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庶子风流 > 第十五章:报喜

第十五章:报喜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周夫子坐在一旁,看到叶春秋出来,不禁嘲弄的笑了。
  
      他现在一点都不介意老太公恼怒他不合时宜的言行,现在自己是案首的恩师,是叶家的大恩人,现在的他更希望看一场好戏,他的目光无意地与坐在对面的叶家老二叶松触碰一起,二人俱都会心一笑,随即眼神错开。
  
      叶老太公表面上是在气头上,心里却跟明镜似的,晓得不声色俱厉一番,叶家的门风就毁了,便冷若寒霜地道:“解释?解释什么?你不学无术,不好好读书,整日混账,你……你真是太教人失望了,你……真是不肖子孙,现在你还想要解释……难道……难道周夫子的话会有错吗……”
  
      有错吗三个字刚出口,却在这个时候,有人没头没脑地冲了进来:“喜报,喜报……衙里的喜报……”
  
      叶老太公下意识地抬头一看。
  
      那刚进门,还不清楚场面深浅的公差振振有声地喜道:“恭喜本县案首叶春秋叶公子名列头名,恭喜……”
  
      “……”
  
      叶老太公惊呆了。
  
      本县案首……叶春秋……叶春秋……是叶春秋?
  
      怎么可能是叶春秋!
  
      叶老太公不确定地道:“哪个叶春秋?”
  
      公差毫不犹豫地道:“正午县尊发案放榜,贵府的子弟名列第一,姓叶名春秋,还有哪个叶春秋?”
  
      满堂顿时哗然。
  
      周夫子豁然而起,就在这短短一会,他脸上沉如死灰。
  
      不是叶辰良,竟然是叶春秋?
  
      叶春秋从不用心读书的啊,而且还目无尊长,这样的渣渣,也能成案首?
  
      不可能,一定是哪里错了!
  
      周夫子不相信这个事实。
  
      可是公差拿出了红纸,交给了老太公,老太公的手杖顿时吧嗒落地。
  
      周夫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看来真的是叶春秋,这种人渣居然做了县案首?
  
      周夫子的脑子很乱,忍不住低声说:“怕不是县里弄错了吧。”
  
      可是没人理他,因为其他人的心更乱。
  
      叶辰良本来很风光,他早就想好了该怎么应付,比如谦虚的说几句,后学末进,侥幸蒙县尊垂青,点了第一,惭愧啊惭愧。或者学生愚钝,唯有勤能补拙,总算没有辱没了家门云云;他甚至想好了要勉力一下叶春秋和叶俊才这些渣渣一番,劝他们要好好进学,要拿出一点兄长的样子来。当然,主要‘勉励’的对象还是叶春秋,叶俊才是吃激素长大的,虎背熊腰,叶辰良已经挨过他的揍,不敢再招惹他。
  
      可是现在……
  
      叶辰良难以相信刚刚所听到的一切。
  
      他觉得这报喜的人肯定有问题,怎么可能是叶春秋呢?叶春秋是个败类啊!
  
      他咬着下唇,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像被人没来由的扇了两个耳光,啪啪作响。
  
      “叶春秋,是叶春秋,案首是叶春秋……”
  
      这个时候,嘹亮的声音终于打破了厅中的平静。
  
      叶老太公一把扯住公差的衣襟,眼睛红得吓人。
  
      差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啧啧……前年去报喜,一个老童生听说高中,直接脱了衣服围着村子里裸奔了三圈呢,这样的场面,见得多了,而他必须得拿出公人的威信来,斩钉截铁地道:“正是叶春秋叶公子,县尊看了他的文章,很是高兴,发案之后,还命人将他的文章传阅给了本县的廪生。绝不会错的,县尊今日提及过三次叶春秋了。”
  
      那公差说到了这个份上,基本上就板上钉钉了,案首是叶春秋没错,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朝着老太公或是叶景、叶春秋作揖:“恭喜,恭喜……小小年纪,了不起啊。”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叶兄教子有方……”
  
      叶老太公虽然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可是看到无数人道贺,总算是缓过神来,忙是拿出谦虚的话应付,心里却还在嘀咕,不是说案首是辰良吗,怎么是最没出息的春秋?
  
