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超品相师 > 第八十章 卧牛地

第八十章 卧牛地



    众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部望向林秋生的手上,只见他的手指之间竟然就剩下了几张表格。

    “选中这一撮风的同行有十五位,而选中这排名第一的同行就只有我手上这几位了。”林秋生把手上剩余的表格给摊开,竟然只有四张。

    两百多位风水师,选中第一的竟然只有四位,这一刻,无数人的目光都盯着这四张表格,想要看到上面的名字,哪怕已经选中三水聚合和一撮风的风水师们也同样眼光紧紧的盯着,他们也很想知道,到底是哪四位同行竟然能超过他们,先前选中了的喜悦此刻全无。

    “只有四位!到底是哪四位?”嘉宾席上的嘉宾此刻也都想要知道到底是哪四位,他们倒没有什么紧张,纯粹就是好奇是哪四位能拔得头筹。

    不得不说,此刻就连秦宇也都有点紧张,虽然他对自己的选择很有把握,但是在结果没有揭露前,还是有点忐忑,尤其是林秋生的手上只剩下四张表格,这意味着只有四个人选对了。

    若说一开始,秦宇还对这交流会比试的的结果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现在的他倒是颇有点希望能获得一个好成绩,倒不是为了出名,主要还是因为他有一颗不服输的心,不然当初也不会强硬的和孟方定下两年的约定。

    “凡师,只有四人猜中了,你有把握吗?”贺平的神se此刻也有点担忧,朝着身边的黑袍男子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黑盘男子笑而不答,眼光也是紧紧的盯着林秋生手上的四张表格,舌尖舔了舔嘴唇,暴露出了他的一丝紧张。

    放眼全场,似乎只有秦宇桌子对面那位叫许承的男子,依然是一脸的笑容,似乎丝毫不受这紧张气氛的干扰。

    “这排名第一的风水佳地就是……”萧姓老者说到这,突然停顿了一下,让不少风水师们在心里直骂娘,这明显是是吊胃口啊,倒是痛快的给个结果啊。

    “编号二十六的那处。”

    “果然是这块。”秦宇松了一口气,原本绷直的身体此刻也松懈了下来。

    “凡师你选中了。”贺平也是一脸的激动,小声的朝身边的黑袍男子说道,刚刚黑袍男子在填写表格的时候,他也瞄了一眼,正是填的二十六号,而他自己则是填的十八号。

    当然,更多的还是叹息声,那些没选中三水聚合和一撮风的风水师们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在我宣布这块地方的风水格局名称前,我想先见识一下这四位风水师。”萧姓老者突然接过林秋生手上的表格,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对,我们也想见识一下是哪四位同行领先我们一筹。”

    许多风水师们跟着附和,对于编号26的这块宝地,虽然他们没能看出来什么奥妙,但既然林会长还有另外两位老者都认定这是排名第一的宝地,到后面自然会拿出理由来说服他们,相比之下,他们还是想知道是哪四位选中了。

    “选中的四位就站起来给大家看看,话说这四人中有三个我都不认识。”

    萧姓老者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桌子的左侧,gz玄学会的会员,萧老几乎都是认识的,那么萧老的这话就是说,这四个人中有三个是来自其他城市的风水师。

    第一位站起来的人却不是左侧的,而是右边的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削瘦男子,一双长长的八字眉,掩饰不住眼角的笑意,脸上颇有些得意的神情。

    “原来是他,怪不得呢。”

    “好,丘越,你不愧是gz玄学会的理事,继续努力。”萧姓老者看到站起来之人,笑着鼓励。

    “不敢当萧大师夸奖。”丘越脸上露出谦虚的表情,只是那份自得还是通过眉宇显露了出来,在两百多位风水师中能脱颖而出成为四个人中的一个,这也算是倍涨面子的事。

    丘越站起来一会,又继续坐下后,紧接着那黑袍男子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凡木,来自桂省玄学会,不错。”

    萧姓老者看了眼黑袍男子身前的身份牌也出声夸奖了一声。

    只是和丘越不同,凡木脸上毫无表情,又继续坐了下去。

    “这家伙是谁,这么无理……”

