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53章 厚道的唐神童

第53章 厚道的唐神童

满城风雨重阳近,一种幽香晓圃栽,不是渊明偏爱此,此花开后少花开。

    菊绽东篱的时节,昌文纸店又推出了一项意料之外的东西,那就是红木家具!

    唐毅早就听说过成祖爷下西洋,带回来优质硬木,开始有了红木家具。真正置身明朝,唐毅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直到嘉靖朝,硬木家具的数量还非常稀少,魏良辅的宅子里也只有寥寥几张椅子,更多的家具则是处理容易的软木制作。唐毅出于好奇,就向王世懋打听,王世懋告诉他,虽然硬木家具纹理漂亮,可是制作困难,尤其是没有平木的工具,要披麻挂灰,要找平,打腻子,就好像化妆一样,要把瑕疵遮掩起来,因此费工费力,还失去了天然的味道。

    木头不平?有什么难的,用刨子啊!

    唐毅突然觉得自己又发现了一个商机,他急忙找到了朱掌柜的,一问之下,果然木工的手里还没有出现用来平木的刨子。

    刨子有点类似剃须刀的原理,用一个长方形木槽,中间加一块锋利的刀片,后面有把手,可以用来刨平、刨光、刨直、削薄木材。

    不算复杂的东西,说干就干,唐毅指挥着朱掌柜的,一口气做出了三个,放在木头上一试,刨花顺畅流出,没有多大一会儿,就出现了一块平整如镜的木板。看着这神奇的一幕,朱掌柜的高兴的手舞足蹈,美出了鼻涕泡。

    就算再迟钝的人也知道这个新工具对木匠的价值,唐毅更是不客气,他立刻向王家借了十个经验丰富的木匠,又采购了一大批黄花梨和鸡翅木。

    整个唐家后院都变成了木匠工场,前后忙活了小两个月,第一批崭新的红木家具总算是出炉了。

    这些天昌文纸店早就名扬太仓,从开业起,琉莹大家献唱新编的三国曲目,有《连环计》《长坂坡》《徐母骂曹》《战长沙》《赵云截江》《白帝城》《七星灯》等等,差不多二十个新曲。

    坊间还流传着一个说法,这些新曲全都是唐神童替琉莹大家所写。

    要知道一个唱段少说几十句,上百句,要讲究用词,要设计唱腔,麻烦之处,胜过诗词百倍。就算魏良辅名震天下,他写作和整理的唱段,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五十个。

    唐毅一口气拿出了二十段,用轰动都不足以形容!

    除了惊叹唐神童的才华之外,甚至有人说唐神童是要学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和琉莹大家珠联璧合,琴瑟和谐……才子佳人,是老百姓最喜闻乐见的话题。哪怕两个人差了整整五岁,哪怕唐毅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大家还是一厢情愿地传颂。

    唐毅也没心思澄清,相反还推波助澜,人家拍个电影还弄得八卦炒作呢,他弄了这么大的生意,哪能放过机会啊!

    八卦满天飞的直接后果就是会员数量直线上升,曹大章和王世懋都帮着引荐了几位有名的才子,知州陈梦鹤不知哪个弦搭错了,竟然也跑来要了个一级会员。听说老父母都加入了,太仓的州学士子,有些家产的士绅商贾,全都跑了过来,才华不行不怕,不是可以交钱吗!

    短短半个月时间,光是普通会员就有二十几名,会费差不多就有五百两银子,还不算那些天价的菜肴和饮品!

    吴天成早就把原来找的账房工作给辞了。

    老天啊,太不公平了!

    想自己,为了一个月三五两银子,东跑西颠,费尽了心思。师父可真厉害,坐在家中,就有人送钱,保守估计,一个月之内,少说也有千两白银入账,简直比抢钱还容易!

    唐毅可没有吴天成那么乐观,说白了,他就是提供一个文人吃喝玩乐,交流信息的平台,他能做,别人也同样能做。他必须不断出新,吸引更多的会员前来,让大家觉得物超所值!

