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庶子风流 > 第四十一章:原来是你

第四十一章:原来是你

    人群之中,叶春秋看到了陈蓉,陈蓉叫的最是卖力,见到叶春秋来,他精神一震,大笑道:“叶案首,原来你是舞弊成的案首,哈哈……真是贻笑大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叶春秋懒得理他,陈蓉却不肯罢休,还想要靠上前来冷嘲热讽,差役忙是将他挡下,押着叶春秋进入同知厅。☆☆m~精彩~东方~文学~☆☆
  
      同知厅里也是人头攒动,不少人在里头寻了位置,就等同知大人公断,叶春秋没有被这浩大的声势吓倒,反而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其实不是事大,而是私设刑堂。
  
      假若消息没有传出去,自己押送到同知厅,关起门来过审,有冤都没处申去。
  
      现在倒好,来了这么多人观审,自己好歹是府试案首,人证物证不确凿,那同知难道还能指鹿为马不成。
  
      须臾功夫,正堂里传出声音:“传叶春秋。”
  
      叶春秋步入正堂,便能察觉到一股浓浓的肃杀气息,本府同知赵德一脸正气凛然,身穿绯服高高坐在案牍之后,他眼眸轻描淡写的在叶春秋身上扫视一眼,显得漫不经心,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将一个小小的府试生员放在眼里的。
  
      叶春秋朝赵同知行了礼:“学生见过大人。”
  
      赵同知从鼻里发出一声轻哼,不予理会。
  
      倒是叶春秋身边,却有人冷冷笑起来,叶春秋侧目去看,竟是周夫子。
  
      周夫子老神在在的坐在一侧,他有秀才功名,所以有资格在公堂上增设一把座椅,此时他捋着胡须,一双三角眼睛,阴测测的盯着叶春秋。
  
      一下子,叶春秋全明白了。
  
      周夫子自从叶家辞了馆,想必日子也并不好过,他的事已经闹得县里人尽皆知,好不容易有个学生中了案首,结果他却脱离了师生关系,于是成了大家的笑柄,这样的人,谁还敢请他去授馆呢?
  
      这时代,德行是最重要的,一个没有师德的老师,下场可想而知。
  
      周夫子恨透了叶春秋,上次叶春秋去县里,他就曾出现,似乎一直都在谋划什么,现在出现在了宁波府,叶春秋高中府试案首,这时他图穷匕见,跑来状告,却恰好对了同知的胃口,二人一拍即合,分明是要联手将叶春秋往死里整的节奏。
  
      “是周先生。”叶春秋心里痛骂周夫子无耻,脸上却展露出了他的纯洁笑容,尼玛,真是不要脸的老东西。
  
      周夫子冷哼,道:“叶春秋,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一来便居高临下的先声夺人,还是差役的套路,看着叶春秋年纪小,先吓一吓。
  
      赵同知没有制止周夫子的‘咆哮公堂’,捋须不言。
  
      叶春秋心里想笑,这周夫子这样恫吓自己,真把自己当十岁出头的孩子?
  
      叶春秋一脸诧异的道:“先生何出此言?”
  
      周夫子凛然正气的道:“你在县试、府试舞弊,难道还要抵赖吗?”
  
      叶春秋平静道:“舞弊?先生说话可要有证据。”
  
      “当然有证据。”周夫子冷笑连连,朗声道:“老夫曾是你的恩师。”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原来状告叶春秋的是叶春秋的授业恩师。
  
      别人的话,大家或许可以不信,可是人家恩师站了出来,这话可就不得不信了,毕竟学生有多少斤两,在外人面前可能藏拙,可是作为老师,心里却是清楚的。
  
      堂外的人不少人情绪激昂起来,议论纷纷:“恩师状告学生,这必定是学生有大过了。”
  
      “周先生挺身而出,想必这叶春秋,当真是个不学无术之人吧。”
  
      赵同知深藏不露,拍了拍惊堂木:“肃静。”
  
      堂外这才安静下来。
  
      周夫子看到自己的话起了效果,便继续道:“你叶春秋初入学时,连文章都做不出,四书五经也只是粗通而已,数月之前,在学里还是浑浑噩噩,何以才一下子功夫,就过关斩将,做出那么多花团锦簇的文章,先是夺得县试案首,接着又高中府试案首?”
  
      这番话有致命的杀伤力。
  
      事有反常即为妖,你的学问哪里来的?
  
      周夫子摇头晃脑:“除此之外,老夫还打听过,在县试即将开考时,你的大兄曾向你讨教学问,问你‘子曰:学而’何解,你竟是不知所以然,哈哈……真是笑话,子曰学而你尚且不知,岂不是个草包,更妙不可言的是,县试的时候,恰好考的就是‘子曰学而’,你连题目都不知是什么,又如何做得出文章?你说你不是舞弊,那是什么?”
  
      一番质问,让所有人都朝叶春秋投来鄙夷的目光。
  
      原来是个草包,居然连子曰学而这样浅显的经义都不知道,这样也成了案首。
  
      周夫子显然很懂的煽动情绪,他音量加大,厉声喝道:“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吗?”
  
      周夫子一番质问,似乎很有道理。
  
      虽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可是他的身份就是最好的证据。毕竟这个人是叶春秋曾经的授业恩师,他的话不由让人起疑。
  
      啪……
  
      赵同知一声惊堂木响,他恰到好处的厉声道:“叶春秋,生员周立夫所言的可是实情?”
  
      这二人一个声色俱厉,一个是气势夺人,在他们看来,对付一个无知少年显然已经足够了。
  
      叶春秋抿抿嘴,对于这个时代的律法,他是多少知道一二的,这毕竟是人治的社会,被告有没有罪,完全靠官老爷的自由心证,周夫子显然看穿了这一点,而且他以自己老师的身份出来揭发,足够让人信服,再加上一些佐证,完全可以让叶春秋背负一个舞弊的罪名。
  
      科举作弊,轻则驱除考场之外,永不录用。一般的,那也是充军发配,流放千里之外。若是再重一些,甚至是杀头灭族,以儆效尤的也是常有。
  
      今日若是认了这个罪,叶春秋这辈子也就完了。
  
      要冷静啊,绝不能中了这些人圈套。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