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八十六章 狼军重生

第八十六章 狼军重生

子夜,天香小苑最后一批客人离开了,仆役们在收拾东西,几个护卫在天香小苑的门口谈笑着什么,小苑里的侍女们也成群结队的离开了,她们都属于奴隶,没有理由,要接受一种半军事化的管理,每天都有管事带她们,也带她们离开。

    一声低沉的嚎叫声陡然从夜空中传来,天香小苑门口的几个护卫一愣,探头向远方观察着,只是街道很黑暗,九鼎城虽然繁盛无比,但路灯之类的设施是没有的,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一匹巨狼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向天香小苑接近着,巨狼端坐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年轻人,正是叶信,他看着天香小苑琳琅的灯火,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天香小苑门口的护卫迎上来,其中一个护卫带着小心说道:“客官,现在已经打烊了,如果客官要吃酒,明天早些过来吧。”

    叶信举起手,向前方一指,陡然间,一匹匹巨狼从暗夜中飞射而出,向着天香小苑冲去。

    “敌袭……”那几个护卫再傻也知道情况不妙,发出刺耳的呼喊声。

    只是,他们的反应太慢了,飞奔的巨狼轻而易举的越过他们,冲进天香小苑中,巨狼上的骑士们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挺着战枪,所过之处,火焰逐渐连成了一片。

    其实天狼军团的建制已经被打散了,现在剩下的是八大营的七位统领,还有他们最信任的家将,也是天狼军团的核心战力集团。

    叶信说过,今天只是要毁掉天香小苑,没必要杀人,如果遇到威胁,那可以全力出手,所以那些将领们并没有妄开杀戒,只是用战枪把拦路的人抽翻,放火才是主要任务。

    秋戒察并没有动手,他潜意识里感觉做这种事情有些丢人,只跟在叶信身边,薛白骑、郝飞和谢恩都在,他们身下也骑着无界天狼,能拥有这种战力超强的坐骑,他们的神色显得很兴奋。

    无界天狼不会轻易认主,只有拥有天狼诀的叶信能让它们服从命令,当年的天狼军团也是在叶观海的一手操持下被缔造出来的。

    火海的面积在逐渐扩大,火光直冲天际,求救声、呼喊声连声一片,周围的居民们被惊动了,出门观看动静,看到叶信、秋戒察他们,一看就能看出这些人绝对不是善类,不敢造次,又纷纷缩了回去。

    “好大胆子!你们好大胆子!”一个中年人从火海中连滚带爬的冲了出来,转眼看到叶信等人,便知道这些肯定是罪魁祸首。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你们太小瞧我叶信了。”叶信淡淡说道。

    “你是……叶少……”那中年人愣了愣。

    “看,这家伙肯定知道内情,或许就是他在帮宗云锦。”叶信笑了,他的洞察力很强,但凡对方情绪出现变化,便难以逃过他的双眼:“杀了他。”

    秋戒察一愣,身后的郝飞已驱动无界天狼,如闪电般向那中年人掠去。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那中年人一边后退一边怒吼道。

    “死人。”郝飞的手中已挥洒出剑光,那中年人刚刚运转元力,剑光已从他的身上扫过,那中年人的身体就像炸裂的气球一般爆开了,化作无数飞溅的血肉。

    前几天郝飞亲手杀了秋夕城军镇宋子丹,为家人报了仇,放下纠缠了他数年的心结,他的进境已突飞猛进,回城后第二天便破开元关,成为叶信坐下第五个柱国级强者,比薛白骑快了一步。

    郝飞回转身形,奔回到叶信身边,嘴角露出笑意:“大人,无界天狼的速度太惊人了,剑劲的杀伤力至少能被提升了一倍以上!”

    “这次事了,我会去一趟无界山,所有的弟兄们都会拥有一匹无界天狼。”叶信笑了笑。

    “大人,无界山可是大凶之地。”薛白骑急忙说道:“就算是宗门的修士,也不敢妄入,要三思啊!”

    “所以我说要等这里的事告一段落之后。”叶信说道。

    说话间,冲入天香小苑的骑士们已陆续退了出来,不少人身后的马褡裢已装得满满登登。

    这也是叶信许可的,天香小苑中有几个阵图,装着不少元石,这种好东西当然要带走,顺手牵羊再拿一些别的,也在情理之中。

    “差不多了。”叶信说道:“我们走,出城!”

