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八十一章 噩耗传来

第八十一章 噩耗传来

薛白骑面带微笑,静静观察着叶信的神色,叶信的眉头在一点点展开,嘴角慢慢翘起,片刻,突然高喝一声:“好!居然比我更快一步!这小子……这小子……”

    在薛白骑的记忆里,叶信从没这般激动过,双眉接连上挑,指尖微微颤抖,胸膛也在快速起伏着。

    “记得少爷以前说过,只有喋血沙场、斩将夺旗,才能凝聚更多的杀意,淬炼杀招的速度也能更快一些。”薛白骑说道:“我们这些人一直呆在九鼎城里,说实话,感觉骨头都快生锈了,哪里有机会与人做生死搏杀呢?”

    “快了,就快了。”叶信放下信,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少爷还没有把信看完呢。”薛白骑说道:“名将派人找过他了。”

    “什么?”叶信一愣,急忙又拿起信,仔细的把后半段看完,随后皱眉沉思起来。

    “到底该怎么做,最后还要大人你拿主意的。”薛白骑低声说道。

    叶信背着手,在屋中来回踱步,良久,他突然站定:“告诉他,这件事让他自己选择,他现在亦是独当一面了,我又不在场,绝不能胡乱替他做决定!还有,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名将这个势力,好像最终目标就是和各国的国主相对抗,如果他要加入名将,肯定会有一些好处,但也要承受巨大的风险,他现在已经得到了信任,来之不易,千万要慎重!”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明白了。”薛白骑点头说道。

    ****

    当温容带着叶信还有薛白骑、郝飞进入寒武殿的时候,谢恩已经等待多时了,看到薛白骑和郝飞出现,谢恩微感到有些诧异,温容急忙走上前,向谢恩解释,谢恩也就顺势应允了,在温容转身向叶信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时,谢恩在后方悄悄挤了挤眼睛。

    其实有温容在场,叶信反而不能肆无忌惮的汲取元力了,索性把自己的意识沉浸在精神海中,自从在双架山中吸收了那个强大修士的元魂之后,他的精神海出现了巨大变化,只是一直没有时间仔细琢磨。

    只是,温容今天是没有心情修炼,她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了叶信身上,每一次叶信把意识从精神海中抽离出来,张开双眼,总能撞上温容的目光。

    如此数次,叶信不由在心中暗自叹了口气,看样子他和温容的婚事是无法改变了。

    或许,温容很信任他,或许,温容真的想帮助叶家,还或许,如果他能崭露头角,温容会是最高兴的一个,但遗憾的是,他和温容之间没有任何感情。

    温容只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子,突然之间厄运临头,她不愿屈服,所以不惜一切代价,试图改天换命,最后能保护她的双亲、保护她自己、也保护叶信。

    但双方没有感情。

    应该说,这是一个畸形的婚姻,不过话又转回来,九鼎城的世家子弟,相互通婚是常态,由不得儿女们自己做主,用现代人的目光看,每一桩婚事都是畸形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温容果真是说到做到了,她每时每刻都在监督着叶信修行,只要叶信稍微露出些惫懒之意,她就会出现在叶信身前,也不说话督促、更不严加斥责,就是静静的看着叶信,然后叶信只得收拾心情,重新开始修炼。

    太阁沈忘机先后数次到叶家走动,定下了叶温两家的婚期,邓巧莹一直有‘重病’,她是在病榻上和沈忘机交谈的,虽然她很努力了,但最后能否瞒过沈忘机的眼睛,尚不好说。

    到了第七天,一个消息从远方传了过来,引发了整座九鼎城的震动,所有的朝臣都进入王宫议事,连龙腾讲武学院也宣布暂时休学,他们同样要召开内部紧急会议。

    温容第一次忘了叶信,匆匆赶回家,要把消息告诉给她的父亲,而所有在学院中奔走的学生,几乎都带着仓皇之色。

    原因无他,魏卷败了!

