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72章 灯会

第72章 灯会

春节是一年中最大的节日,繁琐的习俗一大堆。一般过了二十三小年,就进入了祝福期,从这天起,就要变得日夜颠倒,比如“二十五日”要称作“二十五夜”,盖因为祝福仪式要聘请神仙降临,神仙的架子大,来得晚。要是请神仙吃晚饭,没准到了天亮还没来,谁能受得了。百姓为了免去熬夜之苦,就想出了这么个主意。由此可知,国人唬弄神仙的历史由来已久。

    人们会在祝福期选择一个适宜祭祀的日子,准备好福礼,进行两项最重要的活动,一是拜菩萨,二是请羹饭,也就是祭祖。

    无论穷富,都丝毫马虎不得,普通人家会准备三牲福礼,也就是肉一方,鱼一条,鹅一只。稍微讲究点的,会加上牛羊或者鸡,变成五牲福礼,更加殷实的家庭会准备七牲福礼,那可就倍有面子了。

    到了祭祀的时候,家家户户在堂前放置祭桌,还必须横纹摆放,女人们把厅堂,祭祀的器物都收拾的一尘不染,然后把福礼煮熟之后。乱七八糟的插上筷子,然后还要贴上红纸,弄得喜气洋洋,就算成了真正的福礼。

    到了这时候,辛劳的女人们就要暂时退避,因为神仙菩萨认为女人不洁,有她们在场,神仙没法吃饭,不过要请来了观音菩萨,那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剩下的男人们则是等到了吉时,请菩萨来做客,先摆好碗筷,酒盅,右边放刀俎,左边放鸡血。唐毅还以为神仙也茹毛饮血呢,一问才知道,这是为了表示专门给神仙宰杀的,旁边还放着鸡鹅,叫做全鸡全鹅。当然在唐毅看来,这么折腾,谁都“饥饿”了!

    光是大鱼大肉还不够,还要摆上豆腐干,食盐,年糕,四色水果,三茶六酒。摆这些东西还有讲究,鸡和鹅都要跪着,一样一样的丝毫不乱,主次分明。

    到了良辰吉时,主人就要点燃蜡烛,依照辈分大小,叩拜福神,神仙吃东西都风卷残云,比假神仙蓝道行都快多了。因此只斟一杯酒,然后就烧纸,放炮,送福神上天,怎么看都有点扫地出门的赶脚……

    祭祀了福神,接下来就是祭祖,神仙能唬弄,祖宗可不行,把桌子竖过来,女人们又出动了,把准备好的菜肴端上来,一般是单数,九到十一碗,12只酒盅,12双筷子,汤圆两万,米饭两万,外加总碗一个,酒壶一把。先点蜡烛后点香。主人再带着叩拜祖先,还是自家人心疼自己人,这次就要斟酒两杯,等祖先吃好了,然后再鸣炮送走先人。

    好一通折腾下来,唐毅都弄得低血糖了,不过还没完,两位老师都在家里呢,他们寓居外地,总要安排祭祀吧。

    没等唐毅说,唐顺之直接拿过来香,借着唐家的祭品,拜了三下就算是完成了,还美其名曰心学门人做事,只问本心,不在乎外物。他都不在乎,魏良辅更不在乎,老家那边早就准备好了。

    这两位入了席,散福就开始了,朱大婶用煮福礼的高汤下了面条,热气腾腾,端了上来。不愧是开过面馆的人,做出来的面条细如发丝,爽滑劲道,汤汁香气浓郁,撒上香葱香菜,煞是好看,引得人食指大动。

    大家都开始吸溜吸溜地吃了起来,魏良辅尝了一口,就笑道:“这面条色泽金黄,吃着爽滑,的确不错。”

    朱大婶连忙笑道:“老大人,对亏小相公的主意,在里面放了鸡蛋,煮面的高汤也是提前准备的,没用煮福礼的,就怕沾了腥气。小相公对老大人的孝敬之心,可真让人羡慕啊!”

    朱大婶忘不了给唐毅擦烟抹粉,倒是唐顺之狠狠一蹲面碗。

    “奢侈靡费,贪图享乐!”

    得了八个字评语,唐毅索性低着头,小声嘟囔道:“有本事别吃啊!”

    “我要是不吃,面条剩下了,岂不是更浪费!”唐顺之笑骂道,一伸手,拿起空碗,对唐毅说道:“给我盛面去!”唐毅只能点头。

    一物降一物,唐顺之把唐毅吃得死死的,面对这对活宝儿,大家伙只能偷着笑。

    ……

    唐家由于二十九搬回老宅,祝福结束之后,就到了除夕,这一天要把水缸和米缸都装满,还要贴对联,请灶王爷回家,吃年夜饭,点灯照明,一家人守岁。

    对联和灶王爷市面上都有卖的,只是寻常百姓才会买,稍微讲究一点的,就会请有学问的人按照自己的心思写,当然也有读书人自己写的。除了喜庆吉祥话之外,还有人在对联里面展示抱负。

    比如某位就写过这么一副春联:“文章高过翰林院,法度严如按察司!”

