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三十七章、天道山脉

第三十七章、天道山脉



    天道山脉中,四处浓荫蔽日,古树参天。

    阳光被遮挡在树冠之外,林间一片清凉,厉寒缓行其间,慢慢靠近地图之上所说的‘玄荒谷’。

    忽然,他蓦地心中一动,停下脚步。

    在他如水的心湖之中,陡生一抹波澜,映照出几个年轻人的身影,正前后包抄,追杀一头巴掌大的赤尾灵狐。

    此灵狐全身通红,仿佛火烧,身后有四条尾巴,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十分灵动。

    ——是一头准黄阶凶兽,赤影狐!

    这样的灵兽,无论是击杀,获取其身上的皮毛,骨血,还是活捉,拿回去伺养,贩卖,都能卖到一个不错的价钱。

    难怪这些人如此热切。

    厉寒不欲多事,眼见这些人似乎正朝他这个方向而来,当即身形一动,整个人无声滑起,落向一株百年树冠,悄悄隐伏下来,静静观看。

    “莘妹,你放心,我们一定成功为你捉到这只赤影狐,让你带回宗去伺养,比过那个花姑。”

    “不错,莘妹放心,凭我和耀阳兄的实力,活捉一只不过准黄阶的凶兽,毫无任何问题。”

    “日后有机会,甚至我会专门为你捉一只黄阶以上的凶兽,让你带回宗伺养,冠绝同门,羡慕死那群叽歪女人。”

    这说话的两个人,一个身穿一袭金袍,面容英俊,只是脸色略带苍白,似乎沉缅酒色。

    另一个,面容粗豪,身穿蓝衣,但是双眼之中,却隐有一丝阴鸷,只是很少有人能看得出来。

    在他们身后,另有三四名身穿伦音海阁各色弟子服饰的年轻男子,围著一名少女,满脸殷切,大献殷勤。

    不过,这被众人围在中间,又被那金衣青年和蓝衣青年称之作“莘妹”的少女,一身黄衣,的确长了一张鲜花般动人的娇容,神情清淡,眼神空灵,双手斜抱著一具古琴。

    “看来,是圣琴峰弟子了。”

    “耀阳……耀阳……陈耀阳……看此金袍青年的修为,足已达到纳气八层,生死玄关巅峰,莫非是所谓的外宗十大弟子之一,排名第八,‘金乌圣手’陈耀阳。”

    “而这名蓝衣粗豪弟子……”

    厉寒双目一动,目光落向蓝衣青年的双手。

    只见其双手之上,左手食指隐现一抹乌黑,上面还戴著一只青色圆环,明显修炼了某种指类毒功。

    “是‘痛心指’冢龙,外宗弟子排名第七!”

    “居然是他们,外宗弟子榜排名第七、第八,居然同时出现,就为了替一个女子捉拿一只准黄阶灵宠。看来,这名黄衣少女,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不低了。”

    “莘……莘莘……籍莘莘……”

    只略一沉思,结合数日前在名剑潭排名石看到的外宗弟子榜,厉寒一瞬间,便恍悟过来,这名黄衣少女是谁。

    外宗弟子榜,排名第五,‘素手纤弦’籍莘莘,同样也是赫赫有名的一方强者。

    而且在宗门中的地位,总体来说,比起陈耀阳和冢龙两人,还要略高。

    难怪他们如此巴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放下身段来讨好。

    不过,这种事情,在所多有,反正跟厉寒也没有关系,所以他高高抱臂,冷眼旁观,打算等众人过去,再继续离开,前往‘玄荒谷’。

    然而,不知怎地,那只赤影狐,被追杀得无路可走,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忽然骨碌碌一转,方向一改,身形一纵,竟然直接向厉寒所立大树处纵来,快如一道幻影。

    “啊……”

    这一下,不止是厉寒,身后,那两名分从左右包抄的“金乌圣手”陈耀阳以及“痛心指”冢龙,都愣了一下。

    不过随即,就毫不在意,只听“金乌圣手”陈耀阳爆喝一声:“赤影狐,留下吧!”

    话声方落,他猛然打出一掌,左掌瞬间变得赤红如火,掌声汹涌间,一股可怕的膨湃压力,直袭厉寒所在的树梢而来,风声呼呼。

    而另一边,“痛心指”冢龙也不甘落后,眼睛一厉,双目微眯,猛然左指屈起,“砰”地一弹。

    “嗤!”

    一缕乌黑指劲,仿佛疾飞的弹丸,疾追向那只赤影狐的左足。

    左足一伤,赤影狐必定中伏,难以逃脱。

    然而,赤影狐似乎知道不好,身形在半空中一晃,竟然陡然分出三道残影,一左,一中,一右,同时向三方掠开。

    “噗”的一声,冢龙的痛心指劲瞬间掠过,击中一道残影,指劲与残影顿灭,而另外两道赤影狐身影,却依旧未变,一左一右,继续朝两边飞奔。

    “该死!”

    冢龙判乱失误,正要再发指,就在此时,“金乌圣手”陈耀阳的人品上阶道技,“金乌玄掌”已经疾拍而去!

    “砰!”

    一声闷响,左边的那道赤尾狐幻影,也在这道掌声中,灰飞烟灭。

    只留下右边的那道,被陈耀阳的掌风带得一晃,身形顿落,跌落于下面一名长发布衣,眉眼淡然的年轻人怀中。

    ——是厉寒。

    他身形一纵,已经跃下树梢,眼见掌风仍是扑面而来,双眼微动,一抹极淡的光华一闪而过,而后左掌轻挥。

    “噗!”

