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无尽神域 > 第四十五章、洗墨潭,灯下黑

第四十五章、洗墨潭,灯下黑



    太浮山中央密林处,厉寒身形幻化,如龙如蛇,疾速游走。

    不一会儿,身体又化作透明,自光线视野中消失,过不了片刻,便即再次浮现。

    他知道寻到先天紫皇竹的可能性十分之小,不提这太浮山如此之大,肉眼凡胎,总有错过的时候。

    就说光这先天紫皇竹自己,便生而有灵,绝不可能轻易让他发现。

    也许身边某一截毫不起眼的枯枝,一段随手扔弃的木杖,就是它所变,可惜,除非厉寒一根根树木砍过去,否则不可能发现。

    而这么广大的地方,他也不可能去一一仔细观看,所以只能走马观花,随意掠过,这样错过的可能性就更大。

    更不要说,有可能先天紫皇竹根本不在他这个方向,在东西南北各方,即使他找得再细,也是白费时间。

    所以还不如趁此机会,一边修炼身法,一边寻找机缘。

    能找到自然更好,找不到,那也没什么可惜的,因为本就不属于他之物,总不至于为此白白浪费时间。

    一个时辰之后,厉寒气喘吁吁,如此高强度的奔行搜索,精神力眼力都消耗过度,他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道笔直高峰,直耸苍天。

    山峰之顶,是一口堰塘,堰塘处在高高的山顶之巅,自山底望去,犹如悬在天上,故称天心堰。

    天心堰下,有一条河流,弯弯曲曲,形似一条缎带,名叫带河。

    带河之畔,厉寒坐在那里,略作休息。

    此时太阳升起,波光粼粼,河水之中,映照出一群金黄色的虾群。

    这些虾群,在阳光照射下,犹如点点萤火闪烁水中,十分壮观。

    此就是此处的名产,带河金虾了,据说十分有名。

    山下不少平民,每日长途跋涉,入山捞取,再辛苦贩运下山售卖,所获颇丰。

    不过他们也懂得过犹不及的道理,所以每年最多上山三五十次,大多数时候,还是让它休养生息,不至于断了源头。

    休息了片刻之后,厉寒由此往下走。

    带河之底,河流汇聚,形成一潭。

    此潭十分奇异,通体乌黑,形同墨水,潭畔犹如石谷,如同笔砚,数株苍翠青竹,在其畔肆意生长。

    清风吹来,竹叶摇曳,清翠欲滴,深幽异常。

    此处名为洗墨潭,潭水终年乌黑,却清凉异常,饮上一口,疲惫顿消,堪称一处胜景。

    厉寒这一路走来,根本就没发现半点紫色竹子的痕迹,早已不抱希望,所以也懒得再寻,直接在潭畔坐了下来,闭目打坐。

    准备等傍晚的时候,再回去和唐白手,陈胖子两人集合,而后向他们告辞分别,先回宗门。

    元息在体内一圈圈流走,厉寒纳气七层的境界日益加深,不过,纳气八层生死玄关,依旧遥遥无期,似乎隔著一圈巨大的瓶颈,不知何日方可突破。第一时间更新

    天色渐渐暗下来,厉寒醒来,抬眼望了一眼天空,见金乌西坠,已经到了三人约定聚会之时。

    当即不再怠慢,拂衣而起,又看了一眼这四边的景色,忽然身形一动,整个人已经随即折返,身形朝原路飞掠而回。

    一个时辰之后,他回到当初三人分别的地点,陈胖子,唐白手两人已经在那里等待著他了。

    看见空手而归的厉寒,三人相视一笑,皆知道今天算是白费了,根本没有半点紫色竹子的痕迹。

    期间两人也发现了一点其他紫色东西,不过当他们兴冲冲找过去,很明显,都不是唐白手所猜测的那株“先天紫皇竹”。第一时间更新

    三人找了一处避风的石洞,生起篝火,而后架上一只捕猎而来的野山羊,当场烧烤起来。

    不一会儿,野山羊香气四溢,油脂欲滴。

    三人都累了一天,当即也不客气,分成三份,抓起就吃。

    所幸这只山羊颇为肥壮,也不愁不够三人分。

    很快,三人都吃得满嘴流油,腹中重新鼓胀充实起来,饥饿感尽去,一头肥羊,也尽数吃光。

    当然其中绝大多数,都被陈胖子一人填进肚子,厉寒和唐白手两人,加起来还没他一人吃得多,难怪他能有如此身形,也难为他了。

    擦干净嘴角油脂,三人说起明日动向。第一时间更新

    厉寒向二人提出告辞,说一待天明,便放弃寻找,回返宗门。

    不想二人一听厉寒的想法之后,却不约而同,说自己二人任务也将完成,只差最后一步。

    让厉寒不如在此等待他们一天,待他们任务完成,三人一起返回,也好有个照应。

    显然,他们也是自己放弃了,觉得再这么漫无目的地找下去,也不可能找到,干脆不再浪费时间。

    厉寒一想,一天时间也耽搁不了什么,加上与两人的确意趣相投,也就不再拒绝,当即也就不再犹豫,答应下来。

    随即,三人谈到其他,不知不觉,说到了这一届同时进入宗门的十人。

    厉寒,应雪情,唐白手,陈胖子,蓝玄衣,周紫鹃,韩道星……

    十人虽然是同一时间进入宗门,但际遇却各自不同。

    厉寒提前离开,并不清楚,但唐白手等人是一起的,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各人进入了哪些山峰,现在实力如何,身份怎样?