      可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个,也没心思去追究方才的事,还是回礼要紧,又不忘对公差道:“差人请坐下喝一杯水酒,来人,去准备一下。”
  
      准备一下就是赏钱了,公差哈哈大笑道:“噢,叶太公客气,你教出了好孙儿啊,我还道叶春秋是成人,想不到是个少年,就这样,县尊还夸他文章作得极好,啧啧……河西叶家了不起。”
  
      奉承的话,谁都会说,可是这些奉承话听在周夫子和叶辰良的耳里,又是打耳光的节奏。
  
      他们不约而同地对视,眼中都像是说:‘这怎么可能’。
  
      那公差是个极会来事的人,把叶老太公哄得不知自己姓什么了,又去奉承叶春秋,这小子不简单,十二岁就中了案首,县令都褒奖,将来还了得?
  
      于是笑容可掬地道:“叶公子小小年纪,叫人佩服,真是神童啊,便是甘……甘……”他挠挠头,琢磨了老半天,才接着道:“便是甘什么什么的都比不及叶公子。”
  
      “笨蛋,是甘罗!”叶春秋心里纠正他。
  
      不过这时,叶春秋倒也醒悟过来,自己成案首了,看来光脑应付考试没有什么问题,很是值得庆幸,看着老爹叶景欢喜得要泪流满面的样子,叶春秋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不过差人的话不得不应,大家都希望案首说几句话呢,所以目光都聚焦在了叶春秋的身上。
  
      咳咳……叶春秋笑了笑,道:“噢,差人谬赞,学生何德何能。”
  
      谦虚,你以为我不会吗?哼哼,我叶春秋最好的品德就是谦虚。
  
      那些不明就里的外来宾客都是叫好,个个都说:“叶公子真是太谦虚了。”
  
      叶春秋又道:“小子侥幸高中,这自然要感谢县尊的青睐;这其次嘛,自然是要拜谢恩师周夫子的教诲。”
  
      叶春秋很认真很‘天真’地走上前,深深地朝周夫子作揖。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夫子的身上,周夫子现在仿佛自带了聚光的效果,看着叶春秋朝他行弟子礼,他的老脸却是火辣辣的疼。
  
      许多人低声嘀咕起来:“啊呀……这案首真是知书达理,懂事啊。”
  
      “天地君亲师,为人子弟就该如此。”
  
      “咦,方才周夫子不是说此子不学无术的吗?”
  
      大家一脸周夫子你逗我的表情,不学无术还能考中案首啊。
  
      “对了,方才还说叶春秋目无尊长。”
  
      目无尊长,怎么会如此彬彬有礼?被周夫子如此羞辱,振振有词的说叶春秋不是他的弟子,可是看看人家春秋如何,春秋还不忘对他致谢呢,这是目无尊长吗?
  
      于是大家看向周夫子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在座的都是成年人,大家当然不会认为一个少年郎会玩什么心眼,你看人家执礼甚恭,对周夫子的敬意也是油然而生,怎么可能作假?若是个成年人倒可能虚情假意,一个少年有这么妖孽吗?
  
      周夫子头皮发麻,居然不知如何是好了,他要是哈哈一笑,接受了叶春秋的大礼,岂不是说方才他先前的话都是假的,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这样的辱骂他,甚至都逐出了门墙,别人会怎样想,肯定会说你周夫子的脸皮也太厚了。
  
      可若是不肯接受,又显得自己小气,人家……只是个孩子啊。
  
      而这一切都看在叶春秋眼里,叶春秋心里只是想笑,软刀子捅人,其实更让人撕心裂肺。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