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十四章、誓神三问

第十四章、誓神三问



    “暴元烈血诀?”

    听闻此言,旁边的人顿时一阵骚动,这个名字,在场大多数人都听过,而且绝不陌生!

    此为真龙军中最为强大的激发潜力的上乘功法之一,只有几位军中统领能够学习,而“历王”历南君,生前便是以此决名动天下,几乎战无不胜,手下从来没有一合之将!

    “暴元烈血诀”也成为了他的独门标志,几乎就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其他人虽然也有学习,但从来没有一人,能将此功法修习到如此精深的地步。

    想不到,今日竟然在这年轻人身上重现?

    他是谁?

    他为什么会这门功法?

    他跟“历王”历南君是什么关系?

    一时间,所有人思绪翻腾,乱绪翩跹。第一时间更新

    如此秘法,若非至亲至信之人,根本不可能得到传授。

    他既然会这门法诀,那他的身份,就绝不简单,至少,不会是一个无名之人。

    对了,他刚才叫历天笙什么?二叔?

    他是他的二叔?那他岂不是他的子侄?

    可是这两人,完全不像一对亲亲叔侄的样子,一个满含杀气而来,一个却直言不认识对方,针锋相对,火药味极重。

    场中气氛一时变得十分古怪起来,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

    就在此时,忽然,一人发现异状。

    “咦,这个年轻人的面容,怎么有些面熟,有点像是年轻时的历王?”

    “对了,快看,这人和靖南侯历天笙也有些相似,只是没有那么威严,但更多了一份清秀,如果他们真是叔侄,那还真的说得过去了。”

    经他提醒,更多的人纷纷反应过来,仔细一打量,更是个个面露异色。

    只是,更多的疑问又来了。

    有人问道:“如果真是叔侄,靖南侯为什么不认他?”

    “看来,只是世间两个长得极其相似之人罢了,今日来此招谣撞骗,不知怀著什么目的?”

    “不管什么目的,细看来就知道了!”

    所有人目光闪动,各有所思。便连那名之前对靖南侯历天笙一表和气的大红宦官,也不由停止了自己的举动。第一时间更新

    他没有立即将手中的圣旨递给历天笙,反而退后一步,带著两名小宦官在旁边看起戏来。

    ……

    听著四周人的切切私语,看著四周倒卧一地,狼狈不堪的铁甲军,靖南侯历天笙这一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狰狞如虎。

    “你居然突破了!”

    “既如此,那便我亲自出手,不管如何,敢搅乱我历王府的葬礼,就算你是八大宗的仙家,也绝对不可能饶恕!”

    “哗!”

    他长发无风自动,双手扬起,掌心中,两团银色的光华,越盛越炽,有如两团太阳。

    “惊鸿神元诀!”

    四周有人惊呼,脸色皆变,因为这“惊鸿神元诀”,所有人皆听过其大名。

    此为真龙王朝仅有的四部人品上阶功法之一,除了大内和历王府,其他地方皆无人修炼过,由此可见其可怕。

    “且慢……”

    突然之间,那名红袍宦官踏上一步,朝著靖南侯历天笙抱拳笑道:“侯爷,此人虽然来历莫名,目的不详,但何不等他把话说完,再行处诀?

    如此,也可杜悠悠众口,更可安圣上之心啊!

    毕竟,圣上虽然高寿,但肯定不愿意自己颁出的圣旨中,将要加封的王爷,可是被人诬蔑过,不思辩解,却直接下手抹杀的人啊,如果传出去,只怕有人多想。

    这王爷的封号,可是至尊至贵,必须清白无尘,还请侯爷三思!”

    “嗯?”

    闻听此言,“靖南侯”历天笙脸色蓦然一变,面上更加难看了。

    尤其是,之前圣旨还没拿到时,对方就已经改口,称呼自己为“王爷”,但这转眼之间,又已称呼改成了“侯爷”。

    他明白,如果今日此事不能做一个了断,他这封号,将更生风波了。

    “好。”

    虽然万分不愿,他还是点头答应,“一切就遵圣使的意思去办。不过,我‘靖南侯’历天笙,天生傲骨,也不是任人涂抹之辈,一旦这小子说不出个五六来,今日不要怪我血溅白幡,将其当场诛杀!”

    “哈哈,那是当然,那是当然!”红袍宦官退后一步,笑著道。

    闻言,厉天笙脸色稍松,转头看向对面的厉寒,厉声道:“小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如有一字虚言,今日让你走不下这龙首山!”

    “哈哈哈哈……”

    历寒闻言,仰天大笑:“自我踏上山来,便早已下定决心,你若不死,我宁愿终生走不下这龙首山。”

    闻言,“靖南侯”历天笙怒极反笑:“好,好,那我今日就等你说个明白。”

    说完,为显公正,还故作大度,退后一步,双手抱臂,冷笑看向对面一身白衣的历寒。

    心中却已下定决心,只要其有一字不对,便宁愿冒著大不韪,当场将其诛杀。

    “我也不多说,只当场问你三个问题,如果你敢当著这满天神明,满山显贵说出口,说不是你做的,那我便当没问,愿意自尽于此坟前,以衍罪过,你看如何?”

