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五五三章 极限强度

第五五三章 极限强度

那穿着灰布袍的老者双眼神光爆射,他探手抓住小剑的剑柄,一片璀璨的虹光如烟花般炸开,他要以攻对攻,用压倒性的优势结束这场短暂的战斗。
  
  轰轰轰轰……刀幕与虹光疯狂的碰撞着,迸射的乱流,在村庄中摧枯拉朽般四处滚动,假扮商队的银汉府修士,根本挡不住乱流的冲击,一个个被卷在半空,翻滚向远方,赵尘远和孙友功虽然还能稳住身形,但也被这种毁天灭地的场面唬得目瞪口呆。
  
  “那姓叶的……真的是小乘境中阶……”赵尘远喃喃的说道,到此刻他终于明白长老为什么要让他们退下去了,如果留在那里,他们不但帮不上忙,还要让长老分出心神来保护他们。
  
  “他的法门,很厉害。”孙友功一字一句的说道,他的心眼多一些,当发觉叶信早识破了他们的身份,而且一点不紧张,甚至直呼长老为老狗,他就知道今天是无法善了的,但叶信此刻展现出的实力,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在战斗爆发的第一瞬间,叶信与那老者之间的距离只有六、七米左右,等到叶信的刀幕消逝,那老者的剑势也已力竭,双方的距离已变成三、四十米开外,居然越打越远,他们倒是不想后退,但都挡不住连续爆发的劲流冲击,身不由己。
  
  “听闻九霄剑是上界圣诀,果然名不虚传。”叶信轻声说道:“不过……汉德栋,你的九霄剑还仅仅是赤霄啊。”
  
  “你知道九霄剑?”那老者神色不动,但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身为大乘境的修士,居然与一个小乘境的年轻人拼了个旗鼓相当,其实已经丢了面子,而且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叶信根本不知道他的来历,所以才敢那么嚣张放肆,现在叶信不但说出了他的全名,更清楚他的法门由来,这无疑昭示着叶信有信心击败他,所以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如果你修成了碧霄境,我或许会知难而退。”叶信手中的杀神刀缓缓扬起:“现在……就是你自取其辱了。”
  
  话音刚落,叶信的身形闪电般向前掠起,八极炫光再一次出手。
  
  叶信可以释放其他战诀,不过,他预感到八极炫光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自己必须依赖的决生死、分胜负的主要战诀,所以他希望尽快让八极炫光达到炉火纯青之境,而最有效的修炼方法,就是在战斗中一次次释放八极炫光。
  
  更重要的是,把时间和机会用在其他战诀上,对他战力的影响并不大,譬如说瞬斩,瞬斩是借助身法极速逼近对手,然后全力出刀,简单而又直接,非常容易掌握,谈不上熟练度,提升的空间很小,不过是让自己的速度更快一些,力量更强一些,如果现在敌人能接得住他的瞬斩,苦苦修炼几年之后,敌人依然还有可能接下这一招。
  
  而八极炫光的提升空间非常大,他的元脉每运转一次,就能释放出一轮刀光,从第一次修炼八极炫光到现在,相等时间内,他元脉的运转次数已提升了一倍多,刀幕的厚度、范围亦是大幅增加,而且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还可以继续提升,因为他的元脉非常坚韧,距离承受极限还很远。
  
  “怎么可能……”又一次看到叶信释放出大绝,那老者脸颊上的肌肉剧烈抖动了一下。
  
  绝技的杀伤力远超过杀招,而释放大绝,对自身的元脉、骨骼、乃至元府,都是巨大的考验,如果承受不住元力的疯狂运转,敌人还没有被击中,或许自己就要先倒下了。
  
  至少他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接连释放两次大绝,看到刀光闪电般掠近,他只能向后退去。
  
  轰轰轰……那老者拼命释放着剑光,尽可能的化解着如海啸般卷来的刀幕。
  
  寻常的招数在这种大绝面前是毫无意义的,那老者是仗着自己的修为远比叶信深厚,叶信才是小乘境中阶,而那老者是真正的大乘境修士,所以尽管显得手忙脚乱,可好歹是撑过了叶信的这一轮攻击。
  
  下一刻,叶信的刀幕落尽,那老者已退出了三百余米开外,叶信也冲出了三百余米,这个地方已经是在村外了,银汉府的修士们远远的看着这边,他们的表情都很惊悚,因为他们的长老明显是被压着打。
  
  “好……你很好……”那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叶信一笑,手中的杀神刀卷起,身形向前突进,又是八极炫光!
  
