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八章、黄阶九品凶兽

第八章、黄阶九品凶兽



    厉寒一路直行,不曾回头。

    一路之上,但见枯枝荒草,瘦石嶙峋,天空之上不时传出老鸦啼哭,前面更偶尔有灰烟拦路。

    厉寒知道,这些灰烟名为瘴气,拥有剧毒,不能轻入。

    片刻时分之后,厉寒来到一片漆黑沼泽前面。

    此沼泽占地颇广,足有数百里方圆,根本行之无路。

    沼泽之中,更是绿气遍布,毒烟弥漫,枯枝败草横陈。

    垂死乱叶,死物尸体,中心处更不时冒出一声声“咕噜咕噜”轻响。

    四处,皆散发著一股恶臭的味道,闻之欲呕。

    厉寒目露难色,怎么办,这里要如何通过?

    忽然之间,厉寒的目光一定,他隐隐看到,左面的沼泽边沿,似乎有一条压实的路径,与其他地方不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里怎么会有其他路径?”

    厉寒心中一疑,然而,此时前行无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得小心翼翼走到此路之前,细细打量。

    但见眼前小道,光滑异常,沉实不落,十分奇特,虽然同样腐臭难闻,兼且十分狭小,但却似是一条可以通行的道路。

    “嗯,别无他法,只能一试!”

    厉寒思虑既定,当即挥手取过一枚竹杖,以杖拄地,先探后行。

    果然,连续走了数十近百米,此处为实地,根本不虞沉落的事情,厉寒当即大喜,继续朝前行去。

    不过,虽然见到四周似乎并无什么危险,但如此诡地,厉寒依旧是提了一百二十个心,丝毫不敢有半分大意。

    他一路之上,都是走得极慢,而且决不踏出竹杖未曾敲实过的地方。

    忽然,他的眼角余光,看到沼泽中心,露出一只血盆大口,狠狠朝他足下咬来,急如闪电。

    此血盆大口,拥有一个卫陋的怪头,状似簸箕,其上颜色灰黑相间,生满肉瘤,极是可怖。

    厉寒吓了一跳,手中竹杖化作一道青光,直接贯入丑兽口中。

    而后,厉寒趁著丑兽嘶嚎的瞬间,狼奔而去,再也顾不得脚下的道路是否平实了。

    片刻之后,厉寒再次遇到这种丑陋怪兽的踪影,似鳄非锷,似蝎非蝎,不知是什么异种。

    厉寒心念转动,用潭中的污泥,将自己全身上下涂了一遍,状似非人,掩盖住自己生人的气息。

    而后,他这才敢沿著崖壁小心前行,这才一路安然无事。

    终于,前方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河沟,流水声声,鸣珠溅玉,击打在中心处的河石上,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厉寒心中一喜,有河水,那就表明这处沼泽快到头了。

    不过越是如此,越是需要小心。

    古往今来,最后关头乐极生悲,发生什么不测的事情,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沿途那种丑陋怪兽再未曾出现,就在厉寒心中一喜,欲直接越过拐壁,逃离这片令他心慌的恐怖沼泽时,他的脸色,却蓦地一变。

    耳边,听到了一种十分奇怪的声响。

    “丝丝丝丝,丝丝丝……”

    似春蚕吐信,如蛇蛛盘丝,躲入那处壁角,厉寒悄悄抬头朝前看去,只一眼,他的脸色便“唰”的一声,雪白如纸。

    只见不远处,沼泽尽头,乱石堆间靠近崖壁处,有一方巨大的暗洞。

    暗洞口,此时正盘旋著一只浑身老桔皮,通体泛黄,状甚奇怪的大蛇。

    此大蛇长约八尺,腹生双爪,细颈大头,色如绶文,额头之上,生有两个微凸的突起,如同未化角的蛟龙。第一时间更新

    “黄阶九品凶兽,九虺蛇!”

    厉寒的心中,一片冰凉,满是绝望。

    传说中,虺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生物,其性剧毒而好杀,五百年化蛟,千年化龙,一千五百年为角龙,两千五百年为应龙……

    此虺蛇虽然不可能有传闻中那般恐怖,但也绝对不可小看。

    世间凶兽,大抵分为一至九等,最低为凡阶,也就是普通兽类。

    更高一级,则是灰阶,如同之前厉寒所杀的狼,虎,豹等物……拥有一定的攻击性,以及战斗力。

    灰阶之上,则是黄阶。

    如果说,灰阶尚未脱尽凡兽本质,大抵只相当于人类纳气期。

    黄阶,则是已经真正走入了修炼之道的恐怖凶兽,可以吞吸日月精华,壮大已身,拥有种种特殊能力。

    老人的话说,就是已经差不多成精。

    黄阶,大约相当于人类世界中的混元境强者。

    黄阶五品,便连长仙宗的杂役院执事都要靠绮罗烟才能制服,而黄阶九品,更是达到了半步气穴境的修为。

    半步气穴,在整个长仙宗中,也只有少数外院长老才能达到。

    这样的一条恐怖凶兽盘踞在此,别说这是它的地盘,就算不是,厉寒也根本不可能通过得了。

    此路不通,那厉寒就只能回到峡谷中等死。

    前无出路,后无退径,除非厉寒有朝一日提升到能够打败它的程度,或者等它自然死亡,不然根本不可能离开这里。

    但是,三天后,就是其父厉王厉南君的下葬大礼,厉寒身为人子,如何能轻易放弃?

