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45章 老师的安排

第45章 老师的安排

唐毅盘算过,江南人或许不喜欢烈酒,但是酒精有医用价值,每年捞千八百两银子还是没问题的,足够爷俩维持舒舒服服的生活。哪能说放弃就放弃啊,老师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害怕经商,被士林看不起,那也不用献给朝廷啊!

    “恩师,弟子也不折腾太大,弄个小酒坊,让天成当掌柜的,负责经营,弟子只要三成利润,家用足够,弟子也好放心跟您老学圣人大道。您老也知道,打开门来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离不开银子,弟子也有苦衷啊。”

    没等唐毅说完,吴天成慌忙躬身摆手。

    “师父,要是开酒坊,您可不能收三成,至少您拿七,额不,是九成,弟子跑腿效力是应该的,应该的!”

    唐秀才也有些不高兴,在他看来,蒸馏酒的办法是儿子弄出来的,那就是赚钱的手艺,吃饭的本事。唱戏的人有句话,叫宁舍一锭金,不教一口春。挣钱的本事哪能随便交给朝廷啊,再说了,就算交上去,也无非便宜一些贪官污吏,能有什么用处……

    魏良辅见大家伙都不愿意,叹了口气,冲着唐毅说道:“你跟为师到旁边的屋子,有几句话和你单独说。”

    唐毅急忙跟进来屋子,扶着魏良辅坐下,老魏不说话,屋子中陷入了诡异的宁静,唐毅的脸上却有些发烧。

    “该死,师父第一次提出要求,自己怎么能拒绝!老头可是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区区一点银子有什么放不下的,再说了,除了烧酒,能赚钱的东西多了……”

    唐毅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错,愧疚地说道:“师父,弟子不孝,惹您老生气了,弟子愿意听从您的安排。”

    “你当真愿意?那家里面怎么办?”

    “弟子前些日子盘了一家纸店,空闲下来,重新装修一番,卖笔墨纸砚,做文人的生意,说出去也好听,到时候还请您老赏一个店名,弟子感激不尽。”

    “小脑袋够精明的!”魏良辅呵呵笑道。

    唐毅见老师阴转晴,急忙笑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的确不值一提,你啊,就是小聪明太多了!”魏良辅毫不客气地说,唐毅一下子就被说的愣了。

    魏良辅冷笑了一声:“师父说你,你是不是不服?”

    “弟子不敢,只是……”唐毅脸涨得通红,不知道老头为何突然变了脸色。

    “只是什么?”魏良辅追问道。

    “只是弟子不知道恩师所说什么事,还请师父明示。”

    魏良辅点点头,又笑了起来。

    “那天你去拜师,老夫情急之下,说了句我比唐顺之会当官……”

    提到这事,唐毅越发羞惭,嗫嚅着说道:“恩师,都是弟子的错,我……”

    “不要说了,老夫要是怪你就不会收下你了。我知道你小子聪明过人,可是呢,越是聪明人就越固执,越容易犯错误。老夫问你,胡彬的案子可结束了?”

    “这个……”一下子把唐毅问住了。

    “恩师,胡氏已经找到,其他的证据都是假的,剩下的不过是收尾而已,难道还有麻烦不成?”

    “当然!”魏良辅面色严峻,厉声说道:“徒儿,这一个案子胡彬家破人亡都有可能,至于同知孙雅芳,也难逃其咎。而你呢,连秀才都不是,就扳倒了两个朝廷命官,真是好手段,好威风,好本事!”

    连说了三个“好”,魏良辅霎时间眯缝起老眼,玩味地笑道:“你让别人怎么看?”

    唰!

    汗水从额头就流下来,还能怎么看,无非就是这家伙一身是刺,生人勿进,工于心计,不可结交……

    要知道大明朝可是一个泛道德化的社会,什么叫泛道德化,就是一切政治、经济、文化统统给道德让路,一个清官,哪怕他再出格,都是为国为民,都会有一大帮人替他说话,一个贪官,哪怕是做了好事,也要被骂狗血淋头。

    一个人在道德上留下了瑕疵,后果就会极其严重,比如鼎鼎大名的唐伯虎,虽然是因为卷入了科举舞弊,断送了一辈子的功名,其实也和他之前恃才傲物,乖戾猖狂脱不了干系。

    唐毅可是想在科举仕途上大展拳脚的,若是还没有开始,大家就把他打入危险人物一栏,没人跟他玩。在讲究抱团取暖的官场,混成了孤臣,基本上和宣布死刑差不多了!