  “这……这这……”那老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年轻修士周身的元脉骨骼血肉,都是铁铸的不成?!居然能接连释放三次大绝?!
  
  但叶信的刀幕已至,他无暇思考什么,咬着牙,尽己所能的运转元脉,手中的小剑挥洒出一片片赤红色的剑光。
  
  轰轰……那老者每次摧毁一片刀幕,身形都不由自主被轰飞出去,而叶信紧追不放,刀幕中的空白也被填补上。
  
  如果说叶信是海啸,那老者就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了,虽然还能支撑,不至于被海啸吞没,但显得异常狼狈。
  
  叶信的刀幕又一次消逝了,他头上也见了汗,胸膛的起伏有些快,泥生当初为他洗尽凡髓,只是想让他在未来的修行中少一些牵绊,能大步前行,而叶信却从中挖掘出了自己的另一种优势。
  
  如果连他的元脉、元府都接近崩溃了,那么敌人更无法承受,所以只要他不会在第一招被秒杀,继续坚持下去,应该没有人能熬得过他。
  
  他有大绝,那老者亦有,他是小乘境,那老者是大乘境,他手中只有一柄杀神刀,那老者身上虽然没有山河袋,但指节上戴着一枚古朴的戒指,想来戴着纳戒的人肯定有不少私藏的宝贝,只是现在无暇动用而已,从各个方面,叶信都不占优势,想赢得胜利,最有效的办法是让战斗强度提高到连他也感到异常吃力的程度。
  
  靠着神念无比伦比的洞察力,叶信知道自己做对了,他头上只是见了汗,那老者已是汗流浃背,就在刚刚,有一滴汗水正好从那老者鼻尖滴落。
  
  叶信长吸一口气,释放出云龙变,接着八极炫光的刀幕又一次绽放。
  
  看到如海啸般的刀幕又一次向自己卷来,那老者的脸色已变得铁青,他的见识很丰厚,也有多次死里还生的经历,但从没遭遇过如此高强度的战斗,再厉害的对手,释放出大绝之后,都需要一段喘息的时间,以平复剧烈震荡的元脉,而面前的年轻修士简直就是一架不知疲倦的战斗傀儡!
  
  紧接着,那老者发出愤怒的吼声,他并不是还有多余的力气,而是必须刺激自己的斗志,否则,他知道撑不过这一轮。
  
  轰轰轰轰……八极炫光凝成的光球势不可挡的向前推进,那老者尽管在拼命抵挡,可他的身形始终在节节后退。
  
  时间,有时候会成为无法逾越的天堑,如果这个时候叶信收了杀神刀,与他再聊一会,他就能恢复到全盛状态,可惜,叶信本就抱着拖垮他的目的,又怎么可能给他喘息的时间?!
  
  刀光落幕,天地间又一次恢复了短暂的平静,那老者能撑过叶信四轮刀幕,也算很不容易了,此刻,他突然把小剑收了起来,负手而立,尽量让自己的眼神变得平和,随后缓缓说道:“叶小哥,老夫惜你之才……”
  
  “看刀!”叶信的声音截断了那老者的话,接着释放出云龙变,让八极炫光的刀幕重新化作铺天盖地的海啸。
  
  老者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涣散了一下,但处在生死关头,怎么也要拼下去!他再次发出怒吼声,荡起道道剑光,卷向了叶信释放出的刀幕。
  
  轰轰……那老者不停的向后退着,他的身形已经有些踉跄了,走上修行路的修士,大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可叶信用的是一力降百会的战术,强行把强度提升到了极限,不管敌人拥有什么样的本事,能熬得下去才有资格反击,而那老者的元脉从开战到现在,根本没有平复过,不要说再次释放大绝,就连释放寻常的剑招亦显得有些艰难了。
  
  刀幕消逝,那老者又一次被刀幕轰出去数百米,远方那座小村庄的废墟已经看不太清了,而银汉府的修士们都停留在远处,他们不敢相信堂堂长老会被压得这么惨,但事实在一次次提醒他们,银汉府此行可能要碰个头破血流了。
  
  “看刀!”叶信再次释放出八极炫光,此刻,他已经不是在战斗了,而是压榨自己的极限。
  
  战斗场面突然出现了变化,一道有无数符文凝成的镜面出现在刀幕前方,但瞬间便被刀幕绞得粉碎,看来那老者应该是动用了某件法宝,但法宝也需要自身的元力催动,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能,那老者的元脉乃至意志都已接近崩溃,现在释放出法宝只能看着法宝被摧毁,但情势不由人,他只能选择废了一件法宝,来换取一点点喘息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