    话音刚落,叶信调转身形,沿着街道向前方飞驰而去,所有的骑士们紧跟在叶信身后。

    跑出不远,也是巧合,一大群巡捕从远方向着这边匆匆跑来,他们是接道天香小苑招人纵火的消息,赶过来支援的,突然看到一群如恶狼们的骑士快速逼近,立即摆开阵型。

    “摇旗。”叶信淡淡说道。

    秋戒察从身后抽出旗杆,猛地把旗杆甩向空中,一面绣着巨大狼头的战旗在夜风中飘荡开,旗帜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散发着耀眼的光华,就算远在千米之外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一个为首的巡捕目瞪口呆,接着突然狂叫起来:“让开!都给我让开!快!”

    巡捕们接到命令,立即让向两边,一匹匹无界天狼风驰电掣般从他们身旁掠过,快速消失在黑暗中,他们能看到的,只有那面恍若燃烧着金色火焰的军旗。

    “天狼军团……”众多巡捕的神色变得很复杂,呆呆的看着战旗快速远去。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叶家子不简单……”为首的巡捕擦拭着头上的冷汗,喃喃的说道,他很为自己感到庆幸。

    “朱老大,就这么放他们走了?是他们放得火啊!”一个老巡捕凑到身边,低声说道:“太令大人降罪下来,我们可怎么交代?”

    “上面的事情你不懂,太令大人不会降罪的。”那为首的巡捕摇头道:“收队,既然是叶家子的事情,那我们就不参与了。”

    “朱老大,我们总该去救火啊?!”那老巡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万一没烧干净,我们谁来顶杠?”为首的巡捕说道。

    “什……什么……”那老巡捕脑子已经短路了,救火难道还有罪?

    以叶信为首的骑队已快速接近了城门,九鼎城的警钟被敲响了,城防军的将士们纷纷冲上城墙,准备作战,就在这时,他们看到了越来越近的天狼战旗,不由都呆在了那里。

    把指向城外的巨弩一架架调转过来很容易,但向着那面战旗发射弩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没有哪个士兵敢动手,他们在等待上官的命令。

    “不要动手!”王猛快步冲上了城墙,沉声说道:“什么都不做,他们会冲出城,如果我们敢放箭,他们就是杀出去了!”

    “王少,那叶……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认得王猛的将官说道。

    “没什么意思,听我的没错。”王猛回道。

    “好吧……我们就当没看到,但,打开城门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我们可就没办法交代了。”那将官知道王猛和叶信的关系。

    “不用开城门。”王猛笑了笑:“你以为城墙能拦得住狼军么?”

    这时,叶信已逼近了城门,他坐下的无界天狼陡然转向,跃上石阶,接连跳了几下,便轻松自如的冲到城墙上,又跃过垛口,毫不犹豫的纵入黑暗之中。

    叶信身后的骑士们也纷纷从城垛口跃了下去,几十米高的城墙,对无界天狼而言,形同虚设,它们根本不受影响。

    在黑暗的原野中,燃烧着金色火焰的狼旗逐渐远去了,只留下了一群呆若木鸡的战士。

    “我没说错吧?这才是真正的狼骑。”王猛眼中也有火焰在燃烧,能投入这样一支军旅,才不会辜负战士的荣誉,只可惜,他不能跟着叶信走,也不能这么早就站队。

    王猛不想给王家带来巨祸,而且也明白,他保持现在的立场,或许能给叶信提供更大的帮助,其实他已隐隐猜出了叶信的最终目的,只是不敢和任何人说。

    王城内,铁心圣披着衣服走出寝宫,沉声喝道:“什么事情引发了警钟?”

    那叫小福子的内监走了出来,低声道:“主上,天香小苑被叶信一把火烧毁了。”

    白天刚刚夸奖过叶信有赤子报国之心,晚上叶信又干出这种荒唐事,让铁心圣勃然大怒,但今天他已发了太多的火气,实在是精疲力竭了,而且也知道叶信这么做应该有一定的理由:“他为什么要烧天香小苑?”

    “宗云锦在天香小苑做了个局,想利用月虎的爆脾气,谋害叶信,幸好被三殿下和王猛拦住了。”小福子说道:“叶信心怀恨意,但总不能带着这点家将去冲击宗家,无异于以卵击石,那只能把矛头指向天香小苑了。”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让他不省心?包括他看好的、不看好的,总是屡屡让他伤心难过?这世界为什么不能按照他的意志去转动?!发自灵魂深处的倦意让铁心圣一时说不出话来,良久,他轻叹了口气:“算了,由他去吧……”

    “明天上架了,重回起点,以前的基础差不多都没了,从新书开始,一路走来很不如意,幸好,还有你们在支持我,搏一次吧,求明天的保底月票,求推荐票,我会拼命码字的,拜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