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77章 三强

第77章 三强

十几个取得资格之人东西而坐,唐毅坐在了右边最后一位,他的对面就是最后冒出来的家伙。在场并没有人认识,不过作为最后一个脱颖而出之人,猜谜的本事丝毫不能小觑。大家都看了几眼,只是这位默默低着头,十分低调,很快大家就转移了兴趣。

    唯独唐毅不停地扫过,心中蹦蹦乱跳,一张嘴就要跳出来!

    没错,这个人就是刚刚让他魂不守舍的蓝衣姑娘,虽然女扮男装,但是那双明亮清澈的眸子唐毅永远都忘不了,世上怕是也找到更漂亮的眼睛了。只是对方似乎和自己不太友善,让唐小盆友很受伤。

    难道是我长得不好,还是穿着出了差错……一贯自信十足的唐毅竟然变得患得患失了,不得不说,爱情是一个十足的迷魂汤。

    正在这时候,王世懋突然拍了唐毅的肩头一下。

    “干什么,你想吓死我啊!”

    “又在想姑娘了吧!”王世懋呲着牙,嘿嘿笑道:“你这个德行,可没法得灯谜状元,到时候荆川先生处罚,你可要扛着。”

    “扛着就扛着,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好诗!”王世懋嘿嘿一笑:“我还是信得过表弟的本事,不过你可要记着,一定对最后那位手下留情,不然我和你没完!”

    什么!

    唐毅脑袋嗡的一声,王世懋竟然帮着求情,这俩人是什么关系?王世懋这家伙人模狗样的,家室又好,钻石王老五,和对面的女子年纪差不了几岁……莫非他们订了亲?

    老天,好不容易看上的人,竟然让王世懋捷足先登,要变成自己的表嫂了,简直岂有此理!说好的猪脚光环呢,女人不是该哭着喊着倒贴吗,怎么好白菜怎么都让猪给拱了,好吗,王二公子直接成猪了。

    唐毅满心的憋屈,可是总不能说我看上你的未婚妻了,请让给我吧,那也太无耻了,脸皮再厚也说不出来,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用力甩甩头,想把乱七八糟的念头都甩掉,可怎么也管不住一双眼睛,弄得唐毅郁闷极了。

    ……

    “小,额,是公子。”珠儿低低声音在小姐的耳边说道:“对面的家伙总在偷看你,不会看出什么吧?”

    小姐扫了一眼,买好气道:“有那个大嘴巴在,能藏住什么秘密。”

    珠儿不由得害怕起来,惶恐道:“小姐,那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高兴一会儿是一会儿,你先退下吧,灯谜要开始了!”女孩咬着嘴唇道。

    说话之间,有差役跑过来,给每个猜谜的人送来了木板一个,白纸若干,另有笔墨纸砚。有些人还不明白,只听陈梦鹤笑道:“诸位能脱颖而出,都是才思敏捷之人,我太仓文风鼎盛,本官深感欣慰。今晚答题,本官依次出题,你们只管把答案写在纸上,一旦答错,或者答不出来,就要被淘汰,最后剩下三位,再决出状元榜眼和探花。”

    陈梦鹤说着看了一眼唐毅,说道:“此法还是本官从昌文纸店学来的,唐贤侄今晚你可不要让本官失望啊!”

    不让你失望,小爷的心岂止失望,简直拔凉拔凉的!

    唐毅不敢显露出来,只能拱手抱拳,客气地说道:“晚生一定全力以赴,至于能答上几道,就只有看天了。”

    明知道唐毅是客气话,徐玑却忍不住讥笑道:“岂不闻人定胜天,唐小友这么客气,怕是早有自知之明了?”

    “呵呵呵,徐公子好气魄,只是我相信天意难违,而且……”唐毅顿了顿,笑道:“我觉得老天爷是站在我这边的!”

    还没等比赛,这两位就火药味十足,陈梦鹤咳嗽了一声,说道:“开始出题吧。”

    说着,有一个侍女迈着轻盈的碎步跑了出来,在她的手里提着一盏精致的八角灯,在上面写着四句诗,随着侍女轻轻转动,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长空雪霁见虹霓,行尽天涯遇帝畿,天子手中持玉简,秀才不肯着麻衣。”

    四句诗,猜四个人名。

    唐毅微微思量,冬天下雪之后,是要变寒冷的,第一个就是北宋名臣韩绛,遇到了帝都,就是冯京,天子是王者,玉简又叫珪,这个人就是王珪,至于最后不肯穿麻衣,就是曾布呗!

