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庶子风流 > 第三十三章:力争上游

第三十三章:力争上游

    走走停停,过了三五日,宁波城便在眼前了。
  
      与奉化那样的城郭相较,宁波堪比北上广,这里本就是大明朝最重要的转运中心,无数的使节都在这里登陆,同时又是浙东第一大城,还未进城,外城就已是街巷密密麻麻,行人如织,此起彼伏的街络绎不绝。
  
      刘教谕要去府学公干,便提早和黄荆分道扬镳,越是靠近城里,马车便越发难行,黄荆索性舍了大车,与叶春秋带着几个仆役同行,进入了宁波城里,在一处客栈下榻下来。
  
      府试还有两三日,时间很是充裕,不过叶春秋是懒性子,不愿意出去走动,在客栈休息了一日,叶三兴冲冲地冲了进来道:“少爷,少爷,今儿我又瞧见周夫子了。”
  
      又是他,他怎么像是阴魂不散似的,在县试的时候出现,到了府试又出现。
  
      叶春秋一时也想不明白,恰在这时,客栈的楼下有人叫唤:“春秋,春秋……”
  
      是叶辰良的声音,对这个大兄,叶春秋是彻底心冷了,若不是他在下面叫得急,真不愿理会他,他懒洋洋地出了自己的房门,从楼梯处往下看,便见叶辰良带着几个书生在下头候着。
  
      叶辰良一看到从楼梯间处探出头的叶春秋,立即惊喜道:“春秋,快下来,不要怠慢了几位朋友,这几位都是鄞县的童生,他们听你的大名,都来会你。”
  
      书生之中,有个二十岁上下的人摇着扇子,一脸的不耐烦,不由道:“春秋贤弟便是奉化县的案首是吗?我叫陈蓉,幸会,幸会。”
  
      叶春秋下了楼,彬彬有礼道:“陈兄你好。”
  
      叶辰良笑呵呵地在旁介绍道:“陈兄和你一样,都是案首,你是奉化县案首,他是鄞县案首,哈哈……这岂不是缘分吗?”
  
      叶春秋心里,整个宁波府十几个县案首呢,哪里来的这么多缘分。
  
      陈蓉眉毛一挑,傲然道:“奉化县的案首,想不到如此年轻,这就难怪春秋贤弟放出话来,是今年的府试案首非你莫属,愚兄听了这∑∑∑∑,≤.c∷o,所以特来向春秋贤弟请教。”
  
      他话音落下,身后的几个鄞县都不约而同地冷笑起来。
  
      鄞县是宁波府的府治之地,相当于浙江省的杭州城,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人口最多,学风自然也是最盛,历来府试案首都是花落鄞县,几乎没有任何例外。
  
      现在听一个奉化县的屁孩子,居然大言不惭,笃定了这次府试必定名列第一,鄞县上下都同仇敌忾起来。
  
      陈蓉是鄞县的案首,这次对府试案首也是志在必得,所以听了消息,便怒气冲冲的赶来,想要称一称叶春秋的斤两。
  
      叶春秋明白了,也不知是哪个嘴贱的家伙到处打着自己的名义去胡八道,以至惹来了这些麻烦,叶春秋眼角扫视了一眼叶辰良,心里知道这个搬弄是非的人多半是自己这个大兄,叶春秋心里冷到了极。
  
      见叶春秋默然无语,陈蓉冷冷道:“春秋贤弟为何不发一言,莫不是看不起愚兄吗?”
  
      言辞之中,咄咄逼人,何况他们又是本地人,更是带着居高临下的态度。
  
      叶春秋淡淡道:“指教就不必了,我一路从奉化来,旅途劳顿,要睡觉了,几位走好,不送。”
  
      现在解释什么也没有意思,这群屁孩,别看年纪都比自己大得多,却多有少年人的盛气,自己无论如何解释,人家也未必肯谅解,那就懒得理他们。
  
      叶辰良不禁道:“春秋,你怎么能这样对陈兄话,陈兄是想和你交朋友,你……你……”
  
      叶春秋的脸色彻底冷下来,老虎不发威,你这是当我病猫啊,他盯着叶辰良,今日这个少年,眼神竟是突然变得可怕起来,那屁孩惯有的浑浑噩噩,却多了几分锥入囊中的锐利,叶春秋厉声:“叶辰良,你闹够了吗?”
  
      叶辰良竟是觉得眼前这身体里迸发出了一种全然不同的气质,他不禁后退一步,不由自主地期期艾艾道:“你……你……我是你的兄长。”
  
      叶春秋脸上的怒容却是突然一闪即逝,撇撇嘴,不屑于顾的样子:“你既然知道自己是兄长,就理应做出兄长要做的样子,你姓的是叶,何故要帮衬着外人来训斥我?你们既然认为我放出什么豪言,什么府试头名非我莫属,那么就这样认为好了,是不是头名,等放榜之后便能见分晓,几位兄台,春秋不过是侥幸中了个县试的案首,想要来向我讨教,我却是汗颜之至,就不奉陪了。我累了,该多睡觉才是,怠慢了诸位,还请见谅,告辞。”
  
      然后作揖,蹭蹭的上了楼,接下来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啪的一声将门关上。
  
      楼下的几人都是面无血色。
  
      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叶辰良的脸上闪过得逞的意味,低声道:“真是不晓礼数。”
  
      陈蓉森森的抬眼看了那空荡荡的楼梯间,抿了抿嘴,冷声道:“奉化县的人读书未必好,可是脾气却都大得很,大家听到他的话吗?他我们要这样认为就这样认为好了,这显然是当面承认了府试案首非他莫属,还要去睡觉,哈……大天光的,要睡觉,这分明是他睡觉也能做拔得头筹,也罢,如他所言,放了榜,方知深浅,陈某倒是拭目以待,且要看看,奉化县出了怎样的人物。”
  
      几个童生也都鼓噪起来,怒容满面的样子,讥讽道:“不晓得天高地厚,历来就没有奉化人做宁波案首的事。”
  
      “年纪,这样猖狂,以后还了得。”
  
      叶辰良居然脸红了,他原本是想鼓动着鄞县的人看看这个堂弟的笑话,谁知陈蓉却是连奉化人都一并鄙视起来。
  
      陈蓉鄙夷不屑地收了自己的扇子:“罢,不过是个狂生而已,县试还可以靠运气,可是到了府试,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一切等府试后放榜了再。”
  
      于是众人笑骂着拥簇陈蓉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