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41章 蛇蝎妇人

第41章 蛇蝎妇人

两个衙役提着衣衫不整的胡氏上了大堂,用力一摔扔在了地上,疼得胡氏脸上的肉不停抽搐。对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谁也升不起同情。

    周巡撇着嘴,讥诮地说道:“还以为你皮多厚呢,敢情也怕摔!”

    一伸手,把胡氏嘴里的破布揪了出来,胡氏大口大口喘气。陈梦鹤仔细打量,胡氏不到三十,长得的确不错,尤其是露出半截膀子,更是雪白滑嫩……

    想什么呢!

    陈梦鹤晃了晃头,问道:“跪着的可是胡氏?”

    “不,不是!”

    “哦?那你是谁?”

    “民女叫谭红霞。”

    这又是怎么回事?陈梦鹤又看向了唐毅,唐毅从容笑道:“老父母别忙,带个人上来,一问便知。”

    “好,把人带上来吧!”

    很快衙役把小林子带了上来,小家伙进了大堂,就乖乖跪在了地上,脆生生说道:“沈林给青天大老爷磕头。”

    “嗯,你是什么人?”

    “启禀大老爷,小的是胡家的书童。”

    “那你在胡家多长时间?”

    “差两个月一年。”小林子年纪虽小,可说话干脆,陈梦鹤很满意。

    “那本官问你,你可认识此人?”

    随着陈梦鹤手指方向,小林子一眼看到了胡氏,小家伙突然呼吸粗重,太阳穴上青筋暴露,小拳头紧紧攥着。

    大堂上可不是撒野的地方,唐毅急忙跑过来,拍拍小林子的肩头。

    “听哥哥的话,把什么都告诉大老爷,大老爷会主持公道的!”小林子对唐毅还是很相信的,用力点头。

    陈梦鹤也说道:“沈林,本官绝不会纵容一个坏人,这个女子自称叫谭红霞,她说的可对?”

    一听到“谭红霞”三个字,沈林突然眼睛都红了,幸好唐毅抱住了他,不然小家伙就冲上去了。

    “她,她说谎,红霞姐姐被她打死了,红霞姐姐死了!”小林子突然捂住脸,痛哭失声。根本没法回答问题。

    “唐毅,怎么还有命案,怎么回事?”陈梦鹤愤怒地问道。

    “老父母,您还记得被雷七打死的那个女人吗?”

    “啊!你说真正死的人是谭红霞?”陈梦鹤惊呼道。

    唐毅点头:“一点都没错,还请大人把尸体,仵作全都找来,一问便知。”

    陈梦鹤点头称是,吩咐周巡下去办理。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天色已经黯淡,可是陈梦鹤丝毫不乏累,反而神采奕奕,血液沸腾。一桩惊天冤案就要在他的手上彻底扭转!

    “传本官的命令,把魏老大人,王公子,万公子,还有胡判官和孙同知都叫过来。”

    衙役答应,不多一时,这几个人全都带来,就连被临时安置在班房的唐秀才和吴天成都给带来了。

    不到半天的时间,竟恍如隔世,当唐毅坚持要搜查胡府的时候,唐秀才的心都到了嗓子眼,他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子:我怎么就那么没用!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在拼,有心无力的感觉让人抓狂!

    在班房的这段时间,唐秀才就好像木雕泥塑,除了眼睛傻愣愣地随着太阳转动,其余和死人没有任何区别。

    吴天成也好不到哪里去,眼耳口鼻都愁到了一起,掰着手指头,一点点的挨着,熬着……

    “师父,弟子总算是见到你了!”

    三个人抱在一起,泪珠都止不住了。

    魏良辅,王世懋,还有在场的衙役看在眼里,没有一个人笑话。相反还十分同情,大家都看得明白,如果说雷七是被冤枉的,那么唐家父子根本就是无妄之灾。

    好好的书香门第,秀才相公,竟然被扣上了通倭的帽子,险些被治罪,一辈子的前程都毁了!

    胡彬啊胡彬,真是好狠的心肠,多行不义必自毙,该轮到你了!

    胡彬还站在那里,可是仔细看去,他的两条腿不停颤抖,一张脸都变成了青紫色,眼珠不停转动。一会儿看看孙雅芳,一会儿看看万浩。可孙雅芳垂着头,仿佛没看见一般,至于万浩,更是不时用刀子般的目光,盯着胡彬,恨不得要杀了他。

    胡彬的心里拔凉拔凉的,“好啊,你们都不管老子,老子就拉着你们一起死!”

