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六十九章 骗子

第六十九章 骗子

借助无界天狼的速度,叶信这一去一回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没有任何人的注意,回到九鼎城,把无界天狼交给了秋戒察,自己回到叶府,趁着现在无人打扰,很多事情也进入了自己的轨道,不用他再耗费心力去调整了,正是修炼的好机会。

    其实以这具身体的资质,还有他叶信的头脑和悟性,抛开一些牵挂,全心全意的修行,他的进境是难以想象的,只不过,拳头固然是硬道理,但并不能取代其他因素,孤家寡人是没有未来的,强如萧魔指,如果脱离了魔军的保护,陷入天狼军团或者是天罪营的包围,一样会被围殴致死。

    杀招是不可能无限制释放的,杀伤力越强,损耗的元力自然越大,几次之后,元力告竭,那就只能任人摆布了。

    就算是那些实力更强大的修士,也一样要抱团取暖,一个人虽然逍遥自在,但死得也快,更重要的地方在于,独自积累资源的速度,和一个集体是没办法相比的,纵使运气爆棚,得到了某座遗宝,也未必能守得住。

    叶信在这方面有很深的感悟,他在天罪营呆了两年,在天缘城也呆了两年,同样的两年所积攒下的资源,简直是天差地别。

    在大召国境内,叶信带领天罪营到处打游击,数次截获大召国的补给军资,更攻破了金山,抢走了海量的资源,可以说,大召国国主辛辛苦苦攒下的那点家当,几乎有近一半都被叶信抢走了,所以才会被气得当场吐血。

    而在天缘城,叶信也一直在忙,经历过一次次战斗,最后剩下了什么?二十万金票值得一提?!

    所以,就算是当强盗,也要成为势力最大、人数最多的盗匪团,这样时间才不会虚度。

    而更好的选择,是夺取国器!

    接下来的日子,叶信开始了真正的修炼,他的旧伤已经痊愈,曾经给他造成过致命威胁的钟馗,也被他埋在了古森林内,他再没有别的顾忌了。

    转眼又过了几天,黄昏时分,叶信走出家门,坐上一架马车,向着龙腾讲武学院行去,他现在每天晚上都在寒武殿修炼,清晨再回家休息,已经养成了习惯。

    来到学院门口,叶信刚刚跳下马车,便有一个护卫迎上来。

    “叶少,王少来找过您,见您不在,他托我们给您带个话,说他在信义楼等您。”那护卫说道。

    “王猛么?这小子怎么不去我家找我……”叶信顿了顿:“小哥,多谢了。”

    “叶少客气。”那护卫急忙笑道。

    叶信重新钻入车厢,告诉车夫去信义楼,他心中感到有些奇怪,以他和王猛的交情,有什么事情大可以直接去叶家找他,偏偏选中了信义楼……要知道信义楼是义盟的总堂,而义盟的老大就是墨衍。

    叶信很了解王猛,王猛表面上很粗犷,但其实也是个聪明人,此举肯定有深意。

    时间不大,马车到了信义楼,叶信跳下马车,四下看了看,缓步向楼中走去。

    义盟的总堂占地很大,南、北、东各临一街,寻常人所说的信义楼,是指面临南街的一间酒楼。

    现在还没到喝酒的时间,客人并不多,见叶信走进大堂,有酒楼的伙计陪着笑迎上来。

    “王猛在哪?”叶信开门见山的问道。

    “原来您就是王少的客人,请跟我来吧。”那伙计点头哈腰的说道。

    片刻,那伙计带着叶信走进一间包厢,推开包厢的门,正看到王猛一个人在喝着闷酒。

    “三哥怎么没来?”叶信说道,随后向那伙计递了个眼色,示意那伙计出去。

    “今天没想找他,而且他也忙。”王猛吐出一口浊气,随后拿过一只空酒杯:“信哥,今天你得陪我好好喝几杯。”

    “行啊。”叶信接过已斟满酒的酒杯,顿了顿:“不过我的酒量不太好,你有什么事最好现在就说,然后我再陪你喝也不晚。”

    叶信做事情有个习惯,需要谨慎思考时,是滴酒不沾的,因为酒精能极大的影响到思维能力。

    “也好。”王猛抬头深深的看了叶信一眼:“我直来直去的说吧,吴总捕失踪了,朱总捕已经带队追下去了。”

    “呵呵……”叶信笑了笑,不管别人把他形容什么样的凶神恶煞,但他内心也有自己柔软的地方,首先,在一些特定的氛围下,他不会故意对朋友说谎,宁愿保持沉默,就算这样反而能引起朋友的怀疑。

    这种毛病叶信在上一世就有,也是他最大的软肋。

    “信哥,我没什么好问你的,只是……”王猛叹了口气:“太令府的几位总捕,都他吗精得像鬼一样!原本应该是由朱总捕去秋夕城的,但你那天的样子让我感觉有些不妙,朱总捕跟了老头子几十年,就算是我,见到面也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朱叔叔的,我当然不能让他去,信哥,你能理解我吧?”

