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七十四章 叶家是火坑

第七十四章 叶家是火坑

真是一个笑话!他身为国主,怎么会让各个世家联合起来?!靠着无上的权威,他有太多手段让各个世家陷入内斗了,只能说,他那位父王铁红寿过于愚笨,早就该给他让位!

    遍看九国,就属他这个国主做得委屈,天地九鼎凝成的元石,七成左右要上交给青元宗,剩下的还要分出大半去笼络各个世家,和宿敌大召国的国主姜能相比,人家的日子过得比他舒坦得多。

    铁心圣是非常谨慎的,他用了近二十年,默默的观察、分析,然后做一次次小的试探,一直等到他的长子铁冠天进入青元宗,并成为外门弟子,他才发动了第一次攻击。

    这对铁心圣而言意义无比重大,那么目标自然要选一个标志性的人物。

    之后铁心圣的心情忐忑难安,他无法预测各个世家的反应,结果却让他瞠目结舌,原以为会爆发抗议声潮根本没有发生,各个世家显得出奇的顺从,就算是和叶家走得非常近的,也选择了沉默。

    窃喜之余,铁心圣领悟了一个道理,年轻时的锐意进取,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逐渐消失,最后变成安于现状,为了不成为第二个叶观海,或者说,他们希望铁心圣把目标转向别人,没有谁会站出来的。

    原来,你们也不过如此!

    这是铁心圣的感悟,不过他还是很小心,没有再采用激烈的手段,一直慢慢渗透着,在城防军中安插亲信,越过太令王芳,直接任命总捕,从禁军中抽调将领,补充到魏卷的大军中,他的动作大都很顺利,只是在尝试着改任太位人选时,才遭遇到强硬的反弹,因为那动了世家的根本。

    随后他吸取了教训,继续用原来的手段,一点点的割着各个世家的肉,他不急,十年做不完,他可以用二十年,二十年做不完,他可以用三十年,时间多得很。

    铁心圣有时候会感到骄傲,真正的帝王之术就应该像他这样,一点一点改变格局,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啊……

    今天提起叶信,铁心圣有自己的想法,他要让这些人模狗样、自以为是国之栋梁的臣子们明白,你们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高尚。

    人才有用,可惜偏偏都不太听话,奴才都很听话,但能力方面总会有各种不足,铁心圣渴求的,是把这两种优点集合到一起,有用的奴才是最好的,如此才能让他的意志遍布公国每一个角落。

    等了良久,也不见人说话,这本在他预料之中,他放下了奏折,面带不悦之色:“怎么?看不上观海的孩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孤已经不追究那孩子了,而且他现在有了上进心,你们就不愿给他一个机会?”

    还是没有人说话,殿中的气氛几乎可以用死寂来形容。

    “如果观海还在,决不至于如此。”铁心圣长长叹了口气:“人心冷暖、世态炎凉啊……”

    场中有几个大臣的脸色有些变了,太阁沈忘机皱了皱眉,温弘任的脸孔已涨得通红。

    “就算观海的孩子争气,性格顽劣不堪,但有孤保着他,总能保他一生富贵的,而且观海一生劳苦功高,你们之中有不少人都领过他的恩情,难道真的可以这样无动于衷么?”铁心圣露出淡淡的笑意,今天的效果很好,可以就到这里了。

    铁心圣发现那些经常反对他的人,总是秉持着某些可笑的情操和情怀,让他很反感,如果都象温元仁那样唯唯诺诺,朝堂会和谐许多,再不然也应该向魏卷学习,让他滚就得乖乖滚出去,让他回来又得乖乖滚回来,每一次去探望魏卷,总能让魏卷感动得热泪盈眶;实在学不来魏卷,象韩三昧那样也算勉强,给他几颗甜枣就能把他哄得乐乐哈哈的。

    情怀?理想?你们不过是我铁家的家奴,你们也配?!自从叶观海死后,朝堂的沉默,让铁心圣从骨子里瞧不起这些自以为是的人,一个个冠冕堂皇,实际骨子里都不过是唯利是图而已。

    现在让你们替叶观海说话,让你们去报答叶观海的恩情,你们却躲得远远的,那以后就少他吗谈什么情怀了!铁心圣虽然没有象叶信那样系统的学习过心理方面的知识,但他的想法是合乎心理逻辑的。

    “既然都看不上观海那孩子,也就算了,孤总不能逼你们。”铁心圣说道:“退朝吧,诸位……”

