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七十九章 要求

第七十九章 要求

叶信回到府里,先是吃了些东西,便开始修炼了,在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他要尽可能的积聚元力,然后开始冲关。

    现在最大的弱项正是他自己,如果他拥有了与铁心圣、官翰雨等人一决高下的资格,他的谋划要变得容易得多,成功几率也大得多。

    从黄昏开始修炼,一口气修炼了三个多小时,期间薛白骑来过两次,见叶信正在修炼,便悄悄退出去了。

    感觉时候差不多了,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他准备吃些东西,然后返回龙腾讲武学院,整夜都在寒武殿中修炼。

    叶信起身走到桌前,拿起火石准备点燃烛火,突然露出狐疑之色,慢慢把火石放下了,坐在椅子上,侧耳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接近了房门,接着房门悄无声息的被推开了,今夜无月,环境显得很黑暗,但双方都同时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外面的身影一个箭步窜入房间,闪电般接近叶信,口中低喝道:“别动!你敢动一下我就一斧子砍死你!”

    相貌看不清,但这个声音是很熟悉的,叶信的表情变得极其古怪,他含糊不清的回道:“好……”

    “你就是叶信?”那条身影说道。

    “是我。”叶信应道。

    “明天让你婶娘去把婚事退了,懂不懂?”那身影把巨斧架在叶信的脖颈上。

    “什么婚事?”叶信是真不懂。

    “少他吗和我装傻!”那身影似乎有些恼怒了,手中的巨斧动了动:“老实告诉你,这一次来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下一次我就不会这么费事了,手起斧落,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

    “可我真不知道是什么婚事,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些?”叶信说道。

    “当然是和温家的婚事了!小子,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和我装傻!老子要装傻会装得比你象!”那身影低声喝道。

    “温家……温容?”叶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今年他的红鸾星发疯了么?怎么一个婚事接着一个婚事?!

    “嘿嘿……装不下去了吧?”那身影发出奸笑声:“听懂了没有?明天让你婶娘去退婚!你也算是世家弟子,怎么一点不明白事理呢?”

    “婚事是定下来之后才能去退婚,温家没有人来,媒人亦没看到,就算我想退,也没有门路啊?”叶信苦笑道:“还有,我点上烛火行不行?黑灯瞎火的……我害怕!”

    “小子,是不是想看到我的样子?以后好报复我啊?行,你等着。”说完,那身影似乎在往自己头上套着什么东西,片刻之后,又说道:“好了!”

    叶信拿起火石,把蜡烛点燃,屋中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哈哈哈,你能看到我么?”那身影发出笑声,他的脑袋已经被一块黑布蒙上了,黑布上只露出一个小孔:“小子,我再告诉你……”

    气氛陡然变得死寂了,叶信静静的看着黑布上那只小孔后面的眼睛,而那只眼睛也在看着他。

    差不多有两息的时间,那身影突然怪叫一声:“我勒个去……”话音未落,他已转过身,全力向着门口窜去。

    就在这时,薛白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用狐疑的目光看着叶信,正常情况下,叶信早就会把潜入的贼人击杀或者擒下了,怎么会墨迹这么久?

    那身影展动巨斧,扑向了薛白骑。

    “山炮。”叶信开口喝道。

    那身影呆立在门口,迟疑良久,他慢慢转过身,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在叫谁?”

    “当然是在叫你。”叶信淡淡说道:“我还记得你的声音,而且,你手中的战斧形状很特殊,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那身影下意识的把巨斧藏在身后:“你说什么?”

    “骗你的,只不过是诈你一下,你上当了,还藏什么?”叶信向旁边的椅子点了点:“过来坐吧,好久没见了,过来陪我喝杯茶。”说完他向薛白骑使了个眼色。

    那身影迟疑良久,终于把头上的黑布扯掉,果然是山炮,他大步走过来,把巨斧放在地上,笑容慢慢变得很愉悦:“黑袍,还久不见,真是想死我了!”

    “有点假了。”叶信笑道:“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没有,你误会了。”山炮急忙说道:“我是来让你退婚的。”

    “你知道我的重点是什么。”叶信说道:“到底是谁?”

    “这个……不合规矩啊。”山炮叹了口气:“真没想到是你,早知道给我再多我也不来啊,至于到底是谁……你就不要问了,只有那些无耻之徒才会出卖自己的主顾,你看我山炮是没有节操的人么?!”