    只是,想要打败它,别说三天,就算再让厉寒在此修炼三十年,说不定也升不到半步气穴,更别说,和它比拼寿命的长短了。

    这世间,人类和同阶蛇类比较寿命长短,那不是一个笑话吗?

    传说中,虺可是可以活到数千岁的……

    “看来,只能在此等待它出去觅食的时机,再行通过了。”

    而现在,厉寒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脚下站的这条道路,会如此结实光滑,并且十分狭窄,靠近岩壁了……

    原来,这就是这头九虺蛇平时出去觅食或游玩,所碾压出来的道路。

    自己现在,竟然是踩在了它平时出行的道路上!

    一想及此,厉寒心中就不由无端一跳,如果……自己不是碰上它正在洞中,而是现在就在回来的路上……

    想到此,厉寒额头的冷汗,就已经如同黄豆涔涔而下。

    还好,还好,没有正好赶上它出去觅食的时候,不然,自己现在……是不是就剩下一堆枯骨?

    就是不知,它的下一次出行,又是在什么时候?

    “传说,成了精的蛇类,会在一天中太阳最炽烈的时候,去石上晒皮。也会在一天中月亮升上最中天的时候,去月下吸取精华,不知是真是假?”

    厉寒悄悄朝后退去,蹑手蹑脚,生恐弄出一点动静被那头九虺蛇发现。

    直等到离开好大一段安全距离后,方才悄悄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静静等待。

    厉寒并不知,一波更大的危险,自后面接踵而至!

    厉王府派出的十二鹰羽卫,在空手男子“智空使”的带领下,终于探索完死魂湖,悄悄从后面缀上了……

    ……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两名气质彪悍,气息庞大的鹰羽暗卫,以刀探路,走在前方。

    他们已经搜索了死魂湖四周的所有地方,却并未发现厉寒的尸体,还以为他已经死去,最后却意外的在湖边发现了一点人为的水迹。

    “看来,那小子定然是跌落湖中,被湖水消去了下坠之势,居然未死,还真可以说是鸿福齐天。”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王爷英明,不放过任何一丝可能,走,继续追上去,我就不信,他能逃到哪里去……”

    一行十二人,在空手男子“智空使”的带领下,沿著厉寒走过的轨迹,一路跟随,经过了那处凶兽丛生的无名峡谷,终于追至这片死寂沼泽之前。

    看著眼前毒雾缭绕,绿泡频冒的死寂沼泽,所有人心中都不由掠过一丝寒意。

    “那小子该不会是喂泥了吧?他如果冒险探路,沉入了这沼泽中心处,那我们还找个鬼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咦,那边有条道路,好像有人行走过的痕迹,追……”

    “追……”

    “这条路好生奇怪,怎么这么狭窄,光滑,好像不是人走出来的。”

    “管它那么多,先追上那小子再说,若被那小子逃出了出口,或者进入了更加危险的地带,我们也就危险了。”

    “好。”

    众人一路小心翼翼前行,然而,十三个人走在同一条道路上,铁甲铿然,再怎么小心,又岂能避得过危险的降临!

    不知何时,泥潭之底,已经浮现出一具具丑陋的血红兽头,眼睛通红,望向上方,悄悄游动。

    又走了一阵,毫无危险,众人心志渐松,不时外放的精神力也松懈了那么一瞬。

    就在此时。

    “咻!”

    忽然之间,泥潭之中,猛然探出一只巨大的灰黑相间丑陋怪头,快如闪电,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将一名前面探路的按刀鹰卫一口拖入水中。

    “扑通”,水花四溅,人与兽俱是消失在潭底不见。

    “咕噜咕噜!”

    潭中只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叫,随即便悄无声息,一团血花从潭底慢慢浮上,氤氲开来,仿似染红的梅花。

    “啊!”

    陡然发生的惨变,让所有鹰羽卫皆是措手不及,眼睁睁看著同伴被拖入潭中,却来不及救援,所有人心头皆不由冒出一股刺骨的寒气。

    “大家小心,这潭中居然有铁血锷的存在!”

    空手男子“智空使”第一个反应出来,身形急退,扬手就是一道“枯心指”发出。

    然而绿烟缭绕,指劲刺入潭底,发出“啵”的一声轻响,却是毫无击中重物之感,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瞬间,所有人面面还觑,空气中透出一股惨烈而凄迷的气息。

    ……

    ps:第八更。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