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69章 做贼心虚

第69章 做贼心虚

沈良把蓝道行请到了家中,简直请到了一个老祖宗,立刻下令大摆筵席,他刚刚吃了一天豆腐渣,对蓝道行可是下本,摆了二十几道菜,色香味俱全,堆满了一大桌子。

    蓝道行也不客气,甩开筷子,风卷残云,吃到兴起,干脆把筷子扔掉,抓起烧鸡,熊掌,大口猛啃,吃得满嘴流油。一盘小菜,直接往嘴里倒,偌大的一碗汤,只见他贴着碗边,吸溜一声,半碗没了,再吸溜一声,顿时干干净净,和变魔术一样。

    在一旁伺候的家丁眼珠子差点掉下来,老爷不会搞错了吧,这哪是活神仙,分明是大饭桶啊!

    他们惊骇不已,倒是沈良想法不同,传说中修道有成的,能日啖千羊,也可以百天不食,眼前这位怕是用这种了不起的神通,他真的遇到了高人。沈良还不知道,有种人叫做大胃王!

    一桌子菜吃得差不多,蓝道行抓起大馒头,用力一捏,拳头大小的变成了鸭蛋大小,往嘴里一扔,一口一个,和吃小馒头差不多,连吃了八个,才舒舒服服打了个饱嗝。

    “半年多,就这顿吃得饱。成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快点说吧,老道还要睡觉。”

    沈良看了看四周,家丁识趣地离开,他起身向老道施礼。

    “请问道长法号怎么称呼,在哪里出家?”

    “破老道一个,叫蓝道行,本来是崂山上清宫的弟子,几个月之前,看上了一个寡妇,被师父逐出山门,流落江湖,偏偏又是个大饭桶,饥一顿饱一顿,对付着活着吧!”蓝道行说的随意,可是听在沈良的耳中,完全不一样。

    被逐出师门,那可是天大的丑事,谁能如此坦然说出来,这位八成在说笑话。想到他刚刚缩地成寸,一苇渡江的神通,分明是这位修炼有成,下山云游历练的。师出名门,道法通玄,活神仙真是当之无愧。

    沈良的神情越发恭敬,蓝道行都看在眼里,心头暗爽不已,果然聪明人想的就多,明明你说的是实话,他还非要解读出一二三四来,也好,就让你烧脑去吧!

    果然沈良沉默一会儿,亲手给蓝道行倒了一杯茶,说道:“蓝仙长,弟子仰慕道家逍遥自在,愿意贡献黄金一千两。”

    “一千两!还是黄金?”蓝道行真的惊讶了,这位出手也太大方了!老道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唐毅那小子才许诺五十两而已,还要老道拼命的表演,这位一张嘴就是一千两,老道还能拒绝吗!

    唐毅啊唐毅,不是老道对不起你,谁都和钱没仇,不是吗!

    “金子可是好东西啊,可惜贫道嫌晃眼睛。”

    “那,那银子如何?”

    “银子,傻白傻白的,不吉利,铜钱腥气,这些玩意都不如馒头实在,不要不要!”蓝道行连连摇头。

    嚯,还没见过不要钱的僧道呢,这位简直就是比大熊猫还稀有的动物,他不会是演戏吧。沈良吃惊地问道:“仙长,有了钱还愁没馒头吗?”

    “呵呵呵,钱好啊,钱能通神,神仙都要听摆布。可是钱通了神,人就没法通神了,心眼啊就被钱眼给塞住了,一身的修为也剩不下什么,你可不要害贫道啊!”蓝道行憨厚的笑容春风化雨,背后仿佛有无穷的智慧。

    沈良听说过真正的出家人持不捉金钱戒,宁死也不能碰金银。可他见过多少僧道,都是出家人不爱钱,越多越好,从来不知道拒绝。今天终于见到了能不把金银看在眼里的真人,何其幸运啊!

    想到这里,沈良再度躬身施礼,比起刚才虔诚了万倍。

    “仙长神通无量,弟子有事相求,还请仙长能指点迷津!”

    总算是过关了,蓝道行暗暗得意。谁会一见面就拿一千两黄金,钱虽然好,可不能晃瞎了心。刚刚要是禁不住诱惑,就要露出马脚啊,这么说来,我蓝道行的道行不浅啊!

    “早点说多好,何必兜圈子,住着这么个宅子,也难为你了。”

    又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可是沈良一听,却激动的热泪盈眶,忍不住扑通拜倒。

    “仙长法眼如炬,弟子家中这几日出了不少奇异的事情,弟子茫然无措。”

    “也不是无措,是请了一帮高人,让他们做法驱邪,是吧?”

