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要做首辅 > 第80章 王家秘闻

第80章 王家秘闻

唐秀才本来猫在家里煮汤圆,眼看到了三更天,唐毅也没回来,他还笑着和唐顺之说,没准抢来了状元,要后半夜回来。哪知道刚说完,街上就乱了,朱山气喘吁吁跑进来,告诉唐秀才城隍庙出了大事,百姓在到处乱窜,还着了火。唐秀才脑袋一片空白,心肝五脏都被掏空了,叫了声“苦也”,撒腿就跑,朱山急忙跟着,唐顺之还算冷静,急忙叫来朱海,让他把所有家丁都召集起来,一起去救人。

    唐秀才出了家门,只是疯跑,一路上到处都是胡乱逃窜的百姓,还有闻讯赶来的衙役,冲撞喊叫,不断有人受伤。唐秀才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往前跑,眼圈都是泪水。

    “儿啊,你要是有了差错,可让你爹怎么活啊!”

    离着城隍庙越来越近,正巧从对面也跑来几个人,跑在前面的正是王世懋和曹大章。王世懋的额头还有一大块流着血,几个家丁夹着,他还不甘心。

    “快放开我,放开我!”

    曹大章上气不接下气,说道:“敬美,咱们几个人不管用,赶快把王家的家丁都叫来,咱们一起找人!”

    “呸!”王世懋都红了眼睛,狠狠啐了一口,咬牙骂道:“姓曹的,你没看见,这么多人,还着了火,等把人找齐全,尸体都没了!”

    曹大章知道王世懋是着急的,也不和他计较,只是让家丁赶快回家找人,正跑着,迎面碰上了唐秀才。

    “毅儿,我的毅儿呢!”

    唐秀才红着眼睛,扑了上来,一把揪住了曹大章,手指深陷到肉里。疼得曹大章一皱眉,为嘛受伤的总是我啊!

    “唐相公,实在抱歉,乱起来的时候,我们都在旁边的看台,唐兄则是在台上猜灯谜,人群一乱,就,就把我们都冲开了!”

    “哎呦!”

    唐秀才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软软倒下去,幸好被朱山扶住了。

    “别,别管我,快去找毅儿……”

    朱山只能把唐秀才交给曹大章他们,朝着人群冲了进去。路上到处都是血迹,不少受伤的人哀哀惨叫,有些房舍烧了起来,百姓们端着水盆,提着水桶救火,别提多乱了。唐秀才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下一刻就有人过来,告诉他儿子出事了。

    突然从胡同里面跑出一架马车,赶车的正是雷七,远远看见唐秀才他们,雷七急忙跳了下来。

    “唐爷,好消息,小相公没事。”

    “什么?”唐秀才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乐曲,浑身都来了劲,情绪激动地问道:“当真?”

    “嗯,是吴天成派人找我的,说是小相公受了伤,徐三去找正骨大夫了。我琢磨着你们一定着急,就去通知你们一声,结果跑了好几圈,这才碰上。”

    雷七说着,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唐秀才终于长长出了口气。听到唐毅没事,王世懋也突然瞪大了眼睛。事发的时候,唐毅和那个丫头最近,他一定知道。

    “表弟他是不是一个人?”王世懋焦急地问道。

    雷七摇摇头,愧疚地说道:“王公子,这个送信的没说,我也不知道。”

    曹大章急忙说道:“敬美,还是去问唐兄吧。”

    “对,对,快走啊!”

    一群人一股脑赶到了吴天成的住所,和果然见到了唐毅,唐秀才抱着他嚎啕大哭。唐毅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爹,我没事一点小伤,很快就能好过来,倒是表哥,你该感谢我。”

    “我谢你什么?”王世懋脑子都一团浆糊,还没听明白。

    曹大章恍然大悟:“敬美,八成唐兄把令妹给救了呗!”

    等等,令妹!

    这下子轮到唐毅疯癫了,他瞪大了眼珠,愤怒吼道:“王敬美,你不是说一母所生只有兄弟两个吗,啥时候多了个妹妹?”