    一道淡绿的掌劲挥过,“金乌圣手”陈耀阳击来的余劲顿时扫灭,厉寒打量了一眼对方,正要开口说话。

    就在此时,“嗤嗤嗤嗤……”风声连起,“金乌圣手”、“痛心指”,连带原本围绕那名黄衣少女的三四名外门弟子,同时从左右八方,包围住了厉寒。

    陈耀阳那苍白的面颊带起一抹冷漠,淡声道:“小子,敢截我们的胡,不想活了,交出赤影狐,饶你一命不死!”

    “嗯?”

    厉寒原本上前,就正是要将手中的赤影狐交给他们,不想他还没开口,就遇上对方如此蛮不讲理的对待,心中顿时一阵冷哼,也不由泛起一丝火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如果不交,那又怎样?”

    “呵呵……”“金乌圣手”陈耀阳没有说话,不过看著厉寒却只是冷笑,仿佛在看著一个死人。

    而那蓝衣粗豪青年,目光四周一转,忽然走上一步,淡然开口:“朋友,看你也是我伦音海阁弟子,想必也不是不讲理之人。”

    “这赤影狐是我们先追的,也花费了一天一夜的功夫才赶到此处,早已精疲力竭,这才被你抢了先手。”

    “不过,如果朋友就此将其抱走,似乎也不妥吧,不如交还给我们,我们略微补偿你一点出手费,如何?”

    “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厉寒看向这名蓝衣粗豪青年。

    对方的话,毫无漏洞,而且,看似文雅温和,不过其初始看向自己第一眼时,那种杀意,厉寒却感受得清清楚楚。

    这名蓝衣粗豪青年,明显比那金衣青年更加难缠,而且更加阴森,让人防不胜防。

    厉寒不欲多生事端,不管对方怎样想,如果此事就此了结,也是一件好事,当即走上前,就欲将手中赤影狐交给对方。

    却不想,此时那金袍青年,陡然走上一步,厉声喝道:“且慢……小子,你是哪一峰的,我看你就是任务榜上的那名奸细,寂静和尚,再不交待来历,别怪我们当场翻脸,将你当场诛杀!”

    厉寒这次出来,并未穿伦音海阁的道服,毕竟,山间凶险,随时有莫测之变发生,一旦毁去,他可舍不得,因此依旧只是寻常的一袭麻衣布服。

    但此时,落在对面金袍青年眼中,就变成了可以“质疑”的对象。

    无故又生事端,厉寒心中不喜,但还是强忍怒气,道:“幻灭峰。”

    “哦……幻灭峰,幻灭峰?”

    金袍青年故意拉长了声音,似乎也没有预料到,接著,便是忍俊不禁,哈哈大笑,道:“幻灭峰!”

    谁都知道他心中的意思。

    伦音海阁,还有人记得幻灭峰吗?这山峰不是早就被人遗忘了吗?

    有人“嗤”笑道:“幻灭峰,伦音海阁还有这一峰吗,就算有,这一峰,还有人?”

    “哈哈哈哈哈……”

    在场所有人,全部哈哈大笑起来,除了那名黄衣少女,略带惊异的看了一眼厉寒,倒也没有立即插话。

    便连那蓝衣粗豪青年,听到此言,亦忍不住眼中厉光又是一闪,动了杀心。

    然而,看了眼身周另三四个笑得哈哈大笑的人,他终于又垂下头,隐忍起来,只是屈动的食指,表明了他的阴冷。

    厉寒强忍怒气,淡淡道:“此狐原本的确是你们追杀,不过,没有捉到之前,便是无主之物,它自落于我怀,说明它认我为主,你们要追杀我的灵宠,还说干我何事,如此冠冕堂皇?”

    “我欲交还给你们,你们还辱我山峰,此仇不可解。看来,此狐我宁愿毁去,也不能交给你们了!”

    说完,他掌心用力,将那只赤影狐提起身前,左掌银光一吐,便欲将其震成齑粉。

    “别,别……”

    对面,四五人皆是脸色一变,终于无法淡然,那黄衣少女走上一步,真真切切向厉寒一揖到底,恳求道:“公子,是他们无状,冲撞了公子,我替他们向公子道歉。”

    “这灵狐公子可以不交给我们,但请一定要善待它,毕竟是一条生命,还请千万莫下杀手,就算莘莘欠您一个人情,如何?”

    “只要有暇,公子随时可以来圣琴峰索取,只要莘莘力所范围之内,一定回报。”

    “嗯?”

    厉寒闻言,略带一丝惊异地看了一眼这黄衣少女,此女倒不同于其他人,居然懂得怜悯之心,著实难得,只是不知怎么跟这一群人混在了一起。

    他沉吟半晌,道:“也罢,此灵狐原本的确是你们所有,我本也无意将之占据,这便交还,不过,我不交给其他人,便送给姑娘你,如何?”

    “啊,啊……”

    黄衣少女没想到异峰突起,原本厉寒一脸强硬,还要当场击杀此狐,却又突然放下打算,准备将这灵狐转交给她,顿时怔住。

    ……

    ps:第一更,据说要求海选票,求大家支援一臂之力,有此票的都投一下吧,拜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