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21章 一个要求

第21章 一个要求

万浩哪里愿意在小娃娃手里丢人,迫不及待说道:“无山得以巫山好。”

    无山,巫山,原来是音同字不同,你用山我就用水,唐毅从容笑道:“何水能似河水清。”

    “贾岛醉来非假倒。”万浩追问道。

    贾岛是诗人,那我就用个酒仙,唐毅毫不迟疑道:“刘伶饮尽不留零。”

    有两下子,万浩知道这样简单的东西难不住唐毅,转念说道:“雪映梅花花映雪。”

    回文而已,也不甚高明,唐毅答道:“莺宜柳絮柳宜莺。”

    “读书好,耕田好,学好便好!”万浩轻蔑地说道,言下之意,你这个小土包子,不管读书,还是耕田,要学好,不要在本公子面前卖弄,自讨苦吃。

    唐毅哪里不明白,说不定是谁卖弄呢!

    “创业难,守业难,知难不难。”

    别看你家室好,可想守住却不容易,你这种狂妄自大的家伙,早晚会败光了家业。不经意之间,这两位已经借助对联,骂得火星子四溅。要不说少和文人打交道,没点儿功底,连他骂你都不知道。

    “风起大寒霜降屋前成小雪。”含着大寒、霜降、小雪三个节气。

    “日照端午清明水底见重阳。”有端午、清明、重阳三个节日。

    “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

    “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东西!”

    ……

    唐毅和万浩就这么你来我往,足有十几回合,谁也胜不过谁。别说外面看热闹的,就连提前进入酒楼的也都跑了出来。听到妙句,如痴如醉,巴掌都拍红了。叫好声不绝于耳,有赞叹万浩学问精深,也有喜欢唐毅机智幽默的。

    一个大明,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朱掌柜的,雷七,了真这些三教九流,不管处在什么位置,都要小心谨慎,兢兢业业,捧着卵子过河,不一定什么时候,倒霉的事情就掉到了脑袋上。

    至于另外一个,就是眼前的这帮读书人,大多数家境优渥,除了读书科举之外,谈诗论文,喝酒狎妓,吹拉弹唱,玩的是高雅艺术。

    神童才子历来都备受瞩目,唐毅不过十二三岁,才思敏捷,加之齿白唇红,颜值够高,很快就有了不少粉丝,每说出一句,都有人飞笔记下,引来阵阵欢呼。

    相比之下,万浩虽然不落下风,但是由于年纪关系,竟有成为陪衬的趋势。

    骄傲的万大公子哪里能忍受,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随口说道:“莲子心中苦。”

    只有五个字,比起刚才难度降低不少,唐毅正要张口,突然感到了不对。

    莲子就是“怜子”的谐音,表面上说莲子是苦的,实际却说疼惜儿子心里发苦。好一个狡诈的万浩,差点被你骗过去了。

    唐毅略微沉吟,周围看热闹的还不明白,忍不住议论起来。

    “怎么?小神童也不成了,要不这一联交给我们吧!莲子心中苦,泥鳅肚里脏!”

    扑哧!

    一句话不如笑翻了多少人,万浩脸色铁青,鄙夷地吼道:“无知的蠢物,不要在这里碍眼!”

    “哼,还才子呢,脾气真臭。”

    “就是,这个德行还怎么当文曲星,还是咱们的唐神童好。”

    大家满怀希望,看向了唐神童,或许福至心灵,唐毅笑道:“梨儿腹内酸!”

    梨儿正是“离儿”的谐音,巧妙避开了万浩的陷阱。

    唐毅仰着头,面带自信的笑容,随便你怎么来,小爷都接着。万浩这下子可尴尬了,他虽然肚子里还有货,但是都杀伤力不足。肯定对联难不住这个小家伙,不如换点花样。

    “对联不过小道,我们作诗如何?”

    作诗!唐毅还真没有把握,明清两朝他知道的诗本来就不多,但是此时哪容的他退缩,拍着胸脯笑道:“好啊,你只管出题吧!”

    “这个……”万浩倒是为难了,他出题就算赢了也不公平,正在犹豫之时,忽然听到笑声传来。

    “万贤侄别来无恙啊?”

