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十章 请节哀

第十章 请节哀

唐秀才和唐毅在天妃宫又住了两天,没有了利益纠葛,双方关系迅速修复,唐秀才把需要写字的地方都弄好了,还许诺了真,以后需要只管吩咐,然后才欣然回家。

    走在路上,唐秀才看哪里都顺眼,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毅儿,怎么有点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滋味啊!”

    “现在是秋天好不好!”唐毅正是无语了,不过也不好打扰老爹的兴致。二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差不多是十家农户一年的收成,爷俩算了发了横财,口袋里有了钱,人顿时变了样,路过酒楼的时候,点了二十几道菜,让伙计送到家里。桌子太小了,都摆到了床上。

    唐秀才不由皱眉了,说道:“毅儿,我看该换张桌子,对了椅子也该换了,床太小了不舒服,换成金丝楠的……”

    “好了,您换一套房子成不。”

    “也对啊。”唐秀才说道:“说实话啊,这竹楼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以前住的不也挺好的,唐毅也知道老爹出身官宦之家,二十岁之前都不知道什么叫缺钱。这些年的确苦了他了,折腾就折腾吧!

    正所谓穷人有了钱,如同上了弦,庆功宴吃完,到了晚上唐秀才突然睡不着了,心头就仿佛有小耗子不停抓挠,不得安宁,不停地偷看柜子里,生怕银子不翼而飞了。

    一遍又一遍,只要闭上了眼睛,就仿佛有小贼跳进来,把钱都偷跑了。翻来覆去的烙饼,到了半夜三更干脆爬起来,放在了枕头下面。

    这下放心了,可枕着硬邦邦的元宝,后脑勺生疼,这也不是长久办法啊。

    干脆,豁然坐起,披着衣服就往外面走。

    “爹,您省省行不。”唐毅红着眼睛,怒冲冲说道。

    唐秀才不好意思,尴尬一笑:“还没睡啊,你也睡不着?”

    “我睡着了——又被您弄醒了!”唐毅无奈道:“爹,爷爷好歹是县丞,您也吃过见过,区区二百两银子,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失去了才知道宝贵!”唐秀才神秘兮兮道:“毅儿,这可是咱爷俩的身家性命,爹准备挖个坑埋起来,等以后你娶媳妇用……”

    唐毅翻翻眼皮,笑道:“是不是还要写上此地无银二百两啊?”

    “臭小子,你敢嘲笑你爹,找打!”唐秀才气得哇哇暴叫,作势要打。

    唐毅连忙求饶,说道:“爹,您老想想,孩儿随便一个主意,凭空就能弄到银子,您老还有什么可怕的。”

    唐秀才挠了挠头,他的确是穷怕了,不过臭小子说的也有道理。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讪讪地把银子放在了床边,坐在了唐毅的身旁。

    “毅儿,那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爹都听你的!”

    “您真的听我的?”

    “当然,谁让你有本事呢!”

    唐毅也看明白了,不把老爹安抚住,是别想睡好了。

    “爹,其实孩儿早就想过了,咱们还是要回太仓州,二百两足够买个小院,租房子不是个办法,孩儿想着去私塾读几年书,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想出人头地,就要走科举的路子。”

    唐秀才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毅儿好见识,爹也是这么想的,当初来刘河堡就是贪图花销少,现在看来是爹短视了。明天爹就回太仓找个合适的房子,等安顿下来,再找个挣钱的活,你就只管用心读书,爹养活你,咱们唐家日后就指着你了!”

    唐秀才越想越高兴,结果更是睡不着了,一直到了四更天才稀里糊涂的地睡下,转过天,到了中午还没爬起来,别说去太仓了,连午饭都剩下了。

    唐毅也没了兴致,只好跑到朱家的面馆,吃碗面充饥。

    一见到唐毅,内掌柜的就眉开眼笑,急忙走了过来,感激地说道:“小相公,多亏了您啊,死鬼和庙里的师父谈好了,您可给我们一条来钱的路子啊!我还琢磨着,赚了钱,要给您一份呢!”

    说完之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明显是试探,唐毅哪里不明白。他现在有了银子,更不愿意和内掌柜的计较。

    “朱大婶太客气了,赚钱还是靠你们自己,我不过是牵线搭桥而已!”唐毅谦虚地笑道:“要说感谢吗?给我来碗面吧,早上还没吃东西呢!”