    “主上!”温弘任突然踏前一步。

    铁心圣看到温弘任站出来,眼角不由跳了一下,他很了解温弘任的性格,心知要坏,急忙说道:“宏任,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孤今天有些累了……”

    “温大人!”宗振堂顾不上朝殿礼仪,大声叫道,他也要阻止温弘任。

    “温大人!”韩三昧也急了,他知道铁书灯的心思,也很看好,自然不能容温弘任乱来。

    “主上,微臣家有一女,如果叶家不嫌小女粗鄙,愿与叶家结好。”温弘任朗声说道。

    铁心圣的表情变得僵硬了,他死死的盯着温弘任,温弘任微垂着头,等待铁心圣做出回应。

    殿中再次变得没有声息了,大臣们看到温弘任的目标显得很复杂,有嘲笑的、有幸灾乐祸的、有愤怒的、有惋惜的,几乎没有一个人看好。

    “温老来了么?”铁心圣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他在寻求帮助,现在能阻止温弘任发疯的,只有温元仁了。

    “儿女婚事,当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微臣还是能做得了主的。”温弘任说道。

    铁心圣不再掩饰自己了,他看向温弘任的视线中闪过一缕杀机,完美的心情,全都被温弘任破坏了,甚至可以说,这是当面甩给他一记耳光。

    “也罢,孤就成全你了。”铁心圣猛然站起身,接着甩袖走向殿后。

    见铁心圣已经离开了,殿中的大臣们转身向殿下走去,经过温弘任的人,都下意识的和温弘任拉开距离,似乎是担心沾上晦气。

    转眼间,殿中出了护殿武士之外,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是温弘任,一个是沈忘机。

    “宏任,你好糊涂啊。”沈忘机幽幽叹了口气。

    “气不过而已。”温弘任笑得很勉强。

    “气不过?你真是……”沈忘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狼帅生前劝了你多少次,以你的禀性,龙腾讲武学院才是你该去的地方,可你就是不听!现在终于闯下泼天大祸,后悔已经晚了!”

    后悔么?温弘任的双眼突然变得有些茫然,叶观海是被青云宗的修士所害,这其中有什么内幕,他不知道,只知道如果铁心圣一定要保叶观海,会有相当可能让青云宗收回成命,毕竟青云宗每年都接受大卫国大批奉养,以叶观海的能力,也不可能做出危害青云宗的事情,这点面子总该给的。

    所以温弘任听不惯铁心圣一口一个‘观海’的叫着,让他感到恶心,也不忍坐视叶信蒙羞,虽然叶信并不在场,顽劣不堪?这话让他坐立难安,就像自己的孩子被人羞辱了一样,或许狼帅真的有识人之明,他并不适合在朝中为官。

    只是,现在后悔确实晚了,温弘任发现自己的双腿象灌了铅一样沉重,刚才只是一时血气之勇,如果再来一次,他真的未必会站出来。

    沈忘机低声说道:“宏任,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叶家。”说完,他又拍了拍温弘任的肩膀,缓步向外走去。

    温弘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的轿子,脑袋晕沉沉的,刚刚进入家门,看到他的发妻沈云灵被两个仆人搀扶出来,沈云灵眼眶通红,好似刚刚哭过。

    一眼看到温弘任,沈云灵就像一匹狼一样扑了上来,双手抓向温弘任的脸,温弘任被闹得措手不及,等他反应过来时,脸颊已经留下了几道血痕,让他感受到火辣辣的疼。

    “你疯了!”温弘任喝道。

    “我没疯!疯的是你!”沈云灵发出尖叫声,身形再次扑上。

    温弘任虽然无法修炼,但毕竟做过武士,身体是很结实的,他探手抓住沈云灵的手腕,向后一推,沈云灵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接着噗通一声坐倒在地。

    “我不活了……”沈云灵放声大哭,就像街头的泼妇一样,其实她往日是很知书达理的,否则也养不出温容那种性格的女儿,现在是伤心到了极点,理智已彻底崩溃:“温容不止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你凭什么把我的女儿往火坑里推……凭什么……凭什么啊……”

    温弘任没想到朝中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家里,当即呆住了。

    砰……前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烟尘冲天而起,接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大步走进厅中,充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温弘任的背影。

    温弘任转过身,用干涩的声音说道:“爹……”

    “给我拿下!”那老者怒吼道。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