    众人急忙闪目看去,从人群当中走出三个人,为首的老者笑眯眯的十分富态,不少人一眼认了出来,无不躬身施礼。

    “原来是上泉公来了。”

    “上泉公好!”

    唐毅不认识来人,就听旁边有人低声说道:“此老就是魏良辅魏老大人,当今的曲圣。”

    “啊,他老人家不是做官吗?”

    “老爷子去岁在山东左布政使任上致仕的,今年夏天才到咱们太仓。”

    “哎呦,他老人家来了,咱们可有福了!”

    “敢情,要不是魏老大人,你以为琉莹姑娘怎么会巴巴赶过来。”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唐毅顿时瞪大了眼睛,魏良辅啊,后世或许知道他的人不多,偏偏唐毅对此老非常熟悉。

    魏良辅是嘉靖五年的进士,一路升官,做到了左布政使,当然他出名不是因为做官,而是因为他在艺术上的成就惊人,传唱后世的昆腔就是魏良辅创造的。

    此老在友人的协助下,采集江南流传的海盐腔,余姚腔,以及民歌小调,调和水磨,融为一炉,形成清新细腻,舒徐婉转的水磨腔,也就是后来的昆山腔。

    而且他还改革伴奏乐器在笛子和箫的基础上,增加琵琶,弦子,使得唱腔更富感染力。世人有“国工”“曲圣”的美誉。

    说来也巧,唐毅上辈子考上公务员之后,最初就在文化局工作,负责整理保护昆曲,因此对魏良辅十分熟悉。尤其是还是穿越以来,见到的第一位名人,唐毅难免激动。

    魏良辅十分和气,走到了两个人中间,赞许地看了一眼唐毅,然后笑道:“汝孟贤侄,太宰大人可好?”

    一句话就透露出关系不一般,实际上魏良辅也是江西人,和万镗,还有当朝的首辅严嵩是同乡,只是魏良辅看不起严嵩和万镗等人结党营私,贪赃枉法,把国事搞得一团糟。所幸他一直在地方当官,和严嵩也没什么冲突。

    提到伯父,万浩十分得意,笑道:“多谢老大人关心,伯父大人身体硬朗。”

    “那就好,朝廷还要靠着太宰大人支撑着,不像老夫,闲云野鹤。”

    “哪里,老大人您才是逍遥自在的有福之人。”

    “呵呵呵,真会说话,走吧,咱们进酒楼一叙。”

    万浩顿时脸色一变,为难说道:“老大人,您看我和……”嘴唇努了努唐毅的方向。

    魏良辅呵呵一笑:“不妨事,时间多着呢,足够大家慢慢切磋了。”

    万浩迟疑一下,走到唐毅面前,冷笑道:“小子,有本事别走,一会儿见真章。”

    “随便!”

    万浩转身就走,头也不回。跟在魏良辅身后的两个年轻人顿时脸色不好看了,好狂妄的家伙,魏良辅乃是前辈,竟然自己先进去了,还有没有长幼尊卑?你不就是有个当吏部尚书的伯父吗,拽什么拽!

    白衣少年就要说话,魏良辅伸手拦住他,毫不以为意,笑着打量唐毅一番,连着说道:“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读过几年书了?”

    唐毅急忙躬身,说道:“差不多有八年了。”

    “可不短了,很不错。”

    唐毅脸色微红,以前的小唐毅倒是从五岁开始发蒙,自己这个冒牌货只不过闭着眼睛读了一个月而已。

    魏良辅见唐毅十分谦逊,顿时又心生好感,笑道:“小后生,随我进去吧。”

    “是。”唐毅毕恭毕敬,跟在后面,迈步走进楼门,就听到低沉而苍老的声音。

    “小后生,等会儿把万浩赢了,老夫答应你一个要求!”

    唐毅一阵错愕,还以为多大度呢,没想到这么记仇!

    魏良辅仿佛没事人儿,迈步向主位走去,白衣少年路过唐毅的面前,满眼小星星,攥着拳头勉励道:“加油,别丢江南读书人的脸,我看好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