    “好嘞!”

    内掌柜的笑着答应,脸上仿佛开了花,没多大一会儿,一大碗面条送来,兴奋之下,愣是放了四个荷包蛋,弄得唐毅怪不好意思的,自己都成了饭桶了!

    饭桶就饭桶,总之先填饱肚子。唐毅甩开了筷子,热乎乎的面条,烫嘴烫心,没一会儿,额头上就冒出了汗水。

    他正在吃着,对面桌子坐着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年轻人,穿着短打,带着瓜皮帽,太阳穴上贴着一块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狗皮膏药,在手边还放着一把短刀。

    严禁民间武器那是蛮夷胆怯的作风,在明朝老百姓是可以携带刀剑一类的武器。不过盔甲和旗号却是不行的,一旦发现可要按照造反处理的。

    规定虽然如此,可是寻常百姓谁又会没事带着武器在身边,这样的人多半都是地痞无赖,帮闲的打手,普通人都躲得远远的。

    这小子盯着唐毅半天,突然站起身,啪的一拍桌子。

    “你姓唐对不对?”

    唐毅正喝着喷香浓郁的骨汤,一见对方的模样,就有些皱眉。

    “没错,你有什么指教?”

    “哈哈!果然是你小子!”这个家伙顿时打了鸡血,撸胳膊挽袖子,弄得唐毅心里头毛毛的。

    “我问你,前些日子是不是改了招牌,把王三财给耍了?还有,你是不是帮着朱掌柜的弄到了新生意?”

    “应该是吧!”

    “果然,这么说你是刘河堡最聪明的人了!”

    噗,唐毅差点喷出来,哪跟哪啊,没等他分辨,对方自言自语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耳听咋地,也不眼见咋地……”

    “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没错,就是这句,行啊!这样小子你听好了,爷有个事情要找你帮忙,可是呢,爷要先考考你是不是真聪明?”

    唐毅这个无语啊,老子聪不聪明和你有个屁的关系,轮得着你来测试。

    “朋友,我还要……”

    “你听着啊,就这个桌子。”这小子根本不顾唐毅,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就是这张桌子,一共四个角吧,我一刀,就一刀砍下去一个角,还剩几个角?

    就这个啊,

    见唐毅没有回答,小子顿时得意地笑道:“不用着急,你先慢慢想着,当年我爷爷就这么考我的,爷想了三天就想出来了,我爷爷还说我聪明能考状元呢!”

    你要是能考状元,那个状元得多不值钱。

    对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唐毅是半点兴趣也没有。偏偏这小子握着刀把,分明不回答就不让自己走。

    唐毅眼珠转了转,正好看到内掌柜的在那边熬汤,主意来了。

    “呵呵呵,四个角砍掉了一个,自然就剩三个,难得住谁啊!”

    “哈哈!”这小子高兴的一跳三尺高,手舞足蹈,别提多得意了。摇头晃脑说道:“笨啊,真是太笨了,看来老子才是刘河堡,额不,是太仓州的第一聪明人!”

    唐毅眨眨眼睛,故意怒道:“喂,四减一等于三,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你凭什么说错了。要是不讲出个道理,我可不服!”

    “就知道你不服!”

    这小子拿起朴刀,煞有介事的在桌面上一划,然后说道:“看到没有,这一刀下去,砍掉了一个角,却多出两个角,所以正确的答案是五个,明白不?”

    “不明白!”唐毅把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

    “明明是三个,另外两个我可没看到。”

    “你怎么那么笨啊!”这小子急得抓耳挠腮,就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唐毅突然笑道:“要不这样,你砍一刀,果然如你所说,我就信了。”

    “砍一刀啊,也行。不过我说的对了,你可要承认我是第一聪明人啊!”这小子还真执着,说话之间,他抽出了朴刀,高高举起!

    咔嚓!

    一刀落下,桌面应声断裂,上面的碗筷稀里哗啦,落了一地。

    “你看看,是不是五个?”

    “啊,真是啊!”唐毅故作吃惊,却忍不住笑道:“施主,请节哀……”

    还没等他说完,一声霹雳,吓得这小子一哆嗦,只见内掌柜的像是猛虎一般扑了过来。

    “徐三,你个兔崽子,敢砍坏老娘的桌子,看我不打死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