    叶信笑着点了点头。

    “所以我特意找到他,让他把差事推了。”王猛说道:“当时朱总捕没说什么,把差事交给了吴总捕,现在么……呵呵,他看着我的眼神很是古怪啊……”

    “你没找别的理由?”叶信说道。

    “当然找了啊,就说我这几天有事要求他办,他不能走。”王猛露出无奈之色:“可我他吗的上哪去找事情啊?几天下来,只是让他帮我办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说真的,信哥,和那几位总捕斗心眼,我是不行的,当时朱总捕已经感觉到奇怪了,那点小事寻常的巡捕就能帮我办妥,没必要麻烦他。”

    “然后呢?”叶信问道。

    “然后吴总捕失踪的消息就传回来了。”王猛缓缓说道:“这件事已经惊动地方上的巡捕,吴总捕的人过了油镇,但没有经过三木镇,他们就是在这两百里之内消失的。”

    “找不到他们的马,找不到他们的武器,找不到他们的衣服,找不到他们留下的痕迹。”王猛续道:“他们好像突然消失在了空气中,或者,从来没在这世上出现过一样。”

    “确实很离奇。”叶信点头说道。

    “老头子勃然大怒,让朱总捕带着太令府的老手去查案,一定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王猛说道:“朱总捕临走前,特意找到我,然后……他居然问我,这一次他会不会有危险?信哥,我当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叶信沉默了,其实按照本心来说,他真不想惹上太令府,人类的各种能力,都是磨练出来的,做了几十年巡捕的人,他们的洞察力要比寻常人敏锐得多,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天罪营的案犯都有官方记录,如果有人发现各地天罪营案犯的亲眷被成批救走,事情会变得很棘手。

    现在各地的巡捕都是各自为政,只有太令府才有资格统筹全局,当一个个消息汇总到一起,不难发现这个秘密。

    “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事情吧?”王猛很认真的看着叶信。

    “没有。”叶信说道。

    “这一次我要求你了。”王猛说道:“信哥,留朱总捕一条命!他跟了老头子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如果他……也死在了外面,那我真没有脸了!”

    “你为什么就盯上我了?”叶信笑道:“你真认为我能给你一个保证?”

    “这话说来就长了……”王猛推开窗户,若有所思的看着下方酒楼大厅中的客人们:“我们有四年没见过了吧?”

    “四年多了。”叶信说道。

    “四年的时间,我从一个做事从来不经过大脑的蠢小子,变成了一个战士。”王猛慢悠悠的说道:“我刻苦修炼过,痛苦过,悲痛过,畅快过,心中居然也有了自己的理想,这次回战场回来,手里至少沾了十几个武士的血,现在看到学院里的那些学弟,总会感觉他们只是一群孩子,虽然年纪差不了几岁。”

    “小猛,你长大了。”叶信点头说道。

    “是啊,我长大了。”王猛露出玩味的笑容:“你被关入天罪营,第二天就逃走了,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自然是很困难的,你能活着回来,我真为你感到庆幸,不过你在这四年里做过些什么、遇到了什么,对我来说是个迷啊,我仅仅能看得出,你好像过得很好。”

    “我不想说这些事情。”叶信说道。

    “我也没要你说,问题是……我怎么都想不通!四年的时间,我从一个蠢小子变成了一个战士,而你呢……行事谈吐看起来和四年前没什么差别,这四年我一直在成长,而你却没有改变。我上面有老头子帮忙,身边还有三哥,家族的资源也任由我使用,我就不相信你能活得比我轻松!难道生活的磨难不应该留下一点痕迹,让你发生一些改变么?”王猛笑眯眯的说道:“信哥,你骗谁呢?!”

    叶信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他什么都想到了,但没想到这一点,原来极力的想做以前那个叶信,正是他最大的破绽。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