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26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26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知州陈梦鹤对着铜盆里的清水,鼻子发酸。不由得想起当年那个娇憨的身影,两个人是山盟海誓,约定了生死相随。等到他五年后考中进士,再回到家乡,已经变成了他人的妻子,而事实上,两年前他遵照父母之命,娶了另一个女人。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那小子真是鬼才,短短两句词,竟然戳动了当年的心事,陈梦鹤苦笑了几声,擦了一把脸,等到他平复心绪,回到了前面的时候,却发现猛然发现已经吵翻天了。

    原来万浩指责唐毅是抄袭的,顿时引来一些人的不满,他们也顾不上万公子的身份,纷纷站出来,替唐毅辩护。

    当然也有人不怀好意,仔细品评,的确发现如果没有曾经沧海,的确写不出词中的意境。这帮人迅速站在了万浩一边,对唐毅横加指责。

    “小子,你懂什么叫薄幸郎,什么叫做比翼鸟?”

    “没错,你见过几个人,也敢大言不惭人生若只如初见?”

    “赶快说实话,是从哪来抄来的,想出名都想疯了,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

    ……

    争吵声越来越大,万浩总算是出了口气,不过令他吃惊的是唐毅站在那里,笑吟吟的,丝毫一点不以为意。

    这小子怎么这么有把握?莫非真是他写的!万浩转念一想,心说道:“就算是你写的又如何,没有人作证,我只要一口咬定,你就别想翻身!”

    “呵呵,唐神童,你就不想辩解一二吗?”

    唐毅微微一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万公子,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会认为是撒谎,对还是不对?”

    “对!”万浩粗脖子红脸,咆哮道:“我万汝孟就是不信小娃娃能写出这样的词!”

    王世懋实在是听不下去,愤然站起。

    “汝孟兄,唐神童所言的这首词,你可听过?”

    “没有!”

    “那你怎么证明他是抄袭的?”

    “哼,王敬美,你相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能写出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句子?”

    王世懋嘿嘿一笑:“有什么不能,天下间的神童多了,别人不说,家兄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写过一首诗,‘落日松杉覆古碑,英风飒飒动灵祠。空传赤帝中兴诏,自折黄龙大将旗。

    三殿有人朝北极,六陵无树对南枝。莫将乌喙论勾践,鸟尽弓藏也不悲。’莫非汝孟兄以为我大哥也是抄来的?”

    万浩纵然再狂妄,也不敢质疑文坛盟主,只是冷笑道:“这小子何德何能,能比得起凤洲先生?”

    “没什么比不起的!”

    陈梦鹤从后面走了过来,目光先落在唐毅身上,微笑着点点头。然后从容笑道:“王元美和本官是同科的好友,以我之见,唐神童的才情不在凤洲之下。这首词之中用了骊山盟誓,夜雨闻铃,比翼连枝,说的都是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唐神童也说有感于长生殿,不是他做的,难道还有第二个人不成?”

    有了知州大人背书,在场众人不由得安静不少,仔细想想,也有道理。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就能写出这么好的词,让他们这些饱读圣贤书的脸往哪里放!一个个不由得顿足捶胸,嚎啕大哭。

    万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紫,比川剧变脸还吓人。突然他仰天狂笑,手指着陈梦鹤咆哮道:“陈大人,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陈梦鹤好歹是地方父母官,哪里容得下当面咆哮,顿时脸色沉下来,怒道:“万公子,注意你的言辞!”

    “哈哈哈,陈大人,好手段啊!怕琉莹姑娘落到我的手里,又不敢明抢,就弄出了这么一个小子,来和我斗,你们真是处心积虑,机关算尽!”

    疯了,疯了!

    万浩你虽然有势力,可是也不该如此狂妄,陈梦鹤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你有个当吏部尚书的伯父又如何,我的老师还是礼部尚书,未来的储相,我陈梦鹤更是翰林清流出身,哪里能允许你撒野!