    霎时间唐毅的小心脏拔凉拔凉的,冷水泼头,怀里抱冰,该不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吧?唐毅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魏良辅斜着眼睛,看了看唐毅,见他脸色不停变化,明显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老头顿时眉开眼笑。

    “还不算笨,知道错在哪!不过——”

    唐毅的心又悬了起来,急忙问道:“请恩师指点。”

    “不过——你多想了,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的!”

    不带这么玩人的,唐毅瞬间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哀怨地看着魏良辅。

    “弟子的心脏小,您可不能这么吓唬人啊!”

    魏良辅笑道:“傻小子,为师已经让子羽把功劳揽过去了,说是他发现了胡氏之死有诈,才能你去胡府搜查的。”

    毫无疑问这是给陈梦鹤脸上贴金,作为父母官,处置手下的贪官污吏,是情理之中。也不用担心别人会怀疑,虽然功劳没了,但是麻烦也没了,而且陈梦鹤还欠了他一个人情。只要陈梦鹤还是太仓知州,唐毅就等于傍上了大腿,有了靠山。

    唐毅不由得给老师伸出了大拇指,可是随即他又迷糊了,既然把功劳都给了陈梦鹤,那还要献酒精干什么,难道真的是替国家做贡献?怎么看,便宜老师都没有那么高尚!

    “呵呵,小子,你还是差着火候啊,这个案子胡彬他们是在劫难逃,可是别忘了还有一个万浩呢!”

    唐毅顿时倒吸口冷气,疑惑地问道:“恩师,您说会不会是万浩一手设计的局呢?”

    魏良辅摇摇头,说道:“不见得,万浩这个人老夫还算了解,他有些才华,气量不大,嫉贤妒能,但是对阴谋诡计还差着很多,应该是胡彬借力使力,把他拉来撑腰的。但是也不能小瞧他,毕竟吏部尚书万镗掌握着百官的升迁奖惩,侄子丢了面子,他随便暗示点什么,下面有的是卖命巴结的。”

    唐毅不由得大摇其头,他一个白丁,竟然惹上了一尊大神,简直没地方说理去。

    “师父,万镗要是对付我,您可要给徒弟撑腰啊!”

    “呵呵呵,老夫都致仕了,能帮你什么,不过我可以给你拉一面虎皮。”魏良辅大喘气说道,好在唐毅已经习惯了,他顿时来了兴趣,笑道:“恩师,您说的是谁?”

    “当然是——陆炳陆文明!”

    在唐毅的印象之中,能抗衡万镗的,名声又不错,除了入阁呼声极高的礼部尚书徐阶之外,就没有人。

    千算万算,也想不到老师竟然提到了陆炳,实在是大出预料!那可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锦衣卫头子啊!

    “恩师,您老不会说错了吧?”唐毅疑惑地问道。

    “哈哈哈,没看到酒精的时候,老夫的确想给徐华亭写信,可是看到了酒精,老夫就有了别的想法,你说这酒精谁最需要?”

    “还能有谁,当然是锦衣卫,他们打打杀杀,很容易受伤。再有审讯犯人也会造成感染,如果有酒精,就能避免犯人死亡,他们就能玩更多的花样了。”

    唐毅叹口气,又说道:“其实酒精更应该用在九边的士兵身上,那样就不知道能救多少忠勇之士。偏偏我看武人在朝廷的眼里,比草芥都不如,只怕不会花这笔钱,就算朝廷拨了银子,下面的将领也都会贪墨干净,用不到士兵身上。”

    唐毅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把好好的酒精,献给锦衣卫,真有些明珠投暗,可是谁让他需要靠山呢!

    魏良辅拍了拍弟子的肩头,长叹道:“孩子,有朝一日,你能柄国执政,记得对他们好一些。”

    ——————————————

    新的一周要来了,小唐终于要进入高层的眼帘了,求大家票票支持啊,差不多小的加更……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