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七十一章 同一种人

第七十一章 同一种人

“他抢的那张桌子,只有一个小女孩还有两个仆人,老头子那时候有十一岁了,小女孩要比他大一些,在十三、四岁之间。”王猛续道:“酒楼的伙计冲过来要把老头子赶出去,小女孩可能是因为怜悯吧,把老头子留下了,特意又要了一些吃食,临走的时候还给了老子头一点钱,让老头子借以熬过了那个艰难的冬天。”

    “看来太令大人也不容易……”叶信叹道。

    “等老头子出息了之后,也就着魔了,到处找那个小女孩。”王猛撇嘴道:“他愿意娶我娘,正是因为我娘的眉眼和当年的小女孩有些相像,老实了许多,突然找了个小妾,同样因为那小妾让他想起了过去,其实他有机会出外领兵的,一定要进入太令府,也是因为经过那场劫难之后,他有了宏大的愿望。”

    “什么愿望。”叶信问道。

    “天下无贼。”王猛说道:“他要消灭大召国境内所有的盗匪!嘿嘿……如果那时候遇到墨衍,他是一定要和墨衍死磕到底的,但经过了这些年,他的雄心壮志褪减了很多,也知道有些东西和野草一样,根本没办法消灭干净,割了一茬还会有一茬出来。”

    叶信露出会心的微笑,他很喜欢把逻辑贯通的感觉,少年惨遭不幸,进入太令府,立志平息匪患,行事风格公正严明,后来的一切都是在惊闻噩耗那一天被决定了。

    “没事就打扮出一付寒酸相,四处乱转,做给谁看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一直希望能重温那一天、再迎来一次邂逅!不行……我得教训教训他!”王猛突然用力拍了下桌子:“伙计,过来!”

    很快,一个伙计推开包厢的门,陪着笑说道:“王少,有什么事?”

    “你们这里最贵的菜都有什么?”王猛大大咧咧的问道。

    “最贵的菜……”那伙计顿了顿:“有锅烧甲鱼、八宝猪、酒酿红鸭、八代鱼、蟹肉羹、烩鸳鸯……”

    “行了行了,就这几样,全都做了。”王猛向下面指了指:“然后给那老家伙端过去,要一起送过去,懂么?帐算在我头上。”

    “王少,这几样菜可不便宜……”那伙计咂舌道:“如果王少和那位客官有交情,不妨把人请上来,又何必这般破费呢?”

    “我和他没交情,但我和他儿子比亲兄弟还要亲,而且……我和他儿媳妇算是老相好了。”王猛露出邪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所以呢,今天敞开来请他一顿,怎么?你们开酒楼的还不想赚钱么?!”

    “既然王少这么说,我马上去后厨嘱咐一下。”那伙计眼中闪过一缕鄙夷之色,这都是什么人啊?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戏,还说比亲兄弟更亲,真够无耻的!这些达官贵人啊,一个比一个脏……

    信义楼的工作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时间不大,那些昂贵的菜都做好了,然后几个伙计把菜端到了太令大人的酒桌上。

    太令大人明显被搞懵了,那种云淡风轻的姿态也被破坏殆尽,他呆呆看着满桌的菜,片刻,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略微有些激动,身形站了起来,沉声说道:“这些是谁送的?”

    “是楼上那位王少。”刚才负责侍候王猛的伙计急忙说道。

    太令大人抬头向上看去,王猛依在窗台上,脸上露出贱贱的笑容,接着伸出手摇了摇:“嗨……”

    太令大人的脸色又一下子垮了,他慢慢坐下去,也不说话,只认真的吃了起来。

    太令大人的胃口倒是蛮好的,筷子上下翻飞,吃得不亦乐乎,旁边那伙计则处在纠结之中,他是义盟的外围成员,加入义盟的时间并不长,墨衍组建义盟时,提出了很多口号宣言,不外是兄弟要坦荡团结讲义气之类的,别人信不信是另外的事,那伙计是深信不疑的,加上年纪尚在十六、七之间,正处于正义感爆棚的阶段。

    犹豫了良久,他还是决定上门提个醒,如此肮脏丑恶的罪行,必须要制止!

    “客官,您吃过这顿饭之后,回去管一管你家的后宅吧。”那伙计压低声音说道。

    “我家后宅怎么了?”太令大人一愣。

    “天上不会掉馅饼,人家请你,肯定是有原因的。”那伙计说道:“不过您要先答应我,听了我的话之后,千万不要闹,悄悄的走,把后宅管好就可以了!人家可是太令府的公子,凭你我是惹不起的,有些亏只能认了,客官,您可不要坑我啊!”