    唐毅首先就把两旁的店铺全都买了下来,纸店一下子扩大五倍,然后按照不同风格装修,准备着招待更多的士人。同时他还从知州衙门里讨来邸报,印刷之后,发给会员,让大家了解最新的朝廷动向。另外还着手搜集科举的消息,定期发布。

    这些服务对于读书人来说,简直太重要了,没事跑到园子坐坐,听听讨论,顿时整个人都升华了。才二十两银子一年,真值了!

    处在激动之中的会员,很快就发现了更值的东西,当几十件崭新的红木家具摆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顿时眼镜碎了一地。

    就连王世懋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暗红色的木质,柔和的光泽,漂亮的纹理,内敛而不张扬,完美的造型,让人迫不及待想要坐上去。俗话说宝剑赠烈士,红粉送佳人。文人和红木家具,就仿佛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瞬间热情就燃烧起来,有人就喊道:“别管多高的价钱,我都要了!”

    另一个中年人冷笑道:“就你有钱是不,我就不信邪,东家,你就说价吧!”

    大家伙争抢起来,吴天成小心思就活泼起来。

    或许,可能,应该……加一点价钱,他求助似地看着唐毅,心说老师一贯黑心,恐怕不会放过痛宰一刀的机会吧!

    哪知道唐毅从容走了过来,站在众人的前面,未语先笑,拱了拱手。

    “诸位先不要急着争抢,我们已经和木工作坊商量妥当,以后会有源源不断的新货送过来,在下作保,一定会用最合适的价钱出售给大家。而且会员还有折扣,最高一级打对折,普通会员也有九折优惠。”

    唐毅说着拿起一张四出头的官帽椅,仔细端详,就会发现这种椅子大行其道,风靡天下不是没有道理的。“S”型的靠背更符合人体工学原理,不光坐着轻松,而且配合着扶手,更能烘托出威严,符合坐有坐相的标准。

    官帽椅没有太多复杂的装饰,简洁明快,有了刨子之后,制作起来也十分容易,省工省料,而且唐毅特别计算过明人的身高,设计出的椅子不到四十厘米,坐起来最合适。

    最讨巧的是官帽椅酷似文官的乌纱帽,坐上去之后,别管真假,都能找到一丝官老爷的架势。再加上红木本身颜色喜庆厚重,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要是不受欢迎,简直天理不容。

    光是拿出来,不少人就拍手赞叹,纷纷叫好。

    “这椅子名叫官帽椅,大家看看,是不是有几分相似?”

    听唐毅介绍,大家都来了精神,仔细看看,还真像模似样的。眼中越发热切了,光冲着名字,就该买一,额不,是几把,放在家里头,不为别的,就为了讨一个口彩!

    “呵呵,在下斗胆请问一句,市面上的硬木椅子要多少银子?”

    在场都是行家,知道唐毅要公布价钱了,有一位胖大的富商站了起来。

    “说起硬木椅子,不算便宜,一把寻常的也要二两银子,置办一套桌椅,少说也要二十两银子。唐神童,你这椅子样式别致,做工精巧,再加上名称讨彩,五两银子吧,我买了!”

    唐毅笑道:“岂敢岂敢,唐毅身为士林中人,要是比别人还狠心,哪能对得起孔孟教训,没别的说,两把椅子三两银子。其他的圈椅,玫瑰椅,交椅,方凳,坐墩,平头案,翘头案,若是比其他地方卖得贵,您只管来退货,在下双倍退还差价!”

    说完之后,唐毅就潇洒转身,具体的买卖还要交给吴天成来做,他就不操心了。就在唐毅转身之际,不知道谁带头,拍起了巴掌。

    “唐神童果然厚道,我等佩服!”

    “小小年纪,就有君子之风,真是了不得!”

    “魏老大人收了个好徒弟啊!”

    在众人的赞美之中,唐毅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发现王世懋在不停地抓着头发,小脸蛋和吃了苦瓜一样。

    “表哥,想出家也不用这么下本吧!”

    “鬼才要出家呢!”王世懋虽然比不上他大哥,好歹也是有名的才子,可是唐毅这套经商手法,他怎么都看不明白。那帮人都摆明了要挨宰,你怎么还不动手啊!

    “表弟,你到底怎么打算的,你不说,我就不吃饭了!”王世懋赌气说道。

    唐毅看到沈林在门口招手,眨眨眼睛,笑道:“表哥,那你就饿着吧,恩师,弟子先告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