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35章 二进宫

第35章 二进宫

“血书?把您和雷七关在一起了?”

    “隔壁!”唐秀才仰着脸,仔细看就会发现肌肉不停的抽动。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三个时辰,可是唐秀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地狱!

    他刚进来,就见到了可怕的一幕,在隔壁牢房爬着一个大汉,在他的后背满是伤痕,有鞭子抽的,有棍子打的,密密麻麻。

    靠近腰部的一块,足有巴掌大小,血肉模糊,皮都没了。最可怕的是竟然有一只老鼠,大模大样爬到了大汉身上,用两颗锋利如刀般的门牙啃咬大汉的伤口,不一会儿老鼠的嘴边都是可怕的血色。

    大汉疼得闷哼连连,他的双手被夹得青紫红肿,腰腿又有伤,根本动不了,只能任由老鼠啃咬着他。丑陋的小东西不时抬起头,闪亮的黑眼珠甚至变成了可怕的血色,就好像山里的恶狼!

    唐秀才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抓起手边的破碗,稻草,向着老鼠就扔了过去。

    “滚,快滚!畜生,赶快滚!”

    也不知是吃饱了,还是被吓到了,老鼠晃晃悠悠走了,唐秀才仿佛被抽空了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铁青,嘴里不停念道:“地狱,地狱啊!”

    过了许久,突然有个微弱的声音传来。

    “朋友,到了这里还有良心,你是第一个!”

    唐秀才哼了一声:“我宁可不要。”

    “过几天就没了,这就是阴曹地府,进来的都是小鬼,谁也出不去。”

    唐秀才突然站起,五官狰狞,对着木栏拳打脚踢,怒吼道:“我能出去,我一定能出去!毅儿会救我的,他才不会看着他爹关在监牢呢!”

    又过了半天,那个声音喘足了气,问道:“那个‘毅儿’是什么人?”

    “我儿子,他叫唐毅,我最骄傲的儿子!”唐秀才的充满了得意。

    他却不知道,这两个字听在大汉的耳朵里,不亚于晴天霹雳!

    “小相公,你是小相公的爹!”大汉竟然用血淋淋的十指撑着地面,愣是坐了起来,激动地吼道:“唐相公,我叫雷七,我叫雷七啊,你可要救我啊!”一霎时,泪水满脸。

    “毅儿,经过这一番,爹总算是明白了,真有人间地狱啊!”唐秀才眼角湿润,紧紧抓着唐毅的胳膊,用力说道:“毅儿,帮帮雷七吧,算爹求你了!”

    唐毅听着老爹叙述,拳头不由得攥紧了。

    “爹,儿子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更何况胡彬已经对我们下手,儿子不会饶过他!”唐毅斩钉截铁道。

    其实在唐毅的心里,还有一个原因没说,如果雷七真正被诬陷致死。对于唐毅来说,也是一个隐患,结交匪人,可不是小罪过。

    “爹,别的不说了,咱们先看看雷七的血书。”

    包括王世懋在内,大家都凑了过来。

    “土地公像——什么意思啊?”

    唐毅不由得看向了老爹,唐秀才摇摇头:“雷七是想和我说,可是狱卒又来了,他只能把血书给我。”

    唐毅眉头紧锁,说道:“我猜雷七应该是告诉我们有证据藏在土地公的神像里,只是究竟是哪个土地公,还不清楚!”

    正在此时,朱大婶眉头紧锁,欲言又止,吴天成忍不住说道:“内掌柜的,人命关天,你知道啥,就说吧!”

    唐毅也急忙说道:“朱大婶,不要怕。”

    “唉,小相公,听徐三说过,雷七不信神佛,只信土地公。您说奇不奇,他盖房子的时候,往下挖了三尺,竟然挖出一个土地公神像。雷七连着摆了三天流水席,说什么土地爷保佑,还在家的旁边盖了一座土地庙,不管干什么,他都要先去拜拜土地公。现在看啊,土地爷也不灵啊!”

    放在往常朱大婶肯定要说几句风凉话,此刻她老实地闭上了嘴巴。

    “应该就是这个土地像了。”唐毅知道很多商人都特别笃信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拜土地公不算什么。

    “表哥,你熟悉太仓的情况,怕是要麻烦你呢!”

    “没说的,这么好玩,额不,是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就放一百个心。”王世懋倒有个积极的劲头,风风火火就闯九州了。

    “师父,我怎么觉得王二公子不靠谱儿啊?”吴天成歪着头说道,唐毅白了他一眼,意思是那还用你说。

    “那怎么还用他啊?”