    十人中,除了厉寒,是特招特例之外,应雪情,周紫鹃,都被天剑峰先后强势选走,直接成为内门弟子,羡煞旁人。

    不过她们资质的确出色,所以众人倒也不如何嫉妒。

    谁叫他们天生不如她们呢。

    其余七人中,唐白手进入了六峰之中上三峰之一的真丹峰。

    他酷爱毒药,能进入此峰,便能自行炼制各种药物,钻研毒性,倒正符合他的要求。

    蓝玄衣进入了到了六峰之一的玄道峰,修为迅速提高,据说现在也是纳气七层弟子。

    传闻他有被一位长老看中,如果他在这一届七脉小比上能发挥出色,就会直接被那位长老收为弟子,进入内门。

    陈胖子好逸恶劳,进入了六峰之中的百花峰,整天被一群女子围绕,莺莺燕燕,好不惬意。

    他出手大方,身家惊人,所以,即使在百花峰那等阴盛阳衰之地,居然也混得风生水起,反而成了百花峰一位小有名气的执事门下,替她分担掌管一些不甚重要的宗门事务。

    至于七人之中的韩道星,则正是之前那名拥有乙木道体的绿衣青年。

    他天赋并不如何绝出,资质也非上佳,木系道体又不擅长攻击,最后被选进了六峰之一的圣琴峰,学习音律,倒也颇有心得。

    至于其余之人,厉寒并不熟悉,据说一个进了伦音峰,一个进了百花峰。

    如此一算来,七峰十人,竟然各峰至少都有一位新人弟子。

    不过,与此不同的是,其中两人,已经直接成为内门弟子,剩下八人,却皆还在外门打转而已。

    唏嘘感慨了一番,各自际遇之不同,犹如天差地别,随后三人也就不再浪费时间,各自找了一块干净所在,闭目打坐,盘坐调息起来,或修炼,或疗伤。

    第二日一大早,唐白手与陈胖子两人为了不让厉寒久等,便直接出洞,去完成他们此行的任务去了。

    而厉寒,百无聊赖,思想及昨天修炼之地,风景不错,身心皆宜,对修炼居然有一定助益,身形一转,竟然又朝著洗墨潭这边再次而来。

    不片刻后,他即回到那处墨绿潭边。

    坐在一块巨石之上,他面朝竹林,闭目吐纳,丝丝清气,自竹林之中,浮现而出,有如一条青龙,被他吞噬吸收,汇进丹田之中。

    丹田之内,湖水泛波,竟也不知不觉,带上了一层青碧之色。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转眼已过上午,日光正烈,一阵大风自西吹来,撩起了厉寒的长发。

    厉寒精神一动,随即清醒,正欲睁开眼睛,休息一会,忽然耳朵一动,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美妙无比,犹若风吹箫管,又似细吟轻哦,日照紫烟。

    一阵阵仿佛风铃清响,又似天籁仙音的奇怪声音,传入厉寒的耳朵,让他心湖,竟也骤生几朵涟漪。

    “嗯,这?”

    他猛然睁开眼睛,精神一动,牢牢锁定了洗墨池边,一株不过手指粗细的新生绿竹。

    绿竹长不过数寸,是许多丈许高竹林中非常不起眼的一株,就生长在潭畔一块乌石之上,充满著一股蛮荒之意。

    竹节之下,包裹著层层老叶,只能看到一小段一小段。

    然而,仅仅这露出的一小段,却皆是光滑细腻,有如碧玉一般。

    厉寒昨日也曾看到,这洗墨池畔,所有翠竹,皆是如此,并无什么好奇怪的。

    然而此时,他却清晰听出,那阵天籁仙音,正是自此竹之上发出,仿佛风一吹来,它就自然清响,难以掩饰。

    猛然间,厉寒心中一动,凝神运气,功聚双眼。

    “破魔瞳,开!”

    随著他的心念动处,两道极淡的光华,如同绿色利剑,骤然自他的双眼之中一冲而出,斩向对面的那株翠绿小竹。

    “嗤!”

    仿佛烈火燃上焦木,一阵“嗤嗤”奇怪声音响起,绿竹的伪装迅速被剥落,在日光下,光影变幻,那翠绿的颜色,竟然慢慢变得透明,而后淡紫如琉璃。

    一阵奇怪的紫烟,自其上升起,袅娜如仙,仿佛红尘梦幻,如幻如真。

    “日照生烟,清音绝籁,这是,先天紫皇竹?”

    ……

    ps: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收藏,求海选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