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庶子风流 > 第八十四章:图穷匕见

第八十四章:图穷匕见

“现在可以写吗?”
  
  叶春秋心里想笑,夫人很性急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人都有爱好嘛;叶春秋倒也不客气,去寻了文房四宝,而后打开光脑,搜了一本后世关于中医治疗妇科的全书,叶春秋开始动笔,谈夫人则只是坐在一旁喝茶,足足一个多时辰,叶春秋才直起腰,活动了胳膊,挺累的,将书稿交给谈夫人,谈夫人细心看起来,越看,她越是心里有些震撼,怎么说呢,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和平常的医术全然不同,平时所见的医书,大多都只是说一些治病的方子,或者说一些病理,可是这医书虽然只是开言,却有点高武建瓯的味道,你说它是空谈,偏偏每一个字都尤为精炼,又有许多道理,似乎是在暗示,想要治病,首要是寻病根,只是看到一半,下WWW..lā
  
  谈允贤意犹未尽的抬眸:“只是这些?”
  
  叶春秋苦笑:“这医书可是百万言,学生一下子怎么……”
  
  百万……谈允贤满是震惊,单单这两三千言,就吊足了她的胃口,后头百万言会是什么?
  
  叶春秋笑呵呵的道:“不妨这样吧,学生往后若有什么空闲,就帮夫人写下来,慢慢积少成多,什么时候写完了,再给夫人看如何?”
  
  谈允贤现在是百抓挠心:“这……只怕需要数年的功夫吧,只怕难为了你,老身反正四处游医,就在宁波等你的佳作。”
  
  老夫人很精明啊,其实她倒不是等不起,而是担心自己若是走了,叶春秋被其他事耽搁,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岂不是一辈子都看不到这本神书了?这可是上百万言,人家和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凭什么每日这样上心给自己写?留在这儿,每日在叶春秋面前晃悠晃悠,叶春秋能偷懒吗?
  
  叶春秋故作惊讶道:“怎么,夫人要留在宁波?假若在宁波,就怕夫人有所不便,哎……那么不妨,学生为夫人寻一处住址,噢,夫人待在这里会不会百无聊赖,这可不好,不妨如此,恰好医馆里也差一个大夫,老夫人擅长妇科,驰名江南,是否能给春秋一点薄面,就留在医馆里,帮人看看诊?”
  
  图穷匕见哪,这时候终究还是要脸皮厚,这样的名医在这里坐诊,对于医馆有极大的效应,这个时代的女人很难抛头露面,尤其是宁波城里的那些大户人家,家里的夫人、小姐若是得了妇科,又不能请男大夫,只能靠一些偏方和一些略知一二的老妪诊视,效果嘛,大抵和跳大神是差不多的,想想这年代的家乡妇人们如此,叶春秋很揪心哪,而谈夫人在此就不同了,一来她早有一些名声,二来擅长妇科,而最最重要的却是,她是个女人,这等于是填补了医馆妇科方面的空白,医馆往后不但会得到广大男人的趋之若鹜,便是女子也会青睐有加。
  
  谈允贤微微愕然了一下,心里也转了许多念头,叶春秋的心思,她懂,可是话说回来,人家既然得了神书,还肯倾囊相授,且不说别的,单说抄写出医书来,就是一件费时费劲的事了,便满口答应:“如此甚好,只是老身自有住处,倒不必费心。哦,还有一件事。”
  
  叶春秋心里松了口气,一下子像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有一位擅长妇科的女神医,对于医馆的作用,显然远远要高于十个二十个驰名江南的男大夫,这年月,女人地位低,寻常的女子哪有机会接触什么医术,更遑论是出来给人看病了。
  
  “夫人有话,但问无妨。”
  
  谈允贤抚了抚额前的银丝,而后看着叶春秋,道:“你年纪轻轻,就已有功名了吗?后生了得,却不知你是否娶妻……料想应当是还未娶的,只是已定了亲事了吗?老身也有几个世交,家中的小姐都是贤淑有礼……你不必害羞,男儿大丈夫,怎可无妻,这无妨的,你若是……”
  
  呃……叶春秋感觉怪怪的,怎么无论是女病人、女神医都爱这个调调。
  
  摇头,叹息,禁不住想要仰面三十度,看着房梁,房梁固然没有长出花来,可是清秀纯洁的脸上,那清澈的眼眸里,散发着淡淡的哀愁,叶春秋低声喃喃念:“其实,我还没有发育好吗?”
  
  ………………………………………………
  
  送别了谈允贤,叶春秋一直在医馆里等到了子时,舅父孙琦才醉醺醺的回来,他兴致显得很高昂,道:“一切都已经办妥了,明日正午就去米行,直接订立契约,连保人也已请了,乃是县中的周举人,周举人肯赏这个脸,也是因为春秋,他对春秋很欣赏。”
  
  “是吗?”叶春秋笑了笑,像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嗯,累了,就在医馆里将就睡一夜,谈允贤的事,明日再和舅父说。
  
  到了次日一大清早,照旧是开门看病,叶春秋其实挺苦恼的,只希望医馆赶紧的扩建起来,多招募一些大夫,从此之后自己也就可以抽身,坐地收钱就可以了,固然学业对他来说也并不紧张,可是他现在终究还是要以举业为重,总不能每日跑来做蒙古大夫。
  
  等到正午生意冷清了一些,便随着舅父一同去隔壁的米行。
  
  这是舅父强烈要求下来的,既然自己是医馆里真正的幕后东家,这么大的事,定要自己亲自过目见证才好。
  
  叶春秋头戴着纶巾,穿着舅母缝制的秋衫,这衫子缝线倒是很用心,唯一让叶春秋有点那啥的就是显得有些宽大,怪怪的,总之就是不合体;自然,舅母对此是振振有词的,自己在长身体的时候,现在大一些,明年就合身了,后年再长高一些,那就更加贴合。当然,假若叶春秋早点成婚,早点生娃娃,这衣服还可以再改一改,用这布料改几件小襁衣,大抵就是如此循环,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
  
  两章一起送来了,可有掌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