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七十七章 另一种力量

第七十七章 另一种力量

“我……”李崇楼再次语塞了,头上也冒出了细小的汗珠。

    “我最瞧不起的,就是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邵雪眼中露出憎恶之色:“我们第五营里,谁的内在最好?谁的心底最纯净?是温湉!”

    听到邵雪的话,学生们的视线不由都转到了温湉身上,温湉的体型很胖,差不多有二百五、六十斤了,坐在蒲团上像个球一样,看到所有的视线都转向她,她有些手足无措。

    “谁能挑出温湉的毛病来?你们谁没找温湉帮过忙?跑腿、搬水、领食盒、打扫卫生,整个寒武殿的琐事,温湉一个人都做了一多半!”邵雪喝道:“温湉的心地如此美好,为什么她从来没接过你们男人的礼物、也没接到过你们男人送的花?你们又为什么看不到她、刻意忽略了她?!”

    寒武殿中变得鸦雀无声了,尤其是李崇楼,他本来认为自己是个大英雄,有资格来追求沈妙了,但嘴皮子的功夫差得太远,而邵雪的喝问又丝丝入扣,一环接一环,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招架了。

    “邵雪,算了。”沈妙拉了邵雪一把。

    “不行!我就看不惯这些臭男人往我们女人身上泼脏水!”邵雪怒气不减:“不止是第五营,其他营也一样,稍微有些姿色、能力也不差的女学生,身边绝不会缺少追求者,长得丑的、能力不佳的、家境不好的,肯定无人问津,这就是你们珍惜的内在?我呸!”

    李崇楼脸孔已涨得通红,一直嗫嚅着,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邵雪,少说几句!”温容有些恼了,因为坐在那边的温湉已流下了泪水。

    “温湉,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针对这个道理。”邵雪说道:“李崇楼,如果你真的象你所说的那样珍惜内在的话,你的花是应该送给温湉的,沈妙的内在并不好,喜欢耍小孩子脾气,性格也有些刁钻,让人又气又笑,所以说,你不过是个伪君子罢了!”

    叶信见气氛闹得僵硬,发出了笑声。

    “哥,臭男人也是包括你的,你还笑得出来?!”叶玲也想调节气氛,立即把矛头指向叶信。

    “其实啊,以内在外在区分,有些肤浅了。”叶信说道。

    “哦?”邵雪看向叶信,她的态度要和缓得多了,叶信毕竟是叶玲的哥哥,又即将成为温容的未婚夫:“那你说啊,我说的是我们女人的道理,你说说你们男人的道理吧。”

    “我的道理不分男女,是生命的道理。”叶信说道:“其实刚才说得那么多,归根结底可以总结成四个字:生存资本。你们去过湿地吗?那里有一种大型凶兽,叫呼雷巨狮,母狮子挑选公狮子的标准,就是看公狮子是不是够强壮、敏捷、凝聚了多少颗雷印,这就是公狮子的生存资本。”

    “因为母狮生下来就对世界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它们总有一天会怀孕的,怀孕代表着它们将失去生存能力,那么能否继续生存下去,完全要依靠它们所挑中的公狮子。”叶信续道:“其实不止是母狮,所有的凶兽,甚至包括人,母性都会拥有相同的本能畏惧,她们的生命中迟早会有一段时间,需要完全依靠自己的伴侣,对母性来说,生存资本是否合格,是至关重要的。”

    “可笑!居然把凶兽和人相提并论!”李崇楼冷笑道。

    “兄弟啊,道理是相通的。”叶信轻声说道:“听说魏轻帆在学院里很受欢迎?为什么?因为他有能力,又是魏帅嫡子,他掌握着雄厚的生存资本,能嫁给魏轻帆,不止衣食无忧,下一代也会拥有良好的成长空间,这难道不重要么?”