    从公平的角度评说,这一战能看出魏卷和叶观海的区别。

    叶观海的领兵特性,似乎没有魏卷那么锐意进取、豪气逼人,他也品尝过败绩,但不管败得怎样狼狈,他总能守住大卫国的疆土,让庄不朽、萧魔指不得寸进。

    魏卷这一败却是败得一泻千里,从灵顶一直败退到大卫国内部,二龙滩、万岖山、老龙口、大银河、小银河,数处天险已全部被大卫国占领。

    而且魏卷不是败给了萧魔指,也不是败给了庄不朽,而是败给了大召国的一个后起之秀。

    原来萧魔指根本就不在灵顶,当魏卷统率大军对灵顶发起狂攻时,萧魔指和庄不朽已绕了一个大圈,分袭二龙滩和老龙口,两个龙字号的天险被攻陷之后,他们派出部属,封锁住万岖山,接着便回师灵顶,与魏卷决一死战。

    其实这一战的关键在于魏卷能不能及时拿下灵顶,成功了,双方不过是闹了个互残之势,主动权还在魏卷手里。

    金山在两年前被大卫国的天罪营反复洗劫过多次,已成废墟,现在灵顶成了大卫国军资的最大集散地,魏卷大可以固守灵顶,等待大卫国援军,同时派出大量小股部队,象天罪营一样在大召国境地往来冲杀、焚城灭塞,点燃燎原大火,到那时候,比起伤势,还是大召国更惨一些。

    然而魏卷偏偏没能拿下灵顶,一个叫渔道的年轻将领,只带着两万名将士,便硬生生挡住了魏卷长达月余的狂轰滥炸。

    等到魏卷感到绝望,试图转路的时候,已经晚了,萧魔指和庄不朽的大军早形成了包围圈。

    当然,战事的细节没有多少人知道,人们只清楚一件事,魏卷败了,大召国的军队已经杀进了境内。

    安详的日子享受久了,人们已经忘记了这是多么珍贵的事情,甚至在魏卷初战获胜之后,对那个靠一己之力把战事隔绝在国门之外的统帅多有贬低。

    什么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什么早换上魏卷,大召国已并入大卫国的领地了,等等等等,毕竟嘲笑魏卷可能有性命之忧,嘲笑那个已经死去的人,则可以获得一种指点江山的满足感,而且不必担心有人会找他们算账。

    国主铁心圣和满朝的臣子们要想方设法挽回颓势,至于龙腾讲武学院也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因为肯定要大抽血的,学生要上战场,教习也会出征。

    叶家,叶信卧室的小院内,叶信正背负双手,满脸笑意的走动着,片刻,他叹了口气:“吗的,没有人监视的时光,连呼吸都是如此美好!”

    薛白骑和郝飞相视一笑,随后继续忙着手中的事情,院子里已经推起了一座简易的沙盘,薛白骑和郝飞把手中的红色和白色的小旗分别插在相应的地方,从最新得到的消息看,萧魔指、庄不朽和渔道已兵分三路,突入大卫国境内。

    “我们在讨论军国大事,你凑过来干吗?”叶信对山炮说道:“你懂么?”

    “黑袍,你以为我愿意过来?是小姐让我来保护你。”山炮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叶信笑吟吟的说道:“你是认为跟着我比跟着温容有意思多了,因为我肯定在谋划做一些坏事,而温容太老实了,对不对?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哈哈……”

    “你能不能说点人话?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根本听不懂……”山炮叫道。

    “少爷,沙盘做好了。”薛白骑回头说道:“萧魔指和庄不朽的主攻方向会是什么地方?我猜萧魔指会攻击秋夕城,庄不朽会取道忘海城,糟了……也不知道符伤他们是不是还在忘海城附近!”

    “你错了。”叶信摇头道:“这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罢了。”

    “闹剧?少爷,这是什么意思?”郝飞不解的问道。

    “我和你们说过多次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性,特性不一样,看到相同的事物,却会做出截然不同的反应,根据这条特性做推断,很多时候都能提前猜测到动向。”叶信说道。

    “没有这么神奇吧?”院外传来笑声,接着谢恩缓步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薛白骑说道。

    “我来看看我的得意学生,不会有人怀疑的。”谢恩说道。

    “没有那么神奇吗?”叶信眼角瞥向山炮,突然露出笑意:“好,我就让你们看看由各自不同的特性所形成的神奇世界,山炮你先出去一下。”

    “干嘛让我出去?”山炮不悦的说道。

    “你先出去,马上就回来。”叶信说道。

    山炮左右看了看,无可奈何的向院外走去,叶信转向薛白骑:“白骑,你想一想,‘生’的反义词是什么?”

    “自然是死。”薛白骑毫不犹豫的说道。

    “山炮,回来吧。”叶信说道。

    山炮满脸莫名其妙,走进了小院,叶信问道:“山炮,你好好想一想,‘生’的反义词是什么?”

    山炮挠了挠头皮,突然眼前一亮:“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