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30章 凄惨的朱大婶

第30章 凄惨的朱大婶

“荆川先生可是会试第一名,殿试点了探花郎,学问之大,人品高洁,若是唐神童能拜在他的门下,那可是一大幸事,也好……”

    琉莹突然不往下说了,眨巴着大眼睛,笑眯眯盯着唐毅。

    “也好怎样?”

    “也好洗一洗唐神童的痞气,教你做一个真正的君子!”说完琉莹笑得前仰后合。

    唐毅气得小脸通红,委屈地说道:“琉莹大家,在下好歹帮了你,不带这么伤人的。不行,我要惩罚你!”

    琉莹一听,顿时小脸变色,心头里砰砰乱跳,好似小鹿跳动。这小子不会有什么坏心思吧,虽然他年纪不大,可是身材不小,有些村子十三四岁成亲的也不乏人在。一想到这里,琉莹越发害怕,胸脯不停起伏。

    “哈哈哈,你不是答应要唱一夜的曲子么,小爷现在就想听了,还不快去弹唱!”唐毅突然怒喝道。

    琉莹没来由的松了口气,狠狠白了唐毅一眼,等到拿起了琵琶,心中却又有一丝失落,随手弹动,乐声流转。

    “琉莹大家,你忘了定弦了!”唐毅不客气说道。

    霎时间琉莹脸涨得通红,别提多尴尬了,她也是老手了,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都怪眼前的小家伙,弄的人心绪烦乱。琉莹甩了甩头,定了定神,重新弹了起来。

    且弹且唱,从最初的西厢记,天仙配一类的,渐渐变成了南北小调,各种小曲,琉莹天生一条好嗓子,干净利落,吐字清晰,好似银铃在耳边作响,不知不觉,竟被带入了乐曲之中。唐毅频频点头,难怪那么多人追捧琉莹,果然是好本事。

    “琉莹大家,其实这昆山腔还可以再改进一番。”

    琉莹收住指头,娇笑道:“小女子竟然忘了,唐神童可是精通音律的大家,不知道您有什么指点啊?”

    唐毅脸色微红,不过哪个男人愿意在女人面前示弱啊,就像那个万大公子,也要准备几篇唱词,当然他也想不到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唐毅和万大公子还是不同的,他对昆腔的发展一清二楚,指点琉莹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有点对不起魏良辅。

    老头十年调和水磨的成果,被唐毅一下子抖落出去,也不知道他会如何想!

    管他呢,反正老魏还没研究出来,成果就算小爷的。而且琉莹明明是你的徒弟,还不好好保护,也该挨罚。

    唐毅想了想,大言不惭地说道:“以我之见,昆山腔要想自成一派,传颂南北,需要改进六个方面。”

    “这个么多啊!”琉莹吐了吐小舌头,俏皮地笑道:“那奴家可要好好听听了。”

    “一,洗乖声谐音律;二,即旧声而泛艳完;三,备伴奏场面;四,融南北于一炉;五,立昆山为正声;六,点琵琶为样板。”唐毅侃侃而谈,把每一条仔细讲解给琉莹,听得琉莹妙目闪光。

    其中有些东西魏良辅也提到过,只是没有唐毅清楚(废话,唐毅直接把老魏最终成果拿来了),琉莹对唐毅越发崇拜,两个人一直谈到了天光放亮,琉莹竟然起身,飘飘下拜。

    “公子精通音律,世上罕有,琉莹愿意拜公子为师,还请您答应!”

    说着琉莹真的下跪了,弄得唐毅手足无措。他自己没有找到师父,倒是先收了个吴天成,难道还要收下琉莹?

    唐毅是真不想浪费精力,可是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唉,上辈子就没学会怎么拒绝美女!

    “琉莹大家,你先起来。”

    “师父,还叫人家琉莹大家?”琉莹泪眼汪汪地看着唐毅,弄得唐毅一身鸡皮疙瘩。

    “我投降了还不成!”唐毅拉起了琉莹,咬着牙说道:“成了,我答应了。”

    ……

    和美女相处总是愉快的,转眼天光大亮,琉莹才带着丫鬟匆匆离开。这时候唐秀才早就醒来,吴天成在外面买了豆浆油条,稀饭包子,见唐毅过来,吴天成急忙站起来,脸上止不住的笑容。

    “咋了?捡到狗头金,还是傻了?”