    “别和我废话。”叶信皱起眉:“告诉我是谁?”

    “我山炮从七岁开始接任务,一直到今天,从来没出卖过一个主顾。”山炮正色道:“黑袍,你别逼我,你要是再这样……恐怕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我耐性一直不太好,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已经额外给了你一次机会。”叶信沉下脸:“我再问最后一次,是谁?”

    “宗云锦。”山炮回答得非常迅捷,毫无迟滞,好似刚才信誓旦旦不会出卖雇主的人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原来是他……”叶信松了一口气,脸色也缓和了。

    “你以为是谁?”山炮问道。

    “我还以为是你家小姐,那样就没意思了。”叶信说道。

    就在这时,薛白骑和郝飞急匆匆走过来,到了门口,一眼看到山炮的真容,他们都皱起眉,因为以前见过,不过时间快来不及了,薛白骑顿了顿,急急的说道:“少爷,太阁沈忘机来访,温容和沈妙也来了,她们要来见您,嗯……已经进院子了,马上就到。”

    叶信站起身,向山炮说道:“你躲起来。”

    “我草……我躲哪啊?”山炮也急了,这一次他可是瞒着温容出来搞事情的,这种见不得光的勾当不能让温容知道。

    “床底下,快去。”叶信说道。

    山炮立即起身向冲床榻,接着掀开床单,钻了进去,只是他的巨斧忘了拿,叶信用脚尖一挑,巨斧便贴着地板滑向了床底。

    “往里去。”叶信走到床前,用脚踢着山炮。

    “唉……唉唉……我和你说黑袍,我们熟归熟,你再踢我我可就……唉……你还踢?!”

    叶信侧头看了看,见山炮确实都被床单挡住了,才转过身向门口走去,刚刚走到桌子旁,温容、沈妙的身形已经出现了,叶玲也跟了过来。

    叶信此刻已知道了婚讯,他看向温容的视线有些古怪,当然,温容的视线更古怪,一方没有请人进门,另一方也暂时没有进门的意思,僵在那里你看我、我看你。

    “哥,温容,你们怎么了?”叶玲不解的说道,今天太阁沈忘机拜访叶家,就是来谈婚事的,但叶玲还没有机会听到。

    “温小姐,请进。”叶信笑了笑。

    温容和沈妙走进门,她们先是好奇的打量着叶信的卧房,这里被叶信重新设置过,以前那个叶信所喜欢的东西,大部分都被拿走了,剩下的设施很简洁,当然,落在温容和沈妙眼中,就显得有些寒酸了。

    “叶信,我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温容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就是温容聪明的地方,她不会要求叶信让不相关的人离开,只是把重要性告诉叶信,其他的让叶信自己拿主意。

    虽然只是不起眼的小节,但能让人产生两种相差悬殊的感受,如果温容要求了,叶信会感受到强势的压力,这应该是两个人第一次正式接触,温容不想让叶信感觉不舒服。

    叶信犹豫了一下,向门口的薛白骑和郝飞使了个眼色,他们两个转身离开了。

    “温小姐,到底有什么事?”叶信说道。

    “这是我三年来所有的积蓄,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温容把一个小匣子放在桌子上:“明天我会去找几个阵师,在叶家给你设下阵图,然后每天除了睡觉吃饭以外,你必须努力修炼了,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叶信的视线不由落在那只小匣子上。

    “里面有七十三颗元石,如果是三品阵图,每三天会消耗一颗元石,也足够你大半年所需了。”温容说道:“还有,我本来没想今天晚上过来,但听说宗云锦已经回来了,他的脾气狠戾跋扈、急功近利,极有可能对你不利,所以从明天开始,你不管要去做什么,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叶信愣住了,直勾勾的看着温容。

    “温容,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宗云锦为什么要对我哥哥不利?”叶玲实在忍不住了。

    “因为你哥哥是我的未婚夫,而我是他的未婚妻。”温容淡淡的说道。

    “什么?”叶玲目瞪口呆,接着便发出兴奋的尖叫声:“天啊!那我应该叫你嫂子了?!”

    “你小声点。”沈妙低声说道。

    “叶信,你可能会觉得我这么要求你有些过分,但你要明白,我是在保护你。”温容柔声说道。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