    “来自桂省的,想必不是无名之辈,等结束后不妨去找桂省的同行打听一下。”

    “剩下还有两位,也都站起来给大家认识下。”萧姓老者没有在乎凡木的态度,又朝着众人说道。

    “他竟然也是其中的一位。”秦宇正要站起来,眼光扫到对面的许承也和他一样,站起身,两人四目相交,对方给了秦宇一个热情的笑容,秦宇自然不会冷着脸,也回以一笑。

    “哈哈,没想到这最后两位的年纪竟然这么年轻,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萧姓老者看到秦宇和许承两人站起,哈哈大笑,只是这话语传到其他风水师中未免就有些刺耳了。

    “秦宇,于前两天加入gz玄学会,许承,湘省玄学会会员,你们两个都不错。”萧姓老者肯定的点点头。

    “这两位这么年轻,有什么来头?”人群中风水师们看到秦宇和许承两人站起来,议论纷纷,要说丘越和凡木胜他们一筹,他们还可以接受,毕竟那两位年纪都摆在那了,四十开外了,可这两位也太年轻点了,被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比下去,这脸上难免无光啊。

    “我就说我表弟肯定行的,看到没,这第一关就拿下了第一。”嘉宾席上,张华高兴的大声开口,其中有一半的语气是冲着身后的那位去的,对于身后的男子先前的怀疑口吻让他很不爽,还好表弟争气,这下对方该相信他说的话了。

    “又让秦宇这家伙出风头了。”莫咏星倒是撇了撇嘴,他算是看出来了,秦宇虽然年纪小,但在风水上的造诣绝对不低,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学的。

    莫咏欣没有开口,只是一双妙目注视着秦宇,不时闪过一丝莫名的神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宇这么厉害?”孟方眉头皱了皱,盯着秦宇,眼神也是在不停的闪烁。

    “既然你们两位选择了这块地方,那么由你们来给大家讲讲这地方有什么特殊的讲究。”萧姓老者突然开口,打破了常规的流程。

    按照原本的常规流程,是应该由他来给众人来介绍图片编号26号所画的那块地方的奥秘,这次突然改变了主意,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秦宇和许承两人,也是因为他觉得这两人的年纪太轻了。

    26编号上画的那块地方,算是他们三人最得意的一个杰作,那暗含的风水奥秘,一般的风水师根本就不会发觉,看到秦宇和许承如此年轻,萧姓老者也有点怀疑这两位会不会是胡乱蒙的,是以才会开口让这两位说出为什么会选择这块地方的原因,这样一来,这两位年轻人到底是有真才实学还是胡乱猜蒙的一听就知道了。

    秦宇和许承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看来这年纪轻的苦恼,两人都是深有体会,同命相怜啊。

    只是他们两人在这里无奈的时候,却也不想想其他风水师的感受,多少风水师在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能成为学徒就很不错了,要是能这么年轻就成为风水师,多少代价这些人都愿意换啊。

    “秦宇,你是咱们gz玄学会的,算是半个主人,就你先说说。”萧姓老者看到两人沉吟不语,只好开口点将。

    “那我就说说。”既然被萧姓老者给点名,秦宇只好开口,一指桌子上的图片,“这第十二六副图上的地方,处于村庄之内的空地上,丘陵的脚尾,又无水流,第一眼看到这块地方我也只是认为这只是一块在普通不过的地方。”

    秦宇这话有一半的假,第一眼看到这地方,他便是看出了这块地的不凡,只是他这年纪获得了第一,本就有些耀眼,难免引一些心胸狭隘的人嫉妒,秦宇自然是要藏拙,木秀于林,风必吹之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后来,我又仔细的翻看了这张图,结果却让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地方。”秦宇嘴角上扬,一指这图上中间的那块空地,说:“如果各位用红线把这空地上的高低分界处标示出来,就会发现这恰好组成一头卧牛的图像。”

    秦宇的话一出,对面的许承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旋即又恢复正常,而萧姓老者和林会长还有庞老,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轻微的点了点头。

    “秦师傅,这天下墓地,莫不过九等,五尊为首,苍点为末,恕我孤陋寡闻,却不知道这卧牛地属于几等?”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