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庶子风流 > 第二十七章:今非昔比

第二十七章:今非昔比

    老太公的喉结滚动,脸上带着不安,这时候他恨叶景惹来了弥天大祸,却已经没有心思打儿子了,良久,他长出一口气,虽是病魔缠身,却还是抖擞精神:“不要怕,天塌不下来,来……来……给我更衣,我去会一会,去会一会,总不至于要赶尽杀绝吧,叶家……也不是任人可欺的。”
  
      “爹,我陪你去。”叶景乖乖的道。
  
      外间两个丫头进来,伺候着老太公更衣,随后叶家的几个男丁,纷纷往中堂去。
  
      王县令和黄荆早已安排在这里吃茶,叶老太公在叶景的搀扶下微微颤颤的进去,两个孙儿在后亦步亦趋。
  
      进了中堂,叶老太公定睛一看,便见王县令和黄荆几乎是并肩坐着,中间虽隔了个小几子,不过二人身子都朝着几子方向倾斜,脑袋都快撞一起了,低声说笑,不亦乐乎的模样。
  
      这是要完了啊。
  
      叶老太公又生出悲呛的感觉,看这架势,黄家和王县令就差穿一条裤子了,他打了个激灵,见到本县父母,总是要行礼的,于是将叶景推开,双手抱起,艰难地要作揖。
  
      王县令见了却是忙道:“叶公不必多礼,不必多礼,本县是来探望你的病情,怎可还受你的大礼。”他连忙起身,箭步上前,一把将叶老太公虚拖住。
  
      黄荆更加夸张,居然毫不犹豫的拜倒在地。
  
      黄荆居然跪下来了,只有自己的子侄,才会行这样的大礼啊。
  
      叶老太公懵了。
  
      黄荆道:“听说叶世叔病了,黄家与叶家既是世交,又是近邻,小侄理应来探望,平时小侄来这里走得少,今日又来的仓促,只是备了些区区薄礼,还望世叔不嫌,却是不知世叔的病好些了吗?”
  
      “……”叶老太公的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
  
      这是演的哪一出,难道不是来治罪抄家的?
  
      王县令的态度实在是殷勤得过份,至于黄荆,这个叶家素来的死敌,在自己面前虚情假意的话,叶老太公倒是能理解,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行的是子侄大礼,黄荆疯了吗?
  
      可是无论是王县令还是黄荆的表情都十分恳切,叶老太公本有疑窦,却又觉得人家没有必要戏耍自己,假若当真要为难叶家,何必要多此一举。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王县令搀着叶老太公要去上坐,叶老太公不肯,忙道:“大人理应坐上才是。”
  
      王县令却是坚持摇头,道:“你是县中耄老,本县毕竟是后辈,况且本县是客,岂有坐上的道理。”不等叶老太公继续客套,王县令请他上座之后,便在右侧陪坐,其余人当然只有站着的份了。
  
      王县令便愠怒的对叶景道:“叶兄也真是,令尊卧病在床,你在县里也不事先知会,匆匆就孑身一人赶回来,本县若不是得黄老弟的提醒,只怕还懵然不知,到时不能来河西探病,岂不是要本县遗憾吗?”
  
      叶景也没料到王县令会来,叶家虽然是河西大姓,却从没有县老爷亲自来拜访过,他只是惭愧一笑,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了。
  
      这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自信满满道:“学生叶辰良,家父讳恒茂,见过县尊。”
  
      众人看去,却是鼻头青肿的叶辰良。
  
      叶辰良这个时候冒出来,脸上的自信就更别提了。方才他见王县令热情过份,仔细一想,明白了。能让王县令和黄家改变态度,叶家谁有这样的能量?我爹啊,我爹平时可一直在打理着家业的,虽然不是官老爷,更是远远及不上黄家的那个御史,可是官面上总是认得一些人物,肯定是王县令和黄家准备收拾叶家,最后王县令一打听,噢,叶家居然还有一个这样了不起的人物,所以不但没有和叶家反目,反而跑来探望,这一切……可都是他爹的功劳啊。
  
      叶辰良眼眶里一汪热泪禁不住要流出来,爹啊,孩儿在这里被人欺负得好苦。
  
      如今他吐气扬眉,这番话就等于是告诉王县令,我叫叶辰良,叶松叶恒茂是我爹,快来看我一眼吧。
  
      虽然鼻青脸肿,不过叶辰良依然还是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带着几分世家子弟的谦虚和知书达理。
  
      然后……王县令只看了他一眼,只稍作沉吟,便微微一笑,目光一转却是落在叶春秋的身上,道:“春秋,你来。”
  
      “……”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把叶辰良最后一丁点的骄傲都击得粉碎,王县令疯了吗,怎么不理会我,反而去寻叶春秋那个渣渣。
  
      叶春秋上前去,王县令笑着对叶老太公道:“春秋是个好孩子,小小年纪,文章作得极好,聪慧少年,教人称羡,本县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只怕学问还不及他,叶公,你可有个好孙儿啊,不知要羡煞多少人。”
  
      有吗?原来我竟这样的优秀?叶春秋歪着脑袋,目光之中自然还需乖乖露出很纯洁的样子,赶忙道:“恩府过誉,学生惭愧得很。”
  
      老太爷听王县令如此夸奖,喜笑颜开,也客气了几句,黄荆在旁呷了口茶道:“春秋下月初九要去府里开考,恰好那时,黄家也要去一趟宁波府,不妨同去吧,乡里乡亲的。”
  
      再之后,就没什么叶春秋的事了,毕竟年纪小,待客的事还轮不着叶春秋。
  
      反正老太爷现在高兴着,至于叶辰良,叶春秋已经懒得理他了,这就是个小贱人。
  
      ……………………………………………………………………………………………………………………………………………………………………………………………………………………………………
  
      叶春秋告辞出去,因为府试在即,叶春秋倒也不敢怠慢,话说中了县案首就是有一点麻烦,被人的期望太大,若是在府试名落孙山,就演变成了英雄变狗熊的笑话。
  
      想起来,叶春秋哂然一笑,别看这个时代的人总把中庸之道挂在嘴边,可是牵涉到了科举,就是另一副嘴脸了。
  
      他索性将自己关在房里,凝神定气,铺开纸张,继续练习行书。
  
      快过正午的时候,外头有人探头探脑:“春秋……春秋……”
  
      叶春秋抬头一看,却是叶俊才。
  
      这个渣渣……
  
      不知什么时候,叶春秋自从‘上进’之后,就开始对叶俊才有点鄙视了,这么大了还天天脏兮兮的玩泥巴,能有什么前途?
  
      自然,这种情感不能表露,会挨揍的。
  
      更何况,和叶辰良那个小贱人一比,叶春秋觉得府里的任何人都很可爱,嗯……即便是叶俊才也是如此。
  
      “俊才怎么来了?”叶春秋‘惊喜’的道。
  
      叶俊才从门缝中钻进来,笑嘻嘻的道:“听说你从县里回来了,找你玩……我娘说的。”
  
      后头一句我娘说的,让叶春秋心里不由感叹,只怕三房那边,已经大致收到了一些消息,这个大脚村妇所出的叶春秋有了出息,三叔和三婶,怕也存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心,只是他们又不好来联合纵横,索性就让叶俊才来了。
  
      果然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