    翰林院就是陈梦鹤混过的地方,都是全天下最顶尖的文人,按察司就是按察使司,是负责一省刑名的机构。

    这书生口气这么大,被人传出去之后,从此仕途不顺,算是遭了无妄之灾。

    唐家倒是不愁没有写对联的人,不过老娘死去还不到三年,唐家在门外只是用蓝灯花纸贴上了“未尽三年孝,长存一片心。”

    有了这幅对联,外面的人都是退避三舍,也没人来拜年只有唐毅父子,加上朱家和书童沈林等人,大家倒也是舒服安宁。唐毅也弄明白了,魏良辅和唐顺之为什么跑到他的家中。这二位身份尊贵,门人弟子一大堆,每到过年的时候,拜会的队伍能派出二里地,他们是烦不胜烦。

    这回好,躲在了唐家,吃着顶尖的美食,没事看看书,教教学生,别提多清闲自在了。

    他们自在,有些人就倒霉了,比如咱们的王二公子……

    一直到了正月初五,王世懋才跑到了唐家,一进来就像是饿死鬼托生一般,抓起小笼包就吃,弄得唐毅都以为他蓝道行附体了。

    “表哥,形象,形象啊,要是传出去,你这辈子别想娶媳妇了!”

    王世懋也不管,连吃了五个包子,总算有了精神,指着自己消瘦的小脸,一肚子苦水往外面倒!

    “表弟,你可不知道啊,哥从腊月二十七祝福开始,就没睡过好觉了,拜祭先人,一辈人磕三个头,你算算,光是祭祖,我就磕了多少!”

    唐毅一听,忍不住大笑,王家能上溯到西晋的时候,千年世家,就按照二十年一代人计算,少说也有五十代之多,一路磕下来,王二公子能活蹦乱跳就算是一大喜事!

    王世懋哭丧着脸,说道:“还不止如此,到了除夕,好几百个熊孩子围着我要红包,有叫叔叔的,有叫叔祖的,还有叫太叔公的,最操蛋的是有一半我都不认识!到了大年初一,又要给几十位长辈拜年,旧患未除,新创再起。我的脑袋啊,都大了几十圈!”

    王二公子像祥林嫂一样,絮絮叨叨,一边吃着,一边抱怨。家家都有难念的经,看来果然如此。

    ……

    “行了表哥,我呢,大发善心,收留你了。”

    “够意思,要是有人找我,就说我跟着荆川先生闭门读书呢!”

    王世懋酒足饭饱,让沈林带他休息去了,不过王二公子的一句话可惹了**烦,第二天早上,他和唐毅都被唐顺之从被窝里揪出来,赶到前院去蹲马步了。瑟瑟寒风,吹得睡眼惺忪的王二公子一激灵,比昨天还凄苦了。

    “表弟啊,我招谁惹谁了!”

    “你自己往枪口上送,人家能放过你吗?还把我拉来当垫背的,真冤!”唐毅啐了一口。

    王世懋还迷迷糊糊,疑惑道:“荆川先生可是当世大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怎么能这么干!”

    “王敬美,我就这么干了,你能如何,去,给我围着院子跑一百圈!”

    扑通,王世懋直接趴了!

    从初五到十四,王世懋总算是体会到了唐毅的待遇,早上练武,上午读书,下午听课,晚上练字,连一刻空闲都没有,弄得王二公子是欲仙欲死,都被苦水淹到了脖子。

    “表弟,你平时就这么读书的?”

    “你说呢?”唐毅白痴一样盯着他,这才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送进来。

    王世懋摇摇头,伸出了大拇指:“小兄拜服!对了,表弟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上元节啊!”

    “不就是看彩灯,猜谜语,有什么了不起的。”

    “今年不一样!我听说陈大人亲自主持灯会,还许诺了重奖,探花能得到二十两银子,榜样是五十两。”

    “那状元呢?”

    “没说,不过绝对差不了,表弟,你就不想大显身手,像在春芳楼一样,所向睥睨!”

    唐毅也来了兴趣,可还有些犹豫,总出风头不好吧!

    他还在犹豫,就听唐顺之说道:“把状元拿回来,不然你们两个就别想睡觉了!”

    ————————————————————

    各地年俗不一样,记载的也挺乱的,有的祝福放在除夕,也有分开的,乱七八糟,小的姑且写之,您姑且看之,别太较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