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71章 过年

第71章 过年

什么东西能打动蓝道行呢,原来唐毅让老爹帮着运作,把位于城外荒废的朝霞观,连同周围的五亩土地买了过来,作为礼物送给了蓝道行。

    别看是荒废的小庙,但是在僧纲司是有名号的,是朝廷承认的道观。在大明朝,没有被朝廷承认的宫观寺庙一律可以化为淫祀,捣毁淫祀还是地方官员的一大政绩来源。

    宁为鸡口毋为牛后,守着朝霞观,蓝道行就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而且还自己说了算。比起给多少金银都实惠多了。

    唐毅还嫌不足,笑道:“蓝兄,等过了年,我再出二百两,把道观重修一番。”

    “那可不用!”蓝道行把脑袋晃得和拨浪鼓一样,拍着胸膛自信地笑道:“我现在是什么人,法力通玄的蓝神仙,弄点修道观的钱,还不易如反掌。对了,朝霞观什么时候归贫道所有啊!”

    “现在。”唐毅说着把朝霞观的房契地契,还有任命蓝道行为观主的公文一股脑送给了他。蓝道行颤抖着双手,接过了文书,翻看一看,鲜红的大印,一点没有错!

    大串口水流淌下来,“哈哈,一观之主,我也有这么一天!”仰天大笑出门去,撒腿如飞似疯癫。看着蓝道行的模样,吴天成不屑地撇撇嘴。

    “就这样还神仙呢,真丢人!”

    “行了,你跟着去看看,要是缺少柴米油盐什么的,帮着他置办一下,你师父可欠了人家天大的人情!”

    师父的话不敢不听,吴天成连忙点头,转身追了出去。

    ……

    唐毅站在院中,看着一草一木,曾经的记忆不停涌动出来,一切都那么熟悉。硕大的葡萄架下,奔跑摔倒,一家人纳凉吃饭,听爷爷讲故事,墙边的柿子树,每到秋天就会挂满红彤彤的果实,鲜艳诱人,树下面的琉璃井,清澈甘甜,买一个西瓜放在井水里,拿出来就是夏天最好的享受……生于斯,长于斯,失去了,又拿了回来,才显得格外珍惜。难怪老爹会如此执着,人就是需要一个根,老宅就是唐家的根!

    唐毅缓缓走到老爹的旁边,伸手把唐秀才搀扶起来。

    “爹,外面凉,进屋吧!”

    “嗯。”唐秀才站起来,晃悠着身躯,牢牢抓着儿子的胳膊,爷俩迈过了门槛,走进了正厅。唐秀才举目向四周看了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毅儿,你觉得这屋子怎么样?”

    “俗,真俗!”

    唐毅充满鄙夷地说道,沈良虽然附庸风雅,但是难改商人本性,装修的时候用的都是顶级的好料,什么家具除了金丝楠就是紫檀,墙壁的画也都是宋元名家的作品,雕梁画栋,看起来低调奢华有内涵,实则应了一句话,美之为美斯恶也,过分了,反而显得压抑恶俗。

    “让沈良把这些玩意都搬走就好了,留着还占地方。”唐秀才不由得抱怨道,唐毅一阵无语,两天前,沈良找到了唐秀才让他把房子买回去,唐秀才还玩了一手漂亮的欲擒故纵。说什么老宅伤心事太多,想要换个新的住处。

    逼得沈良好说歹说,房价被压到了一百两,几乎就是白送,还不肯罢休,最后沈良没有办法,只能把所有家具,还有采购的木料砖瓦都白送给了唐家,唐秀才“勉强”答应,接受了老宅,当天沈良带着人风风火火离开了太仓,连一夜都不愿意多住。

    “先对付着,等出了正月,咱们重新修整,恢复老宅的原貌。”

    “好,就这么办了!”唐秀才欣然说道:“不过,有一处不能等了。”说着唐秀才拉着唐毅穿过两层院子,到了东跨院的三间房舍前面。

    一般的大家族都会有一个祖先祠堂,每逢节日祭祀先人,有婚丧喜庆,关乎家族的大事都会在祖先祠堂,当着先人的面处理。

    唐家搬到太仓才三代,人丁又不兴旺,所以没有祠堂,但祭祀先人的地方还是有的,就是眼前的小院。

    到了院子前面,唐秀才突然变得肃穆起来,抖了抖衣襟,轻轻推开大门,闪目看去,顿时愣了一下。

    正中央摆着唐老爷子和夫人的灵牌,下面还有妻子王氏的,香烟缭绕,桌面上摆着水果点心,就和曾经一样,沈良不会这么好心,还保留着唐家人的灵位吧!

