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78章 不太成功的英雄救美

第78章 不太成功的英雄救美

“画时圆,写时方,好像是……是个口字啊。”王绍周低声说道,挨着他的沈林摇摇头,道:“王公子,你的嘴冬夏不一样大吗?”

    王绍周挠挠头,笑道:“吃东西和不吃东西的时候不一样大。”

    “这就对了,不是一个口字,倒像是——日字。”沈林突然眼前一亮,太阳画的时候圆圆的一个,写的时候就变成了方的,冬天的时候,日头短,夏天长,正好和谜面说的一样,莫非自己猜对了?这道题也不算难啊!

    在另一边,王世懋和曹大章凑在了一起,就听王世懋笑道:“一呈兄,多谢你手下留情啊?”

    “我才思不及,可不是故意放水啊!”

    “信你才怪!”王世懋才不相信凭着曹大章的本事,能输给徐玑,再退一步,唐毅也未必是曹大章的对手,毕竟两个人差着十几岁的年纪,以大欺小,胜之不武。而且最要命的还是里面有一个女扮男装的,想必曹大章早就看了出来,和女流之辈争,就算赢了也不光彩,曹大章明智的选择了退出。

    他呵呵笑道:“真没想到,那个丫头胆子太大,平时可有你受的。”

    王世懋一副深以为然的神情,苦笑道:“我可是拜托表弟了,要是他也能手下留情,给点面子,今天的事情就算过去了。”

    “哈哈哈,我看可未必。”曹大章摇头道:“唐兄倒是客气,问题是那个徐玑就不知好歹了。别看他出的题目不难,可是暗藏杀招啊!”

    一提到这里,王世懋也恨得牙根痒痒,他怎么看不出来,徐玑出的题目虽然不难,但是却要求以谜语解谜语,一下子把比赛的难度拔高一个层次。

    接下来不光想答案,还要用更难的方式把答案说出来,等于是考验难度加倍,偏偏他出了一个简单的,算是抛砖引玉,既显示了自己的大度,又给后面的两位挖下了深坑,良心大大滴坏了!

    ……

    他们看得明白,身在其中的唐毅怎么不清楚,他沉默了一会儿,更多的不是想着徐玑的题目,而是想如何给下一位出题,不能太难,又不能太俗,要让她能答得上来,还不要看出自己放水……这他娘的太难为人了!

    “呵呵,怎么唐兄连这个也答不上来?”徐玑冷笑着说道。

    唐毅抬头,露出大大笑容,说道:“徐兄真是高明,在下就试着说一说。”

    “愿闻其详!”

    “东海有条鱼,无头亦无尾,去掉脊梁骨,便是你的谜!”

    唐毅说完,所有人略微沉吟,有些聪明的已经猜到了,东海的一条鱼,去掉了头尾和脊梁骨,不就是圆圆的太阳吗!

    两个人所说的谜底都是“日”字,以谜解谜,唐毅做到了,而且还很漂亮!

    “好啊,解得好,解得有趣啊!”

    底下响起一阵阵的掌声,这次的灯会的确比往常好玩多了,就看唐毅能出什么谜语吧。

    唐毅还没说话,瘦削的少年笑着仰起头,挑衅道:“怎么,唐神童肚子里空了?”

    “呵呵,听好了,我这个只需对出下联即刻,上下联各藏着一个谜底。”唐毅笑道:“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

    少年眉头一皱,随即撇撇嘴,轻笑道:“的确不难,乌龙上壁,身披万点金星。”

    两个人的对子极为工整,只是藏着什么谜底,大家伙还不清楚,徐玑眉头一皱,随即冷笑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油灯和秤杆吗,我还当能说出什么高明的玩意!”

    他这么一说,众人恍然大悟,油灯中间有一根灯芯,就好像水中的白蛇,上面顶着一团火焰,就是天空的日头。

    而秤杆乌黑,上面遍布刻度,可不就是乌龙披着金星,这一联也不差。

    连着两道题问完,轮到瘦削的少年向徐玑发难。

    他背着手,缓缓走了两圈,突然笑道:“徐公子想必为了灯会下了功夫,寻常的谜语也难不住你,不知道可否来个特别一点的题目?你可有胆量尝试?”

    他说话细声细语,可是绵里藏针,徐玑自然不能认怂,哈哈笑道:“放马过来,一个唐神童不过如是,我倒要看看你一个无名之辈,能玩出什么花样!”

    少年眉头一皱,显然很厌恶徐玑的张狂。

    唐毅这家伙虽然总偷看自己,但刚刚出题明显是放水了,她心里和明镜一样,相比起来,徐玑还不如一个登徒子有风度。

    罢了,就让你徐大公子出丑!