    “没错,只是他们没有仙长的法力,弟子心中惶恐不安,求仙长帮帮弟子吧!要多少钱,弟子都可以出。”沈良激动地说道。

    蓝道行微笑着起身,拍了拍肚皮,绕着大厅走了两圈,手指来回掐动,似有所悟,重新回到了沈良的面前。

    “贫道吃了你一顿,就该帮你解一次灾厄,钱的事情不要再说了。贫道问你,这宅子是何人让你买的,他和你有什么仇?”

    “仇?”

    这下沈良可傻眼了,当初他买宅子的时候,可是说这里风水极好,住着能大富大贵,更上一层楼。他也觉着这里环境不错,因此才准备花大价钱重新翻修,怎么会有问题呢!

    看着沈良茫然无知的样子,蓝道行心头得意,继续说道:“飞龙入首,财运冲天,命中富贵,在此一间。这是那个人和你说的吧?让你一定要住在这里!”

    沈良没命地点头,“仙长料事如神。”

    呸,什么料事如神,是雷七找到了那个风水先生,灌了一坛子美酒,从他嘴里套出来的。

    蓝道行叹口气,摇头晃脑说道:“越是顶尖的风水局,就越要与命格相合,你的生肖属相?”

    “兔,蟾宫之兔!”

    “果然!”蓝道行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仿佛他早就知道,慢慢闭上眼睛,手指不停的掐动,屋子里静的针落可闻,沈良战战兢兢等着,半晌蓝道行再度睁开了眼睛。

    “说句不客气的话,这里就仿佛一个大兔笼子,把你给罩在里面,怕是没法龙飞九天了。”

    兔笼子,那怎么行!

    “仙长,您说吧,该怎么办!重新建房子怎么样,我把宅子拆了,现在就拆!”沈良焦急地说道。

    “哼,拆了你就死定了!”蓝道行突然冷笑着说道,猛地一回头,大步走到了大厅的正面墙壁,这里挂着一张山水大轴,是沈良最喜欢的画作之一。只见蓝道行两眼放光,须发皆乍,猛地伸出五指,手上青筋暴露,突然连蹦带跳,跳起了大神,手指不停在山水上面拂过。

    这下子可把沈良吓坏了,弄坏了画谁赔啊!

    上前正要阻止,突然他就像掐住了脖子,眼珠子越瞪越大,嘴巴张着,说不出一个字,浑身因为害怕不停颤抖。

    只见在蓝道行手掌拂过的地方,出现了一片青色的线条,渐渐的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汇聚成了一大片人形。每个人都神情狰狞,张牙舞爪,好像地狱的小鬼。在这群小鬼的中间,有一个年轻的女子,身着纱衣,飘飘走来,突然眼睛睁开,出现两个大黑窟窿,还流出鲜血!

    “啊!”

    沈良仰面摔倒,五官都吓得扭曲了,身体不停向后挣扎,恐怖的记忆被唤起,吓得他嘴里不停念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那个女人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她五年前名扬秦淮,被称为冰美人,容貌歌舞都是最顶尖的,性子又刚烈,沈良花了十五万两,把人买到了家中,视若珍宝。偏偏在一次宴请织造太监的时候,被织造太监看上,别看太监挨了一刀,可还有好色的心,要不然宫里也不会那么多対食的。到了宫外,就更肆无忌惮,直接开口讨要。

    沈良虽然喜欢那个女子,可为了能得到老太监的欢心,还是陪着笑脸,把女人送了出去。他永远忘不了被送走时,“冰美人”充满绝望和愤恨的眼神,就好像刀子,扎在了心头!

    可是谁也想不到,一个月之后,突然传来消息,冰美人用剪刀戳瞎了双目,又吞了金子自杀。当织造太监回来,掀开被子的时候,就看到了两眼流血,面色青紫的尸体。当时吓得小便**,噩梦连连,没法办公,只能请调回京,没等调动的命令下来,就一命呜呼,被活生生吓死了!

    过了几年,沈良几乎都忘记了,今天重新勾了起来,他的脸色惨白,嘴唇哆嗦,不停吼道:“仙长,仙长,救命,救命啊!”

    蓝道行眉头一皱,探出二指,一股火焰喷出,顷刻之间,山水画被点燃,火苗子蹭蹭蹿起,突然火光之中出现了白衣飘飘的身影,向沈良轻轻一笑,灿若桃花。

    “啊,她还在,她来找我了!”沈良怕得都变了声。

    蓝道行一转身,大巴掌按在了沈良的头上,快速念动冰清诀,沈良奇迹般镇定下来,整个人都不好了,几乎哭着说道:“仙长,求您救命啊!”

    ————————————————————

    好像变成鬼故事了……呵呵,别忘了三江票票啊!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