    唐毅解释道:“爹,昨天我让朱伯伯弄的,您还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

    儿子安排的太贴心了,唐秀才真想放声大笑,可是又觉得不妥,转头望着父母和妻子的灵位,喜极而泣,泪水珍珠般滚落。

    “爹娘,珺儿,我来看你们了,咱们一家人终于能过个团圆年了!”

    ……

    团圆,团团圆圆,不只是唐毅,多少太仓的百姓都在这一刻抱头大哭,所谓征收田地的事情总算没有了。知州大人亲自出面,接见了前来请愿的上千百姓,告诉大家之前的传闻都是子虚乌有。还特意给每人都发了十斤白面,让大家安心过年。

    老百姓是最容易满足的一群人,他们不在乎陈梦鹤连续几天的沉默,不在乎跪的麻木的双腿,甚至不在乎足够包两顿饺子的白面。只要还有田,还有手有脚,就饿不着!

    上千名百姓带着笑容,扶老携幼,回到了家中。一场危机就这样结束了。

    老谭头听说之后,不顾身体虚弱,在沈林的陪伴下,跑回了村子里,把消息告诉大家伙。兴奋的人们帮着老谭头把祖坟重修修好,临走的时候,每个人都带着鸡鸭腊肉,二话不说就塞到老谭头和沈林的怀里,容不得拒绝,转身就走。

    善良的百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知道是有贵人帮了他们!

    “修合无人问,存心有天知。帮了这么多百姓,上天会记上一笔的。”魏良辅喝着美酒,呵呵笑道。

    “师父你怎么也神叨叨的了,是不是被蓝道行给传染了?”唐毅一边笑着,一边拿起酒壶,给老师满了一杯。

    暗红的酒水,在洁白的酒杯中晃晃,醉人的芳香就飘了出来。唐毅给老师倒的是酿制的葡萄酒,普通人家酿酒喜欢用白糖,唐毅则是用了百花蜜,加上成熟的紫红葡萄,绞碎之后,密封起来,经过一个半月的发酵,过滤掉杂质,剩下的就是色泽红润,酒香浓郁的葡萄酒。葡萄酒能软化血管,最适合老年人饮用。

    魏良辅品了一口,忍不住赞叹。

    “葡萄美酒果然名不虚传,就差夜光杯了,徒弟,你是不是该孝敬师父一套。”

    “没问题!”唐毅答应的痛快,魏良辅反倒担心起来,疑惑道:“你小子不会敷衍老夫吧?”

    唐毅笑道:“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

    “你小子有一万个胆子!”魏良辅才不信唐毅的话呢。

    “师父,是这样的,我准备开一个酒庄,专门酿葡萄酒。弟子已经让雷七和西夷联络,买红木的时候,顺道买一些橡木桶回来。葡萄酒要用橡木桶储存,经过发酵之后,酒水会变成晶莹的琥珀色,香醇异常。喝葡萄酒要有晶莹无暇的琉璃杯,视觉和味觉的双重享受,我敢打赌,大明的读书人很快就会接受葡萄酒的。对了,我还要烧制透明玻璃,到时候一定大卖,我怎么感觉眼前都金光灿灿的!”唐毅流着口水憧憬着前景。

    作为一个穿越者,唐同学也想过弄出玻璃赚钱,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早就有了玻璃,只不过由于工艺限制,做不出完全透明的玻璃,只能烧出半透明的,唐毅还在王家见过蓝色琉璃制成的养鱼缸。

    唐毅虽然知道玻璃是用石英砂,石灰石,长石放在一起,煅烧而成,但是具体工艺如何,就只能聘请工匠不断尝试,不过有自己指导,应该不会用太长时间。

    “哼,死性不改!”一直没出声的唐顺之哼了一声,他已经受够这小子了,本以为他用尽办法赶走沈良,是为了那些百姓,现在看起来多半是为了他们家的老宅。现在又满脑子想着赚钱,我怎么就教了这么个不长进的东西!

    看着唐顺之满脸失望,唐毅可不服气。

    “荆川先生,您学问过人,可是未必知道透明玻璃的用处。”

    “你知道你说。”

    “比如可以做成烧杯,做成温度计。”

    “能用来干什么?”

    唐毅眨眨眼睛,突然笑道:“可以献给陛下,就能科学炼丹了!”

    炼丹!

    唐顺之突然须发皆乍,抄起一个鸡毛掸子,奔着唐毅就打。

    “我非替大明除了你这个小佞臣不可!”

    唐毅多精明啊,见势不好,转身就跑,唐顺之不依不饶,这两位在院子里追逐起来,简直比猫和老鼠还热闹。

    就在唐毅跑得浑身冒汗,两腿发软的时候,朱大婶扯着嗓子喊道:“诸位大老爷,该请大菩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