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八十章 好消息

第八十章 好消息

“我有些不太明白……”叶信缓缓说道,其实他都明白,但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他需要一点点时间来思考一下。

    “好吧,那我就把前前后后都给你说一说。”温容向四周扫视了一圈,除了沈妙和叶玲之外,再无外人,她定了定神:“狼帅是被青云宗的修士害死的,主上是不是始作俑者,尚不好说,但主上肯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你拥有元灵之体,如果始终没办法凝聚元力,或许一辈子都能安享富贵,但你可以开始修行了,主上就会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毁了你,一种是扶植你。”

    “要毁了你,是因为狼帅之死或多或少与他有些关系,要扶植你,是因为你向来心无城府,只知吃喝玩乐,叶信,我不是在讽刺你什么,原来的缺点,在这种时候反而成为了你最大的优势。”温容续道:“而且你和三哥的关系非常要好,不是没有感化你的可能,加上操刀者是青元宗,主上有大把的理由为自己开脱,所以他不是必须要选择毁掉你。”

    “父帅之死……其实我也想过许多。”叶信说道:“青元宗只盯上了父帅,可能是父帅做了些不妥的事情,触怒了青元宗吧……”

    “你不恨青元宗?”温容愣了愣:“不管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都不应该和我说,而是要找机会和三哥说,你对狼帅的事情始终保持沉默,难免会让人引起别的猜想,或许以后还会有人去利用青元宗来打压你,那时候就不妙了,不如早早把你的态度传出去。”

    “都说父仇不共戴天,我这样认怂了,难道你不觉我是小人么?”叶信笑了笑:“值得和我说这么多?”

    “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温容淡淡说道:“我只做我应该做的。”

    叶信刚才的潜台词是说,我是个小人,不值得托付终身,而温容的态度很明确,她只会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

    “好吧……”叶信叹了口气:“你继续说。”

    “主上最大的缺点就是优柔寡断,毁了你,是毁掉了大卫国的栋梁,留下你,或许以后会酿成大祸,他会在这两者之前反复迟疑不决。”温容说道:“主上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代雄主,一统九公,缔造一个能与承法帝国、神之帝国并驾齐驱的第三帝国,可区区一个大召国,就挡住了他的路,让他二十余年无法大展身手,你的出现,无异于是他新的希望。”

    “不过,再优柔寡断的人,也会有自己的底线,随着你的成长,他最终是会做出决定的。”温容续道:“当年缔造承法帝国的李逝川,自天雷开窍之后,用了十一月,便达到了高级先天武士的巅峰境,并且淬炼出杀招,你的速度,必须要比他更快,因为主上拖不了那么久的,在他做出决定之前,你一定要拥有自保的力量,你的实力越强,主上就会越慎重!”

    “那我的期限应该是多长时间?”叶信问道。

    “一个月!你要成为初级先天武士!”温容的神情充满了苦涩,其实她也明白希望是多么渺茫:“然后你可以名正言顺的参加学院大比,三个月,你要接连突破元关壁垒,成为高级先天武士!”

    “不可能的,温容!”沈妙叫道,李逝川被誉为千百年来第一奇人,那也是用了十一个月,才晋升为高级先天武士,叶信凭什么比李逝川还要快八个月?!

    “我不止是为你叶家考虑,也要考虑我自己。”温容的脸色愈发苦涩了:“一旦主上决定毁掉你,那么事先肯定会用我爹来试水,距离大选还有很长时间,我怕是等不到了,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叶信侧头看向桌面上的匣子,七十三颗元石,这应该是温容的所有了。

    眼前一阵恍惚,叶信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前生,当时他的资金链出现了大缺口,那个傻傻的女子,竟然把自己的几套住宅、股份、包括车全都卖了出去,她本已摆脱了金钱的桎梏,可以到处游玩享乐了,最后却被逼得跑到一个网吧里做网管。

    那个时候,叶信觉得没什么,他相信只要回报几倍的利润,就可以两清了,等他的资金恢复了动力,也赚到钱,最后找到那间网吧,看到她正在吃着最便宜的便当,发现他的身影,那女子冲着他傻傻的笑着,牙齿上竟然还残留着菜叶。