    正在发狠的时候,周巡已经赶了回来。八个健壮的衙役抬来了一个杉木棺材,放在了正当中,棺材盖还没有钉死,从里面传出一阵阵腐臭的味道,让大家直皱眉头。

    屈指算起来,谭红霞被杀也有半个多月。虽然不是夏天,但是尸体也早就开始腐烂。将棺材板打开,大家捂着鼻子,探头向里面看去。

    只见尸体上血迹斑斑,面目上更是凄惨,眼睛被戳瞎,鼻子被割掉,牙齿都没了,再加上苍蝇蛆虫,根本分辨不清。陈梦鹤看了一眼,急忙转身回到座位,只觉得胃里头不停翻滚,有几个年轻的衙役直接吐了。

    “这个……”陈梦鹤顿时发愁了,他习惯性地看向了唐毅。

    “尸体已经这样了,又如何证明她是谭红霞?”

    他这么一问,就连胡彬都仿佛来了精神,对啊,只要一口咬定死的是胡氏,没准还有转机……

    唐毅接下来的一句话,把胡彬好容易燃烧起来的希望之火给浇灭了。

    “启禀老父母,周捕头已经把谭红霞的父亲找到。”

    “当真,快宣上来。”

    没多大一会儿,衙役把那个老乞丐带来,仔细询问,老乞丐说他的女儿胳膊上有一颗黄豆大小的红痣,另外小时候折断过右臂。

    有了这两条,周巡也不顾恶臭,亲自动手检查,果然在臂弯处找到了红痣。

    “红霞姑娘,在下是为了你的冤屈,冒犯之处,还请姑娘见谅!”周巡一咬牙,握着匕首,将尸体的右前臂挑开,露出了森森白骨,果然有一处断裂重生的痕迹。

    不用问了,这具尸体就是谭红霞!

    胡氏根本没死,所谓的雷七杀妻案根本不成立!

    “来人,把胡彬除去乌纱帽,押到班房候审!”陈梦鹤总算雄起了。

    “遵命。”两个衙役闯过来,架起胡彬就走。

    胡彬咬着牙,冲孙雅芳和万浩冷笑了一声。

    “孙大人,万公子,我胡彬是栽了,不过你们放心,我懂得规矩,不该说的不说,该说的我也不说!”

    “别让他废话了!”万浩气得一甩袖子,怒道:“还把把他带下去!”

    大家把目光重新落在了胡氏身上她毕竟只是一个女子,面对如此压力,再也撑不住了,只能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说出来了。

    原来雷七常年在外经商,胡氏耐不住寂寞,勾搭上了雷七的手下张环,两个人时常来往。不久前张环就偷偷告诉胡氏,雷七正在调查她把雷七的财产搬回娘家的事情。

    胡氏当然害怕,就让张环盯着雷七,有消息就告诉她。结果在通风报信的时候,被雷七撞破,狠狠打了胡氏。

    雷七当时还算克制,胡氏只是昏过去,结果被张环救回了胡府。把情况和胡彬一说,把胡彬也吓得半死,他立刻展开自救,先是打听到雷七找了孙雅芳,胡彬亲自登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把孙雅芳买通了,两个人联起手来。

    当然这只是临时对策,要命的还是雷七手上的证据。恰巧此时胡府出了问题,大公子胡辉把丫鬟谭红霞打得昏死过去,胡彬一问之下,总算闹清楚了原因。

    胡辉这家伙喜好男风,小书童沈林清秀俊美,他就想占为己有。恰巧被谭红霞撞见,这个善良的女子奋力救下了沈林,自己却被打得昏死。

    更大的不幸紧接着而来,到了要命的时候,儿子还胡闹惹事,胡彬简直气得半死,可是胡氏这时候跳了出来。

    “二叔,侄女也被雷七打了,您说咱们告他伤人怎么样?”

    胡彬摇头,说道:“伤人不是大罪,更何况还是夫妻,反而打草惊蛇,不妥不妥。”

    “那就更狠一点!”胡氏呲着虎牙,凶狠地说道:“那就杀人,让她背一个杀人的罪名!”

    “杀人?你可不能死啊!”二公子胡恍一激动抱住了胡氏的肩头。

    看到这一幕,胡彬差点昏过去,他娘的,上辈子做了多大的孽,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混蛋!

    倒是胡氏,满不在乎,娇笑道:“奴家也舍不得死,大哥不是打昏了一个吗,就让她替了吧!”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清楚了,雷七落一个杀害妻子的罪名,被判了秋后问斩。听完过程之后,陈梦鹤不停叹气。

    “真是好一个蛇蝎妇人,难为你长了如此歹毒的心肠!”陈梦鹤吼道:“来人,把雷七押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