叫声越发凄厉了,鼠齿鱼的撕咬能力是异常惊人的,前后不过十几息的时间,翻腾的水面便逐渐恢复了平静。

    “我下去找一圈。”林童说道,接着他快跑几步,象一条鱼儿般跃入水中。

    林童的本命技是从金甲巨蟹的元晶中淬炼出来的,在陆地上他的战力远不如墨衍,可是到了水里,一百个墨衍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恐怖的鼠齿鱼,也同样伤害不到他。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林童从水中冒了出来,他抹了把脸,随后对叶信说道:“大人,都死绝了,一共十一个,全变成了骨架,连内脏也被鼠齿鱼掏空了。”

    “我知道太令府有几个厉害的家伙,他们能和林童一样,在水中来去自如。”墨衍缓缓说道:“不过就算他们顺藤摸瓜找到这里,发现了那些巡捕的尸体,也没什么用处,我可以确保他们的骨头上没有外伤,然后我再把渡船拉到这里沉下去,他们只会以为这是一场事故。”

    “符伤那边又多了两个月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叶信点头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大人,我和小影就留在这一带吧,如果太令府那边有人查下去,我也好做个证明。”林童说道。

    (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拜求!)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