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八十三章 国难

第八十三章 国难

第一个走进来的,是个脸色呈暗青色,看起来病怏怏的年轻人,后面跟着一个披挂着银盔银甲的小将,薛白骑和那病怏怏的年轻人打了个照面,双方都愣了愣。

    接着,那病怏怏的年轻人把视线转向叶信,随后皱了皱眉,身后的小将也走上前,上下打量着叶信。

    叶信听到动静,他只是向院口扫了一眼,接着又闭上了眼睛。

    进来的两个年轻人站在门口,没有动,后边跟着的一群家将也保持着安静。

    片刻,是那病怏怏的年轻人忍不住了,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两位,这春园是我们定下的,麻烦两位让一让。”

    “空口白牙,你说是你们定的就是你们定的了?”叶信连眼皮都没抬,他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但以叶信的性格就应该做出这种反应。

    “我知道你是叶信。”另一边的小将缓缓说道:“现在已不是以往了,莫要欺人太甚!”

    “我就欺负你了,你又能怎么样?”叶信再次张开眼睛,很认真的反问道。

    那穿戴着银盔银甲的小将语塞了,他长吸一口气,侧身对那看起来病怏怏的年轻人说道:“月兄,算了,我们不和他一般见识,换一家。”

    说完那小将转身要走,病怏怏的年轻人笑着伸出手,挡在小将身前:“别啊,宗少,这不是和不和他一般见识的事,人家都骑到我们脑袋上来了,你能忍?我可忍不了!”

    接着,那病怏怏的年轻人缓步走近叶信,在他距离叶信还有五、六米时,薛白骑横插一步,挡住了他的路。

    “让开!”那病怏怏的年轻人双瞳陡然收缩如针尖大。

    薛白骑笑了笑,他的身形挺得笔直,寸步不让的盯着对方。

    那病怏怏的年轻人探手抓住肩后的刀柄,向前一甩,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奇形怪状的刀,刀锋呈四方形,看起来格外笨重,或许说象一柄巨型剁骨刀。

    “月兄,不要!”那小将急忙高呼一声:“那是狼帅嫡子叶信!”

    “哦,这家伙就是叶家的废物叶信啊……”那病怏怏的年轻人漫声道:“将门子弟,我不能动,至少不能在这里动,但我宰了一个小小的家将,总该没问题吧?”

    话音未落,那病怏怏年轻人身形骤然绽放出耀眼的华光,一刀毫不犹豫的斩向薛白骑的脖颈。

    刀光如闪电,院中陡然变得一片森寒,薛白骑反手抽剑,笔直迎向刀光。

    那病怏怏的年轻人气势凶戾无匹,恍若这一刀不但要把薛白骑当场斩成两段,就连这座院子也被他斩开;相比之下,薛白骑的剑要显得有些缓慢,似乎手中的剑如山岳一般沉重,让他无力轻松驾驭,但偏偏能及时挡住刀光。

    轰……薛白骑的身形向后踉跄着退出三、四步,才算站稳,而那病怏怏的年轻人只是原地晃了一晃,随着咧开嘴,漫声道:“再来……”

    站在后面观战的小将没料到叶家区区一个家将,也有如此战力,他露出吃惊之色。

    天香小苑内其他客人感应到了元力的剧烈震荡,已纷纷向这边赶来,就在那病怏怏的年轻人再次运转元力的瞬间,王猛的吼声传了过来:“月虎!你敢?!”

    那病怏怏的年轻人身形顿住了,侧转身看向院门,微笑道:“原来是王少啊。”

    跟在王猛后面的,是铁书灯,还有韩元子和韩云子,见叶信坐在院中,而那叫月虎的年轻人明显是在对叶信这边动手,他们的脸色都变得非常不好看。

    “信哥,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们在秋园等你半天了!”王猛低声说道。

    “原来是秋园啊。”叶信淡淡说道。

    “总算是有通情达理的人出来了。”那小将走了出来:“三殿下,劳烦您把这位叶大少带走吧,他占了我的春园不说,居然还要赶我们走,如果不是看在狼帅的份上,我早就不客气了!”