    “我有姨娘很奇怪吗?”王世懋同样吼了回去,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突然唐毅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妹妹,竟然是妹妹,好,太好了!”

    没头没脑的大笑,把王世懋弄得一愣一愣的,劈手揪住唐毅的胸口,凶巴巴怒道:“说,你把我妹妹怎么了?”

    “我哪有那个胆子,人在厢房呢,你自己去看!”唐毅心花怒放道。

    王世懋一甩手,转身就往厢房跑。

    ……

    这俩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唐秀才,吴天成,还有雷七都傻了眼,唯独曹大章心思机敏,突然一把抓住唐毅的手,促狭地问道:“唐兄,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那个丫头了?”

    “哪有……”

    唐毅说着,不由得脸上泛红,言不由衷,此时的唐毅竟有种便秘半个月,一朝通畅的爽快感。这才叫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竟然是妹妹,简直老天爷都在帮自己。

    “对了,一呈兄,我怎么没听说敬美有妹妹啊?”唐毅好奇地问道,他只知道王世贞和王世懋兄弟两个,所以他才会误会。

    “唉,说来话长。”曹大章说道:“王老大人的原配夫人去世的早,当时敬美才两岁,王老大人也没有中进士,一家人过得十分落魄,续弦的夫人叫做陈氏,出身寒微,但是持家有道,相夫教子,织布,磨豆腐,卖豆干,比男人还能干。家里头两个读书的男人,还有一个奶娃娃,花钱如流水,那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后来王老大人中举人,考中进士,他们一家才算好起来,凤洲名扬天下,如今敬美学业有成。算起来,陈夫人比起亲娘还亲。”

    原来王忬也有落魄的时候,其实说太仓王氏,千年不衰,只能说大家同出一源,但是还各过各的,有的好,有的坏。就像红楼的贾家一样,有宝玉这样的嫡系,也有贾芸这样的旁支。

    听曹大章这么一说,陈氏倒是一个女汉子。

    “对了,一呈兄,莫非……就是陈夫人所生?”

    “嗯,王老大人感激陈夫人,对女儿视若珍宝,两位兄长也十分疼惜。只是陈夫人性子有些怪异。”

    “怪异?怎么说?”唐毅不由得紧张起来,那可是未来的丈母娘啊,要是不好伺候,倒霉的可是他啊,唐毅的小心脏不行不行的。

    “丈夫和儿子相继考中状元,陈夫人却说‘老来疾病,都是壮时招的,衰后罪孽,都是盛时造的。’王家虽然兴旺,但总有衰败的时候,她还说女儿不要嫁给大富大贵的人家,只要人品好,老实憨厚,耕读之家,哪怕笨一点也好。”

    说着,曹大章呲着牙一笑,“唐兄要是有心思,少不得要先把自己变笨了才行啊!”

    去,那么冰雪聪明的一个人,要是嫁给笨蛋,那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呢。不就是一个陈夫人吗,我唐毅肯定有办法摆平!

    ……

    天光渐渐放亮,一夜的乱象也过去了,王绍周和沈林手拉着手,平安回来。多少大人都受伤了,两个孩子能毫发无伤,实在是了不起。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沈林拉着王绍周,躲进了台子的下面,才侥幸逃生。回来之后,小胖子紧紧拉着沈林的手,寸步不离,光荣地承担起小弟的小弟的身份。

    日上三竿,又有人前来,唐顺之脸黑如铁,进了院子,就怒骂道:“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荆川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唐秀才吃惊地问道。

    唐顺之狠狠一跺脚:“去城隍庙看看,尸体遍地,伤者无数,昨天一场大乱,被踩死踩伤的百姓有七百多人,其中两百多人毙命,还烧了上百间房屋,数百人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他陈梦鹤究竟是怎么当官的?对了,还有你这个师爷,就不知道提点一下吗?”

    唐秀才被说得老脸通红,他的一颗心都在儿子身上,只要唐毅平安,便是晴天。但如此惊人的损失还让唐秀才吃惊非小。

    “怎么会这样,莫非真的有倭寇杀来?”

    “我也不知,大明朝的官吏算是废了!”唐顺之摇着头叹息。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