    “越说越可笑了!难道我们听到过的那些故事,都是胡编乱造的不成?”李崇楼愈发不屑了。

    “你是说……那些男女相爱的故事?好吧,真假暂且不论,你告诉我,所有的故事里有多少是能获得一个完美结局的呢?占了两成?占了三成?”叶信笑道。

    “呵呵,也就是说在你叶少眼里,那些故事都是滑稽无聊的事情了?难道他们不够美好么?!”李崇楼说道。

    “他们值得尊敬,高尚的情怀当然值得尊敬。”叶信说道:“但也正因为此,证明故事里的事情是非常罕见的,如果人人都能做得到,也就没必要大惊小怪了。”

    “既然你认为他们值得尊敬,又为什么想方设法诋毁他们,生存资本?呵呵呵呵……把人和凶兽相比,叶少,你的看法太过让人瞠目结舌了。”李崇楼说道。

    “你之所以会为故事感动,是因为太罕见了,但你想过没想过,为什么会罕见呢?”叶信叹道,李崇楼会变得今天这般自大,是他造成,他想给李崇楼讲一些道理,让李崇楼稳下心:“再用呼雷巨狮做例子吧,或许在无数年前,有些母狮子也是很浪漫的,看到一只公狮子皮毛光鲜亮丽,象太阳一样金闪闪的,它喜欢;或者一只公狮子的吼声抑扬顿挫,如歌曲一般动听,它喜欢;再或者一只公狮子走路的姿势优雅稳重,让它喜欢,接着会发生什么事?”

    “母狮子怀孕了,失去了生存能力,它们的伴侣却很无能,没办法捕抓到猎物,要不然被别的凶兽打败,失去了栖息之地,再不然整天只知道放声歌唱,完全没有照顾母狮子的想法,几个月后,母狮子死去了,幼狮也夭折了。”叶信续道:“一代又一代,无数年之后,所有怀着浪漫情怀的母狮子都死光了、死绝了,剩下的都是重视生存资本的母狮子,你们只知道修炼元力,却不懂世上还有一种摸不到看不见的力量,在影响着所有的生命,这就是进化,物竞天择,你不进化、不改变,就要被淘汰。”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李崇楼眯起眼睛:“一定要看重生存资本,看重赤裸裸的利益纽带,每一个人都变得冷漠,只重利害,这就是进化?”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见李崇楼油盐不进,他有些厌烦了:“你送花,她拒绝,并不代表着你能在道德上占据制高点,如果你能魏轻帆那样,她就算拒绝你至少不会像刚才那么干脆。”

    李崇楼脸色大变,叶信这话就有些瞧不起的意思在里面了。

    “我记得一位姓屠的前辈说过。”叶信说道:“不要去追一匹马,用追马的时间种下一片草原,待到春暖花开时,就会有一批骏马任你挑选;不要去刻意巴结一个人,用暂时没有朋友的时间,去提升自己的能力,待到时机成熟时,就会有一批朋友与你同行。用人情做出来的朋友只是暂时的,用人格吸引来的朋友才是长久的。所以,丰富自己比取悦他人更有力量。”说这么多,叶信是希望李崇楼能控制自己的自大情绪,潜心修行。

    “你就算说得再多,亦是没用的,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李崇楼再次冷笑。

    李崇楼不在乎,而温容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丰富自己比取悦他人更有力量么……”温容喃喃的说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岂会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

    “小玲,你哥哥这几年都去过了哪些地方?”沈妙低声向叶玲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呀。”叶玲眼中也有些疑惑。

    “说得好!”外面响起了掌声,接着谢恩缓步走了进来。

    叶信走过去,拉了叶玲一把,随后向高台走去,对李崇楼说这么多,他已是仁至义尽了,不管李崇楼能否听得进去,再与他无关。

    第五营的学生们在寒武殿中开始修炼的时候,一队骑士从城外驰入了九鼎城,为首的骑士是个少年,银盔银甲,手中持着一柄灿金色的长枪,他的相貌很英俊,器宇轩昂,极为吸引别人的眼球。

    一队武士迎上前,和那少年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少年的脸色大变。

    几个小时之后,山炮一边啃着只烧鸡,一边在小巷中快步向前走,他突然停下脚步,狐疑的看着前方。

    一个穿戴着银盔银甲的骑士出现在巷口,随后跳下战马,大步走向山炮。

    “山炮吧?还认得我么?”那少年朗声说道。

    “我认得你。”山炮点了点头:“上一次我送小姐回九鼎城,你在半路上过来接应了。”

    “认得我就好。”那少年转身看了看巷口,随后低声说道:“小容要嫁给叶家的叶信了?”

    “唔……是有这个事情。”山炮还在大口咬着烧鸡,口齿有些不清楚。

    “你见过叶信么?”那少年说道。

    “没见过,关我鸟事?”山炮大大咧咧的回道。

    “温家闹出这么大变故,你真的能置身事外?”那少年说道:“我知道,小容心中一定是非常痛苦的,她对你有多好,用不着我多说了吧?难道你就不想替她解决这个麻烦?”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