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庶子风流 > 第六十一章:书山有路勤为径

第六十一章:书山有路勤为径

    叶春秋无奈,只好起来,勉强拿着本书,心不在焉的看,可是叶景却觉得叶春秋这样读书不好,督促他朗诵出来。叶春秋只好高声朗诵:“子曰:学而时习之……”
  
      叶景又道:“怎么还在读论语,你已中了秀才,又是案首,还要背四书吗?”
  
      呃……
  
      叶春秋看着叶景严厉的目光,心里挺惭愧的,说的很对啊,一个中考状元,背个毛线九九乘法表,他只好硬着头皮:“儿子去练字。”
  
      叶景摇头:“不可,不能总练字,制艺才是关键,来,你我之间相互讨教吧,你坐下,为父问你,老吾以老,何解?”
  
      叶春秋感觉自己挺逗的,早知如此,还不如让老爹娶个后娘回来还清净一些,他忙是心急火燎的去查光脑,小片刻功夫,才道:“此句出于《孟子梁惠王》,原句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叶景皱眉:“怎么这样慢,你既是案首,理应脱口而出才是。”
  
      接着又继续考较,连续问了七八个问题,叶春秋已经感觉头大了,脑子像是要抽空一样,手忙脚乱的搜索。
  
      足足折腾了一上午,叶春秋已不知回答了多少个答案,气喘吁吁,不过叶景依然还是觉得不满,等到叶三送了早餐来,这才作罢:“明日继续考校。先吃饭,待会儿你我父子比试文章。”
  
      叶春秋哦了一声,早餐很丰盛,甚至有点过了头,居然不再是盐菜萝卜,叶春秋心里知道,自己这个案首含金量很高,那位二叔还有二婶不敢胡来了。
  
      或者说,自己和他们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他们现在想争,连资格都没有。
  
      这便是功名的好处啊,一边的叶三道:“大老爷,春秋少爷,今儿一大清早,就有许多人来道喜了,都说春秋少爷乃是神通,出口成章,将来有大出息的,还说奉化县一个甲子都不曾出一个小三元,春秋少爷了不起。”
  
      “那我去看看。”饱受叶景折磨,叶春秋想要溜之大吉。
  
      叶景却是板着脸:“不许去,好好温习功课,为父上午还要和你一起共同研习制艺,才是一个秀才,尾巴就翘天上去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现在还早着呢,报喜和奉承的人,自然有你大父去招待,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读书。”
  
      叶春秋没法子了,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以此推论,不怕老爹心肠狠,就怕他对自己更狠。一个为了功名对自己都这样狠的人,做他的儿子可想而知。
  
      好吧,读书。
  
      父子之间相互‘讨教’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除了让叶春秋对于八股和四书五经有了更深的理解,叶春秋搜索光脑的速度居然更快了,任何刁钻问题,不需要费时的搜索,便能立即敏锐的察觉到关键词,而后识海之中心念一动,自己要搜寻的东西便立即映入脑海之中,下一刻叶春秋张嘴脱口而出。
  
      而叶景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家儿子的天才之处,无论是笔帖诗还是八股文,居然没一处难倒叶春秋的,他从中的收获也是不小,有时考较叶春秋,叶春秋的回答可谓精辟,反而令他得到了反思,从中获益匪浅。
  
      被老爹折腾了两天,县里已有人来通报,让叶春秋及早赶去宁波,参加入泮礼。
  
      所谓入泮,其实就是入学的意思,这个学可不是普通的学堂,而是府学和县学,从此之后,自己的名字要进入儒学名册,正式成为一个秀才,官府会给予许多的特权,譬如免一定的税赋,免除徭役,若是成绩最优的廪膳生员,每月还可以从儒学那里领到七斗米作为补助。
  
      以上只是显性的特权,许多隐形的特权也是有的,譬如见官不拜,譬如犯了罪,地方官不得处置,需要先让学官处置,譬如你有了闹事的资格,可以偶尔骂一骂地方官了。甚至你出门在外,离乡背井,不再需要路引,若是嫌路上不安全,甚至你还可以佩剑,总之你是秀才,已经成了大明朝的储备干部,是天之骄子。
  
      入泮礼之后,叶春秋就算是正儿八经的进入了官学,所以叶家对此格外重视,老太爷亲自吩咐准备了马车,本想除了叶三之外,再让一个健仆同去,叶景却是拒绝了,老爹铮铮傲骨啊,叶春秋有时也受不了他这倔强的脾气。
  
      也罢,在第三日的拂晓,叶春秋便出发了,待到正午抵达了县城,这一次终于做了秀才,叶春秋理应去见见自己县试的恩府王县令。
  
      王县令这几日似乎颇为忙碌,叶春秋瞧他瘦了两圈,待叶春秋行了礼,王县令便笑了笑:“春秋很争气嘛,咱们奉化也算是出了神通,本县甚慰。”
  
      接着又寒暄几句,王县令似乎有事要办,显得有些神魂不属,还未喝一盏茶,县里一个书吏匆匆而来,低声向王县令谈论什么,叶春秋坐的远,只依稀听到‘下棋’‘知府’‘布政使司’之类的字眼。
  
      叶春秋倒是识趣,便起身道:“学生要急着赶赴府城,就此告辞。”
  
      “既如此,本县也就不多留了,不过你年纪轻轻,路上可有人照拂吗?”他顿了顿,对书吏道:“取本官的时凭勘合来,暂借春秋一用。”
  
      叶春秋本来对王县令是有些意见的,好歹也是‘高考状元’好吗,而且上一次王县令亲自登门,大家还是挺愉快的,今日却疏忽怠慢了一些,给叶春秋泼了一盆冷水。
  
      可是王县令要借时凭勘合给叶春秋用的时候,一切的不快叶春秋都打消了。时凭勘合是官府使用驿站的凭证,借着这个凭证,可以在大明各州府的驿站歇脚,奉化到宁波有一些距离,途中有两个驿站,正好可以供叶春秋休息。
  
      看来王县令对自己还算不错,看来是真的有事。
  
      叶春秋接过书吏送来的勘合木牌,这牌子沉甸甸的,很不客气的收入囊中,这个时代特权很重要,可以省却无数可能发生的麻烦。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