    “瞧师父说的,弟子是高兴啊!”吴天成眉飞色舞说道:“我今天买豆浆的时候,就听两个读书人模样的说太仓出了神童,还有前有王世贞,后有唐神童,咱们太仓文风鼎盛,天下第一……”

    “噗!”喝进去的豆浆一口喷出来,这帮人还真敢说,单轮学问一项,唐毅给王世贞提鞋都不配。当然了小唐同志也不准备做一个文学家。

    “你们都听着,从此之后,一定小心谨慎,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放进来的客人一个别放进来……”

    没等唐毅说完,就听到一声怪叫。

    “好一个唐神童,是不是连我也不见了?”

    大家急忙抬头,只见一个少年公子闯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条凳上,抓起包子就吃。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世懋。

    “我说表哥,你怎么找来的?貌似我没告诉你住址啊?”

    王世懋吞了一个包子,喝了小半碗粥,再洗洗笑道:“我是不知道你住的地方,无奈何琉莹大家名气太大了,她的马车谁不知道,一路打听,我就找过来。”

    “你可真成!”

    “多谢夸奖!”

    “我那是夸你啊!”唐毅彻底无语了,“表哥,我走之后,有什么事情没有?”

    王世懋笑道:“还能有什么,自从昨天夜里,你的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已经到处传颂了,要不了几天,江南都会知道出了一个唐神童,恭喜你,成名了!”

    唐毅嚼着酥脆的油条,越发没有滋味了。

    “我怎么觉着不像是恭喜啊?”

    “算你聪明。”王世懋有些后怕地说道:“出了名有好处就有坏处,像我大哥,当年的时候,拜访的人几乎踏破了门槛,有砸场子的,有结交的,甚至还有一大帮媒婆。好在当时我爹出面,把这些人都拦住了,要不然非耽误了我大哥科举考试不成!”

    听他这么一说,唐秀才猛然惊醒,急忙对朱家兄弟说道:“以后你们两个就看好了大门,不能谁想进来就进来!”

    朱家兄弟急忙点头,一起往外面跑,临走朱海还拿了个门栓,杀气腾腾的往外跑。唐毅挠了挠脑袋。

    “爹,我怎么觉得麻烦更大了!”

    王世懋反倒轻松地笑道:“没事的,人怕出名猪怕壮,过了一些日子就好了。昨天我找到了伯父,提议让你到王家的族学念书,那些人总不敢到王家去闹事。”

    “也有道理。”唐毅勉强苦笑道。

    几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突然脚步声响起,朱山大步跑进来,把凳子都撞飞了。

    “怎么回事?”唐秀才惊问。

    朱山五官扭曲,急得脸涨红。

    “我,我,我,我娘!”

    “朱大婶,她怎么了?”唐毅也问道,这时候朱海扶着一个妇人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见唐秀才和唐毅,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唐爷,小相公,可算是见到你们了,俺两口子的命都差点没了!”

    唐毅一惊,仔细打量,朱大婶身上破衣烂衫,光着一只脚,好像从火堆里刚出来,浑身上下都是黑灰,头发眉毛都烧了不少,活脱一个小鬼

    “朱大婶,你别着急,慢慢说。”

    “哎,见到小相公,奴家就活了!”朱大婶浊泪滚滚,哭道:“有人半夜放火,把你们原来住的竹楼给烧了,大火又烧了我们的院子,啥都烧没了!”

    “啊,有人纵火!冲着我们来的?”唐毅眉头顿时立起,急忙问道:“朱大伯呢,他没事吧?”

    “死鬼去了天妃宫,也不知道死活!”

    唐毅脑筋转得快,急忙说道:“什么都没有人重要,天成,你和朱山赶快回去,把朱大伯找到,接过来。”两个人答应,就往外面走。

    “慢。”唐毅又拦住他们,转而对王世懋说道:“表哥,你能不能借给我两个王家人,我怕他们去会遇到麻烦。”

    “没说的,我派王家的马车去,在太仓的地面,还没有人敢拦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