    那种心痛如绞的感觉,他至今无法忘记,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他真正明白绝不能用‘利’字来衡量一切,几倍的利润?远远不够,就算他把一生余下的时间都付出去,也依然不够。

    温容没有留意叶信的神色变化,她再次开口说道:“你还有别的麻烦,宗家就是其中一个!他们现在和魏家走得很近,但这种关系很难持久,宗别离一直没有音讯,可能是还在大陈国处理一些尾事,或者现在已在前往九鼎城的路上,甚至已经进入了九鼎城,一山难容二虎,宗别离和魏卷都拥有极强的统御力,为了能掌握更多的军队,他们迟早要走上对立面!与温家结盟,在九鼎城的世家中打开一个缺口,得到广泛的承认,是宗家的百年大计,何况我这次就算没通过大选,也有很大可能进入宗门修行,以后会成为宗家的强助,宗云锦不会容你从中作梗!”

    “我……”叶信再次叹了口气。

    “我们知道你没做什么,但事情已经酿成了,宗家的人可不会认为你无辜,何况上一次天狼军团的秋戒察杀了宗家的死士,宗家立即开始报复,你们已经结下死仇。”温容顿了顿:“还有,三哥那边也有可能出现一些变化,五殿下铁人豪背后有铁冠天,铁冠天可是青云宗的外门弟子,三哥只能选择拉拢九鼎城的各个世家,他很想通过我,与宗门亲近一些,这个婚事也破坏了他的构想。”

    “别人把你当成筹码,是另外一回事。”叶信缓缓说道:“可你……好像已经接受了自己是个筹码的事实,你甘心么?”

    “这是女人的命。”温容的神色很淡漠:“在争胜斗狠上,女人本就不如男人,就算我进入了宗门,也未必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三个月是么?”叶信沉吟了一下:“我会做到的,从明天开始……”

    “不要等明天,要做就从今天开始。”温容打断了叶信的话:“来之前我和沈妙去过学院,找到了谢教习,我想让你每天晚上都在寒武殿中修炼,本以为谢教习很难答应……也算天助人事了,谢教习居然没有任何迟疑就应允了,看样子他对你也有很大期望呢。”

    叶信一时说不出话来,这可不是温容的功劳,他今晚本就要去寒武殿的。

    “给你些时间,你准备一下。”温容说道:“然后我和沈妙送你去寒武殿,对了,你的家将最好也带上。”

    说完,温容转身向沈妙使了个眼色,随后起身向外走去。

    温容、沈妙等人都离开了,屋中只剩下了叶信,藏在床底下的山炮一点声息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叶信侧过头,再一次把视线转向了那个匣子,久久不语。

    温容虽然很聪明,但对大势的判断还是显得有些稚嫩,她并不懂,只要叶信崭露头角,她的下场会变得非常凄惨。

    一些对她而言非常可怕的事情,极有可能发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白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稍微等了一会,见叶信还是没有动静,不得不开口说道:“少爷,要去学院么?”

    “白骑。”叶信轻声说道:“你说……我有没有良心?”

    “这个……”薛白骑愣住了,随后苦笑道:“少爷是指哪些方面?”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叶信站起身:“把这个匣子收好,里面的东西不要动,嗯……今天你和郝飞也陪我一起去学院,谢恩已经冲破元关,晋升为高级先天武士,你们也要抓紧了。”

    “如果别人看到我们在寒武殿中修炼,恐怕不妥当吧?”薛白骑说道。

    “无妨,谢恩已获得了总院的欣赏,二十岁的高级先天武士,整个大卫国又有几个?”叶信淡淡说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就算有人反对,总院也会把反对的声音压下去的,何况我们可以给谢恩一些元石,让他上交给学院,以弥补寒武殿的损耗。”

    “这样……也好。”薛白骑点了点头。

    “这几天啊……天天都是坏消息,真不知道触了什么霉头。”叶信摇头说道,他一直没把温宏任算在计划里面,现在温弘任发疯,竟然要把温容许配给他叶信,那么保护温家,也就莫名其妙成了他的责任。

    “少爷想听好消息?这个容易。”薛白骑笑道,接着他把一封信交给了叶信。

    叶信狐疑的看了薛白骑,接着把信封扯开,拿出信仔细看了起来。

    (求推荐、求收藏,本书下个月上架了,希望书友把暂且把保底月票留一下,新书急需支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