    “好,好,这是你自找的,既然如此,那你便问吧。”

    “我靖南侯一生,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上忠诚于皇室圣上,下对得起黎民百姓,无不可不当众对人言之事,你问!”

    历天笙没有料到,历寒竟然提出这样一个决定来,心中更是冷笑,眼光连闪。

    小娃儿,你终究还是太嫩了,不管做了什么,只要我回答不是,你又能奈我何?到时就看你是真的自尽,还是让我帮你!

    “好,第一个问题,你敢当著这满天神佛,日月山川,说你不认识我历寒,说我历寒不是历家嫡长子,你敢么?”

    “有何不敢?”

    历天笙不屑讥笑,冷冷一声,而后扬臂立誓道:“我靖南侯历天笙,愿当众立誓,决不认识眼前此人,更与我历家没有半分关系,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好!”

    出乎厉天笙意料,历寒并没有当场追究,反而似乎是认同了他之前所说之话,直接问出下一个问题:

    “你敢当著众人的面,说出严管家不是你派人所杀;而我,真的是杀人凶手么?”

    说到这里,他不待历天笙继续回答,却是淡淡道:“我提醒你一句,要知道,你的话,可是有这满山神佛为证,有日月山川为鉴,有万千民众听见。第一时间更新

    若有半句谎言,就是欺瞒民众,欺骗圣上,欺骗神佛,当心真有神佛天谴,上天报应,所以回答之前,要好自为之。第一时间更新现在,你敢说么?”

    闻言,“靖南侯”哈哈一笑,根本没放在心上,环视四周,顾盼自雄,见所有人目光都望到他身上,当即一声大笑:“有何不敢?”

    “我现在就当著这满天神佛,日月山川立誓:严管家的死,与我没有一丝关系,而你,绝对就是杀人凶手,必然逃脱不过我的制裁,王法的制裁!”

    “好,好一句你的制裁,王法的制裁。最后一个问题!”

    历寒陡然吐气开声,声音严厉,一指身后历王的棺木:“历天笙,你可敢当著我的父亲,你大哥的遗体,当众说出——

    父亲的死,与你毫无关联,父亲之死,真的是正常辞世?”

    “只要你敢说出这一句话,而神佛并无报应,我愿意立即当场自裁,死于你面前!”

    “你……”

    听到此言,“靖南侯”历天笙脸色陡然一变,身上轰然爆发出一股更大的气势,似火龙吞卷,眼神之中,隐晦的杀意一闪而过。第一时间更新

    而四周众人,听到厉寒此话,也是彻底沸腾,议论纷纷:

    “什么,历王的死,还另有隐情?”

    “是啊,怎么可能,历王可是位高权重,平日兵甲护身,随身将士数百,谁能靠近?谁敢靠近?还暗害历王?真是可笑!”

    “是啊,不可能,这小子明显瞎掰胡扯,就算是,也不可能是靖南侯下的手。

    靖南侯那是什么人,平时兄友弟恭,是人之表率,便连皇帝也下诏赞叹过的,他怎么可能下手毒害自己的亲兄弟!”

    “是啊,不可能!”

    “只是这小子也不像是失心疯,干嘛当众说出这等不靠谱的事情来?还说如果只要靖南侯敢复述,他就当众自裁,他这是来送死的么?”

    所有人议论纷纷,皆是不相信,纷纷指责起厉寒信口雌黄,污人清白,声音越来越难听。

    而厉寒,却根本无视之,只淡然以对,静静等待。

    人群中,只有少数人,看到厉寒的表情,心中一动,没有参与,默默围观。

    其中,那大红宦官,便是其一。

    他转过头,目光闪烁,紧紧盯著对面的那“靖南侯”历天笙,想看看他面对如此问题,如何表态!

    “好好,这是你最后一个问题了吧,既然如此……”

    “靖南侯”历天笙听著四周的议论之声,脸色越来越黑,手指骨骼捏得“咯咯”作响:

    “当著我大哥之面,辱我兄弟之情,其罪难诏!如果说前面,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现在,你是真的是惹怒我了,惹怒我了!”

    历寒说出这句话后,神色反而平静下来,他冷冷看向对面的靖南侯,只是道:“怎么,心虚了,你不敢说了么?”

    “心虚,哈哈哈,怎么可能,小子,你就等著自裁吧。好,现在我当著众人之面立誓:我大哥的死,与我没有一分关系,大哥就是正常死亡,人人可证,更有宫庭御医开出的证明。

    若我此言不符,愿天降落雷,五雷轰顶,魂不入地府,死亦无全尸!千山百水,人人唾弃,永生永世,不入轮回!”

    所有人看向头顶天空,毫无反应。

    依旧是一晴如洗,万里无云,别说雷电,连只飞鸟都没有。

    ……

    ps:求收藏,求贵宾,求月票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