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庶子风流 > 第五十九章:祭祖

第五十九章:祭祖

已到了正午,家中的主事蹑手蹑脚地进来,道:“太爷,主祭的吉时要WwW..lā”
  
  叶太公有点儿脑子混乱,他这时有点儿犹豫起来,知府大人在此,自己怎么能怠慢尊客,不过祭祀祖宗,这也是头等大事,此时他脑子里只是乱哄哄的,居然完全失去了主张。
  
  倒是刘知府听了:“原来今日是你们叶家祭祀宗祠的日子,无妨,无妨,叫人斟一副茶来吧,本官一路舟马劳顿,在此闲坐片刻也好。”
  
  叶太公这才定了定神,连说惭愧,一时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带着家中的嫡男们统统往宗祠去了。
  
  叶家的男丁几乎都走了个干净。
  
  等仆役上茶来,刘知府呷了口茶,却是诧异的发现叶春秋居然还留在这里,他倒是并没有询问,多年宦海,心里自然跟明镜似的,凡事有因必有果,叶春秋既然不去宗祠,肯定是他在这叶家的身份有些不同。
  
  想必……出身并不好吧。
  
  唯一让刘知府觉得有些异样的是,按理这时候,叶春秋中了案首,理应狂喜才是;而祭祀宗祠,他必定是在叶家身份卑微,此时也理应流露出一些不忿,又或者是尴尬。
  
  可是叶春秋居然很平静,只是坐在下首,静静地陪着他喝茶。
  
  这个少年的城府不一般啊。
  
  刘知府不露声色地笑了笑道:“茶是好茶,春秋也爱喝茶吗?”
  
  一开口,和叶春秋从前遇到的所有人一样,依然还是装逼成性,反正跟这种人打交道,他就算跟你说一百句话,也不会说到正经事,永远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
  
  比如……叶春秋就很想知道,知府大人为何会来奉化,按理来说,就算他再看得起自己,也不可能专程跑来道贺报喜的。不过叶春秋也不想问,反正问了也是白问。
  
  他不卑不亢地道:“恩府,学生粗劣,只知喝茶止渴,却不懂得细品。”
  
  刘知府又笑了,也不计较叶春秋是不是谦虚,并没有深究下去:“你院试的文章,本官已经看过,很好,宁波府竟是出了你这样的神童,也算是老夫一桩政绩了,何提学想来很器重你,你受他恩泽,再过些日子,他就要回杭州官署,你理应去送一送。”
  
  叶春秋连忙应下。
  
  刘知府便不再多言了,他似乎是个惜字如金的人,便专心喝茶起来。
  
  叶春秋则是想着心事,连中三元,说来既是光脑的功劳,也有些侥幸,现如今连中小三元,总算成了秀才,想到这里,他有一丝喜悦,可是转念想到自己这个庶子身份,心里还是有点儿堵得慌,这牵涉到的不是自己名分问题,更关系到了自己过世的生母。
  
  虽然是穿越在这个叶春秋身上,和那生母并没有什么感情,可是无论如何,自己现在也是她的血脉,自己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刘知府的茶水喝得差不多了,便站了起来,道:“好啦,本官在此休憩了片刻,也算养足了精神,也该去办一办公务了。”
  
  叶春秋连忙起身,将刘知府送到叶家的大门,外头早有几个差役和一顶官轿等着,刘知府要入轿的时候,突然回身意味深长地看着叶春秋:“春秋,不必送了,哦,还有一件事……”
  
  叶春秋忙作揖:“不知恩府还有什么见告。”他心里闷闷的,跟这样的官人打交道实在是乏味,难道每一个人做了官,都是装逼犯不成?
  
  刘知府已是屈身入轿,却还是打起帘子,淡淡道:“本官也是庶子……”他话音落下,帘子也被他放下。
  
  可是临别刹那的眼神,却流露出某种刻意为之的鼓励。
  
  叶春秋身躯一震,突然觉得轿中的知府大人和自己亲近起来,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轿子已是由几个轿夫抬着远去,叶春秋猛地一拍额头,我去,最重要的事居然忘了,他禁不住大叫:“恩府为何不吃一顿饭再走,哎呀,这怎么好意思,照顾不周啊。”
  
  失策啊失策,平时知书达理惯了,装惯了好孩子,这尼玛今日一失足成千古恨,居然连最重要的虚礼客套都忘了。
  
  看来……距离装逼犯的潜质还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那轿子没有停顿,已是去远。
  
  ………………
  
  祭祀祖宗,是最不可马虎的。
  
  老太公素来将这当做头等大事来办,一丁点纰漏都决不允许。
  
  可是现在,叶家的嫡男们鱼贯而入,为首的老太公却是一丁点心思都没有。
  
  自己的孙儿叶春秋光耀门楣,这可真是祖宗积德,一个秀才或许不算什么,可是一个小三元,若是祖宗们泉下有知……
  
  他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
  
  可糟糕的是,这样争气的孙儿,居然是庶子,眼下祭祀祖宗都不在列,祖宗们是否会责备呢?
  
  叶太公心里矛盾极了,恍恍惚惚的,差点儿连祭词都念错。
  
  其实站在叶景身后的叶松比叶太公的心情更加糟糕。
  
  那个私生子居然又中了案首,小三元啊,而且连知府大人都来看望。
  
  邓举人误我啊。
  
  眼下该怎么办,他心乱如麻,眼睛却是不自觉地落在了站在末尾的叶辰良身上,心里便不禁有些恼火,怎么自己的儿子就没有这样的出息呢。
  
  哼……一个私生子……
  
  “子春,子春!”
  
  子春是叶松的字,叶松连忙回过神来,便见叶太公怒气冲冲地看着他,厉声道:“还不跪下。”
  
  叶松这才发现,叶太公的祭词已经念毕,所有人都朝着祖宗们的牌位拜倒,唯独自己疏忽,竟还站着。
  
  看着老太公要杀人的目光,他脖子一凉,连忙跪倒在地。
  
  祭祀之后,接着便出祠堂,到一旁的房里休息,一大家子人在叶太公的带领下到了一旁的耳房,耳房里早有几个女眷在此等候了,为嫡男们端茶递水。
  
  这里陈设简单,只有几张座椅,叶太公坐下,大家只能站着。
  
  今日的气氛却很是沉重,似乎每一个人,都怀揣着心事,老太爷心里不禁冒出一个念头,假若这个时候,春秋能进来拜一拜祖宗,这该多好,他小小年纪,连中三元,已有了秀才功名在身,将来重整门楣,靠的不就是他吗?
  
  庶子……庶子……
  
  老太公心念一动,深深的看了一眼叶景,似乎起了什么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