    想好之后,四个人名迅速写好。就在唐毅下意识抬头的时候,对面早已经挺直了腰板,猜的竟然比他还快,好敏捷的女人!才貌双全,竟然让王世懋给捡了便宜,唉,除了祝福还能说什么啊!

    唐毅心中难掩失落,灯谜还在继续,俗话说头三处没好戏,前三道题大家都轻松过关,从第四道开始,难度明显增加。

    “一物身长数寸,头圆颈细堪夸,佳人一见手来挝,掀开罗裙戏耍。席上交,无限欢,声音体态娇佳,看来俱是眼前花,直弄得成胎始罢。”

    读完这几句,别说台上答题的,就算下面看热闹的全都炸锅了,怎么什么下作的东西都拿上来!哪里是粗俗,简直就是伤风败俗!

    还弄得成胎——生孩子才算完,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下面的百姓哗然,交头接耳,愤愤不平。手里抓着毛笔的唐毅可不会胡思乱想,很明显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在迷惑你,谁顺着字面去想,保证被带沟里。

    佳人,眼前花,胎……

    几个词联系在一起,唐毅猛然惊醒,这不说的是弹棉花吗,用数寸长的小锤,在席子上不停敲击棉花,女子身形轻巧迅速,宛如舞蹈一般,眼前一片的棉花,都敲成了棉胎才算结束!

    找到了答案,回过头来一想,唐毅不由得钦佩设计谜语的家伙,就凭这份联想的本事,穿越到后世,也是起点的一支大笔。

    唐毅写下了棉锤,这时候陈梦鹤咳嗽了一声,“诸位,亮出答案吧。”

    十几个人举起了答题板,有两位一扫其他人的答案,顿时老脸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出意外,这两位都掉沟里了,只能转身败走,扎进人群,再也没脸见人了。

    随着这两位的离开,残酷的淘汰赛开始了,谜语一个比一个困难,每一轮都有人被淘汰,场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大家的目光越发集中。

    徐玑虽然狂妄,可是的确才思敏捷,答题速度极快,成为状元的热门人选。还有两位,比他的人气还要高,一个就是唐毅,除了第四题稍微慢了一些,其他的题目唐毅都又快又准,而另外一个瘦削的青年更吸引大家的目光。

    这位不声不响,甚至没有人认识,可不光猜谜厉害,一手书法更是潇洒俊逸,功力不凡,让人啧啧称奇,太仓又多了一个青年才俊。

    经过了七八轮的淘汰,大家伙都有些神思倦怠,脑筋都不够用了,只能咬牙撑着,又是一道谜语出来。

    “南面而立,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

    唐毅稍作寻思,写下了谜底:铜镜。而场上又有两个人被淘汰,只剩下了四个。除了提到的三位,还剩下了一个曹大章。

    只听陈梦鹤笑道:“第十道题来了,大家可要打起精神。”

    又一盏彩灯被送到了面前,还是四句话:“大的少是小的,小的多是大的。大的不说小的,小的专说大的。”

    这是什么玩意,大家伙都愣住了,曹大章眉头紧皱,思索半晌,颓然把笔一扔,苦笑道:“我是不成了。”

    这时候唐毅三个都举起了板子,齐刷刷写着:书注!

    顿时,所有人一阵恍然大悟,可不是批注书籍的时候,要用小号的字体,而且批注都针对书中内容,而书中内容却和注解有不少差距。

    大的小的,小的大的,还真够折磨人的。

    随着十道题结束,只剩下三个人,陈梦鹤还在想着怎么分出胜负,就听徐玑说道:“陈大人,不如让我们三个轮流发问,您看如何?”

    “这个主意不错。”

    陈梦鹤刚点头,徐玑就冲着唐毅抢先发问:“今天是元宵节,我的谜语就是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

    唐毅正在思索,就听徐玑笑道:“唐神童,这个谜语要你同样出一个相同谜底的谜语,以谜语破谜语,你可能做到啊?”

    ——————————————

    猜谜啊,大家也可以试试。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