    唐毅淡淡叹口气,落寞地说道:“你们比他还不靠谱!”

    ……

    这一次唐毅师徒还真误会了王二公子,刚刚过了三更,王世懋就气喘吁吁,从后墙跳进了唐家的宅子,一路到了书房。把一个包裹重重砸在了桌面上,用手指着,累得都说不出话。

    唐毅拿过了包裹,急忙打开,只见里面有几本账册,一摞清单,底下还押着一份笔记,拿出来一看,正是雷七所写,唐毅迫不及待翻开,他急需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匆匆浏览一遍,唐毅发现这是雷七在离开刘河堡之后的活动记录。

    从唐毅手里拿到清查结果,雷七如同他所说一样,开始疯狂搜集证据,询问手下人口供。差不多六七天前,他把一切都准备好了。而且还带着证据找到了太仓州同知孙雅芳。

    同知是太仓的二把手,比起判官胡彬还要高,雷七的生意里面有一成干股就献给了孙雅芳。两个人有利益结合,雷七判断老孙一定会帮忙,就回家静等消息。

    哪知道刚回家,竟然发现妻子和一个手下摆了一桌酒菜,两个人衣衫不整坐在一起,喝酒逗笑,肆无忌惮。

    雷七是个男人,当时就疯了。好一个贱婢,偷银子不说,还敢偷人,你让我雷七当活王八,老子不杀了你!

    雷七一气之下,就奔着两个人冲上来,那个手下功夫不差,跳窗逃走,只剩下妻子胡氏一个,雷七一顿暴打,把胡氏打得浑身是血,昏死过去。他还不解气,出去叫人,把胡氏捆起来,直接送到官府顶罪。

    谁知就在他出去的一瞬间,回来一看,胡氏已经消失了,雷七发了疯一样寻找,听人说有个男人背着受伤的女子跑进了胡判官家。

    转过天,怒不可遏的雷七再度找到了孙雅芳,老孙客气接待他,问过情况之后,叹道:“雷七,你是聪明人,自古以民告官,无论输赢,吃亏的都是老百姓,我朝也不例外!”

    孙雅芳倒是没有说假话,朱元璋算是历代皇帝中最疼惜百姓的,他不但鼓励百姓状告不法官吏,甚至准许地方的乡绅耆老将违法官员捉拿到京师定罪。

    老朱想得不错,可是地方的官吏盘根错节,势力惊人,岂是小老百姓能对付的。就算雷七是个富商,想要状告官员,也是一样要先挨一顿板子。

    “老大人,小的雷七什么都能忍,就是忍不了绿帽子,大不了我和胡彬拼了!”

    “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孙雅芳笑道:“老夫也早就看不惯胡彬的做派。南直隶的巡按御史最近就要到太仓巡查,老夫会找机会把罪状送上去,如此岂不是更好!”

    雷七一想,也勉强同意了,还给孙雅芳留下了五百两银票。

    满怀希望地等着,哪知道三天之后,突然噩耗传来,胡氏重伤身死,胡彬带着衙役直接捉拿了雷七,把他投入死囚牢,严刑拷打,两天时间就以杀人,谋财的罪名,定了秋后处决……

    日记只到雷七被抓的前一天,唐毅看过之后,眉头就拧成了疙瘩儿。毫无疑问雷七是被冤枉的,而且不只是胡彬,那个孙雅芳更不是好东西。

    “太仓的二三把手都涉及其中啊!”唐毅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摇头叹息,想要破局救人,恐怕不容易。

    正在他思索的时候,突然朱掌柜的变颜变色跑了进来。

    “小相公,大事不好了,官差又来了!”

    “什么!”唐毅豁然站起,知州陈梦鹤都放了自己,谁这么大的胆子,还敢抓人!

    唐毅慌忙把手上的日子和账本等物卷好,让朱掌柜的送到王世懋手里,让他藏好。朱掌柜的急忙点头,唐毅昂首阔步,走出了书房,这时候老爹和吴天成也都跑到了院子中。

    上次被撞倒的大门,还没来得及修,又被撞倒了。

    胡彬陪着一位年轻公子走了进来,只听年轻公子大笑道:“没想到啊,唐神童竟然勾结倭寇,还拿了倭寇的二百里银子,你可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万浩,你不要诬陷好人!”唐毅怒斥道。

    “好人?等到大堂上去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