    “好,我不闹,你说吧。”太令大人产生了好奇心,想听听这小伙计能说出什么样的惊天之言。

    “太令府的公子和你家的儿媳妇……有奸情!”那伙计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全身已经在冒冷汗了:“客官,千万不要闹啊,不要闹,悄悄的走……”

    纵使太令大人老于世故,也差点喷了,他强自吸了口气,看了那小伙计一眼,随后淡淡说道:“这算什么?我和太令府的夫人在一张床上滚了几十年了。”

    那伙计几乎一屁股坐到地上,果然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今天碰到的都是什么人啊?!

    太令大人心安理得的吃起东西来,口中不时还低语着:“这是你第一次孝敬老子……好吧……给你点面子……”

    那伙计见太令大人吃得如此香甜,眼睛都直了,良久,他灰溜溜的退到一边,思考片刻,又走上了二楼。

    上楼的时候,那伙计的一双小腿一直在发抖,王猛和人家的儿媳妇有奸情,关系并不大,而堂堂的太令大人被人戴了绿帽,事情就大条了,太令大人发怒,是要死人的!

    更关键的是,这个秘密居然是被他套出来的!他真想狠狠给自己几个耳光,为什么我就那么聪明?为什么我就要多管闲事?现在好了,该怎么办?!

    想了良久,那伙计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年纪还小,是个心地非常干净的人,那么也见不得别人藏污纳垢,刚才他很同情楼下的人,所以冒着危险,把实情坦然相告,现在他又开始同情王猛了,如果太令府的公子得知这个消息,会多少伤心啊……这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不行,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王少!

    片刻,那伙计溜进王猛和叶信的包厢内,王猛眼睛一瞥,看到那伙计欲言又止的样子,便明白有问题了,皱眉问道:“那家伙说了些什么?”

    “他说……他说……”那伙计吭吭哧哧的,他实在是不太敢说。

    “说啊!”王猛瞪起眼睛。

    “他说……他和太令府的夫人已经偷偷在一起几十年了……”那伙计终于鼓起了勇气,不过他暗自把用词改了,真要说在一起滚床,王猛暴怒之下,第一个死的也许是他了。

    王猛咀嚼的动作变得僵直了,叶信忍不住发出笑声,那伙计再次被惊出一身冷汗,这位是什么人?在知道太令大人被戴绿帽的情况下,还敢当面嘲笑太令府的公子,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王猛说道,随后向门外指了指。

    “什么……”这次轮到那伙计发傻了,如此淡定?哪里是为人之子的正常反应啊?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么?!

    “出去出去。”王猛不耐烦的说道。

    伙计退出包厢,呆呆的站在那里,这个疑团,估计他一生都没办法解开了。

    “你们父子斗法,你好像从来没赢过吧?”叶信笑道。

    “我这点道行还差得远呢。”王猛伸头向下面看了一眼,捂住自己的脸,好像牙疼一样:“吗的……吃得还真香……”

    “太令大人跑到这里来……恐怕不止是游玩,应该听到了一些风声吧?”叶信缓缓说道。

    “这是你要担心的事,不要问我,刚才我也说了,我一直斗不过他,也没办法揣摩他的想法。”王猛沉吟了一下:“信哥,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也不会问你,如果是一些寻常的小事,我肯定能帮你,但真的遇到大事,我会躲开的,不是做弟弟的不讲情义,王家的事,还轮不到我做主。何况我的能力微薄,头脑不够缜密,阅历尚浅,经常做错事、糊涂事,现在还没办法帮到家里什么,可我至少可以不给家里带去灾祸。”

    “小猛,我明白。”叶信说道。

    “除非……你能说动老头子,那我这个做弟弟的,就会毫不犹豫的替你冲在前面了。”王猛说道。

    “嗯。”叶信点了点头:“本来是准备过两个月再说的,或许我应该提前拜见一下太令大人了。”

    叶信是什么地位?太令府王芳又是什么地位?差距太大了,但叶信的神色却很自然,就好像他和太令大人见一面、聊些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王猛深深的看着叶信:“信哥,你身上有一种……嗯,应该叫气度吧,让我几次想起了上月在帐中指点江山的魏帅,虽然拿他和你比有些不恰当,但我有种感觉……你和他属于同一种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