    “小信,你怎么说?”铁书灯侧头看向叶信,这个事情叶信好像并不占理,他要听听叶信的想法。

    “我?”叶信笑呵呵的向四下看了看:“我感觉这春园的风景不错啊,三哥,干脆把酒菜搬到这边来吧。”

    王猛微微愣了愣,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小时候胡闹些倒是没什么,长大之后,世家子弟间就算心中再嫉恨对方,多少也要留些面子,而叶信现在是要把人把泥里踩,有些过分了。

    “哦?既然是你喜欢,我这个做三哥的当然也要陪着你一起喜欢了。”铁书灯大步走过去,坐在了叶信身边。

    那小将的脸色一变再变,沉声说道:“三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别什么意思啊,刚才没听到么?我喜欢这个地方。”铁书灯淡淡说道:“宗云锦,你换个地方吧,要不然去那边的秋园也行,我们的酒菜还没吃完,都赏给你了。”

    “三殿下,您确定要这么做?”宗云锦的脸颊快速抽搐了几下,以前他和铁书灯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至少面子上过得去,万没想到,现在铁书灯却摆明了站在叶信那边对付他。

    “你耳朵不好用?”铁书灯的脸色转冷,随后视线飘向了那病怏怏的年轻人:“月虎,我知道你已升为了布衣长,也知道你的修为精深无比,极得父王赏识,但九鼎城不是由着你的性子胡来的,还有,做事情长长脑子,不要白白被人利用。”

    “多谢三殿下教诲。”那病怏怏的年轻人一笑,随后看向宗云锦:“宗少,我们换个地方吧,抢不过了。”他的神色依然很正常,似乎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羞辱。

    宗云锦长吸一口气,愤然转身向后走去,那病怏怏的年轻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后跟着宗云锦身后。

    铁书灯、王猛等人看得清楚,眼中都浮现出忧色,等到宗云锦和家将离开,铁书灯急忙说道:“小信,你怎么惹上了那个疯子?!”

    “不是我惹他,是有人要害我。”叶信一笑:“这让我想起了四年前啊……”

    “四年前?你莫非是说铁……”韩元子的话只说了一半,又闭上了嘴。

    大家都明白叶信说的是哪件事,他们面面相觑,铁书灯低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来找你,有人把我领到春园来了。”叶信说道。

    “元子,你出查一下。”铁书灯看向韩元子。

    韩元子刚刚起身,叶信摇头道:“不用查了,肯定找不到她们,天香小苑也算有些背景,既然被人买通,十有八九已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不会露出这**脚的。”

    “宗云锦?”铁书灯恍然:“所以他才会带着那个疯子以前过来!”

    “信哥,我们明天就要走了,你居然惹到他……这让我们怎么放心啊?!”王猛接连叹气:“那个疯子行事可是不按章法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很厉害?”叶信笑道。

    “何止是厉害……”王猛象**一般抽了口气:“老头子说过,现在我大卫国一共有八位上柱国级强者,如果有一天出现了第九位,那十有八九就是他!”

    “小猛,他再厉害也是在太令府辖制之下的,不如……你出面找他一次,然后把小信也带上,说合说合,怒拳不打笑面人,我们只要表现出敬他几分,他总不会抓住这件事不放吧?”铁书灯说道。

    “三哥,开什么玩笑?在太令府辖制之下?他是布衣卫,太令府谁敢管他?连老头子也对他退避三舍呢。”王猛苦笑道。

    “叶少,你这次可是惹错人了!”韩元子叹道:“那疯子在这两年来,亲手斩杀的人……恐怕也有上千了吧?!”

    “他在九鼎城中也敢胡作非为?”叶信奇道。

    “他是天牢的金牌刽子手。”韩云子说道:“他不杀谁来杀?”

    “老头子说过,那月虎的本命技肯定属于凶煞法门,让他去做别的,他始终坚持拒绝,做刽子手却做得如此认真敬业,只因为这是他的修行。”王猛说道。

    “如果太令大人没看错的话,他确实有望成为九鼎城第九位上柱国级强者。”铁书灯叹道。

    “就算他再厉害,一时半会和为难不到我。”叶信说道,他看起来丝毫不在意。

    “信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王猛叫道:“我们走了,谁来护着你?”

    “我也要走啊。”叶信说道。

    “你要走?你去哪里?”铁书灯愣住了。

    “你们去哪,我就去哪。”叶信说道:“学院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得到诏令了吧。”

    “只会征调先天武士,小信,我知道你已经可以凝聚元力了,但还差得远!”铁书灯说道。

    “这是国难!没有人可以脱身事外,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叶信缓缓说道:“而且天狼军团的那些老将军只会跟着我走,如果我不去,他们也只能留在九鼎城里,岂不是虚度岁月?”

    “国难……”铁书灯死死的盯着叶信,随后长叹一声:“说得好!”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