    一摆手,叫过来同样女扮男装的珠儿,在耳边低声说了两句,珠儿急忙转身,没多大一会儿,就取来了一个鸟笼子,在笼子上还挂了一串铜钱。大家都不明白意思,只能瘦削的少年笑道:“徐公子,请做一你们家经常干的事情,解开此谜。”

    这是个哑谜啊,还要徐家经常做的,这下子不管台上还是台下,都迷糊了。

    陈梦鹤眉头紧锁,一时想不出来,不由得看了看身边的几位缙绅贤达,大家伙都摇了摇头,不明所以。

    王世懋和曹大章也面面相觑,不解其意,只能苦笑道:“这丫头够厉害的,看来徐大公子遇上麻烦了。”

    徐玑围着鸟笼子转了一圈又一圈,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咧嘴,挖空了心思,烧死了脑细胞。还是我们家经常干的,我们家到底干过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徐玑还是一头雾水,倒是一旁的唐毅眼珠乱转,转来转去,突然眼前一亮。

    “哈哈,我明白了!”

    他忍不住冲瘦削的少年伸出一根大拇指,接着拱了拱手,一副求饶讨好的模样。女孩不由得脸上一红,没想到这个登徒子如此敏捷,竟然让他给猜出来了?平时倒是看了他不少的戏文,才情的确不弱,就是人品太差……女孩扭过头,瞥了眼徐玑,冷笑道:“怎么,徐公子答不上来?”

    徐玑阴沉着脸,又走了两步,突然似有所悟,转身扑向了鸟笼,一伸手抓住了铜钱,另一只手就奔着小门而去,看样子似乎要打开笼子。

    就在他的指尖儿触及鸟笼的一刹那,突然脑袋里嗡的一声,手指竟然变得哆嗦,额头青筋暴露,小小的鸟笼竟然有千斤之重,再没有勇气打开。他傻站在当场,气得脸色铁青,一双荼毒的眼睛,死死盯着瘦削的少年,像发疯的公牛。

    曹大章突然忍不住笑起来,“我明白了,这个谜底就是得钱卖放。”什么叫得钱卖放,就是拿钱赎人,徐家这些年仗着朝中有人,子弟家丁在地方上为非作歹,兼并土地,抢男霸女,每次被抓起来,只要稍微花点钱,就把人赎出来,一根汗毛都伤不到。

    这道题出的可够缺德的,徐玑解开了,等于当众承认丑事,徐家颜面扫地,若是解不开,承认失败,就被淘汰出三强,实在是进退不得,难怪他会这么生气。

    好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真是非同一般!

    ……

    唐毅抱着肩膀,等着看徐玑的笑话,突然人群外面开始乱了起来,老百姓好像受惊的鸟兽,四散奔逃,一时间孩子哭大人喊,乱成了一团。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陈梦鹤豁然站起,正在这时候,周巡带着几个衙门捕快满头大汗跑过来,把帽子都挤掉了。

    “大人,不好了,倭寇来了!”

    什么!

    一嗓子就好像一道炸雷,在场所有人都乱了,怎么会,倭寇怎么会杀到太仓来?那可是一群红胡子蓝眼睛,从地狱里面冒出来的魔王,杀人不眨眼,他们来了,大家还有活路吗?

    不管衙役怎么吆喝,大家都听不进去了,台上台下,所有人亡命逃跑,一瞬间就乱了套。而且有些人冲倒了彩灯,火势随即着了起来,俗话说水火无情,这下子人群就更控制不住了。

    你推我搡,眼看着有人倒下去,无数的大脚丫子踩过来,都不敢看了。

    徐玑带了十几个保镖,人数最多,在大汉的簇拥之下,往下面跑,他离着瘦削少年最近,刚刚就是他出的缺德题目,险些让自己出丑。徐玑心中愤恨,竟然鬼使神差,一伸手,猛地把台子边缘发愣的少年推向了人群。

    “啊!”

    女孩顿时眼前一黑,要是落在人群里面,就凭她柔弱的身躯,绝对是非死即伤,凄惨无比,一瞬间,两滴清泪从腮边滑落。

    嘭!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好像砸在了麻袋上面。女孩一扭头,就看到唐毅龇牙咧嘴地看着她,自己刚刚正好摔在了唐毅的身上。要不是有个肉垫,自己可就惨了!

    “姑娘,你,你还能动吧?”唐毅咧着苦笑道:“我好像脚扭了,咱,咱们快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