    陈梦鹤手指着万浩,就要发飙。

    突然在背后传来一声女子的轻笑,大家急忙回头,只见换了一身葱绿襦裙的琉莹大家款款走来,冲着众人万福,抬起身微微一笑,胜过花开。

    “万公子,你刚刚的话奴家听在耳朵里,真是诚惶诚恐,羞臊死人了!”

    “哼!”万浩故意扭头不看。

    琉莹不疾不徐,继续说道:“琉莹何许人,不过是江湖的优伶,世俗的戏子,也值得诸位大人为了我处心积虑吗?别说您出身高贵,前途远大,就算这位唐神童也是才情不凡,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抄人家的词作,凭白坏了自己的名声!”

    “花言巧语!”万浩还是不服,不过明显口气弱了很多。

    琉莹笑道:“万公子,唐神童,依我看你们不妨再比试一场,如何?”

    “再比试?他敢吗?”万浩挑衅地说道。

    “我是不敢,要是你万大公子再抵赖下去,我也只好举手投降!”

    “你!”

    “都住口吧!”一直没有说话的魏良辅缓缓说道:“大家伙来赴会是为了切磋交流,图一个畅快,何必意气相争呢?琉莹丫头说的有理,既然汝孟不服,那就再比试一场。可若是再考诗词歌赋,文章联句,真伪难辨,老夫遍体生牙,怕是也说不清啊!”

    魏良辅语带着敲打,万浩脸色不善,突然场下站出一个人,有人认识,他是国子监出身,名叫韩童。他先冲着众人施礼,然后笑道:“魏老大人所言极是,在下有个主意,不妨就让两位作一篇戏文如何?”

    “戏文?这怕是不妥吧?”魏良辅沉吟道。

    韩童急忙说道:“妥当得很,老大人,寻常文会没有作戏文的,所以不存在作假的可能,正好琉莹大家在这里,若是两位能做得出来,让琉莹大家唱诵一番,岂不是美谈!”

    他这话一出,不少人都眼前一亮,拍手叫好,盛赞这个办法,万浩的嘴角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

    “唐神童,你可有胆迎战?”

    唐毅一脸为难,勉强笑道:“我只好勉力一试了!”他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都乐开了花,万浩啊万浩,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要是继续比诗词,唐毅的存货随时都会告罄,可是戏文就不一样了,他前世整理过海量的戏文,加上今生超强的记忆力,别说万浩,就算魏良辅都斗不过他!

    “笔墨伺候!”

    戏文比试没有前例可循,非常宽松,给了两个人一炷香的时间,让他们根据史籍或者是民间传说,随便发挥。谁写的新颖脱俗,谁的文辞优美,谁就是胜利者。

    越是自由,就越是难写,一炷香的时间,怕是连选材都找不到。可是万浩丝毫不怕,他为了取悦琉莹,早就做了准备,那个韩童也是他安排的帮手,因此略微思索,提起笔就写。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到了,当写完最后一个字,万浩得意地抬起头。

    “魏老大人,晚生做了一篇《红梅阁》,还请老大人过目!”

    魏良辅微微点头,接过了手稿,才扫了一眼,他脸色就变了。平心而论,要不是魏良辅帮忙,琉莹直接就是万浩的人了。看到手里的东西,魏良辅不得不感叹,万浩才情过人,琉莹丫头啊,老夫对不起你!

    正在感叹之时,突然听到一个人轻声念诵起来:“细雨轻阴过小窗,闲将笔墨寄疏狂,摧残最怕东风恶,零落成悲艳蕊凉……”

    唐毅越念声音越大,在场的众人不明所以,可是万浩身体却猛地摇晃,失声惊叫道:“小子,你怎么知道我的戏词?”

    “哈哈哈,万公子,睿智如你还不明白吗?有句俗话叫做乌鸦落在猪身上,你说别人抄袭,怎么不看看自己啊?”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